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安无钱生活想卖鲁迅藏书,许广平写信劝阻,她哭说:我也是遗物

许广平是鲁迅先生的伴侣,却不是他的妻子,两人在同居的过程中,意外怀上了孩子。当时的时局动荡,且许广平没有妻子名分,这个孩子似乎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但经过再三思考,鲁迅表示“既来之,则安之”,决定留下了孩子。

01

1929年的9月27日,他们唯一的儿子在上海出生,因此取名周海婴。此时,鲁迅有名无实的妻朱安,正在另一边独守空房,也彻底沦为一个外人,注定了孤老的人生。

许广平与朱安,在鲁迅的情感世界里,一个有实无名,一个有名无实,但显然,后者才是不幸的那一个。在鲁迅眼里心里,从头到尾认定的妻子,只有许广平一个,朱安妻子的虚名,如同泡沫。

朱安,是典型的旧社会女性,她在长辈的安排下嫁给鲁迅后,便有了一个很偏执的想法:生是周家的人,死是周家的鬼。

她勤劳、沉静、包容、忍耐……算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但她与鲁迅是两个截然相反的人,她守旧,鲁迅革新,那么鲁迅不可能喜欢这样的女人,他们之间,从他看见她的第一眼起,便已注定没得商量。

1899年,在亲戚的安排下,周母为儿子安排了一门婚事,女方年长三岁,不过按照绍兴的传统,妻子大丈夫三岁是好事。当时鲁迅在日本留学,被安排婚事后,他出于孝顺并没有拒绝,但提出了两个要求:让朱安放足和到学堂念书。

这个要求在如今看来,再正常不过,但在那个年代,却非常的颠覆,朱家人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也不敢违背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风俗,所以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两人的婚事也成了一个不确定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倒也好,可鲁迅母亲很喜欢朱安,便一不做二不休,在1906年给儿子寄去了一封家书,称自己生病了。鲁迅是个大孝子,一看,着急得不得了,便急匆匆地漂洋过海赶回了家,结果一踏进家门,看见家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便知道自己被骗了。

另一边,朱安听说鲁迅喜欢大脚女人,便在上花轿以前,拼命往大大的绣花鞋里塞棉花,试图掩饰缠足的事实。然而,她刚下花轿,绣花鞋便兜不住那三寸金莲,落了地,瞬间败露,似乎预示了她一生的悲剧。

02

鲁迅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新娘,只见她面色暗黄,脑门宽秃,下巴尖而长,嘴唇薄而大,身体干瘪瘦小,目光流露着慌张,但暗淡无光……新婚之夜,鲁迅没有新婚的一丝欢喜,朱安则对着红烛不知所措,心里的不安,化作了无边的苦海。

完婚的第二天,鲁迅在书房睡,第三天启程去了日本,留下朱安带着一丝幻想,苦苦地等待。

朱安的等待,注定没有任何结果,鲁迅即便留学回来了,与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平日里不愿和她说一句话,一直与她分房睡,就连留给朱安的背影,都散发着冰冷与决绝。

在鲁迅看来,朱安是母亲的,不是他的,他不会给她留一丝念想,也不会和她生育一个后代,他不想把这场悲剧,带给下一代人。

鲁迅也曾劝朱安另嫁他人,认她作姐姐,为她置办嫁妆,但朱安从小在封建社会的教育下长大,心甘情愿地被有名无实的婚姻栓绑一辈子,甚至没有了这种束缚,她如同被放出牢笼的小鸟,反倒是恐慌。

面对沉闷死板的朱安,鲁迅既同情又头痛,和她说话便觉得无趣,直到与许广平同居生子,彻底断了朱安的念想。

尽管无法走进这个男人的心,甚至没有被他正眼仔细看过,没有一点点的可能,朱安还是守着这潭死水,走不出封建思想的牢笼。而“鲁迅原配”的虚名,则是她最后的一根稻草,所以许广平和鲁迅没有残忍地把这根稻草抽走,一直没有结婚。

鲁迅不能给朱安爱情,但要保障她的生活,每个月都会给她一笔生活费。鲁迅在1936年10月19日清晨去世后,许广平继续代替鲁迅每月朱安100元。但当时周海婴还很小,身体病弱,加上她要出版鲁迅全集,自身也比较困难,只能每月嘱托好友给朱安50元。

另外,鲁迅的弟弟周作人,也有给过朱安资助。他在抗战后接受了伪职,成了傀儡政权下北京大学文学院的院长。由于家中有一个日本败家老婆,他也存不下什么钱,每月只能给朱安15元。朱安一直和周母住在一起,所以她将这笔钱算作周作人赡养母亲的费用。

03

周母去世后,朱安便拒绝了周作人的资助。因为鲁迅在世时,已经和周作人反目成仇。兄弟俩失和的原因,据说和周作人的妻子羽太信子有关,她花钱大手大脚,此前鲁迅又带着母亲、朱安和周作人一家住在一起,便引发了经济纠纷。

后来,许广平被囚禁,也因此中断了给朱安的汇款。期间,周作人在自身困难的情况下,继续每月给朱安15元,这让她倍感羞耻。而她不认识几个字,没有工作与收入,无依无靠,便在无奈之下,接受了周作人的建议,出售了鲁迅生前的藏书。

许广平出狱后,得知朱安在出售鲁迅的遗物,立马给她写信,表示理解她的处境,会尽最大能力照顾她。同时,鲁迅的旧友劝她不要出售鲁迅的遗物。

不久后,鲁迅的好友刘哲民也专门去找朱安,让她保护好鲁迅的遗物,朱安泪流不止:一方面,周作人给她的钱,让她倍感羞耻,鲁迅生前没有也要过周作人的钱,她也不会要,不得已便卖了书。

另一方面,大家都劝说她什么都不懂,不懂鲁迅作品资料的珍贵,生活艰难,还饱受世人指责,她对鲁迅曾经的好友气愤地说到:“你们总说要保存遗物,可我也是先生遗物,你们也得保存保存我呀。”

唯唯诺诺一生,见谁都以笑脸相待的朱安,终于说了一句硬气的话。

朱安也很清楚,自己也是一件旧物,是鲁迅先生唯一的旧物。但她是旧社会的女子,是新时代里的悲剧,想让她顺应时代地走出那些束缚,是不太可能的。

1947年,朱安去世,结束了枯井般的一生。临终前,朱安留下了一个遗愿,希望能与“和大先生合葬”,但她的这个遗愿并没有实现,最后被葬在西直门外的保福寺一处私地,没有墓碑。

上一篇:1949年,蒋介石扬言陈毅搞不好上海,2年后,才知陈毅手段真高明
下一篇:如果汉武帝的儿子刘据当了皇帝,汉朝会如何发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