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与相权的博弈:给皇帝端尿盆的侍中,在隋唐时期竟成了宰相

侍中是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皇帝身边的侍从。 侍中常在禁中出入,是皇帝的跟班,除了拿衣服拿包外,还要给皇帝尿盆。 以前,小便器有个高雅的名字叫“虎子”,所以武士中也有个高雅的名字叫“执虎子”。 但是,由于魏晋南北朝的发展,到了隋唐时期,这种职位成为三省六部制中三省之一的门下省的首脑,成为当时的宰相。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杜少今说,侍中职的兴起,在这背后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皇权与相权的博弈。

古代侍中群像一.三公九卿制度的消亡,尚书先于侍中崛起于我国秦朝实行三公九卿制,西汉承秦制,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为三公。 丞相朝政尽收眼底,太尉统军,御史大夫监察百官,与皇帝坐下论说,尊崇地位。 九卿负责政府的运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时期。 汉武帝幼年即位,祖母窦太后、母亲王太后掌权,汉武帝别开生面,创立了所谓“内朝”。 内朝人员以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等实权军人为首,其他文职人员冠以“侍中、散骑常侍、尚书”等称号,以侍从秘书顾问的身份参与决策。 因此,内朝成为了实际的决策机关,原来的三公九卿成为了“外朝”,成为了执行机关。 尽管如此,内朝就像天子的家臣,侍中还是要负责为皇帝尿床的工作。 也就是说,是“虎之子”。 第一个以内朝身份彻底虚构三公的机构是尚书台,首脑是尚书。 衡平品级低,但掌握着写敕令、发布命令、弹劾监察首相的权力。 汉武帝死后,霍光以大将军记录尚书事的身份辅助政治,第一次登上尚书之峰。 东汉建立后,尚书成为实宰相,权倾天下。 所有当权者“记录衡平事件”,只有掌握尚书台,才能掌握中枢决定权。

大将军霍光二.侍中、中书令同时兴起,为真宰相,三省六部制的确立物极反,尚书权力过大,必然导致皇帝像当时虚构的“外朝”那样虚构的“尚书””。 现在大将军录尚书的事,与西汉初年的首相没有区别,皇帝有必要再次分割相权。 “近水楼台先得月”、原本是内朝成员的“侍中、散骑常侍”等跟随这些贴身衣物的“虎子执行”们借东风开始走向人生的巅峰。 这些人越来越剥夺衡平的决定权,衡平成为纯粹的执行机构。 魏帝曹丕时代,一位名叫苏则的官员被任命为侍中,从此开始参与中枢决策。 质量低,但权力大。 他的好朋友吉茂很嫉妒,酸溜溜地对他说。 “你的孩子怎么变成虎子了? 这是尿床的官员啊。 ”苏说,“我很像你啊。 做了闲散的官员,每天悠闲地什么也没做。” 吉茂是外朝官员,虽然属于政府正式编制,但他嫉妒苏成为侍中。 晋武帝司马炎时期,任凯和贾充在各自的朋党争斗。 当时,尚书台已成为正式政府机关的尚书省(外朝化,意味着皇帝不再信任)。 贾充建议皇帝将任职的任凯提升为尚书省的人事部尚书。 人事部尚书的质量比侍中高,但任凯心情不好。 果然,失去决策权的任凯很快就倒下了贾充斗。 从以上两个故事可以看出,魏晋时期的一些武士虽然没有正式成为宰相高官,但已经真正起到了宰相的作用。 和侍中一起崛起的还有中书令。 曹魏本着分权到底的原则,让中书令负责敕令起草,侍中研究反驳,两者共同参与决策。 因此,魏明帝曹叡弥留之际,出现了中书鉴、侍中孙资、刘放两人影响曹叡的决定,将辅政大臣改为曹爽、司马懿的故事。 经过南北朝时期中书令、侍中制度的完善发展,到隋唐时期,当年以尿盆为端的侍中终于正式确立为真宰相。 三公九卿制度完全被三省六部制取代了! 中书省首脑的中书令负责决策。 门下省首脑的侍中,承担驳回审议的责任。 掸邦首脑尚书令受6个管辖,是一个纯粹的执行机构。 三省首脑与宰相齐名。 但真正决策的核心是中书令和侍中。 掸邦是老妇人的新年,一年不如一年。

三省六部制三.三省六部制花开,皇权与相权重游尚书令不行,侍中与中书令风景无限,两者地位更高须分时期。 例如,初唐的时候,宰相去门下省开会,所以侍中是宰相之首。 唐朝的中宗时代,大宰相裴炎是中书令,所以宰相们又在中书省召开了会议。 三省制度,看起来很完美,担任各部门的职务,但只存在了90多年就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回顾开头的故事,其实三省之所以能取代三公,原本是汉武帝权力博弈的结果,原本是天子侍从家臣的近侍参政。 但发展到隋唐,三省成为正式机关,地位尊贵,三省首脑不再像当年的家臣,天子一句话就可以任免。 在唐朝,所有三省官员的任命都有复杂的程序,非功劳大臣不得担任。 而三省在越来越权重后,再次威胁皇权,开始相互剥皮,影响办事效率。 于是唐朝皇帝们发明了一种叫“差遣”的新方法。 不管你是什么官员,我都给你“同中书门下三品”、“同平章事”的称号,你可以暂时当宰相。 同样,上帝一句话就可以免除这个临时派遣,让你各自回家。 这个权力完全在皇帝手里,绕过了那些复杂的手续。 长期以来,中书令、侍中两人的职务成为虚构的头衔,成为荣誉的称号。 而被冠以“同中书门下三品”头衔的官员,才是真宰相。 三省制度有名无实。 到了唐玄宗开元年,宰相张说干脆把中书省和门下省合并为中书门下,三权分立不复存在,三省制度完全消亡。 尚书省虽仍在,但仍是一个纯粹的执行机构,逐渐失去宰相职能。 此后,各世代宰相依然不是一个人,但没有回到三省制度这样三省官员作用明显的时代。 无论如何,当皇权受到相权的威胁时,最终皇帝会继续发明新机构来代替旧机构,从而削弱分化权力。 只有这样,皇权才能永远至上。

开元宰相张说

上一篇:为何古代帝王大多不愿提前将皇位传给太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