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骑行再出发:寻找孩子,寻找团圆的意义

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找到自己的孩子还不到一年,但此刻他已经再次踏上寻亲的路途。然而与原来出行时挂满寻亲海报不同的是,他的新旗子上印着“寻子感恩万里行”。郭刚堂表示:“这次出发,一方面是感谢那些一路上帮助自己寻子的好心人,另一方面也要通过自己的寻子经验帮助更多的家庭寻亲。

一定程度上,郭刚堂的寻亲底色始终是有公心的,只不过这次行动完全出于公心。要知道,郭刚堂从2006年开始就不再只是寻找自己的儿子,准确地讲,从孩子被拐走的第9个年头,他就已经开始帮助更多失去孩子的家长们寻亲,之后在2012年还建立了“寻亲网站”,2014年成立了“寻亲协会”。

出于私心的考量,我们可以说郭刚堂在找到自己的孩子以前,私心和公心并存。但是此刻骑行再出发的郭刚堂,就算还是为寻找具体的孩子奔波,但更多的目的应该是寻找团圆的意义。毫不夸张地讲,失去孩子的父母多半是崩溃的,而且在孩子找到之前,他(她)们始终都挥之不去内心的悲戚。

对于这些,郭刚堂应该是深知的。一方面,他在未找到自己孩子前,就能站在公心的立场上进行寻亲实践,这本身就说明他具有很强的同理心;另一方面,从他处理跟找到的孩子的关系来看,也能说明他在实践奥古斯丁那种“我爱你,愿你保持原样”的理念。换言之,“我在知道你安好后,我还是想要你成为你原来的样子”。

就此而言,我们会发现郭刚堂从“自己寻亲”到“助人寻亲”,其实都是在贯通团圆的意义。并且他在对团圆的理解上,更多是基于精神的团圆,而非是找到孩子后,执着于让孩子立马进入自己的生活轨道。

当然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也不能说那些找到孩子的父母,让孩子回归原有的生活轨道就是不对的,而是我们需要在找回孩子的问题中,看到物是人非的不可逆。毕竟对于相较找回孩子,更为重要的是孩子也有他(她)自己的生活轨道,这是谁生谁养都无法逾越的问题。

所以我们会发现,寻亲更关乎治愈,而非只是直观地弥合。某种意义上,从认亲现场的父母失声大哭,孩子紧抱安慰来看,总觉得团圆只是在解除不安,甚至就情绪上而言,更像是剪断了紧绷数年的神经,于此父母出现情不自禁也就在预料之中。

老实说,在认亲的事情上,但凡父母用心找过孩子,在认亲现场都会收不住情绪。只不过有的人在找到自己的孩子后,因为团圆的复归,可能就会退出寻亲队伍。换句话说,不是所有找到孩子的人都会像郭刚堂一样,选择骑行再出发。

一方面,公心的实践是需要心力的,并且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心力;另一方面,郭刚堂的公心实践已经形成影响,而且因电影《失孤》的上映被全面放大。所以,不论是从个人因素出发,还是从现实因素出发,郭刚堂选择骑行再出发不仅合适,而且很有必要。

因为郭刚堂证实了一种人性的良性循环:“自我救赎”到“救赎别人”。正如托尔斯泰所言:“除了善良,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美好的品格。”虽然这话有些夸张,但是可断言的是,公心意义上的善良越多,对这个世界总是好的。

当然也如郭刚堂回应“骑行再出发”时所强调的:“我的孩子找到了,我得接着做寻亲这个事情,用自己的行动为寻亲家庭鼓励打气。”言外之意,在寻找团圆的意义时,郭刚堂始终清楚失去孩子的家长是多么需要陪伴和鼓励,而这大概也是他选择骑行再出发的初衷。

上一篇:我命由我不由天!与疾病作战路上,她不是孤勇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