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蒋介石去世,陈立夫赶来吊唁,蒋经国下跪哭着说:你是我亲哥

败退台湾后的蒋介石,先是用不合法的程序夺回“总统”宝座,之后开始对台湾岛内部进行大清洗。台湾终究是个岛,如此之多的国民党军政要员来到此处,典型的“水浅王八多”,资源严重不足。

“大清洗”一事,在国民党还未退到台湾的时候,蒋介石便已初步开展,第一刀就砍在心腹陈立夫身上。陈立夫被迫离开台湾,前往美国“避难”。陈立夫开始在美国过起清苦的生活,开了个小型养鸡场,靠卖鸡卖鸡蛋挣钱谋生。

19年后,陈立夫接受蒋介石的邀请,回到台湾定居。待到蒋介石死后,陈立夫赶来奔丧吊唁,蒋经国竟在父亲蒋介石的灵柩前跪下,哭着对陈立夫说:“我已失去父亲矣,你是我唯一的哥哥,以后务请多多担待。”

陈立夫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立即反应过来,扶起蒋经国,表示答应。谁曾想,蒋经国先陈立夫一步去世。陈立夫,与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俩的关系匪浅,既有利益纠葛的现实关系,又有相爱相杀的感情关系,充满着复杂和多变,非常符合政治人物的形象。

陈立夫是国民党大佬陈果夫的弟弟,是同盟会元老陈其业的儿子,还是著名革命者陈其美的侄子。出生于革命家族的陈立夫,其实早年根本没想过革命一事,没有参加任何政党,一心学习科学知识。

国家弱小,陈立夫并不是无动于衷,在美国留学获得硕士学位的他,深知工业对于一个国家的重大意义,理想就是科学与实业一同救国。当看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思想和《建国大纲》,完全符合自己的理想时,陈立夫选择加入国民党。

但是,加入国民党未必是要参政或参军,陈立夫在麦文矿业公司上过几个月的班,不出意外的话他会继续走工程师,实业救国的道路。1924年,国民党在广州重组,陈果夫催促陈立夫赶紧回国,为革命奉献一份力量。

1925年12月,回国后的陈立夫,仍想从事矿产冶炼工作,不辜负自己所学的知识。中兴煤矿下来聘书,请他担任工程师。陈立夫十分高兴,得偿所愿,自己的理想终于能够实现了。陈果夫认为弟弟陈立夫当工程师,实在浪费人才,但自己劝说不动,便请蒋介石出面。

蒋介石给陈立夫打去电话,说明来意,希望他能够到广州任职,从事革命工作。陈立夫婉言拒绝,蒋介石不死心,再次急电:“要开矿,就开采革命之矿。现在中国正需要你革命!”

陈立夫大为感动,便放弃矿业工作,去了广州。陈立夫与蒋介石约法三章,规定自己被人辱骂、被人发脾气、或发现实业救国好过政治革命,都会选择离开。蒋介石满口答应下来,立即安排陈立夫为黄埔军校校长的机要秘书(校长是蒋介石)。从此,陈立夫踏上了追随蒋介石的不归路。

陈立夫的才能和忠诚,深受蒋介石的喜爱,因此不断将他提拔到高位要职。1928年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成立(即中统),陈立夫是首任科长。国民党在大陆灭亡之前,陈立夫一直把持着这一特务机关的权力,为蒋介石的法西斯独裁统治扫清所有障碍。

陈立夫与哥哥陈果夫强强联合,逐渐成为国民党内部仅次于蒋氏家族的第二大权力家族,有着“蒋家王朝陈家党”的说话。“陈家党”的坐大,离不开蒋介石的纵容和帮助。待到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一败再败,国民党的首脑蒋介石,成为众矢之的,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扑面而来。

为了让自己脱身,蒋介石找来“陈家党”作替罪羔羊,尤其是特务头子陈立夫,被特别关照。当然,也有一部分陈立夫本人过于嚣张,开始阳奉阴违,做出使绊子不让蒋经国担任国立政治大学担任教育长等事情的原因。

据说在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第三次下野当日,老蒋曾用手指着陈立夫,破口大骂:“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不是共产党打败我的,打败我的是自家的国民党,就是你们这帮人,坏了我的事!你们操纵党务,搞得党内派系越来越多,没办法团结一致;特务政治,闹得人心惶惶!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陈立夫听到这话,脸都气得通红,但是他没有争论,而是选择一言不发,冷冷看了蒋介石一眼,转身就走。

自败退台湾以后,国民党内部对于追究战败责任在何处、在何人的呼声此起彼伏,蒋介石处于两难境地,若不想认罪、颜面尽失,那就得丢出个分量够足的心腹,作战败替罪羊。这个“分量足够”,不仅仅是单纯为了服众,还有巩固蒋介石自身地位和为蒋经国铺路的缘由。

来到台湾的陈立夫,整个人彻底丧失了那股子精气神,对权势和地位不再眷恋。他已看出一场政治大风暴即将在台湾岛内掀起,于是生出彻底远离政治的想法。某种程度上说,陈立夫是非常识时务和顾大局的。

没等蒋介石安排,陈立夫就向其提出,除去自己两兄弟的党务和政务工作,转由蒋经国接管。此事正和老蒋心意,于是在1950年7月,陈立夫、陈果夫两兄弟,双双出局国民党的决策中心。

陈立夫知道,单纯的交出权力是远远不够的,自己就是一面旗帜,轻而易举就能将一股强大的军事政治力量再次汇聚在身边,因此蒋介石不会善罢甘休的。此时的陈立夫,原以为自己隐居起来,不见任何军政人物便会没事,事实证明他错了。

蒋介石有意让陈立夫去台湾,陈果夫也是这个意思,不走恐怕有杀身之祸。再一次的背井离乡,深深刺痛了陈立夫的心。陈立夫收拾好行李,准备带着家人出发美国久住,不知何时才能再次回到中国土地。陈立夫临行前,蒋介石派人送来5万美元,作为陈立夫一家赴美的路费。

陈立夫的离去,其老部下是舍不得的,但这也没办法;宋美龄也不希望这样,可蒋介石已经下决定,对陈立夫不再信任。

1950年8月4日,陈立夫带着妻子和一儿一女,来到美国。陈立夫手上没什么钱,同时也是挣点生活费,便在新泽西州办了个养鸡场,做起了卖鸡卖鸡蛋的生意。陈立夫在美国日子清苦不富有,却让他的心灵得到平静的田园生活的洗涤。

1951年8月25日,哥哥陈果夫去世,陈立夫想回台奔丧,蒋介石没有同意,“考虑”到他往来台湾过于麻烦,便让他在美国家中吊唁即可。父亲陈其业病重,命不久矣,陈立夫再次申请回台,还是被拒绝。直到1961年,91岁高龄的陈其业真的快不行了,陈立夫给蒋介石写的信声泪俱下,这才成功求得台湾当局,允许他回台湾奔丧。

陈其业的丧事刚结束,陈立夫就立即离开台湾,任何人都没见,任何人都没通知,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这样的流放生活,直到1965年3月,一个人的去世,才迎来转机。陈诚去世,蒋经国开始全面接管台湾岛的军政大权,再无掣肘。

这年10月,蒋介石命人给美国的陈立夫,送去一封亲笔信,大致内容是请他在明年回台湾参加自己的80大寿,如果可以,在台湾定居下来最好。蒋介石的邀请,正中陈立夫下怀,65岁高龄的他早就想落叶归根、回归故土了,虽说台湾不是他真正的故乡,但也是中国的土地。

1966年,陈立夫回台参加寿宴,与蒋介石相谈甚欢。由于陈立夫消失在台湾多年,再无当初的影响力,另外陈立夫的地位已是非常牢固,所以蒋介石对他推心置腹,说了很多东西,有什么讲什么,根本不顾及。

陈立夫担心情况有变,所以没有立即从美国正式搬家,回台湾定居。1969年,陈立夫确定蒋介石不是在试探自己,情况不会有变,便正式搬家,定居台湾,结束长达19年的被迫流放的生涯。陈立夫在台湾“总统府”,挂了个有名无实的“资政”名头,领着工资,没有半点权力,日子相对在美国而言,还是好上了不少的。

1975年4月5日深夜,蒋介石因心脏病发作,病逝在台北士林寓所。消息传出,陈立夫在第二天凌晨,匆匆赶到荣总医院,扶着灵柩,见蒋介石最后一面。蒋经国见到陈立夫到了,做出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了的举动,跪在地上,哭着对陈立夫说:“我失去了父亲,你将是我唯一的哥哥,请你以后务必要多多帮助我。”

陈立夫见状,马上扶起蒋经国,安慰他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担心。你要保重,还有很多大事等着你处理把关的。”

蒋介石在晚年,特意将陈立夫从美国请回台湾定居,重温过去友好关系,等的就是这一刻,等自己死后,老谋深算、经验丰富、资历深厚的陈立夫,可以很好地帮助中人之资的蒋经国,挑起台湾大梁,防止蒋经国听信那些出馊主意的酒囊饭袋,导致台湾失去独立地位,及与大陆方面失去某方面的默契。

早在大陆的时候,陈立夫就与蒋经国的私交关系匪浅,当初蒋经国落难苏联无法回国时,陈立夫亲自计划,助他秘密回国。

陈立夫相当于古代君王,在临终前给将要即位的太子,指定的托孤重臣。不过陈立夫这位托孤重臣,手上实权没多少,需要借用蒋经国的权力才能成事。蒋经国贵为台湾的“总统”,但对陈立夫丝毫不敢小看。蒋有罕见的美食,必分陈;蒋要任命重要军政官员,必问陈;蒋要实行什么政策,必询陈。

陈立夫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是这样评价两人的关系:“亲信胜于骨肉。”蒋经国对亲生儿子的信任,都比不上对陈立夫这个“哥哥”。

陈立夫反了近26年的共,任谁也没想到,到了晚年他又成了国民党内部的联共先锋。这不仅是陈立夫的意思,还是已逝的蒋介石和现任台湾最高掌权者蒋经国的意思。

1969年,回到台湾的陈立夫就远离“政治”和“官场”,全身心扑在祖国的统一大业上。1973年,陈立夫经过化名,在香港《中华月刊》发文,关于祖国统一的看法,试图引起大陆方面的注意,再进入深入会谈。

“中国统一的真正实现,使世界知道中国人是不可欺的。”

陈立夫说得好听,也的的确确在为祖国统一作努力,但是关于如何实现中国统一一事,他还大言不惭说道:“余固确认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其必然性,尤表之与影,若呼之与响,无可置疑,唯视国人努力何如耳。”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陈立夫倒是敢想,过去蒋介石活着还留在大陆的时候,不肯谈判,非要用武力解决中国统一的问题;现如今蒋介石已死,国民党败退台湾,怎么在异想天开,做这种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孙中山当初刚总结出的三民主义,那还是不错的,但在蒋介石长达20多年的反动糟蹋下,早就不是过去那个模样。况且,陈立夫没来大陆看看,怎么觉得中国统一非三民主义不可呢?若是有机会踏上新中国,陈立夫的观点应该会改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立夫的统一心情愈发迫切,1988年蒋经国去世的这一年,他退而求其次,不再坚持什么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在国民党第13届中央评议委员会上,提出要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与大陆方面建立共信、互信”的建议。

可此时为时已晚,蒋经国去世,李登辉上台,公然实行分裂之举,不留余力地打压立志统一的爱国人士,如此时局背景,陈立夫的新统一想法,怎能实现。最终,李登辉完全不采纳陈立夫的建议,而且还禁止他这样的言论,将其“总统府资政”的头衔也给剥夺了。

陈立夫大蒋经国10岁,谁能想到蒋经国先走一步了,若是他再撑个几年,台湾很可能早已成功回归大陆。可惜,蒋经国短命,陈立夫醒悟太晚。

蒋经国和陈立夫,其实都患有一种疾病,那就是糖尿病,可蒋活到78岁,陈却能活到103岁,这到底是为何?这事说到底,就是二人对待疾病的态度问题。

1960年,蒋经国体检,被查出轻微糖尿病,医生建议他注意饮食,多锻炼,劳逸结合。蒋经国回怼医生一句:“看病治病是你医生的义务,怎么吃、怎么做是我的权利。”蒋经国我行我素,继续毫无忌讳地吃着含糖量高的食物。

而陈立夫呢,患有糖尿病,又做过胆结石和膀胱结石的手术,却能活到103岁高龄,这离不开他良好的饮食习惯和锻炼习惯,数十年如一日地散步、按摩。

1992年,陈立夫接见大陆首批来台记者,说:“若国家统一需要去大陆,我会去。我最大的心愿是国家强盛,人民安乐。”

中国统一的想法,不只是陈立夫一个人的,还是千千万万从大陆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人的想法。一代事一代结,可是直到陈立夫在2001年2月8日病逝,台湾也没有回归大陆,他祖国统一的心愿始终未能完成。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陈立夫还在对床边人说:“若是祖国统一了,那该多好哇。”

虽说陈立夫追随蒋介石干过许许多多反革命的事情,但是在了晚年幡然醒悟,致力于祖国统一大业,算是勉强弥补了他过去犯下的一些错误。

上一篇:美韩炮兵争着逃跑,互不让路,志愿军追到:火炮通通留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