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鸟”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你想过精神病院是什么样子吗?我专业 是心理学,我记得自己上学时,有一天出于好奇,骑了一个小时去郑州八院,天真地以为可以拜访到老师,可以实探下环境,……当然最后我是连大门都没进去。

时隔十五六年,我打开《人间世》第二季“笼中鸟”,跟着影片走进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有那么一阵我的心是揪着的,犹如那年骑行路上的忐忑不安。人间世,摄制组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蹲守拍摄了208天,才完成了这部《笼中鸟》,里面是天才还是疯子?

看过后,你还会发现他们很普通,很鲜活,犹如路边的行人,除了狭小闭塞的空间限制,与正常生活几乎无异,平淡琐碎,起床做操,午休,会吃水果加餐,也会唱歌甚至画画。

他们其实只是需要被关照的群体,有老人,中年人,也有青少年;有19岁考入杂技团一年后却因发病住了30年随时起舞的人,有经常说“外星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外星人让他扫地”的可爱老人;有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诗句的老太太,她自称在院里谈了三次恋爱;还有物理博士……他们有人已经痊愈,有的还在治疗中,但不管病况如何,每天他们都满怀期待,期待自己走出去的同时,也享受每一天。一首新年演出大合唱《让世界充满爱》,打扮精致盛装出席的老先生老太太一个个精神抖擞,如若不仔细观察,可能你都不知道他们是病人。

有一个大二的女孩,双性情感障碍,时而忧郁时而狂躁,患有躁郁症,她像所有人一样盼望着早点出去。每次爸爸来看她,她都会祈求爸爸带她出去,她说自己已经在这“有脾气了”,她想念老师想念学校。当爸爸没有回应的时候,她会用头撞墙甚至跑到窗边,爸爸很无助,很心疼。我很好奇是什么导致这样一个花季女孩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在一次探望结束,这个父亲流着泪说,是自己害了女儿,在孩子两岁左右的时候,他和妻子经常争吵打架,对孩子可能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父亲为此很自责,他说:“自己不能倒下,自己倒下了,孩子怎么办?”隔着屏幕,我看到了这个父亲的救赎,但我也很无奈,如果他能早点明白,或许悲剧就可以避免,我心疼这个女孩,也心疼父亲。

诚然,大多数功能性精神障碍的发病原因、发病机制都是不明确的,除了遗传因素,社会因素中父母的养育方式影响很大。觉知是最好的药,其他都是引子。当我们都觉醒,意识到孩子养育是一件需要终身学习的过程,而不是简单粗暴甚至武力解决,父母双方能够共同参与共同营造和谐的家庭环境,或许就会避免很多悲剧。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有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有的人,童年则治愈了一生。

影片后期,女孩大学的老师去看望她,我能感受到女孩的 兴奋,好久不见老师,真的很高兴,但老师和医生、父亲交流中,却一直在劝孩子父亲退学,或许他们对女孩返校的安全很担心,但就像那个医生说的一样,退学与否要尊重孩子的意见,而且不存在女孩回校有压力,退学或者工作就不会有压力,我们应该平等看待,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孩子这个病哪怕发病其实危害度也不大。经过多方努力,女孩最后真的康复出院了,离开的时候她笑得特别灿烂,特别开心,医生问:“你是不是经常挂科?”女孩很坦然说:“是。”医生说:“嗯,好好学习,能毕业就行”。之后女孩回到了大学,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对精神障碍患者平等相待,只希望多份尊重多分理解,因为他们其实也是很可爱的人。

如果可以,请选择伸手拉他们一把;

如果做不到援手,你至少可以选择耐心倾听下他们的声音;

如果只能路过,你至少还可以选择不伤害他们。

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这一生,永远不会有溺水的那一刻。

上一篇:反手摸肚脐算什么,我的嘴可以拉成路飞!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国营僱员,职涯请益

    现在待的单位平常都没什么事,只有一个月一次的文书作业,大概一两天就结束掉了,还有每年一次的合约请款。平常除非主管有交代业务会跑外面,不然一个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