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河南饥荒有多惨?150万人被饿死,这组老照片让人不忍直视

河南位于中国中部,东边是安徽、山东,北边是河北、山西,西边是陕西,南边与湖北相接。这里向来有九州腹地、十省通衢的称号,是全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古人有云,得中原者得天下,而这中原指的便是河南。

但在几十年前,因为它的重要,这里成了人间地狱。事情要从1938年的4月说起,当时李宗仁指挥了台儿庄战役,大捷。

这是抗战初期的一次大胜利,也是整个正面战场最大的胜利之一,对国内、国际来说都有着重大的意义。更是鼓舞了全民族的士气,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令老蒋产生了一种错误的判断。很早之前军事家蒋百里就曾给出未来的预言,在他的国防论中提出:

抗日必须以国民为本,打持久战。

又说:

不畏鲸吞,只怕蚕食,全面抗战

可惜老蒋跟他关系不错虽然不错,却丝毫没听进去,早先在败局中提出

“三日亡国”论

。眼看这次台儿庄大捷,又将“三日亡国”论变成了

速胜论

。出于速胜论的思想,他匆忙将二十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打算借着这场胜战的余威,和鬼子在徐州决战。这正合日寇的心思,他们可以借此消灭主力部队。

5月15日,老蒋才发现不对,主力部队很有可能会被包围在徐州。由此决定放弃徐州,部队就这样被拉来拉去,无作为不说还消耗力气。就在这个时候,土肥原贤二带着两万人强渡黄河,豫东战役爆发。

兰封

不到一天失守,

商丘

守军不战而逃,十五万人竟然没打得过两万人。

程潜也不得不撤退,可这一退,面临的是开封失守。

开封离兰封只有五十公里,郑州也岌岌可危,所带来的后果很有可能是大后方沦陷、亡国。6月3日,当土肥原贤二进攻开封的时候,老蒋心急之下想出了一个主意。

1938年6月9日凌晨

距离郑州三十公里的

中牟

失守,而黄河也决堤了。

是守军自己挖开的,目的是阻拦日军的脚步,保住后方。一定程度上来说,确实打乱了日军的计划,郑州直到1944年才沦陷。

也为武汉退守争取了喘口气的时间,但这一招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武汉在四个月后依然失守,黄河水所带来的隐患,却间接导致后来的大饥荒。

三省四十四个县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地方,都成了连连灾害的黄泛区,房屋、耕田、百姓被淹没的不计其数,上千万人流离失所。间接导致了1942年那场大饥荒,当时范围很广,河南、山东、安徽、河北等地。

但黄河决堤只是其中原因之一,最后损伤如此惨重,还有别的因素。比如说当地官员无所作为,这一带属于第一战区,

司令官为蒋鼎文,省主席为

李培基

无所作为的是

李培基

1941年河南部分地区开始出现旱灾,可他没有将困难上报。

蒋鼎文与36集团军司令李家钰、汤恩伯等军官倒是上报了,可何应钦说地方没有上报,军队上报是无效的。

还将蒋鼎文训斥了一番,他只好自己号召士兵节省粮食,多出来的拿去救济灾民。于是一直到1942年的6月1日,老蒋主持全国粮政会议时,他还不知道河南出现了旱情。直到九月,蒋鼎文直接跟老蒋报告了这件事,这才开始救灾工作,不过力度依然不大。

同年10月30日,郭仲隗带着灾民吃的

榆树皮、观音土

去重庆,重庆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

当然也因为另一个人的影响,那就是美国记者白修德,他曾去拍过照片,发现当地官员对灾情轻描淡写,力图掩盖真相的事实。

所以在面对官员招待时,他一口饭都没吃,因为想到还有人饿得奄奄一息,他吃不下。后来他将这件事发往了纽约,时代杂志特地刊登了这则消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由于李培基的未上报,河南不仅要忍受灾情,还得征集军粮。这无疑给当地百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可笑的是重庆派人来调查的时候,李培基还试图隐瞒。

但人都是有眼睛的,那两名大员亲眼所见后直言:

才知河南灾情如此严重,

李培基

你不能辞其咎!

随后老蒋下令减免河南天赋,同时拨款两亿元用于救灾支出,然而此时救灾工作已经赶不上灾情的蔓延。从当时日报来看,旱灾波及了河南全省百分之八十二的耕地,超过一千两百万人需要救济。

当地还有近百万军队,由于强征粮食,1943年春再次爆发。粮价飞涨,吃完了冬季存量的灾民大批死亡,卖妻卖儿、易子而食等事屡见不鲜。当时灾情有多严重呢?《宋任穷回忆录》曾有这么一段话:

许多地方几乎是‘家家添新坟,村村有哭声’。

家家户户都没有粮食,时常有人饿死,吃的大多是树皮、干草。

就连路边随便一颗野草,都有无数人去争抢,老弱病残抢不到只能活活饿死。

观音土倒是能吃饱,可这东西吃多了是会死人的,因为它压根没法消化。

还有的人为了活命,只能逃荒,河南的许多村都成了无人村。即使是逃荒,也未必能活下来,因为无地可去。各省不可能收留太多灾民,沦陷区更不用说,鬼子直接开枪赶人。

有的人,直接在路上便倒地,也不会有人帮忙收尸。用尸横遍野来形容当时的场面,毫不夸张,百姓们的眼里只有活下去。当时死亡具体多少人数并没有准确的记载,目前可以看见的统计数字有两份,一份是1943年河南省的存档

。里边记载的是河南82县人数,

死亡人数288006人,逃荒人数1526662人。

不过这份数据有问题,因为当时重庆已经得知情况,十分愤怒。将救灾工作归为各县长等人的考成之一,救灾不力的轻则罢官,重则枪毙。各县为了保住位置和小命,都尽量少报,所以这数字可能还要往上加。

且有一点,逃荒人数有

1526662人

真正逃荒成功的又有多少呢?

另一份数据来自于赈灾委员会张光嗣,统计时间为1943年9月27日,不过只有29个重灾县的人口死亡数据。

其中总数为1484989人,由此可见上一份数据的不可信,只是张光嗣的数据是怎么来的也没人知道。

总的来说,1942年大饥荒河南的死亡人数,依然是一个谜。

然而就如同那句话所言,

灾难不是死了几万人,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几万次。

如今灾难已经过去多年,我们这一代不需要再忍受这样的痛苦,但我们也应该要珍惜现在的好生活,不忘当年的痛楚。

上一篇:日军发起自杀冲锋,苏军为何停止射击?下一秒场景让日军后悔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