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王金龙:大杂院的故事(二)

大杂院的故事(二)

文/王金龙

(网络图片)

第二篇 北京来的新邻居

我家住的后排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姓杨,说是从北京来的。一看男主人就是从部队转业的,整日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腰板挺的直直的。脸像有些横,走路“蹬蹬”的很有军人派头,据说在部队上是个营长。女主人倒是一脸和善样,中等身材,留着齐耳的短发,毕竟是从京城呆过的,衣服新潮合体,举止大方,不像大杂院里大部分从乡下搬来的妇女,头发挽着个大纂,不少人还穿着大襟褂。

新来的杨家有个小男孩,大概有四五岁的样子,长的虎头虎脑,很好玩。那天,我从他家门口过去,小男孩拖着一口标准的京腔主动招呼我:哥哥好,您能帮我看看汽车吗?我过去一看,原来是他拉的玩具汽车一个轮子掉了。我帮他找到装上,小男孩说:谢谢哥哥!这时他妈妈从屋里走出来,说:请小哥哥到咱家一块玩吧。我也很喜欢这个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进屋去了。

他们家有一间专门给孩子住的房间,看样子还有上高年级的学生。靠墙有一个小书架,上面摆了不少书,有《儿童文学》、《宝葫芦的秘密》、《海的女儿》、科幻小说《布克的奇遇》、《鲁滨逊漂流记》等等,都是我从来没有见到的,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女主人看出我的样子,就说你可以随便看,只是别弄破就好,这是小伍子他姐姐的。这时我才知道,小男孩叫小伍子,还有个姐姐在上初中,平时住校不回来。

有了这些书吸引,我经常去小伍子家,一边与他玩一边读书,真的是开了眼界。

去的时候多了,我发现女主人有时一边做家务一边自言自语,有时还会偷偷的笑,就感到有些诧异。但那时年龄小,不懂事,也没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在杨家看到发生的事,才真的把我惊呆了。

那天,和往常一样我来到杨家,与小伍子玩一会儿摔四角,看他累了,就从书架上拿了《布克的奇遇》来看。

布克是明明家的一条聪明的大黄狗,整天陪着明明玩。可有一天明明带它出去过马路,不小心被汽车撞死了,明明哭的很伤心。可没想到,过了快一个多月了,布克自己又跑了回来,就是身上的颜色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故事太吸引人了,我正看的入迷,忽然听到到隔壁有吵闹声。我赶紧放下书本跑出去看。隔壁房门开着,小伍子的爸爸回来了,正在粗声大气的对着小伍子的妈妈发脾气,脸色气的铁青,横肉饱绽。小伍子的妈妈大声说了些什么,只见他扬起手,一巴掌打过去,“啪”的一声,伍子妈妈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唔唔”的哽叫起来。伍子爸爸像更不甘心,嘴里大声骂着:你个臭娘们,还敢给我顶嘴!顺势一脚把伍子妈妈踹倒在地上。

我看到这些,吓的两腿发抖,拉起小伍子就往家跑,耳边传来伍子妈妈的哭声和他爸爸的叫骂声。

我带着小伍子跑回家里,结结巴巴的告诉母亲,伍子的爸爸打他妈妈了。小伍子哭个不停,他说他的爸爸脾气很坏,经常拿他妈妈出气,动不动就打人,他也吓怕了。母亲一边安慰小伍子不要哭,一边说:这是新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男人敢打老婆?

后来,听大人讲,伍子的爸爸在部队里由于家庭暴力问题,受到过警告处分。他早年在国民党的部队干过,解放战争中投诚参加了解放军。打仗很勇敢,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中,出生入死,身上有几处伤痕,立过战功。就是人脾气不好,打骂士兵,在家里拿老婆出气,经常动手打人。如果不是这个毛病,早就当上团职干部了。伍子的妈妈被他打怕了,见了他人就发抖,在部队就得了精神病,时好时坏。所以,部队让他们复员回来,在地方调养或许会好一些。没想到伍子爸爸本性难改,控制不住自己,还是经常发脾气,打人,拿老婆出气。

两天过去了,想起那天的情景,我心里还是呯呯乱跳,不敢再到小伍子家去。

可《布克的奇遇》里的故事又吸引着我,那条狗怎么死了又活过来了呢?

犹豫再三,我还是硬着头皮大着胆子去了小伍子家。

伍子妈妈照样给我打招呼,我看她眼皮有些浮肿,目光呆滞,头发凌乱,衣服也没有平时板正。我支唔一声,赶紧跑到小伍子他们房间里去了。

噢,《布克的奇遇》,原来布克遭遇车祸后,恰巧被生物科学院的专家拣了去,做了动物换头试验,布克居然活了下来。虽然身子不是自己的,可大脑还是原来的。所以,布克凭记忆又回到明明家了。真是科学创造的奇迹啊,动物实验成功了,如果将来用在人身上,那会怎样啊?......我不敢想下去。

看完书我走出来,看见伍子的妈妈正靠在门框上,手里拿着扫帚,口中念念有词,眼睛直盯盯的,不时发出呲呲的傻笑。我看到害怕极了,一溜烟赶紧跑回家去。

果然不出所料,那天晚上的半夜,一位妇女哭天嚎地的嘶叫声划破夜空,高一声低一声,把四周邻居都惊醒了,不少孩子吓的晚上哇哇大哭,伍子妈妈的精神病又犯了。

伍子妈妈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家属院里大人孩子都知道杨家有个疯子,有的家长还拿杨家疯子吓唬哭闹的孩子。伍子的爸爸也受到单位领导的批评,据说职位还给降了半级。

几个月过后,伍子妈妈从精神病院出来,脸上比过去白润了些。虽然不再晩上哭叫了,但看人还是木木的,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无缘无故的傻笑。

我升到小学高年级了,功课多起来,到小伍子家看书的时间少了许多。倒是小伍子经常来我家,说他妈妈见到他爸爸就发抖,有几次他爸爸又发火,差点动手,是他哭着叫着,才没有发生动手打人,不然他妈妈又要犯病了。我和母亲听了,都感到家庭不幸,孩子可怜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半年多后,突然听说小伍子的爸爸得了重病,还是肝癌晚期。没几个月,就病死在医院里了。街坊邻居都议论纷纷,一个家庭男主人死了,一个疯子拖着几个孩子,怎么过的下去啊?

出于同情和帮忙的考虑,母亲让我有时间就去小伍子家看看,一来帮助照应一下小伍子,二来看有那些困难邻里能帮上忙。

说实话,一个家庭男人去世了,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全家几口人靠单位救济过日子,生活确实够拮据的。伍子家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如以前了,米面不够吃买些豆腐渣,蔬菜买些处理的,勉强维持生计。这对于一个正常人都很难打理,何况伍子的妈妈还有精神病。但我去的时间长了,慢慢的就发现伍子的妈妈有了变化,她不再自言自语的傻笑,眼神也比以前好了很多,有时还主动问我几句上学的情况。虽然收入很少,但也打理的不让孩子们饿肚子,衣服也穿的算干净。

我把看到的这些变化回家告诉母亲,她也半信半疑:难道伍子妈的精神病,没有了外界刺激会好起来么?

过了一年多以后,事实证明还真是这样的。小伍子的妈妈不但没有了精神病症状,反而和普通人一样,当家理财,出门干起了临时工,和周围邻居关系也和睦起来,拉家常也有条有理,大家都惊喜她象换了一个人,再也没人提杨家疯子的事情了。

(待续)

【作者简介】王金龙 男 1955年出生,山东阳谷县人,原中石化退休干部,曾任中石化管道公司作协副主席。多年来一直从事文学创作,在石油、石化管道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三十多篇,在《青海湖》文学月刊发表中篇小说《岁月有痕》,在网络文学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三十多万字。长期以来坚持写作,从中体会到了解生活,感悟人生的乐趣。

上一篇:从小跟奶奶睡与跟妈妈睡的娃,10年后有啥不同,网友的回答太真实!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