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超越纳粹的前苏联古拉格群岛

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几乎世人皆知,然而比纳粹集中营更加庞大,更加系统化的前超级大国的古拉格群岛却一直鲜有人知道,直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的长篇纪实小说《古拉格群岛》问世后,这个黑暗而阴森的地方才逐渐的为世人所知

古拉格群岛其实并不是一个岛,在地图上也找不到这个叫古拉格群岛的地方,从上个世纪20年代开始,超级大国为了清洗掉内部的所谓的“敌对势力”,于是在2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上,设立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用来关押所谓“敌人”的集中营,“古拉格群岛”因此而得名

其实将犯人流放到西伯利亚等偏远地区的传统在沙俄时代就一直都有,类似于清政府将犯人流放到宁古塔一样,只是沙俄时代对流放的政治犯还比较礼遇,有别于其他的刑事犯,相对比较自由,斯大林就曾经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四次,其中有三次成功越狱

沙俄集中营的宽松管理让斯大林嗤之以鼻,后来还多次嘲讽沙俄的软弱无能,到了其统治的时代,为了维持超级大国的稳定,集中营的严酷指数呈直线飙升,越狱这种事情几乎成为绝响

在这位强人领导的眼里,威胁到新生人民政权的并不是外部的帝国主义,而是内部的那些所谓的“人民公敌”,强人领袖还将这些人民公敌划分了具体的类型,比如说前沙俄的官员、资本家、神职人员等等都被划分成了这一类型

被贴上“人民公敌”的标签后,就绝无再翻身的机会,因为超级大国的领导层一致认为这些人是绝对不可能与新生的人民政权合作的,必须予以严厉的惩处,最高领导甚至 将这些人形容为破坏国家的害虫、污染源和毒素,务必要彻底清除干净

而那些杀人犯和抢劫犯反倒是可以争取的朋友,因为超级大国的领导层相信这些罪犯犯罪的原因都是因为被剥削,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受害者,只要将那些剥削者消灭掉,那么就不会再有犯罪了

于是人们开始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是犯罪被流放到集中营,曾经的地痞流氓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去检举揭发那些所谓的潜在的“人民公敌”

就算是一些无关政治的普通人也难以逃避被抓捕的命运,有人因为不小心弄破了领导的画像而被检举揭发,有人因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从未见过面的亲戚偷渡而全家被抓进了集中营,一时之间人人自危,整个超级大国笼罩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

要说监狱每个国家都有,而古拉格系统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不需要法律和审判,也不需要罪名,只要走进这个集中营,就总有一款罪名适合你,有的案件甚至从审判到定罪的过程只要几分钟就搞定了

索尔仁尼琴在书里详细列举了古拉格里面的数十种残酷的刑罚,从肉体上的折磨到心理上的摧残,无所不用其极,犯人们走进集中营就意味着死亡,但不会像纳粹的集中营那样被集体处决

在超级大国的领导层看来,希特勒搞的那种毒气室实在是太愚蠢,白白的浪费了那么多活蹦乱跳的资源,而古拉格的犯人们会一直日复一日的劳动,直到为新生政权的建设耗尽最后一口气,最后在漫天风雪中得到最终的解脱,做到了物尽其用

在古拉格极端严酷的环境中,人性的道德底线也得到了一次实验,曾经的兄弟战友为了一块面包就可以相互的检举揭发,争相献媚于集中营的看守,不放过每一次向最高领导表忠心的机会,每个人都变得像动物一样,除了食物,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

对人性和精神的摧残是古拉格最可怕的地方,这方面它远超纳粹的集中营,被纳粹折磨的犹太人没有一个会感恩希特勒,都恨不得将希特勒挫骨扬灰,但是在古拉格集中营却不是这样

在这里劳改的人都是因为最高领袖的一句话而被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此过上暗无天日的生活的,但是在1953年最高领导死的时候,许多人还因此而悲伤的落泪,甚至还有人将多年积攒的一点宝贵的零花钱主动的捐献出来给最高领导修纪念碑,这也许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最高境界吧

随着最高领导的逝去,非人道的古拉格也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在最高领导执政的24年间,有275万人死在了古拉格,成为了强人领导下的荒唐时代的牺牲品,可见一人主宰一国有多么的可怕,公平而透明的法制就像是新鲜空气一样,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上一篇:溥仪逃亡时,把它缝在棉衣里26年不离身,现已成国宝中的国宝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