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吴富善,纵马闯进日军阵地,日军士兵却齐刷刷给他敬礼

他是一方面军将领,跟林彪、罗荣桓一起打过仗,他当兵73年,曾经身中8颗子弹,他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他爱兵如子,从首长那里偷人参给士兵补身子,他英雄虎胆,纵马闯进日军阵地,他,就是开国中将吴富善。

淡泊名利

吴富善这个名字,相信很多人没有听说过,远远没有王近山、张震、梁兴初、王必成等人的名气大。

能被评为中将的,个个都是能征善战之辈,吴富善名气不是很大,是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但他的人生经历跟别的将军一样,是一员天不怕、地不怕,横刀立马的传奇英雄。

首先,他是资格最老的中将。

吴富善出生于中国五大将军县之一的江西吉安县,1930年参加红军,戎马生涯73年。跟很多红小鬼一样,他是大器早成。

吴富善16岁就当了自卫队队长,19岁入党参军,25岁时就成为红一军团第一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

几次反围剿他一次也没有拉下,红军长征、援西他都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就更不用说,可谓是身经百战。

1955年吴富善被授予中将军衔同时,还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这个殊荣很少有人能得到。

他的职务也从副师 一直到正师 、副军、正军、副兵团、正兵团、副大军区司令。虽然后期升职很慢,10年才升一级,但是他淡泊名利、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叫人肃然起敬。

但是党中央没有忘记他的功劳,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他非常欣赏。

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后,毛主席在北京香山接见我军高级将领,一见吴富善敬礼,立刻亲切地说:"你是吴富善,知道,知道。"

多年后,毛主席去武汉视察,见到将军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高兴地握住他的手说:"吴富善,原44军政委。"

1945年9月,吴富善接到调令到东北去,邓小平依依不舍地说:"我本来是不同意放你走的,我这里也缺干部呀!但中央已经决定了,我们也只能服从决定。我已安排了,最近一两天请几位老同志,老战友来,咱们一起吃顿饭,也算是大家为你离开129师送行吧!"

七十年代后期,邓小平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后,每次开会,只要吴富善出席,邓小平都要给他微笑示意。

"叫驴"将军

吴富善是一员猛将,对敌人凶,对战友直,不会搞阴谋,有什么事当面锣对面鼓,不会在背后说人。他跟很多将军一样,除了直还有倔。

1949年4月,遵照毛主席的命令,第四野战军主力部队百万大军,从平津地区出发南下。

部队出发之前,有一天在北京饭店,吴富善将军和四野参谋长刘亚楼在调骡马给炮兵拉炮一事上产生分歧,两人都拍了桌子,动了肝火,闹得动静很大。

争吵声惊动了罗荣桓,罗帅问清楚了他们争吵的原因,把他们都狠狠批评了一顿。

事后罗荣桓对吴富善将军说:"你们两个谁不摸谁的底?都是一个槽里拴着的叫驴!他脾气坏,你的脾气也够可以的,应该互相原谅,搞好团结嘛!"

吴富善听了没有争辩一句,立即服从了组织安排。了解吴富善的战友都说,吴富善虽然倔,但是讲道理。

"外科医生"

1930年8月,19岁的小伙吴富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同时参军的,还有几十名小伙伴。

吴富善打仗每次都冲在前面,不怕枪林弹雨。他打仗不但勇敢,而且善于动脑子,大家都说他鬼点子多,首长非常欣赏他,当兵四个月之后就提拔他担任了特务连连长。

尽管如此,吴富善还跟以前一样,在打仗的时候,不喜欢在后面指挥,就喜欢冲锋在前,首长几次批评都难改这个"毛病"。

在一次战斗中,吴富善老毛病又犯了,他又跑到了战士们前面,迎着嗖嗖的子弹,不顾一切地带领战士们冲入敌阵。

敌人一看我军人少,立刻蜂拥而来,妄图把这股几十号人的红军吃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红军的大部队闻讯及时赶到,吴富善他们跟大部队里外夹攻,才摆脱了敌人的包围。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看到吴富善的棉衣上露出白花花的棉絮,就不由分说脱下他的棉衣开始检查,看他是不是哪里负伤了。

战士们在棉衣上面发现了8个洞洞,甭问都是子弹打穿的,但是没有检查出伤口,吴富善也说没事。

可是开饭的时候,他拿饭碗时,突然觉得右手臂有点不对劲,他捋起袖子一看,原来是颗子弹在捣鬼。

由于棉絮的阻力,这颗没有完全射进手臂,只进去一半,还露着屁股,战士们看到了大惊失色,赶紧要连长去医院做手术。

吴富善一摆手说:"做手术我就会,不用到医院。"

话音没落,吴富善将手一抬,早已将子弹从手臂上拔出,骂道:"去你N的!"把子弹扔得无影无踪。再看吴富善,就像扔掉了一个虱子,眉都没有皱一下。

然后吴富善来到厨房,用盐水一洗,吃过饭继续跟随部队出发了。

爱兵如子

常言道慈不掌兵,但是作为带兵打仗的将军,吴富善对自己的士兵却从内心喜欢、爱护,对待他们像亲兄弟、更像孩子。

红军长征翻过的最后一座大山——高海拔的六盘山非常有特色,山脚下像炎炎盛夏,半山腰又温暖如春,到了山上已经白雪皑皑。

在登山的时候,吴富善不是搀扶小战士,就是招呼伤病员,忙得满头是汗。

很多战士因为吴富善的时刻提醒,得以安全翻过雪山,但是个别部队有的战士粗心大意,攀登到山顶的时候,由于疲劳粗心大意,坐下来歇脚,不一会就不知不觉被冰雪冻僵,再也站立不起来。

红军长征途中,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吃饭问题,离开了根据地,又面临着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筹粮变得非常困难。

于是,他们只好就地取材,靠挖野菜、吃野果充饥,真饿的时候,树皮也会被剥下送到嘴里。

但是行军途中,有时候连草根树皮都见不到,比如在雪山上,寸草不生,没有一点生机。

这种情况下,体质好点的战友还能坚持,体质差或者有伤病的战友就难以坚持。

有的战士一天都没有吃东西,怎么也迈不动脚步,眼看就要倒下。

吴富善灵机一动,脱下了自己的皮鞋,用刺刀一划拉,鞋面就变成了一块块碎皮,他把牛皮用火烤软,将带着"肉香"的牛皮送到战士手中,让他们嚼着牛皮走过生死线。

1931年夏季的一天,吴富善带着特务连去打红石寨土围子。土围子多是有实力的大土豪劣绅的高墙大院,并且有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乃至百十人数量不等的武装队伍护卫,坚固难摧,易守难攻。经过一番努力攻克红石寨后,林彪前去视察,缴获了不少散落在地的包包。他听林彪和警卫员说那些东西是高丽参,是大补的宝贝。二话没说,他就开始把高丽参往自己口袋里装,带回到营地。

吴富善带回去可舍不得自己吃,他心说既然这些东西是大补的,就让伤员战士们好好补补。

于是他特地自费到集市上买了几只老母鸡杀掉,然后把那些高丽参放到一起,用柴火烧开水炖了起来。

肉香出来之后,吴富善咽着口水把战士们喊来,战士们一听连首长说这是大补的东西,就不顾一切,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也许是高丽参放得太多,战士们吃了人参炖鸡之后陆续开始流鼻血,有的竟然断断续续流了三四天才止住。虽然闹了笑话,但也成为一段美谈,从中可以看出吴富善对士兵的关心和呵护如何到位。

狠揍日寇

1938年,是中国抗战最艰苦的阶段,日寇非常猖獗,很多人对抗战前途非常悲观,不少人产生动摇。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3月30日,徐向前副师长部署386旅771团和385旅769团的主力,分别在邯长大道以北的后宽漳至杨家山一线山地设伏,要狠狠打击侵略者,鼓舞抗战军民的士气。

为了保证行动的万无一失,769团在椿树岭、河南店、王堡等地部署了几个连的兵力埋伏在那里,随时准备阻击由涉县过来可能会进行增援的部队,并对该团左翼进行掩护。

为了打好这一仗,吴富善和团长徐深吉几宿没睡,到实地多次考察,他们经过反复酝酿,制定了一个周密的作战方案,决定771团担任伏击任务的时候,尽可能珍惜这次机会,多吃掉点敌人,争取摧毁敌人100辆汽车。

随后他们又两次次召开了连以上干部群策群力提供好的建议,最后又召开了战前动员会,对各营、连的作战任务进行了明确的分工,要求他们各部队守住自己的阵地,竭尽全力压制鬼子,决不放跑一个鬼子。

吴富善还提醒大家,要在战斗中,尽量打爆敌人的汽车轮子,这样就可以让敌人的汽车开不动,这样鬼子也无法脱身,成为瓮中捉鳖。

30日晚上8点,771团趁着夜色进入设伏地。

31日上午,当由黎城开向涉县的日军汽车队约180辆汽车驶入伏击区时,我严阵以待的伏击部队向日军汽车队突然出击。

日军没想到我们会在这个地方伏击他们,立刻惊慌失措、乱了阵脚,纷纷叫喊着爬到汽车下面。

吴富善再次犯了老毛病,端着机枪向敌人射击,战士们受到鼓舞,也纷纷向日军车队猛扫,手榴弹一个接一个地在汽车上和鬼子中间爆炸,日军不占地理优势,只能被动挨打,被八路军的火力压的抬不起头。

日军有的趴在卡车车头上和车厢两边、有的从车上跳下来钻到车底下负隅顽抗。

日本兵被打得晕头转向、丢盔弃甲,日军的汽车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有的抛锚,有的汽车相撞,有的汽车中弹起火,战场上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四起,日军鬼哭狼嚎,乱作一团。

接着,吴富善大喊一声,战士们奋不顾身向日军车队发起冲击。这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基本结束了,可谓干净利落。

这次战斗,我军共歼灭日军400余名,而且把前来增援的千余名日军打得找不着北。

当时,我军没有汽车驾驶员,那么有价值的汽车却不能开走,只好忍痛将180余辆汽车全都点着,送他们上路。

闯进敌营

1938年8月21日,青年抗日游击纵队在太行山下的南宫成立,吴富善任129师青年抗日游击纵队政委。

1940年6月,吴富善的部队打了一场胜仗,缴获了一匹日军的战马,大家很久没有见过东洋马,对这个宝贝非常喜欢。

但是很多官兵没有骑过,一到它跟前,他就尥蹶子,胆大的骑上去也坐不稳,被它撂倒。

吴富善在特务连的时候,骑过几天战马,再加上他胆大心细,很快就把这匹马驯得服服帖帖。

吴富善外出的时候,就经常骑着它,比步行方便多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匹马"贼心不死",差点让自己万劫不复。

那天,吴富善指挥部队跟日军作战,他骑着马正在部署兵力,对面日军阵地传来一声长长的嘶鸣,吴富善胯下这匹马听到日军战马的嘶叫,听出是自己伙伴的叫声,不由分说就奔向了日军阵地,拦都拦不住。

战友们在后面心都高悬起来,这该怎么办,首长就这么过去后,会是什么情形?

但是,马背上的吴富善此刻却心细如发,极为镇静,因为他骑的是日军的战马,穿的也是打仗缴获来的日本军大衣,当马儿冲到日军阵地时,他就非常洒脱地向阵地上的日军士兵挥手。

日军士兵正在集中精力打仗,抬头一看,一匹战马飞奔而来,一员战将身穿本方军服,还以为是自己的上司来阵地指挥战斗,立刻齐刷刷向吴富善敬礼。

就这样,吴富善镇定自若地从日军面前经过,向他们微笑,在日军士兵的注目中转了一圈,吴富善突然一勒缰绳,调转马头,朝八路军的阵地飞奔而去,留下一个洒脱的背影,让阵地上的日本兵在风中凌乱。

深入虎穴

解放战争初期,吴富善任齐齐哈尔卫戌司令部司令员。当时的东北在抗战胜利后被国民党军队控制,为了建立根据地,党中央决定向东北这个敌人最薄弱的地方下手。但即便如此,也需要知己知彼,摸清敌人的布防情况,以便心中有数,打仗更有把握。

1946年夏天,吴富善经过周密准备,化装成一名珠宝商人潜入齐齐哈尔市。

这天, 吴富善正在以珠宝商的身份到处打听谁家有珠宝,这时候一个苏联老太太叫住了他,说要他到家里看看。

吴富善进去的时候,不巧被一个便衣特务看见了,吴富善前脚进去,便衣后脚也跟了进来,他们亮出手枪,要吴富善跟他们走一趟。

吴富善开始想拔枪,但是冷静一想觉得这伙人不像是发现了自己,应该只是看见自己像是有钱人,打算敲竹杠,从自己身上捞外快。

于是吴富善不慌不忙跟敌人开始周旋,把几个特务带到了自己寄宿的旅店。

到了旅店门口,他向带头的特务使了一下眼色,那意思是让他一个人跟自己去屋里去银子,把其余几个特务都丢在了门口,到了屋里,吴富善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包裹,趁着特务头子打开包裹的时候,他飞身而出,从旅店后门夺路而走。

吴富善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自己来的时候带的银子不多,已经打发了一个敲竹杠的了。

所以他就给特务的包裹里面,就只有自己的随身用品,但是特务下决心要敲竹杠,没有银子是根本无法脱身的,只能采用这一招了。

特务见吴富善身手敏捷,不像是商人,就在城里到处搜捕,还四处张贴悬赏告示,希望抓住他。但是吴富善到了一个百姓家里,再次化装,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乞丐,穿着破衣烂衫,跟以前的商人判若两人,即使迎头走过,也不会被认出来。

就这样,经过几天的走访和观察,他将敌人的布防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了如指掌,在4月中旬,吴富善完成任务安全返回甘南,向省委和军区负责人详细汇报自己掌握的情况,并提出自己的攻打意见。

首长们得知这些情报,是他亲自出马深入虎穴,化装侦察得来的时候,内心非常赞许,但还是不约而同地批评了他,责令他写出检讨。

由于吴富善情报搜集非常到位,解放齐齐哈尔市的战斗进行得非常顺利,我军在24日凌晨2时发起攻击,到天亮已经控制了整个齐齐哈尔市。

建国后,吴富善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兼空军学院院长,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空军建设中去,为空军的现代化做出了杰出贡献。

2003年12月31日,吴富善将军病逝,享年92岁高龄。他用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诠释了对人民的爱,对敌人的恨,他的高尚情操永远激励后人,为祖国强大而奋斗。

上一篇:全世界的国家为什么都不敢用中文订条约?西方人也许永远不会懂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