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在2030年消除经狗传播的狂犬病:现状和前景(11)

前言:由来自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尼日利亚和秘鲁的7位作者于3月28日在专业杂志《Current Tropical Medicine Reports(最新热带医学报告)》上在线发表了综述论文:Rabies in the Tropics( 热带地区的狂犬病)(见参考文献)。该文全面深入分析了全球在2030年消除经狗传播的狂犬病计划执行的现状和前景。本博客将分数次介绍该文的主要内容。

热带地区的狂犬病

Rabies in the Tropics)

本文目录:

摘要

1.前言

2.非洲的狂犬病

2.1 西部非洲

2.2 东部非洲

2.3 南部非洲

2.4 中部非洲

3.南亚和东南亚的狂犬病

4. 美洲的狂犬病

4.1 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海

4.2 南美洲

5. 澳大利亚的狂犬病

6. 结 论

4. 美洲的狂犬病(2)

4.2 南美洲

与拉丁美洲其他地区一样,到20世纪末,南美洲在狂犬病预防和控制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这要归功于在该大陆始于1983年的以犬类疫苗接种为重点的运动。早在目前的ZBT(2030年前0病例)目标于2015年启动之前,南美洲的几个国家就已经实现了消除由狗引起的人类狂犬病病例。例如,乌拉圭于1966年报告了最后一起相关的人类病例,1968年报告了最后一起犬类狂犬病病例。在智利,最后一例人类狂犬病病例发生在1990年。阿根廷在20世纪90年代实现了犬类狂犬病控制,但在2008年又发生了一起人类病例,到2020年又出现了散发性犬类狂犬病病例。玻利维亚秘鲁南部巴西部分地区外,南美洲大部分地区被认为没有狂犬病。犬类狂犬病引起的人间病例仍然主要报告自玻利维亚

2014年,秘鲁南部的阿雷基帕(Arequipa)再次出现狂犬病,而就在几个月前,秘鲁曾宣布该地区没有狂犬病。控制阿雷基帕狂犬病爆发的努力没有成功。重新引入狂犬病6年后,犬类狂犬病重新成当地的地方性犬类流行病,并正在扩大范围。不过鉴于对人采用的PEP非常有效,迄今为止阿雷基帕尚未报告人间病例。

虽然许多南美国家保持着有效的监测系统,并为泛美卫生组织报告系统(SIRVERA)作出了贡献,但不同区域的这些活动的强度和质量并不统一。一些国家(如委内瑞拉)提供的数据不足,而偏远和人口较少地区(如亚马逊盆地的土著社区)监测薄弱导致报告延迟或没有报告。因此,在大片地区可能出现流行病学上的沉默(silent),但由于吸血蝙蝠的存在,牲畜和人类狂犬病暴发将在何时发生是不可预测的。

近几十年来,在犬类狂犬病管理取得成功的同时,野生动物狂犬病也在该大陆的几个地区出现。这些病例与美洲特有的多个储存宿主有关,人类暴露于亚马逊河流域阿根廷北部的吸血蝙蝠巴西智利食虫蝙蝠,以及巴西的狨猴(marmosets)。人类狂犬病的传播途径是一种常见的吸血蝙蝠Desmodus rotundus),它是20世纪人类病例的最重要来源。重大暴发报告主要来自巴西秘鲁吸血蝙蝠的RABV变种在安第斯山脉以东的大部分大陆上传播。从墨西哥阿根廷,该地区是家畜狂犬病负担最重的地区。对粮食、牛奶和皮革生产造成的损失影响到当地大型牲畜养殖户的经济收入,并因小型反刍动物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而使农村的贫困状况长期存在。秘鲁是受人类狂犬病爆发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包括10至20人的聚集性死亡,直到2011年,在高风险地区启动了大规模的暴露前预防性接种(PrEP)计划(参见图1,D)。迄今为止,这一战略已经成功地阻止了受影响地区的人类疫情。

考虑到蝙蝠的RABV可导致跨物种传播,在哥伦比亚巴西成为相关的中间媒介,这是由于在有吸血蝙蝠和狂犬病存在的地区,猫群体暴露的频率较高,人类可通过暴露于患狂犬病的猫而发病死亡。

除了吸血蝙蝠的狂犬病,一些报告表明,在整个美洲大陆,食虫蝙蝠之间的RABV传播可能更广泛,不仅局限在智利巴西。为了确认这些和其他储存宿主的出现,需要在整个美洲大陆对及时的、基于当地实验室的监测和遗传特征鉴定系统进行改进。例如,在巴西东北部,非人灵长类动物白簇绒猴(学名lithrix jacchus,现在被确认RABV的储存宿主,是全球唯一有文献记载的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物种例,在过去的30年里一直引起人类狂犬病的暴发这个发现表明其他野生动物有可能在新热带(Neotropics)地区作为RABV的储存宿主而出现。在这方面,最近的报告还表明,浣熊的一种非专一食肉动物(mesocarnivore )亲戚蜜熊(kinkajous ,学名Potos favus)可能是巴西秘鲁出现的RABV的储存宿主。随着人类暴露病例的出现,其公共卫生风险令人担忧,需要进一步对相关地区进行分子和流行病学确认。

尽管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整个南美洲在狂犬病预防和控制方面取得的进展受到当前COVID-19(新冠病毒病)大流行的影响,导致阿雷基帕(Arequipa)疫区的犬类疫苗接种活动减少,并由于生物医学工作人员短缺和供应链限制,获得初级护理的机会减少。

从历史上看,美洲大陆可以通过泛美卫生组织(PAHO)赞助的周转基金获得狂犬病生物制剂。然而,关于野生动物狂犬病风险的信息有限,且缺乏公共卫生教育,使暴露者无法获得适当的、可挽救生命的PEP。美洲是非洲和亚洲在实现ZBT(2030年前0病例)目标方面榜样,而美洲要在未来取得新的进展,其内部存在的上述问题则是需要重点考虑解决的。

参考文献

上一篇:55岁男子尿血半年查出癌!出现这些情况,别再拿“上火”骗自己!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