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上的穷客:被大国支配2000多年,塔吉克斯坦到底路在何方?

塔吉克斯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亚小国,也是一个几乎看不到希望的穷国。

而塔吉克斯坦的历史,最近可以追溯到30年前。

话说1991年,那是一个秋天,俗称多事之秋,有一群几位年过半百的年轻人在地图上画了很多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肢解了苏联,从此那个叱咤风云并令整个世界都胆战心惊的超级大国不复存在,15个大小各异的国家如如后春笋般横空出世。

而塔吉克斯坦的心情,自始至终都一直不太美丽。而之所以心里不舒坦,根本原因在于其国土相当不平坦,在这个面积仅14.31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山地面积竟占到了国土总面积的93%以上,而其中一半以上海拔超过3000米,是名副其实的山地之国。

而山地广布的地形特点,使塔吉克斯坦无论农业还是工业都无从发展,所以经济发展也因崎岖的地形而长期徘徊在温饱线的边缘。

长期的一贫如洗,极大地损害了塔吉克人民的幸福感,它们纷纷表示与其一起大眼瞪小眼地共同贫穷,还不如劳燕分飞自力更生,尤其是经济相对发达的列宁纳巴德州,一再表示不想和东南部的穷亲戚走动,更不想做扶贫的冤大头,坚持如果可以一定要远走高飞,永不回头。

国内乌烟瘴气如此,国外局面也不容乐观,虽然塔吉克斯坦面积并不算大,但却同时和东亚、中亚和西亚相连,受到自北方而来的俄罗斯、自东方而来的中国、自南方而来的美国以及自西方而来的土耳其等势力影响。虽然地处高原山地之上,交通极其不便利,作为小国的塔吉克斯坦也难以逃避大国的注视甚至觊觎。

所以,塔吉克虽然出镜次数少,存在感不强,但却并不代表心不累。

而塔吉克斯坦之所以尴尬,和塔吉克斯坦的历史和现实情况紧密相关。

历史上的塔吉克斯坦,和东方邻国的关系相当密切,密切到两者同属一个“国家”。

公元前138年张骞凿空后,中原王朝开始了经略西域的尝试,随后西汉王朝在公元前60年设置西域都护府,将西域广大地区纳入中原王朝版图。

由于西域范围相当广大,因此帕米尔高原周边的塔吉克斯坦东部自然也是中原王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部则成为大月氏人建立的贵霜帝国的一部分。

贵霜帝国盛极而衰后,伊朗高原上的萨珊波斯帝国逐渐强大并向阿富汗和中亚扩张,塔吉克民族的前身就是中亚地区说着波斯语的游牧民族。

公元316年西晋灭亡后,中原王朝被迫南迁,北方进入少数民族王朝时代,西域随即脱离中原王朝疆域,直到唐朝前期才再度被收伏。

盛唐时期,国力强盛,西域受到中华文化的巨大影响。不过随着8世纪阿拉伯帝国向中亚的猛烈扩张,中亚游牧民族在大唐帝国收缩阵线的情况下为了自保不得不团结起来,于是塔吉克民族意识也逐渐形成。

9世纪阿拉伯帝国盛极而衰后,塔吉克人参与建立的萨曼王朝在中亚崛起,塔吉克民族则最终形成。

到萨曼王朝被喀拉汗王朝和伽色尼王朝灭亡后,塔吉克人就一蹶不振,随后经历了塞尔柱帝国、西辽帝国与花剌子模帝国的轮番统治后,乌兹别克人逐渐成为中亚主体。

1236年,蒙古发动第二次西征,横扫中亚和东欧,并最终建立了面积空前广大的金帐汗国。金帐汗国建立后,大量蒙古人进入锡尔河以北地区并与当地的突厥人通婚,最终形成月即别都人。

16世纪初,月即别都人脱离金帐汗国建立昔班尼汗国,随后昔班尼汗国消灭南部的帖木儿帝国并占领河中地区,后在不断的民族融合中最终形成乌兹别克民族。

“乌兹别克”意味“自己当家做主”,时至今日乌兹别克族依然是中亚人口最多的民族。但一山不容二虎,乌兹别克族的当家做主意味着塔吉克族必须在乌兹别克人的统治下胆战心惊。

16世纪末昔班尼汗国盛极而衰后因内战分裂为希瓦和布哈拉两个汗国,而后随着动荡的继续,布哈拉汗国中的明格部自立门户并建立浩罕国,从此中亚进入三国鼎立时代。

而彼时沙俄也从1582年开始越过乌拉尔山向东扩张,因为使用了雇佣兵性质的哥萨克武装,沙俄在远东的扩张异常猛烈,17世纪初就抵达了贝加尔湖以西以北,1649年就抵达了太平洋沿岸。

而作为中高纬度国家,沙俄对温暖的南方一直有着热烈的向往,所以在一路向东的猛烈扩张中,沙俄也在不断伺机南下,并注重在1643年侵入黑龙江流域烧杀抢掠。

1685年,康熙皇帝先后两次组织雅克萨之战,沉重打击了沙俄的嚣张气焰,迫使其不得不与清朝在1689年签订《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确定了外兴安岭以南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清朝的领土。

在黑龙江流域的南下遭遇迎头痛击后,沙俄不得不调转方向,一方面向更北的勘察加半岛扩张,另一方面则返身向西勾结准噶尔汗国侵略漠北喀尔喀蒙古各部,随后清朝收伏喀尔喀蒙古各部,并用了70年时间最终彻底消灭准噶尔汗国,时隔800多年后再度将势力拓展到中亚,塔吉克斯坦的东部地区则再度纳入清朝版图。

在蒙古的扩张再度被挫败之后,沙俄不得不继续西退,开始在19世纪上半叶集中力量侵略中亚,于是乌兹别克三国开始岌岌可危。

事实上,早在1714年,沙俄就开始了征服乌兹别克的第一步,只不过乌兹别克人并未给远道而来的侵略者生还的机会。

但随着沙俄受西欧资本主义感染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其实力逐渐与乌兹别克人拉开了差距,于是在镇压了北部哈萨克人的起义后,沙俄陆续在1865年征服浩罕国,在1868年征服了布哈拉汗国,在1873年征服了希瓦汗国,至此乌兹别克地区彻底被沙俄征服。

不过,乌兹别克人并不甘心被沙俄统治,反俄起义此起彼伏,于是在1875年镇压了浩罕国起义后,沙俄在浩罕国故地设置了费尔干纳省。

而在征服乌兹别克三国之前,沙俄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趁火打劫夺走外西北地区,其中包含了今天的塔吉克斯坦东部。

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后,俄国境内风起云涌,根据列宁“民族自决”思想,俄国境内各大中民族纷纷揭竿而起,中亚工人阶级随即建立突厥斯坦苏维埃政权并加入苏俄。

随后,中亚地区白军势力和苏维埃武装在布哈拉汗国和希瓦汗国进行了惨烈的厮杀,最终陆续建立了布哈拉人民共和国和花剌子模人民共和国。

1922年,苏联成立,开始进入经济建设时期,而为了防止中亚尤其是乌兹别克人的“兴风作浪”,苏联于1924年在中亚地区推行“民族识别”,决定废除突厥斯坦、布哈拉和花剌子模3个共和国,并在1925年成立了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个加盟共和国,随后两国加入苏联。

彼时的的塔吉克斯坦,是处于乌兹别克斯坦麾下的自治共和国,彼此矛盾相当尖锐。为避免伊朗和阿富汗的民族主义影响,更为了分化瓦解乌兹别克斯坦的势力,苏联在1929年将塔吉克斯坦自治共和国升级为加盟共和国并加入苏联。

随后的1936年,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先后升格为加盟共和国,至此中亚五国格局最终形成。

本着“分而治之”的思想,苏联在进行民族识别时,尽可能地按照各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杂居分布特点进行国界线划分,这导致各国边界犬牙交错且首都都在边界附近。

苏联时代,中亚五国同在一片屋檐下,彼此尚能相安无事。但随着戈尔巴乔夫改革导致苏联摇摇欲坠并轰然瓦解,中亚五国的矛盾瞬间白热化。

由于各国边界将完整的地形地貌肢解得支离破碎,尤其是相对于富饶的费尔干纳盆地被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共同拥有,这让三国的关系相当紧张。

再加上1929年乌塔分家时,乌兹别克斯坦同意将费尔干纳盆地西部的苦盏区划给塔吉克斯坦,换取塔吉克人为主的撒马尔罕和布哈拉两座大城市的主动权。所以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一再表示撒马尔罕和布哈拉是塔吉克斯坦固有领土,而乌兹别克斯坦则表示费尔干纳盆地属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地盘。

而相比于身处中亚内部腹地且人口稠密更有丰富资源尤其是油气资源的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的日子一直以来都非常难过。

事实上的当年的乌兹别克斯坦之所以愿意选择放手成全塔吉克斯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当年的塔吉克斯坦实在是太穷了,穷到什么程度呢?比如当年乌兹别克斯坦派往塔吉克斯坦的公务员,都不约而同地有种流放3000里的悲凉感,所以有一脚踢开包袱的机会,乌兹别克斯坦当然不会错过。

而塔吉克斯坦“自立门户”后,也顺理成章地成为苏联的包袱,从1929年到1991年,苏联的救济从未停止过。

所以塔吉克斯坦才和其它贫穷的中亚加盟国一样,对苏联有着超乎寻常的深挚感情,说什么也不愿意追随其它加盟国瓦解苏联。直到最后俄罗斯主动扛起造反的大旗,并不由分说地一脚踹开中亚各穷国,塔吉克斯坦才和其它中亚加盟国一样,“依依不舍”地走上了自力更生的道路。

只不过,没有了苏联的救济,塔吉克斯坦也几乎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由于山地为主的地形,所以塔吉克斯坦的水能资源异常丰富,但就像你说乞丐手中的破碗如何古董如何价值连城一样,饥肠辘辘的乞丐一再表示我去年买了个大手表。

地形的限制,让塔吉克斯坦经济难以发展,没有资本的原始积累,再多的有色金属甚至铀矿资源也注定是望洋兴叹。所以时至今日,塔吉克斯坦水能开发量不足总量的10%,对经济的推动作用也就更不足为奇了。

而且,虽然塔吉克斯坦是独联体、上合组织、欧安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伊斯兰会议组织等30多个国际和地区性组织成员,更与北约成为和平伙伴,但无论那个组织中,塔吉克斯坦都是名副其实的边缘地带。

而更尴尬的是,因为地形的限制,使得塔吉克斯坦自古以来也成为交通线的禁区,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无论北线还是南线都与塔吉克斯坦擦肩而过,这让塔吉克斯坦无语凝噎。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没有公路和铁路的“引流”,塔吉克斯坦经济的迟滞不前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着周边国家陆续走上吃香喝辣的道路,饥肠辘辘的塔吉克斯坦终于走上了饥不择食的道路,于是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逐渐走上了“八面玲珑,来者不拒”的外交路线。

而在迎合周边势力之前,塔吉克人自己先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

由于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和其他苏联加盟国一样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尤其是没有了苏联的救济,因此塔吉克斯坦经济迅速陷入困境,这导致长期被压制的“南北矛盾”和“东西矛盾”迅速表面化,而后塔吉克斯坦政府与反对派在1992年5月10日爆发了惨烈的内战。

由于塔吉克斯坦特殊的区位,因此内战爆发后,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国纷纷介入,战争规模迅速扩大。

因塔吉克斯坦的内战极大地影响了中亚的稳定,更给了美国等势力见缝插针的机会,所以独联体国家迅速出手,邀请冲突双方展开会谈,并最终在1997年6月实现了停战。

但5年的内战共造成超过6万多人丧生,境内120多万人沦为难民,更有30多万他国侨民被迫离开塔吉克斯坦,包括很多专家和技术人才,经济损失超过100亿美元,可谓损失惨重。2000年塔吉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仅为8.2亿美元,可谓一夜回到解放前。

因为越打越穷,所以战争结束后的塔吉克斯坦为了生存,加快了张开怀抱的速度。

从塔吉克斯坦的发展轨迹来看,东方邻国的影响无疑最为深远,但经过俄国长达200年的统治,今日的塔吉克斯坦早已被彻底俄化。

但问题是,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长期一蹶不振甚至半死不活,虽然有重返中亚的勃勃雄心但却有心无力,除了保留在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基地,俄罗斯的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

所以,美国的影响力开始逐渐凸显。为了进军中亚让俄罗斯的后院起火,美国在苏联解体后从未放弃过向中亚包括塔吉克斯坦渗透的脚步。

尤其是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美国势力直接推到塔吉克斯坦家门口,塔吉克斯坦成为美俄对抗的最前沿,美国更成为塔吉克斯坦最大的救济方。

但塔吉克斯坦注定是个热闹的地方,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和东方邻国进行了边界谈判,归还了1158平方公里土地,为两国关系的友好发展打下坚实基础。而随着东方邻国复兴脚步的一日千里,塔吉克斯坦注定地位更“重要”。

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和印度等二流角色也有浑水摸鱼的野心,毕竟中亚除了是土耳其所谓“泛突厥联盟”的腹地,也是印度寻根问祖的圣地和图腾,而伊朗更有重返中亚增加抗美纵深的设想。

所以即便过了2000年,塔吉克斯坦依然难以摆脱被大国支配的恐惧。

而这也似乎注定了,塔吉克斯坦作为名副其实的小国,注定难以决定自身命运。而难以改变的绝望区位和地形,更注定了贫穷的塔吉克斯坦只能长期靠国际社会的接济为生。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上一篇:1892年的一组行刑老照片,刽子手体型瘦弱,犯人的眼神很可怕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路过

    本人只要有上班,必定路过你工作的地方,然后看看你有没有在(秒认,虽然只是看一下,但真的很开心,而且总不能每次都上前搭话,打扰认真工作的你,所以很珍惜这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