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北阳堡:“子弹管够”,500老八路杀红眼,一天杀死600鬼子兵

导语:我们的斗志是越打越旺,抗战的力量是越打越强大,军人是越打越有血性。

猛将王长江

八路军中战将如云,其中有“王疯子”之称的将军除了人尽皆知的王近山,还有一个叫“王长江”。王长江打仗有“多疯”?这里简单举一个例子。

1944年,美国派遣观察团到中共的根据地考察,拍摄了八路军的一些战斗照片。上级要求八路军冀中军区警备旅旅长王长江护送这批美国记者,并严令“绝对确保盟军记者安全通过封锁线”。

王长江接到任务后,认为“要确保绝对安全”,只能肃清封锁线内的日伪据点。他马上命令部队拔掉日军在马坊的两个据点。部队在1个小时结束战斗,第二天黎明时分,盟军记者通过封锁线的时候,日伪军的炮楼还在燃烧着大火。

美国记者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执行“军令”的将军,认为王长江是一个好战的疯子战将。美国记者福尔曼在指挥所对王长江说:“没抓到日军俘虏,真是此仗的遗憾!”

王长江听出了王长江的弦外之音,意思就是仗是打赢了,你们连俘虏都没抓到,这仗可能是造假的吧?王长江非常生气,为了军人的荣誉,他一拍桌子,大声对福尔曼说:“走,现在带你去抓俘虏去。”就这样,美国记者扛着摄影机跟着八路军参加了协和堡战斗,并记录下了珍贵的战斗影像(影像资料在网上能找到,感兴趣的可以自行观看)。

协和堡战斗共击毙日军20余名,俘日军曹长以下4名,100多名伪军。伪区公所工作人员全部被俘,缴获轻机枪1挺、掷弹筒1具、步枪50余支,以及大量军用物资。我亡3人、伤4人。福尔曼拍摄的攻打协和堡的战场录像里,记录了一名八路军士兵在攀爬过程中被日军子弹击中滚落的过程。

王长江在部队中还有一个绰号叫“王先生”,是因为王长江出身书香门第,接受过高等教育,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王长江1899年11月2日(清光绪二十五年九月二十九)出生在直隶省(今河北省)博野县城内西街的一户书香门第,父亲是清末秀才,王长江自由一边读书,一边练习武术(八卦掌),立下从军报国的远大志向。

1915年1月,王长江自费考入了位于保定东关的陆军第2师(师长王占元)军官子弟小学(校长马雪坡)。1917年7月投考清河陆军预备学校。1919年10月王长江学成毕业,12月升入保定军校接受正式的军官教育,但随着直皖战争的爆发,保定军校受影响而被迫停办,直到1921年8月重新入学。

王长江从军校毕业后,先后参加了旧军阀之间的直奉战争、随晋军参加北伐、中原大战等战斗,虽然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军事才能突出,然而,他的职务一再变动,但都没有得到重用,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靠山,更没有所属派系,他所在的部队一会成直系军队,一会成奉系军队,一会又成为晋军,1931年又被改编成东北军,不久后又成了商震的部下。

1933年,王长江参加长城抗战,走上抗日前线。长城抗战结束后,他被商震保荐至中央军校高教班第二期(主任徐权)受训,毕业后,王长江率部剿灭大土匪刘桂堂。他虽然战功卓著,但是军旅生涯却一直不顺。1936年3月19日,王长江被国民政府正式任命为陆军步兵中校。同年6月,张荫梧在山西接任晋绥军官教导团团长,王长江受张氏之邀,返回太原出任教导团步兵队上校队长,旋又改任步兵科主任教官。

王长江曾参加过长城抗战,因为作战勇猛而获得青天白日勋章(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共有166人获得青天白日勋章,其中蒋介石排名第七,王长江排名第65,领导八百壮士参加四行仓库保卫战的谢晋元排名69,傅作义排名91,王耀武排名93,薛岳排名94,李宗仁排名103,大名鼎鼎的国军名将张灵甫榜上无名)。于是王长江同志成为抗战期间唯一一位获得过青天白日勋章的中共将领。

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争权夺利十分严重,王长江不免卷入其中,身不由己,但是却备受猜忌和排挤。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后,王长江积极投身抗日,率部屡次战胜日军,遭张荫梧的猜忌和打压,1938年,不愿搞摩擦,破坏统一抗日局面的国军猛将王长江战场起义投共(“民八事件”:民军投奔八路军),1939年10月担任八路军冀中军区警备旅旅长,成为八路军的一员骁将,从此开启了叱咤风云的军旅生涯。

血战北阳堡

1

王长江加入八路军后,颇受重用,职务虽然多次调整,但是都是独当一面的军事主官。这使得王长江的军事才能得以充分发挥,担任冀中民众抗日自卫军司令时王长江就率部转战深县、武强、饶阳、安平地区,对进犯冀中的日军伪以坚决的抗击。采取游击战、伏击战等灵活机动的战术,多次以少胜多,击溃强敌。

1939年10月,王长江担任八路军冀中军区警备旅旅长后,1940年2月进入太行山参与打击国民党顽固派——朱怀冰的第97军(号称制造摩擦的专家军)。王长江指挥警备旅1天(3月5日)攻破97军补充团50座碉堡,8日,歼灭97军3000余人,俘虏第94师参谋长蒋希文。时任第129师政委的邓小平在战后赞扬警备旅"打得好,完成任务突出,立了功"。

此次大败朱怀冰的97军后一个重要收获就是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警备旅的战士们像过大年一样个个喜笑颜开,“子弹管够”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1940年8月,王长江入党并率部参加百团大战,同日寇伪军大小作战百余次,无一败绩,缴获颇丰。经历百团大战后,警备旅兵强马壮,武器装备虽然大多都是缴获,但是已非昔日的“土八路”可比。八路军战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北阳堡战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北阳堡村位于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柴堡镇政府驻地东北约7.5公里处,南距县城15公里。1942年8月7日《解放日报》以《馆陶北阳堡两度血战我获全胜歼敌近千》为题报道了发生在河北省馆陶县的“北阳堡战斗”。

2

1942年7月8日,日军对冀南进行奔袭“扫荡”,3000多名日伪军分乘300多辆汽车沿邱县馆陶公路推进,企图彻底剿灭活跃于公路两侧的抗日游击队和八路军。7月11日王长江率冀中警备旅奉命从深县、衡水出发,经冀南到山东的阳谷、范县一带集中。7月13日拂晓,警备旅与日军一个联队的精锐分队遭遇。

彼时,我党在北阳堡的警2团总共有一千余人,但是能作战的八路军队只有五百余人。也许大家会感到疑惑,为何我军一个团只有五百名作战人员呢?这是因为,抗战中期八路军进行了大小团编制,小团对直属队和团机关进行了精简,并取消了营级建制,由团直辖。北阳堡的警2团就属于这样的编制,它的战斗力是由老红军组成的2营为基础,直辖四个步兵连和一个特务连组成。

此时,警备旅只有第二团五个连的兵力500余人,对面的日军仅日军就有近千人,加上伪军接近2千余人。日军咬住警备旅紧追不舍,意图将警备旅包饺子,全部歼灭。警备旅连续行军,极度疲劳,按照惯例,八路军遇到敌伪重兵,一般不进行硬碰硬,因为装备悬殊,硬碰硬会造成不必要的重大伤亡,也不固守硬拼,固守缺乏弹药,阵地战就是自取灭亡。

战场形势对警备旅极其不利,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武器弹药方面,日伪军弹药充足,配备有重武器,甚至装甲车参战,补给充足,我军虽然“子弹管够”,但是并不能持续多久,且无法及时补充。二是日伪军近2千人,且呼叫的增援部队也在路上,我军仅有战斗人员500余人。三是北阳堡地势特殊,前后都有两条河水断截。当时正是雨季,河水暴涨,战斗一旦不利,将无路可退。四是如果再往前走,有济邯公路和漳卫河相阻;敌人碉堡林立,封锁严密,白日行军,势必与敌人遭遇,陷入被动。

怎么办呢?如果正面分散突围,必是狼狈之极,只有少数人会突围成功。如果不从正面突围,就只有冒险向前进入敌人碉堡群和固守进行阵地战。王长江就是王长江,他经过一番考虑后,决定违反常规——就近进入北阳堡,修筑防御工事,与日伪军硬碰硬,500余人“子弹管够”,谁怕谁呀!战死也比被敌人“追杀”强。

北阳堡外围有6尺多高的围墙,村外地势平坦,易守难攻。于是进村固守,待机突围。部队进村后,封锁一切消息,堵村口、胡同口、院落间相互挖通,保护好水井,抓紧时间做饭,又动员群众躲出屋外,分散隐蔽。冀南地区百姓对日寇也可谓是恨之入骨,所以,此番作战我军也能得到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当时警2团的武器装备虽然相比日军差很多,但是相对其它部队来说还是一流水平。其中,第一连达到了全部装备三八式步枪的水平,第二连也装备有汉阳造步枪,第三连还装备了捷克式步枪,就连第四连还装备了老套筒,与此同时,每个连还配备三挺轻机枪,在特务连还有一挺重机枪。

3

太阳升起,日军炮轰开始。议论炮击过后,日伪军端着枪向北阳堡冲锋,到达村口100米以内时,警备旅开枪射击,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响。日军倒下近百人,吃了亏的日军误以为情报有误,村中八路军军队不是500人,从火力上判断,至少是上千人的八路军主力部队。

日军将北阳堡团团围住,不再强攻,迅速呼叫援军。中午时分,临清前来增援的100多名敌军,骑着自行车从村北高梁地里偷袭,结果遭到我军射击,敌军死伤约60多人,余部狼狈退回(当地的八路军游击队还机智地将这支日寇留下的自行车全部骑走,并用以武装成馆陶县的一支武工队。)。午后又调集了1700余人及大量汽车、战马从东面天河村方向驰援北阳堡,参与的兵力达到了4千余人,更猛烈的战斗一触即发。

一连守村南、二连守村西、三连守村北、四连守村西北,而特务连则以重机枪的猛烈火力守在村东南大道旁的一座小庙里。与此同时,北阳堡的上千名百姓群众也与八路军军民一心,帮助八路军很快构筑好了防御工事,另外,北阳堡村地道纵横交错,抵御日军进攻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日军再次使用了“炮兵轰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的车轮战术,我抗日军民则采用笨方法与日军展开激战。

大家见敌人扛出大炮,战士们就立即撤在围墙之后,并架上盖有湿棉被和土的门板,通过枪眼和观察洞来刺探敌情,一旦敌人冲击到几十米的距离,就开始用机枪扫射,再近一些,便直接用手榴弹轰炸,让敌人苦不堪言。

日军轮番攻击,却始终无法占领村内一寸土地,恼羞成怒之下,丧心病狂的日军释放毒气弹,没有防毒面具的我军只能用湿毛巾和生蒜来御敌。村中的百姓把中毒的战士纷纷抢着往自家抬,给战士喂水,往脑门上敷湿毛巾,直到战士苏醒过来。

日军对北阳堡实施无差别轰炸,重点轰炸我军的轻重机枪火力点。一位通信员壮烈牺牲,副团长的右腿也被炸断,就连重机枪手老郑也不幸遇难。日伪军更是死伤惨重,敌人的尸首、汽车、死马以及零乱的枪支散布在了村子的四周。

傍晚时分,日伪军不再进攻,不断开车过来拉尸体,运送伤兵。天黑之后,狂风大作,天降大雨,王长江判定此时正是突围的大好时机,警备旅和乡亲们掩埋掉牺牲的10几名战士,动员村庄乡亲们和部队一起突围转移。

战士们端着刺刀开路,大家一起悄悄从日伪军包围圈的间隙中成功突围。第二天天刚亮,日伪军继续炮轰北阳堡,直到中午,日伪军停止轰击,步兵小心翼翼进入村子,才发现八路军和乡亲们都悄悄突围了。气急败坏的日军凶残地杀害了20多名不愿意随军转移的老弱病残村民。

这次战斗,警备旅仅牺牲20余人(战后得到当地群众的安葬),伤70余人,毙伤日伪军630人。日军中佐以上的指挥官两个被打死,一个重伤,一个轻伤。敌人用27辆汽车把死人、伤兵拉走,在北馆陶县城架火焚尸,浓烟滚滚,满城腥风。

结语

王长江率警备旅突围后,在范县与军区主力会合,短暂休整后进入太行山根据地继续抗战,由于战功卓著,王长江职务不断调整,曾担任多个军分区的司令员,屡战屡胜,成为晋绥军区参战各部中战果最大的一支部队,美国记者爱拨斯坦还就汾阳战斗亲自前往八分区采访并予以报道,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抗战胜利后,王长江参加了解放战争,建国后担任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职务,1978年11月17日,因脑血栓医治无效病逝。

警备旅充分发挥了地道战的威力,一天之内击退了数倍于己的日伪军的连番进攻,被群众称为“神兵”,当地人将北阳堡战斗编成《神兵》快板书,几十年来一直在群众中广为流传。

上一篇:【天府旅游名县创建】岷江之源 和韵惠风(上)
下一篇:男子自称多尔衮十世孙要特权,向国家索要故宫祖产,坚决不娶汉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母单28年宅宅工程师

    先稍微简介一下我自己,目前在电子大厂担任研发工程师,一个月加上加班费月薪大约80k,年薪大约130-140万,名下即将有一间房产(最近刚成交一间房子等待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