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渡本是龙云心腹,因救蒋介石遭忌,从此官越做越大,权越来越小

蒋介石和龙云合影 图片来自网络

1935年4月2日,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得到了一个令其惊恐不已的消息,中央红军主力已经进至狗场、扎佐一带,前锋已经逼近贵阳。经过跟随蒋介石来贵阳的中央军高参们反复评估,得出了一个结论,红军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将军”。

消息一经确定,蒋介石顿时乱了阵脚,红军这是要来贵阳抓自己啊!于是,蒋介石连下两道命令,一是命令驻守在金沙江以北,阻挡红军进入云南的滇军火速东调来贵阳“救驾”,二是准备好马匹、滑杆和向导,随时准备逃跑。

就在蒋介石及中央军大员们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好消息传来,滇军第三纵队孙渡部以强行军的速度赶来救援,前锋已经接近贵阳。红军见孙渡部来到,已经撤走,危机解除了。

缓过神来的蒋介石马上接见孙渡这位对自己有“救驾”之功的滇军将领,并随即晋升孙渡为中将军衔。

其实,中央红军此次威逼贵阳,并不是想要去抓蒋介石,而是通过“将军”这个手段来调动驻守在金沙江的滇军,从而达到北渡金沙江的目的。

见贵阳危机已经解除,蒋介石随即命令孙渡率军继续追击红军,可是,这道命令孙渡在没有征得龙云同意的情况下就遵照执行,这就犯了龙云的大忌。

中央红军长征后,对于地方实力派的军阀们而言有着两怕:

一怕红军来到他们的地盘建立根据地后不走了;二怕中央军尾随着红军进入他们的地盘后也不走了。

这两支部队无论哪一支不走,他们都受不了。因此,只要是红军不在他们的地盘停留,只是借路而过,那他们所奉行的都是拦而不击、追而不击的策略。像粤军的陈济棠,桂军的白崇禧、川军的刘湘和滇军的龙云皆是如此。最惨的就是湘军的何键,他本来也不想出动主力拦截红军,可是从红军的行军路线和红2、6军团的战略态势来看,无一不显示红军是准备合兵后在湘西建立根据地。无奈之下,何键也只得拿出了自己的老本与中央红军在湘江死拼。湘江一战,中央红军虽损失惨重,但湘军也没得到好处,主力几乎丧失殆尽。

图片来自网络

后人评价何键是受了蒋介石的利诱,利令智昏地要在拦截中央红军的战斗中立下大功,稳固自己湖南省主席的宝座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在这些军阀们看来,只要是有兵,即意味着有地盘,蒋介石也就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可中央红军想要在湘西和红2、6军团合兵并有意在湘西地区建立根据地的做法,却触动了何键的底线,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拼死攻击中央红军的主要原因。

可经此一役,湘军精锐尽丧,何键也失去了在湖南立足的本钱。不久,其余部就被部下刘建绪拉走投向了蒋介石。何键虽获二级上将封赏,但从此之后失去了军权,淡出了军界。

经何键一事,无论是红军也好,还是军阀们也罢,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从此之后,红军在通过军阀控制地区的时候,尽量要靠边走,不给他们误以为要在他们地盘内建立根据地的错觉;而军阀们则认识到,再也不能像何键那样傻乎乎的和红军拼命了。

客观地说,蒋介石玩的这手以邻为壑的把戏还是很高明的。

中央军在后尾追红军,但总也追不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把红军赶到军阀们的防区内,先让你们打个你死我活。如果军阀打胜了,中央军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如果打败了,那中央军就可以以助战的名义介入,顺便把地方大权给抢过来。因此说,无论胜败,最后的胜利者都是蒋介石。

有了何键的前车之鉴,其他军阀都紧张起来,纷纷派出重兵集结在防区的外线阻止红军,其目的有二,一是阻止红军进入,二是阻止中央军进入。就像长征时期红军和川军的“土城战役”,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起的。川军在占了上风之后,并没有对红军穷追猛打,反而是见好就收,只要是红军不入川就行。

文中提到的滇军在金沙江一线堵截红军,其目的就是不放红军进入云南。

对于军阀们的应对之策,蒋介石也很恼怒。见到军阀们出工不出力,蒋介石终于坐不住了,于是亲临贵阳督战。于是乎,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作为龙云的心腹干将,孙渡本应熟悉龙云的心理,可是在此役中,孙渡虽然因为赴援及时,解了蒋介石之围立了功,但是其随后的继续追击红军的做法却令龙云对他产生了猜忌。

孙渡 图片来自网络

孙渡在滇军中属于少壮派,因其足智多谋,被称为滇军“小诸葛”。但是,孙渡这个滇军中的“小诸葛”和桂军的“小诸葛”相比,其人生境遇则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究其原因,还是他没遇到一位好老板。

孙渡的在滇军中的起点还是很高的,在1923年,他28岁的时候就已经高居旅长一职了。而且孙渡在滇军中的根基很深,他是云南老牌军阀唐继尧的四妹夫,有了这么一层裙带关系,孙渡在滇军中的地位自然是显赫无比。

可是好景不长,1927年,以龙云为首的云南军阀发动了倒唐(唐继尧)政变,作为唐继尧的妹夫和忠实干将,孙渡仓皇逃到了滇西避难。可没过多久,刚和龙云倒唐不久的几位军阀因分赃不均又发动了倒龙政变,龙云和卢汉二人战败后也逃到了滇西。

孙渡之前虽和龙云和卢汉相识,但没有太多交情,此次三人都在滇西避难,也算是同患难了吧。而孙渡也觉得,唐继尧想要东山再起几无可能,与其守着一个毫无前途的唐继尧,还不如趁着龙云和卢汉处于低潮的时候去投奔,一旦龙云和卢汉东山再起,自己也就也有了从龙之功。

1928年,孙渡脱离了唐继尧,投奔了卢汉,在卢汉的第二师担任师部代行拆。所谓代行拆,指的就是在一把手不在家的时候,他有代行职务的权力,也就是第2师代理师长的意思吧。从此可见,卢汉对孙渡还是比较信任和重用的。

1929年,龙云统一了云南,孙渡担任云南省政府委员。1930年,已经投靠南京国民政府的龙云在蒋介石的命令下进攻广西,孙渡重回部队,担任旅长。

可是由于滇军内部的腐败和各怀异心,卢汉率领的三个师的兵力围攻了南宁3个月也没有攻下南宁,而此时,已经联合了广东的李宗仁率军杀回广西击败了卢汉。

此次失败使得龙云终于痛下决心要彻底解决滇军内部的问题。1931年,龙云命令卢汉整顿滇军,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孙渡旅也在裁撤之列。

孙渡并没有因为被裁撤而对龙云怨恨,而是积极提出建议帮助龙云整军,他建议龙云在滇军中废除师旅编制,以团为基本作战单位,在云南境内设立几个绥靖区,被撤编的几个师长担任绥靖区主任。如此一来,滇军那几位反复无常的师长们手中的权力就被大幅缩减,将有利于龙云在云南的统治。

由此可见,孙渡为理由的谋划还是尽心尽力的,甘愿冒着骂名给龙云提这种建议,注定是要挨黑枪的。

蒋介石与龙云 图片来自网络

龙云虽然觉得孙渡的建议甚好,但是觉得如果完全按照孙渡的建议,势必会引起滇军将领们的强烈反对,因此,龙云在孙渡建议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撤销了师的编制,改师为旅。

但不管怎么说,龙云的“改师为旅”政策终究是削弱了滇军将领们的兵权,也因此,孙渡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1931年3月,滇军几个师长以“清君侧”为名,强行绑架了孙渡。龙云为了安抚几位师长,也只得忍痛把孙渡放逐到了上海。可不久,滇军的几位师长又发生内讧,被龙云各个击破,孙渡也随即被龙云召回担任自己的参谋长。

从孙渡提出“改师为旅”这件事可以看出,孙渡对龙云是忠心耿耿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龙云在云南的地位,为此,他可以甘愿忍受被放逐的耻辱。

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到了贵州后,龙云害怕红军会进入云南,因此就委派孙渡担任第三纵队司令,防守金沙江,阻止红军进入云南。可没料想,红军却出奇不意的威逼贵阳,吓得蒋介石急调孙渡来援,这就使得金沙江防线出现了漏洞,中央红军趁机渡过了长江,进入了云南。

本来抽调孙渡来救援贵州是蒋介石的失误,并且命令也是蒋介石通过龙云下达给孙渡的,按理来说,孙渡是没有任何责任的。可是,孙渡来到贵阳后,在没有得到龙云同意的情况下就听从蒋介石的命令继续追击红军,使得龙云极为不快。

从孙渡的角度来说,蒋介石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有权力指挥自己。可孙渡却忘了,所谓是县官不如现管,蒋介石官再大,他也不能直接管到自己这个小小的纵队司令头上,这就是典型的越级指挥。

如果孙渡是中央军,那也就罢了,可孙渡是滇军中深受龙云倚重的大将,所率领的第三纵队又是滇军中的精锐,孙渡在没有接到龙云命令的情况下就擅自听从了蒋介石的命令,这是什么行为?以龙云的逻辑来看,孙渡的行为就是要投靠蒋介石的前奏。

最令龙云气愤的是,由于孙渡纵队没有及时回到云南,使得红军在渡过金沙江进入云南后如入无人之境,使得龙云大为惊恐,只得临时征集民团来防守昆明。要不是红军对昆明的进攻是佯攻,龙云很有可能会面对与蒋介石一样被“将军”的命运。因此,龙云深恨孙渡。从此之后,孙渡在滇军中的前途开始暗淡起来。

抗战爆发后,滇军六个主力旅编为第60军,在军长卢汉的率领下奔赴抗日前线,孙渡则成为了由云南地方保安团和民团临时组建起来的新编58军的军长。

龙云 图片来自网络

1938年7月,孙渡率领58军北上参战,参加了武汉会战、南昌会战。1938年11月,58军和第60军、新编第3军合编为第30军团。不久,因第西北军宋哲元的第1集团军被拆分为59军、68军、77军三个军,原第一集团军番号被第30军团继承,孙渡担任第1集团军代理副总司令。

按照孙渡的资历和能力,即使不担任第1集团军总司令,担任一个副总司令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第1集团军全部是由云南子弟兵组成的,龙云和卢汉是不放心把部队交给有和蒋介石勾结嫌疑的孙渡带领的。

从职位上讲,孙渡此次代理第1 集团军副总司令是升职,但其第58军军长职务却被鲁道源接替,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而资历尚浅的鲁道源之所以能够替代孙渡担任58军军长,是因为在1935年红军威逼昆明的时候,他作为留守旅旅长第一个杀到了昆明城下解围,在龙云的心目中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但孙渡却并没有因为职务的高低就丢掉了其作为军人的本分。从1938年开始,孙渡率部几乎参加了历次大战,三次长沙会战、长衡会战等在抗战中异常惨烈的战事中都有着孙渡的影子。

1942年,孙渡终于被提升为第1集团军副总司令,去掉了那代理二字。相对于那些无论从年资还是能力都不如自己的同僚和后辈们,孙渡的晋升应该是极慢的了。这其中固然有滇军实力弱,编制少的成分在内,但来自蒋介石和龙云两方面的双重打压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1945年初,孙渡被提升为第1集团军总司令。

1946年2月,孙渡率部来到了东北。

在滇军期间,不被龙云、卢汉信任;在东北期间,又不被蒋介石信任。第1集团军的2个军被东北保安总司令杜聿明拆分的七零八落,从锦州到长春,几乎是以团为单位配置在各个据点上,俨然成为了铁路警备队。孙渡空顶着一顶集团军总司令的帽子,只能是每日流动于铁路线之间视察安抚部下,没有指挥过一次战斗。

可即使这样,蒋介石仍然认为军队放在孙渡手中不放心。1948年2月,蒋介石以孙渡纵容第60军和第93军走私资敌的罪名罢免了孙渡的军职,换上了虽为滇军,但却出身黄埔的卢浚泉为第六兵团司令(第1集团军后改的番号),而孙渡则出任热河省主席。

但孙渡却因祸得福,在辽沈战役中因作为热河省主席坐镇在承德,所以逃过了被俘的命运,而接任他的卢浚泉则被解放军俘虏。

1949年12月,孙渡被蒋介石委任为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主要任务是看住云南的卢汉。可是此时的孙渡早已经没有了心气,也仅是挂了个副长官的名字而已。

1949年12月9日,卢汉在昆明宣布云南和平起义,在起义通电中孙渡连个名字都没有。从这件事中就可以反映出孙渡无论是在蒋介石的中央军系统内和滇军系统内都毫无地位。

云南和平起义后,孙渡因为不是起义将领,又因为在思想上还有一些“愚忠”的思想,对新中国采取了一种消极回避不配合的态度,就躲到了乡下以种菜为生。

1952年3月5日,孙渡在云南清匪反霸运动中被捕,先后关押在重庆和抚顺监狱。经过了11年的改造,于1963年被释放。

卢汉 图片来自网络

孙渡的一生可谓是坎坷的一生。他少年得志,20多岁就在滇军中崭露头角,以至于被滇系军阀唐继尧看中做了他的妹夫。这桩婚姻虽然并不美满,但毕竟为孙渡的事业助力不少。

可唐继尧年老昏聩,滇军内部腐朽不堪,最终被以龙云、卢汉为首的滇系新军阀们替代。孙渡并没有因为是唐继尧的妹夫就在一棵树上吊死,而是审时度势,果断地站在了龙云一方,并且也因此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尤其是他为龙云谋划的“以师改团”策略,更是不惜以自身安危为代价来为龙云谋划。由此可见,孙渡对龙云是忠心耿耿的。龙云也投桃报李,委任孙渡为滇军参谋长,几乎可以算作是滇军中除了龙云和卢汉的第三人。

红军长征来到贵州后,龙云之所以委任孙渡为第三纵队司令镇守金沙江,就是相信孙渡能够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可惜,由于蒋介石的错误指挥和有意识地分化瓦解,孙渡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坚持住自己的立场,引起了龙云的猜忌,从此仕途开始暗淡起来。

从此之后,孙渡虽然在滇军系统内的官职并不低,并且还不断升迁,但随着孙渡的官做的越来越大,从军长到集团军司令,再到兵团司令和省主席,但是权力却越来越小,抗战初期虽然仅是个三流部队的军长,但孙渡手中还算握有实权,仗打得还是很不错的,在中日军队战力5:1的情况下,孙渡率军能打出个伤亡比例2:1,这种战功就算是和精锐的74军相比都不差。这也是孙渡一生中最光辉的时期。

可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孙渡名义上是兵团司令,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铁路警备队的队长了。再后来,这个警备队的队长也被蒋介石罢掉,只得到热河去做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省主席,要知道,此时的热河省已经在东野的包围之中,孙渡能够行使的行政权力是很有限的,派他到热河去也就是不得不给孙渡找个地方待着罢了。

孙渡之所以后半生始终身处下僚,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蒋介石和龙云之间的较量,而孙渡则是这两人较量的一个牺牲品,无论哪一方吃亏,气总往孙渡身上撒。

滇军将领合影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篇:不让吃烧鹅,大明开国第一功臣难道真的是被朱元璋用烧鹅赐死的?
下一篇:建国伊始,四大元帅当了大城市市长,另外六大元帅哪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原来台女传说都是真的

    最近因为社团活动认识了不少女生,可能我的个性原本就是那种很好聊天的,熟一点后就会听到各种八卦;不听还好,一听才发现原来板上的各种台女批评也许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