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最后才特赦的3位国军死硬战犯,当时都多大年纪了?

在北京德胜门外,有一座叫功德林的庙宇,寺庙屋顶连绵,占地广阔。清朝末年,朝廷在此地创设“京师习艺所”,作为劳教机构关押罪犯。庙里金佛威严,妖魔鬼怪无所遁形,恶人伏法,罪人回头是岸。

1915年,北洋政府段祺瑞执政期间,司法总长完成了这座监狱的全面改造。民国期间又再次扩建,占地近百亩,能容纳千人以上。

新中国成立以后,功德林被称为北京战犯管理处,成为关押和改造罪犯的一座监狱,直属公安部管辖。这里关押了众多国民党战犯,且是思想顽固、不服管教、曾位高权重的死硬改犯。

共产党秉持人道主义思想对战犯进行教育改造,表现良好的经过特赦可以出去成为享有平等权利的公民。

自1975年 前,我国已经有过前后六次的特赦,一批批的国民党战犯洗心革面从监狱里出来恢复自由,但却有那么3个人,死不悔改,思想顽固,一直熬到1975年最后一次特赦才被放出来。

“硬核关系户”文强

这位拒不悔改的“钉子户”文强可以说是背景深厚,在所有国民党战犯中无出其右。他的表哥是伟人,他的老师是周总理,他的上级是朱大元帅,连他自己都曾是红军元老。

文强是文天祥的23世孙,虽时间久远,但是祖上流传的赤子血脉与爱国精神却没有随着时间淡化。少年时的文强也是满腔热血,斗志昂扬,中学毕业后就考入了当时国共合办的黄埔军校。

后来,文强在周总理的介绍下加入我党。国共决裂后,文强到南昌参加了南昌起义,之后随部队转战到四川,最高官至川东省委书记。但是在1931年秋,文强被叛徒出卖,不幸被捕。

后来文强历经艰险成功越狱,还来不及高兴,就受到王明左倾主义影响,受到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文强当然不服,一气之下到中央军委找周总理申诉,但却没有找到人。然后文强一拍脑袋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他脱离了共产党,加入了国民党,在监狱里文强没有投降,却在成功逃脱后又重新投入到了敌人的怀抱。之后文强便担任军统的高级官员,开始为国民党做事。

1936年秋,文强在刚加入国民党时受戴笠委托收集各国研究日本的资料,然后在“珍珠港事件”前夕,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得出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结论。结论一出,众人哗然,觉得不太可信。但之后历史验证了文强敏锐的政治眼光和强大的信息分析能力。

在抗日战争时期,作为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不可否认,文强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但是,站立在国民党的队伍中与历史和人民作对,迎接他的只有失败和牢狱。

在淮海战役中,文强沦为俘虏,之后被送到功德林进行改造。但是文强却死不悔改,在悔过书上大放厥词:毛是我的表哥,周是我的老师,朱是我的上级,是他们没有教好我,为什么不让他们写悔过书?

如此行径,令人乍舌,之后26年的牢狱生涯,文强终于开始悔悟。1975年,66岁的文强拎着行李走出了功德林。

“暴躁刺头大哥”刘镇湘

战犯刘镇湘倒是不如文强那样背景深厚,经历奇特,他在北伐战争结束后便加入国名党,凭借一场场浴血奋战爬上高位,为国民党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1937年,日军逼近湖南之际,蒋介石便派遣自己的得意门生刘镇湘去湖南抗战。刘镇湘在家乡防城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这便是防城家喻户晓的“刘镇湘芦苞矮仔团打胜广东抗日第一战”故事。

解放战争时期,刘镇湘在战场上清剿解放军,他的弟弟刘镇夏,刘镇原却早已被我党策反,弃暗投明加入我党,为我党投递情报,输送物资,他的妹妹则已奔向延安。

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历史和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淮海战场上,黄伯韬兵团被解放军包围,兵败如山倒,而黄镇湘率领的64军却坚持到最后。在黄伯韬自杀后,刘镇湘却穿上国名党将军大礼服,佩戴勋章,穿戴整齐,准备死战。

虽然不是处于同一阵营,但是黄镇湘作为战士的血性和魄力仍然值得人佩服。

幸运的是,刘镇湘并未身死战场,他被俘虏后送到功德林战犯所接受改造。他性格顽固,脾气暴躁,因为身手不错,时常和人起冲突。有一次他不满日军战犯享受特殊待遇,可以看报纸,打网球,于是在挑煤的时候刘镇湘将飞在脚下的网球攥在手里,拒不归回,甚至在日本战犯前来讨要的时候将网球扔进煤堆。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刘镇湘和日本战犯打了起来,后来变成了国民党战犯和日军战犯的混战,事件演变为一场集体斗殴事件。“带头惹事者,国民党64军军长刘镇湘!”

1975年,刺头刘镇湘终于从功德林得到释放,69岁的年龄再也闹不动事,他回到家乡广西居住,直到去世。

“我爱永动机”黄维

黄维是这三人中特赦释放时年纪最大的,释放时的他,已经71岁。

黄维出生于农家,父早逝,曾经担任小学老师。他信奉儒家思想,正直刚毅,不屈不挠,重情重义,但却“墨守成规”、“满脑子书呆子气”。

作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他在北伐战争中表现十分优异,后来加入国民党,骁勇善战,参加过很多著名战役。抗日战争时期,他为抵御日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中,淞沪会战号称“血肉磨坊”的罗店之战是他的成名之战。

当时,日军猛烈攻击黄维率领部下拼死抵抗,硬抗了一个星期,战情紧迫到炊事员都拿枪上战场,战后整编,战前的一个师最后连个团的人数都凑不齐。黄维忠勇可嘉的名声自此响起,但也有人评判他死板僵硬,落下“书呆子黄维”的名号。

之后黄维参加过武汉保卫战,缅甸反攻等相关战役,且表现英勇,深得蒋介石信任。他本人也是刚直不阿,对贪污赌博深恶痛绝,拒不同流合污。

淮海战役时黄维失败被俘,然后被送到功德林进行改造。深受儒家思想的他拒不做“降将”,甚至对身边接受改造的战犯嗤之以鼻。

不愿接受改造的黄维无所事事,然后发展了一个奇特的爱好——研究永动机。将全部心力投入到永动机中,他还曾在1968年得到监狱这边的赞助开展实验,他甚至请求前来探望战犯的张治中将自己的研究报告带给科学院。

虽然科学院回复永动机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但是他仍不死心。即使1975年得到特赦后,黄维仍然没有放弃钻研,“掘老头”的名声可见一斑。

小结:

从位高权重的将军沦为监狱里的罪犯,这3个国军死硬战犯历经繁华与荣辱,从天堂到地狱,心路历程的复杂外人不可得知。

在别人接受改造陆续受到特赦时,他们冷眼旁观,拒不悔罪,硬熬了25年的牢狱生涯,在六七十岁的高龄才恢复自由,身体与精神的折磨是对罪恶最好的惩罚。

但是最终他们能弃暗投明,明白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在受到特赦后,走出功德林的大门之时,便是他们新生活的开始。

上一篇:古代银子的真实面貌:黑不溜秋,全是牙印,别再被电视剧误导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