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宦官干政,朱元璋用了什么办法?百年后为何冯保能突破禁区?

朱元璋在开国不久,便特意对内廷制订一条“铁律”,即宫中宦官绝对不允许干政,为了从根本上杜绝他们染指政治,特意规定宦官不得读书认字,让他们成为文盲,这样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一历代宦官乱政的弊端。然而这条禁令却被其子孙迅速违背,当时还是燕王的朱棣为了刺探朝廷消息,收买建文帝身边的宦官,从而为最终成功发动“靖难之役”发挥重要作用。

朱元璋的《皇明祖训》

朱棣登极之后就特别重用宦官,在出使、专征、监军重要岗位均有太监把持,同时设立由宦官一手掌握的特务机构,一时之间大明的权力部门多掌握在太监手中。到了朱棣孙子明宣宗时期,还特意在宫中成立内书堂,挑选十岁以下的小太监,由大学士、翰林教授他们读书,从此成为定制,虽然宦官可以接受教育,但是有明一代,真正有文化的太监非万历时期的冯保莫属。

(一)

太监不可怕,就怕太监有文化

冯保,河北人,其文化修养,在明代太监中属于凤毛麟角,出类拔萃的一个。“笃好琴书,雅歌投壶,有儒者风。”又说,万历小时候身边的太监孙海、客用这些人,每天多以狗马拳棍引导皇帝习武,冯保则反其道而行之,引导皇上习文,他所主持的司礼监,为皇帝刊刻《启蒙集》、《四书》、《书经》等等,“至今见之者每为咨嗟叹惜焉。”《刘若愚酌中志》

冯保书法

万历十年(1582),冯保给万历皇帝写了一份请辞的奏疏,并“深情”回顾了自己入宫往事:“臣嘉靖十五年蒙选入内中馆读书,十七年钦拔司礼监六科廊写字,三十二年转入房掌印。”接着冯保又回忆说:“隆庆六年五月内,皇上(隆庆)重病 ,特召内阁辅臣共同顾命,并遗嘱两本 臣宣读毕。第二天,先帝勉强起来,我等跪在床前,两宫传懿旨:‘孟冲不识字,事体料理不开,冯保掌司礼监印。’蒙先帝首允,臣伏地泣辞,又蒙两宫同万岁(万历)俱云:‘大事要紧,你不可辞劳,知你好才用你。’迄今玉音宛然在耳,岂敢一日有忘。”《王世贞 弇州史料前集》从其自述来看,冯保从十四岁左右,在大内读书接受了系统培养,在嘉靖时期开始成了文职太监,靠着善于揣摩皇帝心意,逐渐得到长期宠信,到了隆庆临终时,任命他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成为权力最大的太监。

冯保影视形象

然而冯保的上升空间也并非一帆风顺,虽然隆庆很喜欢他,但是内阁首辅高拱却对他相当反感,担心冯保一旦水涨船高,必然对其造成威胁。于是推荐一个叫陈洪的太监出任掌印太监,按照当时惯例,御用监太监是不能掌握司礼监的,高拱的推荐显然不符合常例,但就是要钳制冯保的快速蹿升,由此结下二人日后的斗争。这个陈洪因为没什么文化,不久便被罢免,高拱依旧不推荐冯保继任,而是推荐尚膳太监孟冲当上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直到隆庆病重,亲自决定由冯保出任司礼监太监,以至于高拱认为这是冯保趁着隆庆帝重病自己趁机造假。《高拱 病榻遗言》

高拱影视形象

高拱继续发动御史弹劾冯保,认为隆庆帝的重病与冯保长期给皇帝进献房中术与春药才使之重病。吏科都给事弹劾冯保“僭横”:“方今司礼太监冯保,僭窃横肆,坏乱朝纲,若大明法大斥其罪,则祸本未除,其何以号令天下,而保安社稷哉!”。同时他忿然指责冯保不过是一个侍从,竟敢在新皇帝即位之时,立于御座之旁,文武百官是拜皇上,还是拜冯保?欺陛下幼冲,无礼至此!要求皇上务必将冯保交付三法司,追究其僭横情罪,依法惩处。《明史》

除此之外,在高拱的推动下,各地的御史纷纷弹劾冯保,为了防止冯保利用司礼监的权力,扣押奏疏,高拱事先要官员把奏疏的副本送到内阁,仿佛在高拱的推动下,冯保即将应声而倒。

(二 )

冯保螳螂捕蝉高拱,万历却是黄雀在后

令高拱和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冯保在关键时刻获得了张居正的全力支持,并告诉冯保说:“不要怕,正好将计应付。”张居正为人“深中多谋”之人,并且因为位置一直在高拱之后,所以“耻居拱下,阴与(冯)保结为生死交,方思所以倾拱”。《定陵注略》

张居正画像

冯保最大的优势是隆庆帝在临终之际,皇后、皇贵妃和即将即位的小皇帝万历,均支持冯保出任司礼监掌印太监,因此只要将他们激怒,冯保迅速即可扭转不利局面。由于高拱平素说话口不择言,在小皇帝即位后,他曾在公开场合感叹:“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张居正和冯保抓住这句话开始大做文章“安有十岁天子能裁决政事者乎?”于是进一步渲染舆论激怒皇后和小皇帝说:“高阁老言十岁孩子安能决事!”。平心而论,高拱的话说的完全是事实,小皇帝虽然即位,但权力均在首辅这里,所有政务均出自内阁和司礼监,但是高拱的话被放大,尤其在权力交接的极其敏感阶段,这种言辞让两宫和小皇帝听到后自然感到恐惧忿恨:“上怒,入奏两圣母,皆相持而哭。”《赐闲堂集》

冯保和皇后影视形象

在六月的一天,宫中传话:“有旨,召内阁、五府、六部众皆至!”高拱以为弹劾冯保的事即将成功,然而当听完懿旨后,高拱彻底傻眼:“今有大学士高拱专权擅政,把朝廷威福都强夺自专,通不许皇帝主管。不知他要何为?我母子三人惊惧不宁。高拱便着回籍闲住,不许停留……”《高文襄公集》

高拱面对突然大反转顿觉五雷轰顶,据在场的王世贞描述,当时高拱“面色如死灰,汗陡下如雨,伏地不能起”,一旁的张居正“掖之起”,“使两吏扶携出”《嘉靖以来首辅传》第二天高拱仓促坐一辆骡车离开京城,真是狼狈仓皇了得。此后大明的权力开始掌握在张居正和冯保手里,然而谁也没想到二人又被日后长大的万历所清算。

万历小皇帝除了对老师张居正毕恭毕敬外,在成长的路上甚至差点因为冯保而被废黜。由于皇太后对冯保十分信任,要他“万分留心,引君当道,勿得顺从,致伤圣德。”《明神宗实录》此后冯保担任其严加管束小皇帝的任务,对这个“大伴”感到十分畏惧。“上初登极,或时与宫中小内使戏,见冯保入,即正襟危坐曰:大伴来矣。

“小皇帝”朱翊钧影视形象

从相关资料来看,冯保对万历小皇帝的大体方向管理并无大错,原因是在小皇帝身边有着十分亲近的执事太监孙海和客用,经常引导小皇帝在宫中骑马奔驰,弯弓击剑,甚至是酗酒。冯保对此非常反感,他推崇知书达理和喜文弄墨,对小皇帝“凡事导引以文,颇以豢养之绩为功”。《酌中志》万历八年(1580)的一天,太监孙海和客用让小皇帝朱翊钧豪饮,最后将他惯得酩酊大醉,同时用言语刺激万历皇帝,发泄对冯保的种种不满。朱翊钧借着酒劲将冯保身边的亲信太监和养子打成重伤,然后骑马到冯保住处,大声训斥冯保。冯保非常震惊恐惧,用大石头将门口堵住,第二天天亮才敢出来,马上去皇太后那里报告。皇太后听了异常震怒,换上了青布袍,怒气冲冲要召集大臣,废除皇帝,另立其弟潞王为帝。万历虽小,却非常清楚事件的严重性,最后跪在皇太后面前哭泣多时,才避免被废风波,由此在其心底埋下了仇恨冯保的种子。

万历皇帝画像

在万历全面亲政后,张居正死后不久遭到清算,旋即将下发旨意:“冯保欺君蠹国,罪恶深重,本当显戮,念系皇考付托,姑从宽处,发南京闲住。”万历虽然未痛下杀手,却对他的巨额财富非常关注“冯保私宅所藏,可当朝廷一年贡赋之人”,几天后,万历下旨没收冯保家产,可谓明朝版的“冯保跌掉,万历吃饱”。

这个明朝最有文化的太监,曾一手斗倒高拱,如同螳螂捕蝉的精彩,但做梦没想到被自己监管的孩子彻底清算,看来万历才是冯保身后的黄雀。

上一篇:三国演义中,马超与许褚单挑230回合不分胜负?唯有曹操看出来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