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高血压日|血压心率双重达标,迈出预防猝死关键一步!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β受体阻滞剂促进血压心率双重达标,全程干预心血管事件链,为预防心脏性猝死保驾护航。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高血压已成为影响我国乃至全球居民健康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而在疫情形势严峻的当下,高血压患者因长时间隔离居家、作息不规律、活动量减少,又不断接触各种疫情信息,往往会出现血压控制不佳。

高血压作为公认的心血管事件链的“启动钥匙”,有研究显示收缩压每升高20mmHg或舒张压每升高10mmHg,脑卒中、冠心病、心衰等严重心、脑血管病发生风险即可倍增[1]。所以对于高血压患者,特别是正值这一特殊时期,做好血压管理、积极控制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具有重大意义。

为此,1978年4月7日,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心脏病学会联合会决定将每年的5月17日定为“世界高血压日”,旨在引起人们对防治高血压的重视。转眼2022年高血压日也已到来,今年其主题延续以往,呼吁人们“精准测量,控制血压,健康长寿”。

重视心率增快风险,

促进血压心率双重达标

值得注意的是,高血压伴心率增快患者的心率管理问题逐渐受到各界重视。在不同人群中进行的诸多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心率增快很可能是一项重要的心血管危险因素,可增加心血管事件和死亡风险。因此在高血压综合精准防治中,应同时关注心率。

心率增快是心脏交感神经活性增强的生物标志物,也提示交感和副交感平衡失调,由此可导致血压升高,进而形成恶性循环。有研究显示30%以上的高血压患者静息心率≥80次/分[2]。而大量研究证实心率很可能是高血压患者一个重要的心血管危险因素。

一方面心率增快可能直接造成高血压患者靶器官损害,有研究显示基线心率增快可加重高血压患者的主动脉僵硬程度[3]或增加微量白蛋白尿[4]。另一方面静息心率还与心脑血管事件或死亡风险之间存在正相关,比如欧洲收缩期高血压试验的安慰剂组纳入2293例未经治疗的60岁以上老年单纯收缩期高血压患者,平均随访24个月,发现与基线心率≤79次/分者相比,基线心率≥80次/分的患者全因死亡率增加89%(95%CI:33%~168%,P[5]。

因此越来越多的权威指南和共识强调应对高血压患者进行心率干预。其中欧洲高血压学会专家组认为高血压患者和普通人群的心率干预切入点为80-85次/分。而《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中国专家共识2021》[6]强调我国高血压患者心率干预的切点定义为静息心率>80次/分,24小时动态心率>75次/分。

β受体阻滞剂:超越降压,兼顾心率管理

β受体阻滞剂能够选择性结合β肾上腺素能受体,竞争性和可逆性地拮抗内源性β受体激动剂的作用,是临床常用的减慢心率药物,也是一线五大类降压药物之一。《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中国专家共识2021》[6]就明确指出对于高血压伴静息心率持续增快者,如经非药物治疗效果不佳,应选择兼有降压和控制心率作用的药物, 如β受体阻滞剂。

β受体阻滞剂已被多项临床证据力证具有充实的降压效果以及确切的心血管保护作用。其中美托洛尔对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预防研究(MAPHY)[7]、瑞典老年高血压患者试验(STOP-2)[8]、和降压治疗协作组(BPLTTC)[9]荟萃分析均显示,β受体阻滞剂可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和死亡风险。而2017年对13个β受体阻滞剂降压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进行Cochrane分析结果[10]也再次证实β受体阻滞剂可降低总心血管病和卒中的风险。

因此,《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8年修订版》[11]推荐β受体阻滞剂尤其适用于伴快速性心律失常、冠心病、慢性心衰、交感神经活性增高以及高动力状态的高血压患者,并强调优先使用长效降压药物,以有效控制24小时血压,更有效预防心脑血管并发症发生。

此外,β受体阻滞剂作为应用广泛的心血管治疗药物,除了适用于单纯性高血压患者以外,也尤其适用于伴冠心病、慢性心衰、快速性心律失常等合并症的高血压患者。伴有这类合并症的高血压患者,其疾病进展风险和不良事件风险更高,尤其需要注意血压心率达标,因此往往更需要使用稳定安全、循证证据充分的β受体阻滞剂。

以高血压合并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HFrEF)患者为例,《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中国专家共识2021》[6]就推荐在血压能耐受的情况下建议控制静息心率

总结

心率增快是高血压患者重要的心血管危险因素之一,因此在控制血压的同时也应注重心率的管理。而长效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能够通过平稳控制血压和心率,全程保护心脏,减少心血管事件和猝死风险,改善高血压及其合并症患者长期预后。

参考文献:

[1]Lewington S, Clarke R, Qizilbash N, Peto R, Collins R, Prospective Studies C. Age-specific relevance of usual blood pressure to vascular mortality: a meta-analysis of individual data for one million adults in 61 prospective studies. Lancet, 2002,360(9349):1903-1913.

[2]Palatini P. Role of elevated heart rate in the development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hypertension[J]. Hypertension, 2011, 58(5):745-750.

[3]Benetos A, Adamopoulos C, Bureau JM, et al. Determinants of accelerated progression of arterial stiffness in normotensive subjects and in treated hypertensive subjects over a 6-year period[J]. Circulation, 2002, 105(10):1202-1207.

[4]Bohm M, Reil JC, Danchin N, et al. Association of heart rate with microalbuminuria in cardiovascular risk patients: data from I-SEARCH[J]. J Hypertens, 2008, 26(1):18-25.

[5]Palatini P, Thijs L, Staessen JA, et al. Predictive value of clinic and ambulatory heart rate for mortality in elderly subjects with systolic hypertension[J]. Arch Intern Med, 2002, 162(20):2313-2321.

[6]中国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多学科专家共识(2021年版)[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21,13(4).

[7]J Wikstrand. Primary prevention i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comments on the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the MAPHY Study. Metoprolol Atherosclerosis Prevention in Hypertensives Study. Am Heart J. 1988 Jul;116(1 Pt 2):338-47.

[8]Lindholm LH, Hansson L, Ekbom T. et al. Comparison of antihypertensive treatments in preventing cardIiovascular events jn elderly diabetic patients: results from the Swedish trlal in old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2. STOP Hypertension一2 Study Group[J].J Hypertens。2000,18(11): 1671.1675.

[9]Tumbull F. Blood Pressure Lowering Treatment Trialists’Collaboration. Effects of difierent blood.pressure-lowering regimens on major cardiovascular events: results of prospectively—designed overviews of randomised trials[J].Lancet.2003.362(9395):1527.1535.

[10]Wiysonge CS, Bradley HA, Volmink J ,et a1. Beta-blockers for hypertension[J]. Coehrane Database Syst Rev,2017,l: CD002003.DOI:10.1002114651858.CD002003.pub5.

[11]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修订委员会,高血压联盟(中国,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等. 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 2018年修订版)[J]. 中国心血管杂志,2019,24(1):24-56.

*仅供医学界平台推送,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不得转发或分享非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审批编号:CN-95455 有效期至2022-12-11

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为了解资讯使用。该等信息不能以任何方式取代专业的医疗指导,也不应被视为诊疗建议。如该等信息被用于了解资讯以外的目的,本平台及作者不承担相关责任。

- End -

上一篇:河南:宝宝一哭爸爸就放他的哭声,“你自己听听好听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多益 - 枪手

    想知道多少人有在这种国际英检的场合找过枪手呢?想知道相关的经验和体会...风险为何等...,现在好多公司入职也会要求多益相关的英文考试来决定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