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统著名事件:特工回忆,最后被捕的国民党少将,是怎么暴露的?

1957年5月,四川一个名为濯水的小镇上,一个供销社的会计正在清点物资。写着写着,这个会计突然发现,钢笔的笔帽不见了。他若有所思地说:“哎呦,不翼而飞啊。”

这个成语一出口,一旁的同事笑道:“你一个文盲,还知道不翼而飞,挺会咬文嚼字嘛。”会计闻言面色一变,随后很快平复了表情,看似随意地答道:“你也初小文化,只听过戏,不也会咬文嚼字。”

说话的这会计叫刘正刚,他和同事搪塞几句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供销社。同事表面不露声色,等刘正刚走后,转身去了公安机关。

两天后,刘正刚刚准备上班,还没走出家门口,就被几名真枪实弹的公安拦了下来,一排手枪对准他:“郑蕴侠,你被逮捕了!”

郑蕴侠

新中国成立后,大陆还有许多潜藏的军统特务,他们隐蔽起来,伺机而动,妄图破坏新政府的统治。军统里最厉害的人物,是“八大金刚”,他们不仅是蒋介石的心腹爱将,更是残害共产党人的刽子手。

“八大金刚”分别是戴笠、毛人凤、郑介民、唐纵、贺衷寒、沈醉、康泽、徐远举。戴笠是军统的头号人物,在1946年因飞机失事而死。

毛人凤接替了戴笠的职权,在解放战争后前往台湾,1956年病逝。

郑介民是军统二号人物,后前往台湾,1959年和蒋介石在日月潭吃西瓜,回家后不明原因暴死。

唐纵是戴笠的秘书,前往台湾后备受重用,1981年病逝。

贺衷寒曾和蒋先云、陈赓并称黄埔三杰,但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1949年前往台湾,1972年去世。

沈醉是军统中资历最老、年纪最小的。1949年和卢汉一起参与云南起义,之后在功德林接受改造。特赦后,担任文史专员,政协委员。

康泽是国民党别动队的领袖,1948年襄樊战役中被俘,蒋介石还说他觉得康泽会自杀,但康泽改造13年后出狱,并任政协文史专员。

徐远举是《红岩》中罪大恶极徐鹏飞的原形,主导杀害了渣滓洞、白公馆等地的共产党员,包括江姐、杨虎城等人。1948年被俘,进入功德林改造,后因为脑溢血去世。

除了这八大金刚,还有不少小喽啰,也为中统效力。在解放战争打响后,他们中有的人负隅顽抗,有的人弃暗投明。本文要讲的,就是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被捕的中统少将,他就是郑蕴侠。

郑蕴侠从小学习刻苦,毕业于上海法学院,研修法律,后来弃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

众所周知,蒋介石对黄埔出身的士兵格外重视。1928年,国民党设立“党务调查科”,就是中统的前身,交由陈立夫负责。在人员选拔中,郑蕴侠被陈立夫选中,成了中统的骨干。

一开始,郑蕴侠只负责法律工作,没有残害过同胞。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还积极抗战,参与了台儿庄战役,率领队伍与日军5次争夺阵地,一直坚持到援军到来。

因为表现突出,郑蕴侠在此战后被蒋介石表彰,授予了少将军衔。虽然郑蕴侠抗日有功,但到了解放战争时期,郑蕴侠就调转枪口,开始残害同胞。

在较场口惨案中,郑蕴侠更是全程参与。2月6日,郑蕴侠接到任务,要去重庆校场口破坏中共组织的会议。到了会议当天,郑蕴侠带着一干特务来到现场,先是找茬,说会场没有悬挂孙中山总理的遗像,也没有挂国民党青天白日的旗帜。

在李功朴发言时,郑蕴侠挥舞了三下帽子,这是约定好的行动信号。特务们一拥而上,对李功朴一阵殴打,导致他全身出血,受伤严重。

特务们还趁乱开枪,殴打革命人士,导致现场多人伤亡,场面混乱不堪。毛主席得知校场口惨案后,十分愤怒,当场说道:“这笔账一定要算!”

前后五次暴力事件,郑蕴侠都是马前卒。解放战争打响后,周总理更是特意叮嘱:“郑蕴侠此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1949年11月,重庆已经被解放军占领,此时的郑蕴侠还在办公室疯狂焚烧机密文件。当他收拾行李准备坐飞机时,得知重庆的机场早已被炸毁,只能去成都,那里还有最后一班飞往台湾的飞机。

但他的汽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他的司机还借口逃跑了。原来司机也早已被共产党策反,无奈之下郑蕴侠只得前去投奔亲戚王元虎。之前王元虎是国民党某纵队司令员,但如今已经是共产党的天下,这王元虎到底可不可靠,郑蕴侠心里也没底。

他先找到王元虎的母亲问了问,得知王元虎已经在准备起义,要投靠共产党了。

郑蕴侠大惊失色,这样看来自己肯定不能继续带下去了,王元虎也知道自己来过这里,那只能离开重庆。

1950年3月,西南公安师组建,稽查包括郑蕴侠为首的国民党将领。公安人员判断,郑蕴侠会南下贵州,取道云南前往金三角地区。

而郑蕴侠果然是如此行进的。他盘算一番,台湾太远,也没有飞机,只能去金三角,那里有不少国民党残余部队。当郑蕴侠来到赤水河附近时,发现岸边岗哨林立,四处都是解放军排查。

他将扁担放在路中央,自己偷偷躲在一边观察。不一会,后边来了个小混混,抬起扁担就走,却被解放军拦下排查了许久。郑蕴侠见状得知自己躲不过,决定返回重庆。

3月18日,郑蕴侠返回泸州老城,却发现已经全城戒严,进城等于自投罗网。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渔鼓声。郑蕴侠仔细一听,发现并没有鼓掌声,说明此人在独自弹琴。他顺着声音前去,发现是个小店,里面一个伙计正在自弹自唱。

郑蕴侠心下一动,认为这个地方不寻常,决定进店试试运气,是不是自家同行。

他进门便说:“道琴打得真不错。”伙计放下琴笑道:“先生见笑了,我也是刚学的。”说罢便要给郑蕴侠倒水,被他拦住接过水壶,用袍哥那套暗号一试探,伙计对答如流。

是自己人!郑蕴侠放下心来,跟着伙计来到一间房间,和一位自称药材商的“王老板”同住。一天半夜,郑蕴侠发现王老板正在用肥皂刻假章。他冷笑道:“大哥这个生意人,还挺有本事的。”

王老板不为所动,说:“我早看出来了,你也是个老虎嘛。”原来,这个王老板也是军统的人,战乱中和队伍分散。王老板给郑蕴侠刻了个“何新平”的假身份证,混过了检查。

随后,郑蕴侠来到涪陵榨菜厂做工人。身为老牌特工,郑蕴侠深知“灯下黑”的故事,偏偏就不躲在深山老林,而是跑到解放军的眼皮底下,还真混了一年多。

有一天,厂里召开诉控会,诉控国民党特务所欠下的血债。听着工友们齐声高喊“严惩国民党敌特分子”的口号,联想起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郑蕴侠不由得胆战心惊。

“何新平,你来说说。”突然被点名,郑蕴侠心乱如麻,下意识地站起来,立正喊道:“有!”话一出口,郑蕴侠立马心下一惊,这可是军队里答到的规矩,自己怎么喊出来了!

混过了控诉会,郑蕴侠决定马上跑路,等他跑离涪陵时,才知道领导已经对自己怀疑,要彻查自己。他一路东躲西藏来到濯水镇,化名“刘正刚”,装成走街串巷卖货的货郎,暂时安稳下来。

为了更好地掩护,他还和叫做邵春兰的女子结婚,生活也算美满。1955年,国家公私合营,不允许小商贩卖货,于是郑蕴侠就被安排去做了会计。

郑蕴侠作为黄埔毕业的高材生,现如今却为了活命不得不装成半文盲,如何不引人怀疑,这个度十分难把握。有人发现他字写得很漂亮,根本不像是文盲写的。

一来二去,就有领导注意到了他,觉得这个人有点不对劲。虽然他自称没读过书,只是个小货郎,但他为人文质彬彬,说话也掉书袋,时不时地说几个典故,说几个成语。

当地决定找军方请求帮助。很快,他的身份就被查清了,他就是被通缉的中统少将郑蕴侠!当他被逮捕时,郑蕴侠反而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他把自己的罪行都明明白白交待出来,等待法律的审判。

1958年,郑蕴侠一审被判处死刑,但二审又改判15年。郑蕴侠又惊又喜,决定要好好改造,报效祖国。

1961年,郑蕴侠被调到煤矿改造,由于表现优异,在1975年被赦免,还担任政协委员,他经常给远在台湾的老部下写信,促进两岸交流。

2009年7月10日,郑蕴侠逝世,享年102岁。

上一篇:明末名将袁崇焕:死得虽然冤,但却也是咎由自取,不懂为臣之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