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蒋介石扬言陈毅搞不好上海,2年后,才知陈毅手段真高明

一、

上海的黑帮势力,是旧中国最有名的黑道群体,“上海三大亨”之名响彻全国,一度把持着上海滩的地下世界。

从故事性的角度看,黄金荣、杜月笙这些上海黑帮大佬的发家史无不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颇为传奇,看得不少人激情澎湃。

但对于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上海百姓来说,黑道势力的存在,却是他们的梦魇。这些黑帮只要存在一天,老百姓便一日不得安宁。

从清末到民国,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上海的统治者换了一茬又一茬,但黑帮势力却屹立不倒,成为地下王国的主宰者。

旧中国上海滩黑帮势力的根深蒂固,有其历史背景。旧上海滩的性质是殖民地、半殖民地,这就注定了旧上海局势的复杂性。

列强诸国均在此处设有租界,想瓜分上海滩,民国中央政府也只是把上海看作是钱袋子,想从这里攫取源源不断的财富。

各大势力都需要代理人,缺乏管理的社会需要有人塑造“规则”,于是上海滩的黑帮应运而生,并迅速坐大,成为旧上海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到了民国末年,社会动荡,黑帮势力甚嚣尘上,大有席卷上海之势头。再加上老蒋乱发货币,搞崩了经济体系,整个上海的经济陷入绝境,各行各业一片哀嚎,快成了一座“死城”。

正因为如此,上海解放时,蒋介石等国军官兵都放出狠话来:解放军可以打下上海,但搞不好上海。

在蒋介石看来,自己如此熟悉上海,统治了上海这么多年,都弄不掉黑帮,解放军难道就能做到?

事实证明,共产党解放军不仅做到了,还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陈毅从就任上海市长,到彻底“除黑绝娼”,打造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新上海,只花了两年的时间。

其手段之高明,实属罕见。

那么,上海解放后,陈毅是如何治理黑道,让上海获得新生的呢?

二、

其实,早在解放上海以前,我党就已经认识到了上海局势的复杂性。

毕竟“上海不仅是中国的经济中心,更是世界的经济中心”,这里工商业发达,人口众多,还有大量的外国侨民,一旦战端开启,这些都是难以处理的棘手问题。

国民党看准了这一点,他们一边东拼西凑,组织了20余万军队,准备凭借提前修筑好的完备防御工事负隅顽抗,一边像疯狗一样四处搞破坏,想要制造国际争端,为帝国主义势力介入创造理由。

国民党这势头一看就知道,他们不在乎上海的人民群众,只要能迟滞解放军的进攻势头,把上海打成一片废墟他们也在所不惜。

换言之,国民党军就想逼迫解放军在上海和他们大打出手。枪炮不长眼,一旦战争升级,不可能不殃及无辜,这样不仅上海的经济完了,受到波及的人民群众也会对我军产生敌意。

如此一来,国民党的目的便达到了,我党就算打下了上海,也难以治理。到时候只要上海一乱,国民党就等着看笑话,甚至还有机可乘。

与此同时,美国人也在旁边虎视眈眈,美军的舰艇就停靠在江边,一副随时准备介入的样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解放上海,就不仅仅是一场军事仗了,它更是一场政治仗,关乎大局,关乎民心得失。

解放上海,要限制战争烈度,不可伤及百姓,又要势如破竹,不给帝国主义介入的机会,这对于解放军来说,实在是一次考验。

那么,为了应对这一次大考,陈毅是如何准备的?

首先,陈毅调集了所有关于上海政治、经济和社会情况的资料,不仅自己研究,还下发给全军各级干部士兵,让他们熟悉上海的情况。

由于我军一路势如破竹,渡江战役打得太顺风顺水,以至战线推得太快,部队已经开到上海不远处,政工干部却还没有来齐,正在坐火车往这赶。

干部不足,就没法给部队做纪律教育,陈毅为此专门向中央请求,把进入上海的时间推迟半月到一月,留够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纪律宣讲大会上,陈毅着重强调一条:部队入城后不得进入民宅,一定要做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有人提出质疑,说战士们打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解放了上海还要风餐露宿,万一碰到下雨天怎么办。

陈毅严肃地回答说:不论怎么样,都不准进民宅,有伤员有病号就送回后方,不能打扰群众,这是送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

陈毅把这条规定加到《入城守则》中,下发给全军每一位战士。

于是,那感动的一幕诞生了:一排排的战士熟睡在街道上,他们和衣而眠,连枕头和被子都没有,却无一人扰民,无一人进入民宅。

仅这一件事,上海的人民群众便知道了解放军是仁义之师,是值得信赖的人民子弟兵,国民党想通过这一战让解放军失去民心的阴谋土崩瓦解了。

可陈毅又面临着非常棘手的问题。

三、

1949年5月28日,上海市市长陈毅和180余名干部进入上海市政府,与旧政府完成交接。自此上海进入新纪元,上海的人民群众迎来解放。

不过,彼时的上海形势还很复杂,这里有资本主义的地盘,有大烟馆和妓院,还有把持着这些的黑帮势力,他们潜伏于阴影处,成为上海的一股暗流。

陈毅对上海的黑道势力早就有所耳闻,但在就任上海市长以后,他才真切地感受到,上海黑帮的势力是如此之大,几乎影响了方方面面。

旧上海时期,上海的民国政府和买办企业沆瀣一气,打压民族企业,剥削劳苦大众,国民党的官员们全都忙着捞钱,哪管基层治理。

管理制度的缺失必然伴随着黑帮势力的壮大,青帮、洪门遍布各行各业,它们不仅控制着赌场、烟馆、妓院这些不法行业,还渗透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走船的有“船帮”,做脚力的有“脚帮”,拉车的有“车帮”,就连要饭的乞丐都有帮派。

在旧上海,别说普通人要交保护费,就连那些工厂老板、金融企业家也要交钱,以寻求黑帮势力的庇护,否则在上海是混不下去的。

由于经济利益的高度捆绑,旧上海的国民政府一直纵容着黑帮势力的发展,坐视他们荼毒百姓。

但新上海的市长陈毅绝不能允许黑帮继续存在,他深知黑帮对社会底层的渗透力和掌控力,一旦纵容黑帮,上海的老百姓便别想有安宁之日。

解决黑帮问题,治理好黑道,首先要做的便是处理好黑帮老大,只有老大安定了,他们手底下的小弟才能老实。

当年叱诧风云的上海三大亨,张啸林做了汉奸,被人一枪打死,杜月笙举家搬迁,如今还在上海的,只有资历最老的黄金荣了。

人一老,雄心壮志就没了,思乡之情反而愈发强烈,所以黄金荣拒绝了杜月笙的邀请,坚持留在上海,他向人说道:“我已经是快进棺材的人了,我一生在上海,不想死在外地,尸骨抛在外乡。”

于是,唯一还在上海的黑帮头目黄金荣,成为陈毅解决黑帮问题的切入点。

四、

在解放军进入上海的当晚,陈毅就派杜宣去见黄金荣。杜宣是一位文艺创作的老前辈,长得慈眉善目,按理来说,黄金荣不该怕他这个身份的人,问题是,跟杜宣一块来的,还有十几位解放军战士。

黄金荣过去在上海打生打死几十年,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但现在的他已不复往日的张狂,只想安度晚年。

黄金荣知道自己“不干净”,当初反革命镇压时他出过力,他的青帮这些年搞大烟、赌场、妓院,祸害了不少人,对上海的百姓欠有血债,一直怕遭到清算。

黄金荣看到杜宣和解放军,以为是来抓他的,一时间惊慌失措。杜宣说进去聊吧,黄金荣这才知道不是要杀头,而是要找他谈话,神色方恢复正常。

杜宣此次找黄金荣谈话,不是为别的,正是要向黄金荣传达陈毅的意思:

第一,黄金荣的合法产业还可以接着干,不没收,但不法产业不准再干;

第二,黄金荣和其他的帮会人物,只要不出来捣乱,不扰乱社会治安,老老实实接受改造,就按照“既往不咎”的政策,不动他们。

黄金荣连连保证,说自己一定做到,请陈毅市长放心,一路把杜宣恭送出门。

从此以后,黄金荣“金盆洗手”,不再过问黑帮的事情,老老实实过着自己的老年生活,早上去喝茶,晚上去泡澡。

给黄金荣留一线,这是先礼后兵,但这并不代表黑帮过去对上海人民犯下的血债全部都可以一笔勾销。

那些老百姓集中检举,有充足的证据证明犯下了严重罪行,并且屡教不改的黑帮分子,陈毅下令严惩不贷,该判刑的判刑,该枪毙的枪毙。

而罪行较轻,能够改过自新的黑帮分子,则从轻发落,让他们接受改造以后重新融入社会。

陈毅处决了一大批犯下累累血债的黑帮分子,一时间上海市民拍手称快,不法分子胆战心惊,不敢再做不轨之事。

就连黄金荣都吓得半死,担心遭到清算,为了表示忏悔,跑到自己的黄金大戏院门口拿着把扫帚扫地。

黄金荣扫大街之事不胫而走,成为上海的一桩奇谈,陈毅对黑道的治理效果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让黄金荣这样的黑帮大佬害怕不是目标,处决一批犯罪分子也不能一劳永逸,要从根本上解决黑帮势力问题,必须要消灭产生黑帮的土壤。

为此,陈毅做了三件事。

五、

第一件事是制定完善的社会管理制度,稳定社会秩序。

过去各行各业都与黑恶势力有瓜葛,是因为没有详细的管理条例,政府不去管,黑帮势力就成了潜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

现在我党解放了上海,在所有行业都创设了工会,人民当家做主,参与制订各项规章条例。有了工会,自然便不再需要那所谓的“船帮”、“脚帮”,黑帮势力就不能再向基层渗透。

第二件事是形成良好的劳资关系,促进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就业。

陈毅深知,那些加入黑帮的人,大多是因为走投无路,如果能为他们提供工作,让他们能够有尊严的生活,依靠劳动自食其力,黑帮分子便自然而然的减少了,毕竟谁会喜欢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

陈毅接手上海之初,上海一度停水停电,生活物资严重不足,市民的生活不能保障,工厂也陷入绝境,濒临倒闭。

陈毅一到上海,就让人马上恢复了水电供应,从外地运来米面油煤等急需物资,以保障社会正常运转。

第三件事就是废除“抄身制”。

不久,上海的工商界代表荣毅仁和刘靖基邀请陈毅去家中吃饭。有人担心影响不好,但陈毅认为这是一个宝贵的契机,他不仅去了,还带了一大帮干部,把宴席变成了宣讲会。

席间,陈毅提出要废除“抄身制”,这些人有很大的顾虑。所谓的“抄身制”,是旧中国的产物,资本家担心工人夹带,便让专人负责搜查全身,这些人往往趁机侮辱打骂工人。

陈毅说要废除抄身制,这些人却担心废除了工人偷东西怎么办,陈毅便把自己的见解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废除此项制度,不仅不会影响工厂收益,反而会提升工人的工作积极性。

资本家们试着照做,结果发现,真如陈毅所说,工人们感觉自己受到尊重,工作热情高涨,厂子的收益反而变得更高了。

此事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废除了抄身制,更在于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尊重民族企业家在上海的合法权益,没有一下子就消灭民族资产阶级,实现了温和过渡,保住了上海的经济。

这样一来,上海的经济不仅没有倒退,反而更加蓬勃的发展,劳苦大众的基本权益也得到了保障,由失业者转变成的小偷、抢劫犯和各类犯罪分子急剧减少,黑帮完全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陈毅所做的三件事,除了扼杀了黑帮,在一定程度上也帮助解决了上海的暗娼问题。

六、

上海解放后,明面上的妓院全部取缔,妓院背后的黑帮势力基本上也随着治理烟消云散。

但问题是,那些娼妓并没有生存的能力。她们受人歧视,没有工作经验,找不到正经的工作,所以即使妓院被全部取缔,但她们还是干着老本行,只不过转入地下,成了暗娼。

这股风气不断扩散,就连陈毅的警卫员都曾被暗娼拉客。

陈毅得知以后,深感问题的严重性,他让公安采取“钓鱼”的方法,找到一个就带回一个,没几天就有了好几千人。

经过检查,这些人中七成以上都患有严重的妇科病以及性病,而当时治疗的药物必须从海外买,价格十分昂贵。有人觉得为她们花这么多钱不值当,但陈毅坚持给这些人治病,治好以后让她们接受改造,学习谋生的技能。

最后这些治愈的女人全部重新融入社会,成为自力更生的劳动者,暗娼问题也被解决。

从解放上海,到完成“除黑绝娼”,陈毅只用了两年时间。

旧中国的上海,表面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但那些只属于官僚,属于洋人,属于资本家,底层的百姓只能艰难求生。

黑帮势力脱胎于底层社会,但又成为欺压在底层人民的又一座大山,他们是鸦片贸易和人口拐卖中的一环,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又有多少女子惨遭毒手。

但是随着解放军的到来,上海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把新中国的上海叫做“新上海”,这个“新”字不仅仅是新中国政府替换了民国政府,更是因为人民当家作主。

中央决定让陈毅担任上海市市长,实在高明,而陈毅的处理方式更加高明。

陈毅元帅的战略眼光和政治治理能力,在我党当中都是十分杰出的,他在上海妥善处理了各方关系,促进了经济发展,稳定了社会秩序。

黑帮势力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它折射的是政治和经济发展状况,仅仅喊打喊杀,能压住黑帮一时,却压不住黑帮一世。

所以陈毅一到上海,先礼后兵,给黑帮分子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对那些罪大恶极之徒重拳出击,该严惩的严惩,该处决的处决,震慑不轨之徒。之后,陈毅从经济着手,铲除滋生黑帮的土壤,让黑帮势力自此断绝。

陈毅一套组合拳下来,上海社会风清气正,乾坤朗朗,曾经横行霸道的黑帮销声匿迹,黄金荣拿起了扫帚,工会取代了各种帮派性质的组织,街头巷尾不再有娼妓的身影。

有外国记者重新来到上海,发现新中国的上海与他印象中的上海截然不同,宛如换了天地一般,随处可见的烟馆、赌场、妓院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刊登在国外的报纸上,引来全世界的关注。

如今,上海还有一处以陈毅命名的广场,广场中央矗立着陈毅的雕像,以纪念新中国上海的第一任市长陈毅,对上海所做的伟大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1955年,陈毅被授衔元帅,远在台湾的蒋介石得知后,对着宋美龄说道:“这个人太厉害!”

蒋介石一直认为,自己都弄不好的上海,竟然被陈毅用两年时间搞定了。

上一篇:许世友不买票想进剧场,发现徐向前坐在门口,灰溜溜地走了
下一篇:朱安无钱生活想卖鲁迅藏书,许广平写信劝阻,她哭说:我也是遗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自杀会很多人知道吗

    无缘无故的被很好的朋友断联了……(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过程就不赘述了,并不想让她们知道死讯怕她们可能会自责(当然,要是没有最好),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