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失踪33年的红军高级将领,来到政府门前:我已落发为僧

1988年,福建中央政府门前来了一个僧人。

他可不是普通的僧人,而是当地著名的高僧,一直以来都以身作则,严明寺庙规矩,不仅率众在寺庙周围开辟荒地种粮,还经常帮助群众组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长此以来,他不仅受到了群众和当地干部的夸赞,还让当地寺庙焕然一新,成为旅游观光胜地。

如此德高望重的一位老法师,为什么要来到福建中央政府呢?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两个名字重新被人记住,一个是杨道明,一个是钟循仁。他们一个是省苏维埃政府的主席,一个是赣南省委书记,两人一度将兴国县改造成革命模范县,但后来因遭到叛徒背叛,二人双双失踪,最后因寻找未果而被追为烈士。

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道:“那在当时的战争中,您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

“我?”老僧人沉默了许久,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更吃惊的话,“我就是杨道明。”

此话一出,轮到周围一片安静。因为这个身份,这个名字,在共产党现存的文献中,止步于那场来自宋清泉等人的背叛。如果这位僧人真的是杨道明,那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连数十年都找不到他们二人的踪迹?

面对他们的疑惑,老僧人笑了笑,为他们揭示这场来自几十年前的谜团。

高僧出面,重写烈士曾经

1909年初,出生在兴国县的杨道明,受父亲与兄长参加革命的思想熏陶,长大后也加入了红军的队伍,并在1930年9月担任乡里的财政委员,为军队筹集粮食供给。

可好景不长,国民党突然对红军展开围剿追捕,残杀了许多革命人士,在他们的默认下,一些地主、恶霸组成返乡团,借着国民党的名号狐假虎威。

负责红军后方补给的杨道明一家,也没能逃出他们的魔爪。在杨道明回家的途中,他的家已经被返乡团给霸占了,他们卖掉了他即将生产的妻子,还害死了他的父亲和兄长。

而这些杨道明都不知道,因为路上他们遇到了返乡团的埋伏,几番搏斗中只有他们三个人见势不妙跑掉了,其他人则不幸被捕。

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可下一秒却得知家中亲人已经惨遭毒手,杨道明心中充满了愤懑,他蓦然发现国民党伪善的真面目,毅然决然地决定和同伴们回到红军部队,投身于国家的革命事业中。

1931年,杨道明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踏实能干,他从刚开始的乡苏维埃政府主席,被调任为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内务部副部长。那一年是1934年,杨道明才年仅25岁。凭着年轻人满腔热血的干劲,他在中央苏区起到了工作模范的作用,就连毛主席也多次夸赞这个年轻人。

1934年,随着国民党的步步紧逼,组织决定在闽赣地区创建省苏维埃政府,并任命杨道明为主席,为今后的游击战争做好部署。另一方面,中央决定实行战略转移,将主力部队暂时撤出苏区,躲避国民党军队的追捕。

然而,蒋介石正密谋通过全面包围的方式彻底消灭红军,消息走漏出来后,1934年10月,红军方面立刻更改计划,开启长征。而作为留守的杨道明等人,则在后方阻击敌人,为主力部队撤离争取时间。

与杨道明一同坚守在闽赣省政府的,还有钟循仁省委书记,也就是这个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

在来到闽赣地区之前,钟循仁就已经担任过多种职务,他比杨道明大5岁,在1927年参加革命,组织农民进行土地改革,并加入共产党,发起参军参战的号召。在他的领导下,兴国县为红军增添了不少新生血液。

1930年底到次年9月,国民党开展了第三次“围剿”,兴国县作为这次主要战略目标,首当其冲地成为了打击对象。因为忌惮共产党,所以对于部队的“围剿”任务,蒋介石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不仅仅是兵力数量,甚至一些高端的坦克飞机都有提供。

在组织的指示下,时任区委书记的钟循仁一边领导各乡游击队进行反击,辅助主力部队;一边组织民众修筑工事。

但国民党军队来势汹汹,反“围剿”前线哨地遭到敌军的炮火攻击后,受到了严重损毁。看出敌我双方装备存在一定差距,钟循仁组织的游击队及时改变策略,并提出“牵制第一”的建议,最终顺利将敌人拖延到了红军胜利。

在这期间,钟循仁除了在前线跟敌人厮杀,还不忘后勤补给。他带着乡亲们建立起后方的医疗队和运输队,有战友受伤了,他就赶紧把人抬下来,然后找人补上,人手不够了他就自己上。到后来前线子弹不够了时,他还会扛着子弹支援,拖着装满子弹的箱子一个个去送。

从伤员到子弹,从子弹到物资,只要在前线,钟循仁就不断地补给和运输。

有老百姓看他忙得太狠,担心他吃不消,就建议帮忙。可钟循仁拒绝了,他说:“我们这些战士还没倒下,哪能让老百姓上一线?”

就这样,在钟循仁的领导下,军民相互协作,国民党的第三次“围剿”以失败告终。

1932年,钟循仁被举荐接任县委书记的职务,在他一手的带领下,兴国县一度成为争先效仿的模范县,不管是扩充红军、经济建设,还是农业生产,都受到了中央领导们的高度赞扬。

因为踏实能干,1933年,钟循仁被任命为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后又被调往闽赣省,以委员的身份协助闽赣省省委书记主持工作。

时间一晃到了1934年,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计划撤出中央苏区,并准备以一边打游击一边撤退的方式摆脱国民党部队。

在这期间,在过河方面,钟循仁临危受命,他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这件事好办,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造桥事宜。他和相关人员兵分几路,有选造桥地点,勘察地形的、有组织民工和当地部队的、有负责搜集木船和建筑材料的。

从建桥到结束,每一个步骤都经过了钟循仁这里,并由他监督完成,不到七天,河面上就架起了五座桥梁,将战士们在规定时间内送到河对岸。

为了帮助主力部队尽快撤离,闽赣省当地部队组建独立营,为身后国民党的追击提供阻力。

与此同时,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国民党军队装备了比之前更高端的武器,并集结了数十万大军在南方,对中央苏区的红军进行围追堵截。其中驻守在根据地的部队,更是遭受着铺天盖地的炮火攻击。

因为主力部队的撤离,剩下的军队和国民党军队相比,无论是人数还是装备都存有差异。在经过几次交锋后,中央决定改变战术,将目标过大的驻守部队进行拆分,分配并加强各地红军部队,以此来牵制国民党部队。

彼时,中央分局机关只剩下三名主要人员驻守,其他人都被派往了各地,其中钟循仁就被任命为闽赣省委书记,与苏维埃政府主席杨道明接头。

这一路上,敌人都设了重重关卡,为了保证钟循仁同志的安全,中央决定派出一个营来护送他。但这一路何其艰难?钟循仁带着人前往闽赣省政府那边,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敌人的炮火攻击,见势不妙的他赶紧大喊着让战友隐蔽,一边反击。

还好反应及时,没有多少人受伤,但是他们已经暴露了,为了能躲过敌人的封锁线,钟循仁决定采用“声东击西”的方式,自己带着一小部分人吸引火力,其他人潜伏到对面,等到晚上的时候,另一部分人在对面开火吸引注意,然后自己带着人潜过去。

这一招非常管用,钟循仁顺利掩护队友到达了对面,并在夜幕降临时,由队友掩护成功穿过封锁。

不过他们这一仗也引起了其他国民党部队哨岗的注意,这让钟循仁等人的前行道路愈发艰难。其中最惨的莫过于他们被国民党的两支队伍前后夹击,敌人的机关枪朝他们所在的地方疯狂扫射,逼得他们连反攻的机会都没有。

时间不能再往后拖了!等敌人的增援来了,想跑可就更难了!看着身边已经受伤的同志,钟循仁咬了咬牙说:“我们十来多个人一组,分开朝不同方向突围,只要能活着,就赶去目的地。”

“我来带人打头阵!”

说完,他钟循仁便拿着枪冲了上去,一颗子弹擦着脸过去,灼热到直接划出一条火辣辣的伤口,并且传来疼痛感,血当时就糊了半张脸。但他顾不得这么多,他要为自己的战友争取时间。

对面的敌人也没想到他居然敢这么突围过来,还没反应过来,钟循仁已经将刺刀狠狠地捅进了敌人的胸膛。

因为是打着彻底消灭红军的主意,所以国民党部队大多用的都是重兵,眼下,这种近身缠斗更是看重战士们的身体素质。

而钟循仁作为一个在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自小身体素质就很好,再加上在部队里经常训练,所以不论体质上的强健还是拳头的力度,都是这些敌人比不上的。

没两下,国民党原本密集的封锁就出现了缺口,其他人纷纷冲出来,向不同方向进行突围,硬生生地在国民党的枪弹下走出一条路。

最终,凭借着山林掩护,他们成功抵达了目的地,和苏维埃政府主席杨道明相遇。

钟循仁

看着这位负伤累累的同志,杨道明心中满是佩服,他连忙搀扶着钟循仁回到临时休息的地方,说:“你们先在这边进行休息,等缓过劲了我们再回去!”

钟循仁等人一路奔波,一路提心吊胆,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如今来到根据地,听到这句话,他才能安心地闭上眼休息。

只是,闽赣省苏维埃政府也不安生,内部矛盾不断在扩大,几个主要领导人之间严重不团结。其中军区的宋清泉、彭祜、以及徐江汉三个主要领导人,更是一向看不惯省苏维埃政府的负责人,在中央机关离开后依旧我行我素。

即便钟循仁将毛主席在大会上的谈话传达下来,要求双方统一战线,但宋清泉等人也根本不听命令,甚至还打算把部队带到闽南,成立新的游击队。可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宋清泉想将部队搬到闽南,就是为了做土皇帝,这对于一心改革的苏维埃政府而言,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正因为如此,钟循仁召开的会议总是不欢而散。而钟循仁的到来,也让那些有着狼子野心的人心生怨念。

与部队分离,赤诚之心依旧火热

后来,双方的矛盾争议越来越大,彼此不仅在政见上产生了很大的分歧,还间接给部队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其中省委宣传部原部长刘炳龙,因存在不良问题被关押起来,结果在部队进行转移时,因看守人员的疏忽,使得他携枪逃跑,转而投靠敌人,将军区的位置以及其他重要信息托盘而出。

收到信息后,国民党方面立刻集结大部队进行攻击,而当时负责军区的司令员正是宋清泉!

面对叛徒的背叛,宋清泉对“问题分子”抱有非常仇恨的心理,他要求立刻处决其余“问题分子”。但这其中也不乏个别被误判的成员,为了不判冤假错案,钟循仁决定在处决这些“问题分子”之前,先向中央请示一番。

这一问不要紧,结果还真有无辜的人在里面,为了保护同志安全,钟循仁立刻将人释放,并分派到了其他地方工作。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宋清泉,心中的不满更重了。

再后来,为了避免国民党通过电台信号找到各部队的所在位置,中央分局发出了最后一封电报。随后,在钟循仁的带领下,红军部队向国民党发起了反击,并成功阻击敌人。

但紧接着,敌人又派来了十倍左右的兵力进行追捕。

此时钟循仁所率领的红军部队,在接二连三的战斗中疲于奔命,当一天晚上大家正整军宿营时,国民党突然率大部队打到这里。

为了接下来的战斗,钟循仁和杨道明商量了一下,将剩余的人进行重新编制,并交给司令员宋清泉。就在他们一边撤退一边跟国民党尾随的部队进行周旋时,宋清泉竟然动了不该动的心,和一起从军区出来的几个人商量并制定了一个带团投敌的计划,然后派人去谈判。

就在宋清泉一伙人背着钟循仁去找人谈判时,他们的计划正巧被杨道明发现了。杨道明将该消息第一时间内通知给了钟循仁,但已经为时已晚。

1935年5月7日晚,宋清泉带着军区的所有人偷偷下山,只剩下省委政府工作的二三十个人。一直盯着他们动静的杨道明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刻召集大家开会。面对叛徒的背叛,他们连忙商量对策,并决定立刻下山,避免第二天被敌人围在山上。

然而他们在下山途中,又被当地巡逻的敌人发现,双方又进行了一轮斗争后,最终只有七个人突围了出来。这直接导致闽赣省用来对抗国民党军队的游击力量不复存在,作为领导人的省委书记钟循仁和主席杨道明,一定也难逃国民党的追杀。

经过慎重思虑,杨道明和钟循仁决定让这七个战友们分头走。就这样,杨道明和钟循仁二人一直搀扶着往前走。

当时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沦落到国民党手里,即使有游击部队活跃,也是非常隐蔽的,找不到组织的两个人决定先到寺庙休整一下。

为了掩人耳目,两个人纷纷化名,计划在秋垄路边的九龙寺暂住一段时间。但寺院来往人群较多,即便两个人终日不出门,也难免不会被有心人发现,为了不给寺庙带来麻烦,庙里的和尚便给他们介绍去了闇亭寺,由闇亭寺的品香法师收留了这两个人,作为僧人。

尽管在寺庙中,过着斋饭清淡的日子,但钟循仁和杨道明二人依旧会关心战友们的情况,在听到国民党对于日军侵略的懦弱反应时,更是面对着墙壁奋笔疾书,写下满腔怒火。

除了在寺庙中念经以外,他们还会出来帮助老百姓修补房屋。

一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不久,国民党再次“翻脸”,并试图将共产党员赶尽杀绝。面对这样一个阴晴不定的国民政府,共产党方面也发起了反击。

这期间,杨道明被怀疑参加过红军关押起来,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又加上当时佛教组织的联名担保,一直到次年6月才被释放。

而另一边,在得知闽赣省委政府全军覆灭后,一些战友也曾派人来闇亭寺找过杨道明和钟循仁,但因阴差阳错,他们未能找到这二人。

后来解放战争胜利,新中国成立,钟循仁和杨道明心中非常激动,经过佛教禅宗的洗礼,他们虽然心中依旧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岗位上奋斗,但他们更愿意带领民间百姓一起建设国家。

秉承着信仰,他们带领着寺庙里的僧人和老百姓一起开荒种地,并且还积极配合当地政府的工作,并帮助他们处理一些问题。正是如此,钟循仁和杨道明二人受到了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好评。

1951年,当时叛逃的彭祜遭人揭发。在审讯中,彭祜自称在1935年5月7日当晚,借口将钟循仁约到外面杀害。至于杨道明,则是后来被捕时,由他确认后杀害的。正是这样一份错误的证词,使得这两位还在帮助百姓种地的革命党人变成了“烈士”。

1981年4月29日,76岁的钟循仁因病,在闇亭寺去世。

在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屋子内也静悄悄的,这位僧人前辈将钟循仁的遗物留下来之后,便又重新回到了寺庙中。

1999年5月14日,杨道明逝世。

两个与组织分离的赤子之心,终于全都回到了组织的怀抱,英雄不一定伟大,但伟大的,必然是不朽的。

上一篇:皇帝见皇帝,一个称君一个称臣,好尴尬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走秀模特

    - 台北/新北优先 -,徵5/12(四)*彩排 \u0026 5/13(五)*正式走秀 *走秀模特 *缺3位,身高163或以上 *女生,服装风格黑白,有意者可以留下ig *ig不要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