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67岁老太太不顾医生劝阻产下一女,直言:退休金够养活她

2019年,山东枣庄的田新菊被告知一件极其荒谬的事情——67岁的自己被查出怀孕了。

在年轻时,田新菊是枣庄一家医院的护士,其容貌姣好,婚姻美满,工作顺利,她的人生直到退休都十分顺利。

只是,在退休以后,田新菊实在不敌岁月的摧残,身体有了不少的毛病。2015年,田新菊接受了视网膜脱落手术,手术以后,对其视力产生了不小影响,她的生活一直靠丈夫与子女照料着。

2018年,田新菊更是遭受脑梗死,被送院治疗,当时,她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让一大家子人捏了一把汗。当田新菊从鬼门关走出来以后,医生为其开了活血化瘀的药物。药物服下去以后,神奇的事情却发生了,田新菊竟然恢复了正常生理期。

对此,她本人也是十分不好意思,田新菊带着好奇询问医生,医生表示,田新菊的情况虽然少见,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得到肯定的回复以后,田新菊也没有再关注这个问题,几个月以后,田新菊的例假突然又不来了。由于已经是67岁,自然没有把这当一回事,可身体却渐渐地虚弱下去了,为此,惴惴不安的田新菊来到医院,想看个究竟,竟得知,自己已经怀孕四个月。

对于这件事,田新菊的老伴黄维平十分有发言权,当人们问及他对于老来得子的看法时,黄维平便不得不谈到当初和田新菊的感情。

起初,黄维平对田新菊一见钟情,每日都会准时来到田新菊的工作地点,接送她下班。在下班路上,两人谈天说地,交流理想。两颗年轻的心在日复一日的浪漫中越走越近,最终,两人决定走进婚姻的殿堂。

在一起后,黄维平和田新菊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茶米油盐变得平淡,两人共同努力,将这个小家经营得有声有色。

婚后不久,两人就生下了儿女,儿女的成长与婚姻也无需两老过多操心,没过多久,田新菊和黄维平就拥有了自己的孙子、孙女。

在退休以后,黄维平和田新菊的婚姻没有因为年龄而褪色,即便田新菊衰老、疾病,黄维平都坚持陪伴她左右,不离不弃。

单凭这一点,这也不难解释,为何在田新菊恢复生理期不久后,她就怀上了孩子。现代医学昌明,一切都有可能,两人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好意思。现在最关键的问题,莫过于田新菊和黄维平如何决定孩子的去留。

起初,田新菊并不想留下这个孩子,自己已经儿女双全,没有理由非留下这个孩子不可,并且,在考虑到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医生也不建议生下孩子。

可是,当看到B超影像时,田新菊犹豫了,肚子中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是自己与丈夫的骨肉,要想决定去留,还需要询问丈夫的意见。

黄维平深思熟虑一番,决定将孩子留下来。

毕竟从田新菊脑梗死开始,再到恢复生理期,再到怀孕,这一切都出乎人意料,不给人留下任何做准备的时间,在两人眼中,这或许是上天执意将这个孩子带到两人身边。

面对这样一个礼物,田新菊不忍心扼杀了他的生命。更何况,两人已经退休,拥有大笔退休金和空闲的时间,抚养一个孩子绰绰有余。

虽说田新菊和黄维平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是,最不能接受事实的还是田新菊的孩子们。

身为子女,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当自己拥有一个比自己小四五十岁的弟弟或者妹妹时,自己应该如何自处。田新菊的孙子孙女也无法接受自己会拥有一个比自己小接近二十岁的叔叔或阿姨。一旦孩子生下来,这一切都会乱套了。

随即,几个孩子开始了和田新菊的谈判,他们坚决表示,倘若田新菊将这个孩子生下,那么,几人将不再是田新菊的儿女。

为此,田新菊虽恼,却十分坚定,用她的话来说便是“要断绝关系,那就断吧!”

然而,还未等田新菊和黄维平解决内部家庭矛盾,外界的声音就已经向两老袭来。周围邻居都听说了这桩奇闻,纷纷指责黄维平与田新菊为老不尊,临老闹出这档子事。对此,黄维平和田新菊尽管面对诸多指责,反而更加坚定留下这个孩子的决心。

年龄不能成为割舍生命的理由,对于曾经担任护士的田新菊来说,保护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摒除外界的干扰,田新菊接下来要面对的难题,便是如何平安的生下一个孩子。毕竟在医学界中,35岁以上生产的孕妇即被定义为高龄产妇,在生产时会伴随极大的风险,孩子的安全也不似正常孕妇的孩子一样有保障。

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田新菊度过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孕期,但即便再小心,在待产期间她也还是出现了内脏功能受损的问题。尽管医护人员再三劝说,田新菊依旧坚持生产,无奈之下,医护人员唯有将田新菊提前推进了产房。

由于产妇年纪过大,采取顺产的话风险过高,医院专门邀请了经验值十足的妇产科教授为田新菊进行手术。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等待,田新菊终于顺利生下了一个女儿,看见孩子躺在襁褓中,显得如此安静与美好,田新菊感觉一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当田新菊的几个孩子看到母亲真的将妹妹生下以后,她们没有半点开心,而是十分错愕。他们无法相信,父母宁愿冒着与几人断绝亲缘关系的危险都要将这个妹妹生下来,几人气得根本没有踏入医院一步。

黄维平根本顾不上几个正气在头上的儿女,他抱着新生女儿,为她取名“天赐”,寓意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

倘若仔细观察“天赐”的容貌,我们不难发现,她的五官和田新菊与黄维平都有相似之处,两老已经多年没有尝试过照顾一个属于自己的亲生孩子,小女儿“天赐”的到来,让他们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爱不释手是难免的。

“天赐”出生的喜悦过去后,两老面临的问题便是如何为她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当初夸下海口称“退休金足够养育一个孩子”的黄维平与田新菊意识到,只有自己还活着,才能收到退休金。

但是,经历了生产以后,田新菊本就衰老多病的身体更是大不如前,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田新菊的内心也更加害怕。如果不能保证自己的身体健康,再长远的打算不过是徒劳,所谓的“退休金养孩子”一说也不过是空谈。

身为父母,二老自然不会将希望和责任寄予其他的几个孩子身上,他们深知养育一个孩子的艰难,生下孩子是自己的决定,怎能让他人来承担这个后果呢?

经过一番思虑以后,田新菊和黄维平夫妇带着天赐登上了直播平台,开始直播带货。

起初,对于直播间中的新面孔,观众感到十分稀奇。当得知他们就是传闻中“67岁产女”的夫妇以后,观众更是开启了自己的问题模式,不断询问黄维平夫妇在怀孕生产过程中的细节。更有一大部分人被可爱的天赐吸引,纷纷在直播间开始了逗娃。

在田新菊和黄维平的努力下,直播间的销量不断飙升,可是,随着几人在直播间露脸的次数越来越多,观众开始察觉到了异常。

他们看到了直播背后的利益关系链,开始指责两老,有人说道:“不是说靠退休金可以养孩子吗,怎么现在又出来直播了?”、“孩子这么小就带她出来捞金,还是亲生父母吗?”,诸如此类恶评和谩骂层出不穷,逼得田新菊在镜头面前露出尴尬的神情。

事后,田新菊和黄维平也在直播间对网友们吐露心声,孩子既然已经生下来了,身为“天赐”的父母,他们自然不会加害这个孩子。直播带货不过是挣钱的一种途径,毕竟孩子每个月的奶粉等费用是一笔不可小觑的开支,倘若网友不希望看见这一家人,可以选择避开,而不是用言语伤害。

田新菊言辞恳恳,神情真诚,让不少人为之动容,毕竟父母爱子为之计深远。

事实上,网友的担心也是对天赐的一种关爱,相信在多方注视下成长的天赐,将会拥有一个美满的童年。

2021年,网上一个名叫“67岁生宝宝”的号悄然出现,点开以后发现,上面记载着黄天赐小朋友从襁褓时起的成长过程,田新菊像世上所有母亲一样,将她成长的一点一滴都记录下来,让全网的人都看见,67岁生孩子并不是什么值得大家谴责的事。

无论是什么时候,黄维平和田新菊都认为自己当初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黄维平在网上表示:不知不觉间,你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十八个月了。在十八个月之内,我们陪着你笑,陪着你哭,希望可以陪伴你越来越久。

上一篇: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骑行再出发:寻找孩子,寻找团圆的意义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分手

    刚分手,交往快一年,心好痛是初恋是真好痛,不敢再碰感情的那种…,好难过不知道还要哭多久,在家人面前或出去外面都要表现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的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