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解放军过江,蒋介石大骂汤恩伯,汤:守不住就把上海搬空

前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一时间,浦江两岸,鞭炮齐鸣。上海市民们无不盼望中国从此走向和平、民主、独立富强的道路,从此休养生息、安居乐业。

然而,希望很快就成了泡影,等待他们的是国民党政治上的独裁,经济上的掠夺,接收大员中饱私囊,大小汉奸逍遥法外,物价飞涨企业倒闭和国民党挑起的内战烈火。

1949年5月,解放军准备向上海进发。汤恩伯在一次作战会议上叫嚷:“要让上海成为‘斯大林格勒’第二!如果守不住,就把上海搬空、打烂、炸光!”

汤恩伯

蒋介石大骂汤恩伯“饭桶”

1949年4月24日,蒋介石在老家溪口神情黯然地对儿子蒋经国说:“把船只准备好,我们要走了。”

蒋经国问:“我们去哪里?”

蒋介石沉默不语。

于是,蒋经国在不知道目的地的情况下,开始布置“太康号”军舰,做好第二天起航的准备。

前一天晚上,“太康号”的舰长黎玉玺还问蒋经国,知不知道领袖明天要去什么地方?

蒋经国说自己也不清楚,不过从这次取道水路来看,目的地无非是两个地方,一是台湾基隆,一是福建厦门。

蒋介石

结果第二天下午三时,蒋介石最后一次拜别祖堂后,从象山港登上“太康号”军舰,直到军舰出港,蒋介石才吐露出此行的目的地:“去上海。”

这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要知道,当时解放军已经占领了南京,上海已经处在包围之中了。蒋经国担心父亲这次去上海会有很大危险,便劝阻道:“父亲,我看不必去上海了。如你不想离开大陆,我们不妨先去厦门。”

但蒋介石没有听从儿子的劝告,还是令军舰开往上海。

蒋介石

蒋介石对上海的重视有许多方面的原因:其一,上海是他当年的发迹地之一,他在那里还有许多朋友;其二,上海当时还有大量黄金白银未抢运完;其三,英美在上海有巨大投资,利害攸关。

因此,蒋介石希望坚守上海,以此获得英美的军事支持。

再说另一边,解放军飞越长江后,汤恩伯的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在南京便呆不下去了。4月25日,他辗转杭州,带着他们逃到了上海。

长江防线转眼崩溃,让汤恩伯万般尴尬,更糟糕的是,江阴要塞不战而降,致使后路被断,南京左右两侧的10余万国民党军无法回撤上海。身为部队总司令,这种无能甚至可以说是失职,真让他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蒋介石、宋美龄

汤恩伯前脚刚在上海落地,后脚就传来蒋介石到上海督阵的消息,他真不知如何向蒋介石交代,要知道他汤恩伯完全是“老头子”一手提拔起来的呀!

汤恩伯,浙江武义人,早年在浙军陈仪师里当排长,后得陈仪等人资助,在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当时汤恩伯曾感激涕零,跪拜于地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乃陈老也。”

然而,就在汤恩伯逐渐受到蒋介石青睐后,他却出卖了自己的恩师。

1947年5月,汤恩伯任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第1兵团司令,率部进攻山东解放区时,所属张灵甫整编第74师全部被歼。蒋介石对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王牌第74师的全军覆灭心痛难忍,立即电召汤恩伯到南京官邸,当着众高级将领面大骂汤恩伯“无能”。汤恩伯被骂得没脸,回来便在恩师陈仪面前大哭,想要自杀。陈仪好心劝他起义,谁知两年后汤恩伯为了更加死心塌地效忠蒋介石,直接把自己的恩师给卖了。

如今,江防战事一败涂地,这使汤恩伯胆颤心惊。非常时期,老头子正在气头上,什么事不会做出来呢?

蒋介石

汤恩伯怕见到蒋介石,然而又不得不见蒋介石。果然,蒋介石传来了召见令。

此时的汤恩伯,心里虚得很。一是不晓得蒋介石会怎么处置他,二是对战事失去了信心。如果说当初在经营江防工事之时,他汤恩伯或许尚有一丝侥幸取胜的心理的话,那么,在解放军一举突破长江防线后,他对取胜的渴望早已荡然无存。

蒋介石直截了当地问汤恩伯:“在上海坚守一个月,有没有困难?”

汤恩伯:“从最新情报分析,共军有可能在5月上旬即发起外围攻势。就目前防御情况看,一个月,压力会很大。”

蒋介石的脸色骤变:“你们花那么多钱造的工事不是固若金汤吗?一个月,我只要你们守一个月!”

汤恩伯小声说道:“从不久前江防的情况看,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如果再发生江阴要塞事件……”

蒋介石脸色阴郁,大声吼道:“都是饭桶!饭桶!”

蒋介石

蒋介石发了一通脾气,想到眼下即将开始的上海之战,能有什么其他好的办法呢?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立刻摆出一副宽容的样子,对汤恩伯说道:“你回去吧,抓紧上海的防务准备。要有与共产党打下去的决心。对你,我还是信任的。”

从蒋介石那里回去,汤恩伯“咚咚”直跳的心平稳了一点,暂时打消了不安情绪,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继续忙他的淞沪决战。

汤恩伯叫嚷:要让上海成为‘斯大林格勒’第二!

1949年5月,蒋介石坐镇复兴岛,亲自部署上海防御。有时,蒋介石会直接处理一些连汤恩伯都不知道的事情。

蒋介石

有一天深夜,蒋介石把第37军军长罗泽凯单独召到复兴岛面谕:“你要把全军切实掌握,保持高度的机动性,要能在4小时内把全军整个转用。”蒋介石的意思是要罗泽凯准备随时撤走,这个指示汤恩伯并不了解。

但是,汤恩伯对蒋介石还是非常忠诚的,他完全是按照蒋介石的意图去布置上海作战的。

5月11日,汤恩伯在上海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与会者有第37军军长罗泽凯、第52军军长刘玉章、第75军军长吴仲直、第12军军长舒荣、第21军军长王克俊、123军军长顾锡久、第51军军长王秉钺、炮兵司令邵百昌、装甲兵司令徐庭瑶、交警总队队长马志超、补给区司令黄壮怀、淞沪警备司令陈大庆、上海防守司令石觉、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周自强等,还有总部各处处长,以及上海警察总局局长毛森。

70余人静静地坐在一间大会议厅里,等待着汤恩伯的到来。

汤恩伯

此时上海国民党军防区已经调整为五个防卫分区。

号称“黄埔怪杰”的淞沪防守司令部中将司令石觉系黄埔3期生,曾担任蒋介石嫡系第13军军长。平津被人民解放军包围时,石觉是国民党军第9兵团司令官,其所属部队负责防守北平城内的东直门至朝阳门一带。在傅作义宣布和共产党和平谈判之际,石觉和傅作义达成“君子之约”,带着一个警卫连乘专机离开北平,飞往南京,转道上海。

4月15日,淞沪警备司令部接到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命令,驻防上海市区原归淞沪警备司令部指挥的主力第37、75、52军、交警第2总队和第353师,改归石觉的淞沪防守司令部指挥。

阙汉骞第54军逃到上海后,担任沪西南翔、真如地区的防守。

其左、右两翼为吴仲直的第75军。

再往北去,是刘玉章的第52军。

从常州撤下的顾锡久的第123军驻防外围松江。

担任浏河一线防守的是由江阴撤退下来的王克俊的第21军。

与吴淞隔江对峙的防守要地高桥镇,则由汤恩伯嫡系舒荣的第12军防守。

徐庭瑶、蒋纬国的装甲兵部队控制四川路以北通往吴淞港口的要道。

汤恩伯

汤恩伯走进会议厅时已经11时,他说:“据可靠情报,共军近日已有行动,估计不岀两天战斗会打响……各位都准备得如何?我想告诉你们,总裁的兵舰就在吴淞口外,他将亲自指挥上海保卫战。总裁要我务必转告各位,国军在上海一定要好好打一打,美国驻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已经表态,只要我们坚持三个月到半年,美国一定出兵!到那时,局势就会发生本质的变化。”

汤恩伯转眼看着工兵司令傅克军:“傅司令,上海的城防工事都检查过了吗?”

傅克军回答:“按你的指示,又检查了一遍。我们修的,钢铁阵地,,共军是攻不破的。”

为了守住上海,国民党军早在1949年1月就着手修建工事。他们在上海的四周构筑大量的钢筋混凝土地堡,形成暴露与隐蔽相结合的子母堡式的交叉火力网。

汤恩伯与美国记者白修德

上海设立了三道坚固的防御阵地。

第一道阵地为外围阵地,分为浦西和浦东两大块。

第二道阵地为主阵地,也分为浦西与浦东两大块。

第三道阵地为核心阵地。利用上海市内的高大坚固建筑,作为他们最后的抵抗线。在国际饭店、汇丰银行、海关大厦、哈同公寓、四行仓库、百老汇、大陆银行、北站大楼等大厦之间,汤恩伯命令士兵修筑水泥地堡,在各条街道要冲,则堆积沙袋,布置木马、铁蒺藜等障碍物。

在构筑工事时,为了扫清射界,汤恩伯命令守备部队将其阵地周围1000米以内的所有建筑物、坟包、农作物等一律拆除、夷平。并明令规定,延误者严惩;拦阻者,格杀勿论。同时,又下令将那些失去房屋产业的人一律驱逐疏散,不作丝毫赔偿,闹得上海周围哭声载道,民怨沸腾。

汤恩伯

傅克军说完后,汤恩伯转向众将领,说:“在座各位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以其坚强有力的部队接连攻破法、俄两国大部城镇,但是,法国的凡尔登是一坚固要塞,由协约国将士坚守,德国以最精锐之太子军攻之,终因无法攻破一蹶不振而全面失败。协约国乘机反击获得胜利,凡尔登一役成为战争史上因攻击要塞而失败的第一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的武装部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兵至斯大林格勒城下,当时该城大部沦陷,唯城防地带工事坚固,实行了要塞化、堡垒化,最后德军久攻不下造成重大牺牲,苏军乘机施以逆袭,从此德军节节败退。大上海四周之要塞工事是由国内专家设计,并参考斯大林格勒塔基卡原理,用最坚固之材料,择最有利之地形建筑的。”

汤恩伯叫嚷道:“要让上海成为‘斯大林格勒’第二!如果守不住,就把上海搬空、打烂、炸光!”

蒋介石、宋美龄

为了鼓励士气,蒋介石、汤恩伯对部下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软的方面包括“黑官晋实”。

要知道,国民党军队中有些军官是拿钱买来的,这种官叫做“黑官”。蒋介石在复兴岛上召集团长以上的人员训话时宣布:“我知道你们当中还有些人觉得自己是黑官,不安心工作,我现在宣布,你们谁也不是黑官,今后也决不会叫你们当黑官,你们现在是什么阶级,等这次仗打完一律晋实,打得好的有功还要升级,我负责指示国防部这样办,你们尽可安心工作,毋须再顾虑。”

其次是设立所谓“英雄馆”。5月12日至15日,汤恩伯总部政工处长召集政工会议,会上除讨论了宣传和劳军等办法外,主要就是决定同上海市政府及市参议会一起设立一个所谓的“英雄馆”,地址选定在国际饭店。规定凡各部队作战有功官兵,都可送入“英雄馆”,尽量供给吃喝玩乐等享受,并登报或张榜表扬。

汤恩伯

除了软的手法外,硬的一手有颁布“官兵连坐法”、“士兵联保切结办法”、“保密法”、“防谍法”等,最厉害的要算“十杀令”:

一、违抗命令,临阵退缩者杀;

二、意志不坚,通敌卖国者杀;

三、未经许可,擅离职守者杀;

四、放弃阵地,不能收复失地者杀;

五、造谣惑众,扰乱军心者杀;

六、不重保密,泄漏军机者杀;

七、坐观成败,不相救援者杀;

八、贻误通讯,致失联络者杀;

九、不爱惜武器弹药及克扣军饷者杀;

十、破坏军纪及懈怠疏忽者杀。

蒋介石、汤恩伯企图逃脱覆灭的命令,把能想出的法子都用上了。

蒋介石、宋美龄

虽然蒋介石鼓噪坚守上海,但国民党军在战场上接踵而来的惨败,迫使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内心意识到:上海是守不住的。于是,他便把满腔的仇怨发泄在上海这个无辜城市的身上。

蒋介石一面严令汤恩伯抢运物资,一面严令军统头子毛人凤等警察特务对上海进行破坏,开展疯狂的迫害、屠杀活动。

蒋介石对毛人凤说:“在国军撤守上海之际,保密局上海站的工作必须坚持到最后。要把上海封锁起来,把共产党的谍报统通杀光!……另外,上海还有一些实业界、金融界、社会名流、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看来他们是不想走的,你要监视他们,并马上造岀名册,决不能把他们留给共产党。”

毛人凤

毛人凤从复兴岛回来,就立刻对毛森说:“老头子这次来上海,情绪极坏……说我们以往的教训就是对共产党和民主党派过于仁慈。一句话,我们杀人还太少,这次总裁特别指示,凡是有嫌疑者一律逮捕,对民盟的张澜、罗隆基等立即予以监视,待令动手。

“请局座放心!我马上部署,保证不让一个漏网。”毛森立即答道。

在这场屠杀中,上海警察局长毛森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毛森当时有两个职务:淞沪警备总司令部情报处处长和上海市警察局局长。毛森主持的上海警察局,包括政治处、“飞行堡垒”、情报处、警卫队等部门。毛人凤秉承蒋介石旨意,专门调来300多个特务凶手,专事屠杀活动。

蒋经国、毛人凤

毛人凤、毛森一伙为了在蒋介石面前干得漂亮些,为日后退逃台湾寻找资本,不惜投入了“飞行堡垒”。“飞行堡垒”是一种装备最新电讯设备、照明设备和快速机动设备的武装汽车队。这种新式电讯设备侦获地下电台的效率极高。当时在上海的不少中共地下组织,有的是在敌人心脏里孤军奋战多年的无名英雄,却在解放的曙光即将来临的最后一刻,因不了解敌“飞行堡垒”电讯设备的性能而倒在敌人的枪口下。

当时名震上海滩的中共地下组织“李白台”、“秦鸿钧台”先后被敌人侦破,李白、秦鸿钧、张困斋等十多名优秀的中共地下工作者,在共和国的黎明即将来临的那最后一刻,血洒刑场,青史留名。

毛森就像一个从“阴曹地府”里走出来的“厉鬼”,以少有的疯狂勾勒着自己离开上海前那丑恶的最后一笔。

毛森

5月13日,毛森在虹口警察分局的聚餐会上,以疯狂和仇恨的口吻说:“上海是只玉瓶,在临走的时候,我一定要打碎它,毁灭它。”

上海,一时血雨腥风,被恐怖气氛紧紧笼罩着。四处横行的特务、军警、宪兵,像幽灵一般到处游荡。人们不敢出门,不敢议论,即使深居家中,也面临着随时可能从天而降的横祸。

这个毛森不但疯狂搜捕、屠杀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他的触角也伸向了国民党军警内部。

他心里很虚,一连数天,多次跑到各警察分局训话,恐吓、乱诈说:“我已经掌握了材料,共产党分子要自首,不然等我采取行动就来不及了!”

旧上海俯瞰

“不要以为你们所做的勾当我不知道,孙猴子再神气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我毛森是干什么的?告诉你们,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了如指掌。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没有犹豫的余地,是生是死,你们自己选择!”

毛森的疯狂捕杀,使中共解放上海的行动受到较大损失。除不少地下党员遭逮捕和杀害外,中共地下党策划的原定于5月16日在上海市区进行的武装起义也因此而未能实行,以上海市区武装起义军司令、国民党著名将领张权将军为首的一批进步人士惨遭杀害。

毛森夫妇

据不完全统计,在国民党统治上海的最后一个月中,至少屠杀了2000至4000人。毛森逃走的那一天,还带着他的卫队,在警察局天井内一次杀了9名“政治犯”。

人民解放军也正是在反动派屠杀的枪声响得最疯狂的时候,拉开了解放上海的序幕。

上一篇:我国近代出生于河南的知名人物简介(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陈怡君我爱妳

    谢谢妳总是给我好心情,妳的微笑彷彿天使,妳的举手投足都好优雅,妳的身材妳的脸蛋堪称完美,妳的香味我过目不忘,谢谢妳愿意偷偷让我抱抱,隔着衣服摸胸部,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