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郑耀先爱过3个女人,对谁最刻骨铭心?看到剧终才明白

电视剧《风筝》最后一集,昏迷了一天一夜的郑耀先终于醒来,他对关门徒弟马小五说:

“我这辈子,喜欢过三个女人,只有程真儿是自己的同志,其他两个都是敌人。自己同志的骨灰,被我挫骨扬灰;结发之妻林桃的墓,几十年间,我就给她上过一回坟;和我风风雨雨走过大半辈子的韩冰,最终成了冤家,到了(liao),跟我不能善终。”

从这段话来看,郑耀先应该最爱程真儿,毕竟是他的初恋,而且是有共同信仰的革命同志,但作为观众,在他跟马小五说这番话之前,已经知道了他最爱的是韩冰,这个在他一生中对他威胁最大的敌人。

郑耀先为什么最爱韩冰?作为针尖对麦芒的敌人,他俩之间的感情合理吗?

初识

1946年,由于军统潜伏在延安的73名特务名单被泄露,戴笠对郑耀先产生了怀疑,他派郑耀先去延安跟不在名单上的第74名代号“影子”的特工接头,同时也安排“影子”考察郑耀先是否是共产党的卧底“风筝”。

郑耀先假扮成记者金默然带着宫庶和江心来到延安,而韩冰正是招待他们一行的负责人。这俩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各自都早已对对方久闻大名,见面后的几次短兵相接,也验证了各自名不虚传的实力。

郑耀先作为我党潜伏在军统的卧底,来到延安让他内心充满了激动,跟韩冰的几次接触,让他对这个女干部心生敬意,难得有人能猜透他这个“鬼子六”的心思。而韩冰早已接到戴笠密报,她这个藏匿得最深的“影子”的任务就是要查明郑耀先到底是军统还是共党。

郑耀先和韩冰各怀心思,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表面严肃的韩冰在招待舞会上却忍不住主动邀请郑耀先跟她跳舞,毕竟她长期潜伏在敌营里,见到军统的人还是忍不住想亲近,也许在那时,她已经对郑耀先有了爱慕之意。

一曲未终,韩冰被小战士叫住,临走前,郑耀先对韩冰说:“

上天总爱跟人开这种玩笑,真心相爱的情侣,未必能走到最后;而刻骨铭心的仇家,却总能在相逢不如偶遇的巧合中,抬头不见低头见

。”

说这话时,大概郑耀先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他的一生居然跟韩冰纠葛不断,成了真正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重逢

1951年,郑耀先早已化名周志乾,以民国时期留用人员身份在山城公安局档案室工作。山城公安局收到一份国民党保密局潜伏特工的名单和联络方式,名单上没有郑耀先的名字,为了找到失踪的郑耀先,韩冰被从北京调来担任侦察科长。

韩冰到公安局报到那天,一进大门就瞥见一个戴眼镜的瘸子一拐一拐地从她旁边走过,她一眼认出那人跟当年到延安的郑耀先高度相似。

于是,猫抓老鼠游戏又开始了。韩冰利用已经抓获的徐百川,巧设阴阳局逼郑耀先现身,逼得郑耀先不得不故意露出破绽,让林桃得知自己是中共地下党的身份,林桃为了保护郑耀先不惜毁容自杀,导致徐百川无法指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

郑耀先终于见到北京来的钱副部长,他的身份得以确认,重新跟党组织建立了联系。因为军统六哥的罪名实在无法洗清,钱副部长让郑耀先以周志乾的身份继续隐蔽,待到时机成熟时再公开身份。

郑耀先的危机解除了,韩冰却因被宫庶抓捕而遭到怀疑,被关进看守所里。放风的时候,郑耀先看见一身军装的韩冰出现在女犯那边,他格外吃惊,看着其他人都在对韩冰指指点点,郑耀先格外理解韩冰此刻的心情,他好意劝韩冰别想不开,退一步海阔天空。韩冰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声称她相信自己会再次坐在审郑耀先的位置,然后将郑耀先绳之以法。

郑耀先主动要求组织把自己送到地方监管,这样可以吸引宫庶等还留在大陆的特务,借他们来营救自己的机会实施抓捕。郑耀先到农场不久,韩冰也被送来劳动改造,郑耀先处处照顾韩冰,可韩冰却表现得冷若冰霜,毫不领情。

其实韩冰再次与郑耀先重逢,她心里是很高兴的,但她同时又牢牢记得自己的任务,必须找出谁是“风筝”,周志乾就是郑耀先,这一点毫无疑问,但郑耀先到底是不是风筝,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她步步紧逼,就是为了让郑耀先露出破绽,没想到自己却棋差一招,反被调查。

从情感上,韩冰喜欢郑耀先,但理智告诉她必须克制自己,作为一个特工,她不能陷入到感情之中,她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完成当年戴笠交给的任务——找出“风筝”。

郑耀先则是另外一种心情,他本来就对韩冰很有好感,这个女人跟他棋逢对手,又是参加过长征的老革命,所以当他看到韩冰被审查时,格外心疼她,不管韩冰怎样怼他,郑耀先还是打心眼儿里愿意去帮助韩冰,对他来说,这是革命的同志情谊。

同命相怜,相濡以沫

1958年,韩冰又一次被审查,郑耀先替韩冰写申诉信,结果两人同时被抓到看守所,还被关在相邻的两间牢房。没想到,两人在这段时间开启了友好的聊天模式,聊得多了,韩冰对郑耀先的态度也渐渐平和许多。

在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两人先是一起被发回农场继续劳动改造,后来又前后脚被发配到香橙镇一起扫街。

那是一段动荡的岁月,郑耀先和韩冰都过得非常辛苦,作为被改造对象,他们都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对待,甚至被看管人员故意刁难。两人相依相伴,互相照顾,渐渐地生出异样的感情。

郑耀先虽然已经变成瘸了腿的周志乾,可在韩冰眼里他依然是那个妙语连珠、足智多谋、处事得体的鬼子六,在两人初见面时,韩冰就偷偷喜欢上了这个厉害的对手。如今,自己长期遭受不公正的对待,未免有些心灰意冷,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曾经备受重视和尊敬的韩科长,落魄到被小人打击报复,不断地羞辱,而之前的领导和同事们也无力保护她,甚至刻意地跟她划清界限,连曾经苦苦追求她的丈夫都在她最难的时候选择跟她离婚。

只有郑耀先这个曾经被韩冰无数次当做敌人进行斗争的对手,在她最失意、最无望的岁月里,向她伸出热情的双手,拉着她、搀着她、扶着她、推着她继续往前走,给了她无限的温暖和关爱,让她这个冷若坚冰的特工打开了理智的枷锁,允许自己释放出埋藏已久的感情。

韩冰一直没找到郑耀先是风筝的证据,眼见郑耀先自从被她亲自关进看守所后,多年来一直被劳动改造,在运动中多次挨批斗,她渐渐放弃了对郑耀先的怀疑,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人的信任,而自从假影子死后,韩冰这个真影子也失去了跟台湾的联系,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凄风苦雨中飘摇。

在如此境地中,韩冰终于接受了郑耀先的示爱,至少他们是一样的人,她心里这样想。为了能大大方方地跟郑耀先在一起,韩冰不顾郑耀先的劝说去街道交了结婚申请报告,虽然并未被批准,但她的心已经交给郑耀先,余生只愿跟他白头到老。

郑耀先是在跟韩冰一起劳改的过程中渐渐喜欢上她的,这个女人实在太优秀了,虽然她处处与自己针锋相对,但她都是为了工作,并无一点私心,这样的优秀人才让郑耀先发自内心地尊敬,而在一次又一次地帮助韩冰的过程中,他渐渐看到韩冰逐渐放下架子,流露出女人的柔弱和细腻,他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对郑耀先来说,韩冰就像一团明亮而温暖的火光,郑耀先一直背负着潜伏的任务,他的人生就像一直在寒冷的黑夜中独行,背负着骂名,还无法为自己辩解,只能默默忍受。郑耀先不由自主地靠近韩冰,跟韩冰在一起,让他感觉到自己灰暗的人生也明亮了起来,也温暖了起来。

他们在一起切葱剥蒜,一起扫大街,尽管拖着一条瘸腿,郑耀先还是愿意多干点活,好让韩冰多休息一会儿。韩冰歇息的时候坐在秋千上轻轻摇晃,一旁的郑耀先一边扫地一边看着她微笑,那个时候,温暖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这世上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宁静而美好。

最后的告别

时间到了1979年,郑耀先和韩冰失去联系十几年,在他们分开之前,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却还没来得及见面就天各一方。

韩冰一直在等着郑耀先回来找她,她甚至拒绝了公安局在山城分给她的房子,依然搬回到香橙镇,那个她和郑耀先一起扫街的地方。被平反后,韩冰再一次递交了跟郑耀先结婚的申请报告,尽管她并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郑耀先被徒弟马小五找到后,他告诉徒弟韩冰才是真正的影子,之前死的那个影子是假的。郑耀先请求由他来出面亲自抓捕韩冰,历经三十年,他终于完成了老陆生前交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

韩冰每天都做好饭菜等着郑耀先,她终于等到了。韩冰知道郑耀先的来意,郑耀先也知道韩冰的打算,因为这世上没有比他们俩更针尖对麦芒,他们俩谁都绕不开谁。韩冰一直在等郑耀先,算是成全郑耀先完成三十年的任务,而她也想在死前见他最后一面。

郑耀先感谢韩冰对他的成全,看着面前这个饱经风霜的女人,他心痛不已,韩冰怎么能是影子呢?而韩冰同样痛彻心扉,郑耀先这个比军统还军统的大特务,怎么能是风筝呢?

韩冰:我不想你来抓我,还是想自行了断,对不起了!来吧,干杯!

郑耀先:慢。

韩冰:干嘛?

郑耀先:我想看看你。

韩冰:我有什么好看的?

郑耀先:你的确不好看,个子不高,五官还算端正,算个一般人。我想好好看看,找找特点,来世在人堆里边,一眼能把你认出来。

韩冰一口喝下了那杯有毒的红酒,在郑耀先的面前死去。郑耀先流下了眼泪,他心痛、难受,眼前这个与他惺惺相惜的女人,终究因信仰不同而命运不同。看着韩冰闭上双眼,郑耀先也因悲痛欲绝而晕了过去。

来世之约——刻骨铭心的爱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郑耀先终于醒来,他告诉徒弟马小五,他这辈子喜欢过三个女人。

初恋程真儿死的时候,郑耀先默默哭泣,之后被迫亲自把她的骨灰抛撒在荒郊野外。

林桃死的时候,郑耀先大哭一场,毕竟林桃是为了保护他而以最惨烈的方式自杀。对于这个结发妻子,他更多的是歉疚。

对于前两个女人,郑耀先都付出过真情,但对韩冰则不仅仅如此,他对韩冰是又敬又爱:

敬她,宁可违抗抓捕敌特的命令,私自做主让韩冰体面地自杀;

爱她,最后的告白,告诉韩冰,要好好看看她,来世在人堆里,要一眼认出她来。

当韩冰喝完毒酒后,郑耀先心疼得难以忍受,昏厥倒地,这是怎样的疼和痛,让他这样一个坚强的人都难以承受?

结语

《风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谍战剧,它刻画的每个人物都有鲜明的特点,整部剧里没有一个小角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都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编剧和导演没有站在一方批判另一方,而是如实展现,让观众来评断。

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利益微不足道,这是郑耀先的信仰,也同样是韩冰的信仰,他们是同一种人,他们是一体两面,也因此,他们之间的爱情才令人扼腕叹息。

——the end——

上一篇:日军在他们鼻梁上点上蓝点,说是拉出去释放,结果等来的是机枪
下一篇:冷兵器时代,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人杀死几百人的情况?说出来别不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