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陈昌浩去了苏联,留在中国的两任妻子后来怎么样了?

说到红四方面军的创立,还有鄂豫皖苏区和川陕苏区的发展,以及红军的长征,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陈昌浩,红军时期当过红四方面军总政委、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建国后一大批开国功臣都曾是他的部下,但是这样一位红极一时的红军高层领导者,却在建国后默默无闻,而令他人生发展重大转折的就是领导西路军。

1936年10月,三大主力会师后,为了打通与苏联的陆上交通线,组建西路军,当时由陈昌浩担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兼西路军政委,领导西路军渡河西征,而孤立无援的西路军不知前方要经历如何的灾难。

11月中旬的古浪战斗,西路军遭受重大损伤,而经过一个多月,红五军又在高台一战全军覆没,至此西路军主力损失殆尽,虽此时仍有近万人,但伤员就占到三分之一,以及数量庞大的后勤人员,经过几次血战突围,仅有3000余人进入石窝山,在这里西路军召开最后一次会议,最终决定兵分三路,分散行动。

撤退途中,陈昌浩因患病在郎中但复三家养病,只有徐向前先带队返回延安,陈昌浩病好后,先回了趟武汉,抗战爆发后,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的帮助下返回延安,1938年,陈昌浩因胃溃疡复发加重申请去了苏联,走时只带走长子陈祖泽,那么他留在中国的两任妻子后来怎么样了?

发妻刘秀贞

陈昌浩早在武昌大学读书时,由家里包办,与刘秀贞结为夫妻,婚后不久生下一子陈祖泽,当时陈昌浩已开始了革命生涯,发妻刘秀贞在家里服侍双亲、照料孩子、操持家务,过得很辛苦。

1927年,陈昌浩被组织上派往苏联学习,当时刘秀贞已怀孕数月,当时他给妻子腹中的孩子取名“洋生”,寓意父亲留洋之际所生,陈昌浩走后数月,又生下一个儿子,他就是新中国汽车工业创始人之一的陈祖涛。

陈祖涛晚年回忆道:“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父亲,母亲是一个小脚女人,还要带着我和哥哥生活,非常辛苦,我常常问母亲,父亲去了哪里?她只是垂泪不答。后来我才知道,父亲陈昌浩参加了革命,是红军中的一个高级指挥员……”

1937年5月,西路军失败后,陈昌浩去了趟武汉,就是为了回家探亲,见一见发妻和两个孩子,当年9月陈昌浩带着长子陈祖泽返回延安。

陈昌浩走后,想念丈夫的刘秀贞在弟弟刘昭俊的帮助下,找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在组织帮助下,刘秀贞带着儿子陈祖涛来到延安,此时她才知道陈昌浩早已与张琴秋结了婚。

左一为张琴秋

此时陈昌浩已经去了苏联,张琴秋热情地接待了她们母子两人,为了刘秀贞以后有个好的发展,张琴秋安排她进入延安女大学习,毕业后就留在延安参加抗日工作,慢慢刘秀贞与张琴秋结下深厚的友谊,后来她对张琴秋说:“我没有文化,也没有做工作的本领,不能帮助他,你却可以,所以我选择退出。”

第二任妻子张琴秋

陈昌浩与张琴秋相识很早,那是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期间,陈昌浩与张琴秋是同学,不过当时张琴秋与沈泽民是恋人,回国后两人结了婚,并结伴来到鄂豫皖苏区,当时沈泽民是鄂豫皖分局常委兼鄂豫皖省委书记。

后来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时,沈泽民留守苏区,时任红73师政治部主任的张琴秋要跟着大部队走,夫妻两人就此分别,但张琴秋没想到这次竟是永别,1933年11月沈泽民因病去世,年仅33岁。

1936年7月,在众人的撮合下,张琴秋嫁给了陈昌浩,10月西路军出征时,张琴秋已怀有身孕,后来在西路军总医院诞下一子,但因为惨烈的战争环境,孩子最终夭折,张琴秋也因患上严重的妇科病,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撤退途中,张琴秋被俘,身份暴露后,被押送南京关押入狱,直到抗战爆发后才被解救回到延安,当年10月,与从武汉回来的丈夫团聚。

1938年工作繁忙离不开的张琴秋,目送丈夫去了苏联,却妥善安置了前来寻亲的刘秀贞,后来得知陈昌浩在苏联有了妻子,她就找组织办理了离婚手续。

1943年张琴秋与苏井观结为夫妻,建国后苏井观是卫生部副部长,而张琴秋是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夫妻同为副部级,这在建国初也仅此一家。

1964年5月26日,苏井观病逝,四年后的4月22日,张琴秋也追随丈夫而去,享年64岁。

上一篇:三国最神勇猛将:任何一流名将打不败他,他能打败曹操却输给刘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自私的姊姊

    最近疫情升温,许多县市案例增加,而我姊好像都一副她又不会中的态度,她目前只打两剂,而我则是不管案例有多少随时做好防疫工作,早上起床听妈妈在跟爸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