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仲禧:泄密淮海、江防战役的国民党中将,建国后6年才公开身份

吴仲禧

1948年6月,位于西柏坡的党中央接到一封名为《徐州剿总情报》的密电,里面较为详细记载了敌我双方的部队番号、兵力部署等情报。

在5个月后的淮海战役中,我军以13.4万人的代价,歼灭和俘虏敌军55.5万人。倘若没有这份至关重要的情报,只怕会有更多同志牺牲。

当时连组织内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封密电到底是谁发的。直到1955年,我党为一位红色特工恢复身份。此人名叫吴仲禧,正是当年传递密电的人。

被我党烈士打动,靠借钱为生的老革命

1895年,吴仲禧出生于福建福州的一处小商人家庭。父母一早就把他送进了私塾,在私塾中他接受了不少进步思想,还看过孙中山先生的著作,心中对腐朽的清廷政权愈加厌恶。

孙中山

1911年,16岁的吴仲禧投笔从戎,加入福建北伐学生军,参加辛亥革命。次年8月他进入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军官学校读书,两年后又被选入保定军校的第三期学员。

在保定军校中,吴仲禧与福州老乡吴石日益加深。他和吴石一样,都认为当时的中国面临内忧外患,必须要有一个真正为民的政权改天换日。他们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为日后实现理想埋下了伏笔。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不少共产党人都惨遭毒手。吴仲禧不能理解,各地军阀还未荡平,蒋介石难道忘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吗?

他猛然醒悟过来,此时的国民党已经变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鸠占鹊巢,国民党正在成为中国新晋的大军阀。

这时真正尊重“三民主义”的,反而是被国民党迫害屠戮的共产党人。此后,吴仲禧开始寻找和我党接触的时机。

同年5月,二次北伐爆发后,32岁的吴仲禧被任命为第11军第26师的代师长。他麾下的77团团长蒋先云,就是我党最早期的党员之一。

吴仲禧经常会找蒋先云谈话,对我党的思想主张深表赞同。吴仲禧曾问过蒋先云:“湘耘,我这种旧军人出身的,能不能加入你们共产党?”

蒋先云

蒋先云并没有当场给他答复,只是告诉他战后再说。因为当时党组织刚刚遭受重创,眼下还有奉系军阀虎视眈眈。

5月28日,北伐军与奉军交战于河南临颍,此役为第二次北伐期间,双方投入兵力最多、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的战役。

面对奉军的猛烈攻势,蒋先云骑着马带头发起了数轮冲锋,身中多枪从马上“三仆三起”。最终因伤势严重,在马上张开双臂后倒下牺牲。

吴仲禧看着惨烈牺牲的蒋先云,眼眶不自觉被泪水填满。蒋先云不仅是他的爱将,还是他的好友。

蒋先云牺牲后,吴仲禧也失去与我党组织之间的联络人。就这样,吴仲禧与我党失之交臂。

6月,“北伐功臣”张发奎被升任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后,让吴仲禧做了自己的副官长。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是不少人求之不得的美差。

但此时蒋介石正与汪精卫酝酿“宁汉合流”,密谋再次迫害我党。吴仲禧打心里对国民党深恶痛绝,便以“回庐山休养”为由离开了部队。

此后十年,拖家带口的吴仲禧辗转各地,没有稳定的工作,生活越来越拮据。他甚至落魄到让长女拿着他的信去找人借钱,结果换来了对方的一阵冷嘲热讽。

即使日子拮据辛酸,吴仲禧过得却格外充实。他平日除了关注时局变化外,还广泛阅读了不少马列和毛主席的著作。

“两耳不光闻窗外事,一心又会读圣贤书”的他,一直在等待一个能为我党贡献力量的机会。

打入敌营,深受张发奎信任

1934年,吴仲禧在广东结识了民主促进会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我党秘密党员的王绍鏊。时隔7年,吴仲禧终于再次和我党取得了联络。

两年后,日军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张发奎从欧美回国出任苏浙边区绥靖主任,负责修筑沿海防御工事。

吴仲禧得知此事后大喜过望,他认为此时张发奎位高权重,正是他潜入敌营的最佳时机,我党组织也同意了他的这个想法。

1937年,在“七七事变”的前一天,吴仲禧在王绍鏊的介绍下秘密入党,成为一名红色特工。

王绍鏊

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后,张发奎先后被任命为第八集团军和第二兵团司令,吴仲禧一直担任他的少将高参。

上海即将沦陷时,党组织将一批进步青年交给吴仲禧,让他在隐藏身份的前提下,在张发奎部队里组建了一支由这些进步青年组成的战地服务队。

张发奎一开始并不喜欢战地服务队,觉得都是一帮死读书的学生,但是碍于好友吴仲禧的面子。可不久之后的一件事,让他对进步青年刮目相看。

张发奎

为了保证西撤的各部队和火炮等重武器的安全,陈诚命令张发奎在20天内,于阳新渡口搭设一座坚固的浮桥。

这意味着张发奎一边要防御日军的飞机大炮,一边要分出足够多的兵力架桥,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张发奎焦急地思考对策时,吴仲禧建议他派战地服务队的青年们,去发动当地群众,军民协力架桥。在吴仲禧的统筹规划下,不到两周浮桥便架起来了,西撤的人员物资也顺利过桥。

事后陈诚对张发奎大加赞扬,张发奎对战地服务队的印象也大为改观。随着时间推移,张发奎对吴仲禧和战地服务队越来越信任和重用。

陈诚

老同学,新战友

1938年,“平江惨案”发生后不久,吴仲禧暗中帮助同志们撤退。这些活动不久就被特务们发现,并以“袒护异党嫌疑”上报到了蒋介石处,老蒋闻讯立刻发电报质问张发奎。

张发奎虽然也有点怀疑吴仲禧的身份,但念及旧情和对方鞍前马后的忙碌,稍加思索后回复老蒋:“查无实据,拟召回柳州。”将此事糊弄了过去。

他还私下找到吴仲禧,提醒吴仲禧:“这段时间要格外谨慎,不能被特务抓到把柄。”吴仲禧在感激张发奎的同时,也明白自己还能为我党做更多贡献。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后,我党特支的同志找到吴仲禧,想请他帮忙掩护行动,并把一些进步书籍存放在吴仲禧家中。

当时我党特支并不知道吴仲禧的身份,只当他是可以争取的开明国军将领。后来担任过特支书记的孙慎同志回忆此事时笑道:“当时我们对老吴有一种特别的信任感。”

张发奎对此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正头疼如何和一个属下打交道,此人就是吴仲禧的老同学、被白崇禧派来做参谋长的吴石。

张发奎佩服吴石的才能和行事做派,有意结交,但又怕吴石骨子里是个清高自负的人,便委托与吴石关系匪浅的吴仲禧帮忙牵线。

吴石

这个忙对吴仲禧来说正中下怀,吴仲禧早就想做吴石的思想工作,但因为无暇分身,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

当初两人阔别20年重逢后,吴石私下和吴仲禧沟通交心,一方面对国民党从华东战场撤退后的颓废表示痛心疾首,另一方面赞叹我党毛主席周总理的英明。

吴石还认为《论持久战》是一部旷世著作:“恐怕当今国内没有第二个人能写出这种水平的文章。”

此后,吴仲禧便一直有心发展自己这位老同学、好朋友。在得到张发奎的请求后,吴仲禧和吴石来往得更为密切。

在吴仲禧和吴石的争取下,张发奎专门设立了一个高参室,进一步提高了开明将领的话语权,为抗日反蒋阵营引入了更多战友。

直插敌人心脏的钢钉

抗战胜利后,吴仲禧于1946年1月被调到南京中央参议院做参议,但他早已对国民党的官场感到厌恶,向我党上级请示去延安学习。

没多久,潘汉年和王绍鏊等人来到吴仲禧家中,苦口婆心劝了他整整三天,让他不要错过深入南京政府的绝佳机会:“我们的同志有你这样的条件,做地下工作是很宝贵的。”

此外,两人还告诉了吴仲禧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的长子吴群敢早已是我党党员了。

吴仲禧此前为了组织和家人的安全,一直对家人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没有想到,长子竟然也在瞒着他。

一向劝解儿子“十里洋场,戒之慎之”的吴仲禧,此后再也没有如此“唠叨”长子吴群敢了。

1947年,吴仲禧去吴石家中做客时,偶遇了吴石的学生胡宗宪。彼时胡宗宪担任“华中剿总”的情报科科长,这份工作是吴石介绍他去做的。

胡宗宪来南京的除了探望吴石外,还想让吴石为“华中剿总”的《作战态势旬报》提些建议。

吴仲禧得知后,不动声色地提出也要帮忙出出主意。胡宗宪早就听吴石提过吴仲禧,知道两人关系匪浅,就欣然将这份情报拿给吴仲禧过目。

吴仲禧看着手中不到10页的情报,心中越看越激动,上面简明扼要地记录着敌我双方的部队番号、兵力部署和统计数字等重要信息。

胡宗宪当时公务繁忙,匆匆回到武汉后,甚至还把文件寄给了吴仲禧,希望他能多提些宝贵的意见。吴仲禧将其抄录一份,秘密送给了组织。

当组织拿到这份情报后,发现这份情报价值颇高,是正式编印、书面有据的“华中剿总”第一手情报。

1948年,吴仲禧在和吴石经过一番详谈后,以介绍人的身份,欢迎吴石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功完成了策反吴石的工作。

6月,吴仲禧以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身份,进入“徐州剿总”工作。在总部机要室中,吴仲禧看到了一大张1:25000的军用地图。

在这张地图上,有该战区全部国共双方的部队番号、兵种兵力等重要情报。吴石的学生李树正作为参谋长,还为吴仲禧讲解了国军的战略部署。

吴仲禧一边在心中暗自惊喜,一边尽可能多地把关键信息记在脑子里。几天后,吴仲禧借口回南京看病,先去上海向党组织口头汇报了这次收获。

这份《徐州剿总情报》,是我党在淮海战役期间最早、最全面的情报,把近乎整个“徐州剿总”搬到了毛主席的办公桌上。

抱憾终身

1949年,吴仲禧在香港九龙佐敦饭店,遇到了专程来找他辞别的吴石。原来,吴石被蒋介石任命为“国防部参谋次长”,必须动身前往台湾。

他此行有两个任务,其一是和地下党组织一同制定一条靠谱的联络渠道,其二是将国军在西北、云南、湖南等地方的军事情报交给华南分局的同志。

到了第二天,吴仲禧跟着吴石与华南分局的同志碰头。吴石上交完情报后,向华南分局的同志保证,在台湾获得情报后,会陆续交给吴仲禧,到时吴仲禧会按照联络渠道传递情报。

吴石一家

在吴石临行前,吴仲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担忧。他劝吴石留在香港,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可吴石却早已下定了决心:

“我觉悟得太晚,为人民做事太少,不如趁着未暴露去台湾多为人民做点工作。”

令人惋惜的是,一年后由于《光明报》事件,和赴台地下党领导人蔡孝乾叛变,我党的在台组织被国民党彻底瓦解。

3月1日,国民党以“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为由,抓捕了代号为“密使一号”的吴石。6月10日,在狱中面对威逼利诱拒不投降叛变的吴石,被蒋介石亲自下令带到台北马场町秘密杀害。

吴石牺牲前

得知这个噩耗的吴仲禧瘫坐在椅子上潸然泪下,心里万分懊悔。他自责自己当初没把吴石劝下来,导致吴石在台湾英勇牺牲。

这份自责和内疚,此后成了一直扎在吴仲禧内心深处的一根刺。

隐秘而伟大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内仍有不少国民党残留势力,组织并没有立刻恢复吴仲禧的身份,要他再等一等,先继续潜伏下去。

这一等,就等了6年。这六年间吴仲禧和长子并没有把身份告诉家人,即便因“前国民党军官”而遭受不明真相群众的误解,吴仲禧也丝毫没有怨言。

1955年,党组织经过再三考虑,公布了吴仲禧红色特工的身份,将属于他的荣誉与赞美,交到了他的手中。

这份荣誉不仅对他重要,对他的家人同样重要。此前他因为曾在国民党任职,一度被不明真相的人怀疑是特务,他的家人也被牵连。

此后,当初误解吴仲禧的人纷纷来跟他道歉,吴仲禧打趣道:“这是大家对我工作的认可,我反倒要说句谢谢。”

吴仲禧的这种低调谦逊人格魅力,也一直影响着8个孩子,他的8个孩子长大后虽然岗位各不相同,却都和他一样低调踏实。

长子吴群敢在建国后担任过周总理的财经秘书,长女则在香港中资银行工作。

老三和老四都是省直机关的工作人员;老五16岁就参加了抗美援朝;老六是一名造船厂的工人;老七则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先后在航天和公安部门工作;最小的老八是下乡的知青,后来专心修地方志。

建国后,吴仲禧先后担任广东省人民法院代院长、省司法厅厅长和党组书记和省政协副主席,后来还被选为广东省人大代表。

1983年6月15日,吴仲禧病逝于广州,享年88岁。在弥留之际,吴仲禧心中挂念的除了家人外,就是已经牺牲33年的吴石,为此他还写了一篇《回忆吴石烈士》。

1994年,吴石的遗骨终于被接回大陆,与亡妻一起合葬于香山公墓。吴仲禧的孩子们也来到父亲墓前,将这件天大好事告诉天国的父亲。

吴仲禧一生低调做人,在拮据的生活中坚守本心,潜伏敌营12年,为我党做出杰出贡献,加速了全国解放的进程,功在千秋!

参考资料

[1]《红广角》,2015-07-15,《“父亲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都能站在斗争的前列”——吴仲禧子女访谈记》

[2]《同舟共进》,1995-12-10,《一代风流启后昆——纪念吴仲禧同志百年诞辰》

[3]《广州日报》,2011-06-15,《将军潜伏十二载淮海战役立奇功》

上一篇:如果没有清朝的开疆拓土现在的中国还有这么大的疆域吗?
下一篇:《残唐演义》:来历非凡的晚唐五老,四枪一刀,各有绝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