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一悍匪,从乞丐做到司令,娶81个老婆,击毙后身边妇女无数

20世纪20年代中期,在中国山东的平邑和费县农村骂人最恶毒的话语不是诅咒对方父母祖籍,更不是类比牲畜,而是不带一点脏字的两句

“你是刘黑七”“你是刘部队”。

刘黑七和刘部队都是同一个人,此人原名刘桂堂,是山东省临沂市费县一对贫穷普通的夫妇所生。刘桂堂本人并没什么背景,年幼时更是过得很艰苦,父亲穷得叮当响,没撑得起家庭就撒手离世。

刘桂堂跟着母亲王大脚整整过了八年的乞讨生活,吃不饱穿不暖,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哪来的心思干坏事?甚至还成了骂人的代名词?

刘桂堂自出生起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过早地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还没来得及生出棱角就被生活逼迫着成长。苦难的岁月给予他磨砺意志的机会,也使他比同龄孩子更懂事更圆滑。

可惜刘桂堂并没有把自己身上的聪明劲儿用对地方,十岁出头就跟当地与他年龄大差不差的地痞流氓打得火热。后来,这一伙人在刘桂堂的鼓动下甚至发展成一窝横行霸道的小土匪。

当时正值清王朝大厦将倾之际,国家动乱,法律在那山沟沟里更是形同虚设。

刘桂堂苦日子过怕了,亟需很多很多物质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土匪干的事他全干了,土匪不敢干的事他也干。在清朝彻底灭亡之后,刘桂堂更是大开烧杀抢掠的劫财之道。那时候土匪之间还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

"要花钱,跟刘团;跟着刘团到处窜,给个县长也不换。"

这伙土匪先对同村人下手,壮实里自己的荷包,又开始恬不知耻立起“劫富济贫”的旗帜,声称他们只吃大户。然而当上土匪头头的刘桂堂从东抢到西,从北劫到南,无论大小一概通吃。即便是饥荒地区的人他也没有放过,没有钱物就用闺女抵,手段卑劣泯灭人性的刘桂堂硬是把好几个村逼到绝户。

据《费县县志》记载,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刘黑七横行半个中国长达20余载,20余万百姓无辜受害。1925—1928年,仅沂蒙山区被刘黑七匪军抢掠的村庄就有1000多个,烧毁房屋20多万间,残杀群众1.2万余人。

刘桂堂大量敛财,四处晃荡与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他的势力日渐扩大,后来甚至拥兵过万。不再满足于土匪身份的刘桂堂,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倒戈之路。跟着何应钦,刘桂堂当上了师长,跟着阎锡山他又得了个军长,到了宋哲元麾下还成了察东剿匪司令。

他的人生信条是有奶便是娘,有钱便认爹。那时常眯缝着的眼里,早已被利益二字塞得水泄不通。

1943年, 国民党九十二军第142师抵达山东南部。当时刘桂堂也启程返乡,在家乡锅泉一带一边与日寇狼狈为奸扫荡骚扰百姓,一边告知九十二军自己会亲自带领部队前去接应。

然而战场局势变幻万千,九十二军在松林一战被日寇击败,不得不离开鲁南。战果刚至,刘桂堂毫不犹豫地立马公开投降日寇, 被编为伪和平救国军第十军第三师, 成了“双料师长”。

刘桂堂无恶不作,看似不惧报应。刘桂堂的第12个小老婆苏倩却透露说刘桂堂本人其实很迷信神鬼,连打仗都要算日子。根据刘桂堂的出身和生活环境,其实不难理解,奇怪的是他却并未因此有敬畏心。没有文化,大字不识的刘桂堂似乎只是想靠玄学谋求心里安慰。

同样出身农村的苏倩则不同,年轻时相貌姣好的苏倩被刘桂堂强行掳走。从一开始的极力反抗到后来坚持许久不向刘桂堂低头称是可以看出苏倩文化程度不高,却很有自我意识。但是当时女性地位实在卑微,再好的老婆也劝不住利欲熏心鬼迷心窍的汉子。

刘桂堂抢了一路,娶了一路,当时民众都在说他足足娶了81个老婆。

81个老婆,古代帝王妻妾之多也不过如此。彼时还受封建帝制思想影响的男人,凡是有点权势,怕都在暗戳戳地做着皇帝梦,之前笔者浅谈过的四川军阀杨森是,这位兵权在握的山东悍匪亦然。

他们做着皇帝梦,却没有那个能力去实现,因为他们都不是民心所向,众所周知,得民心者得天下。至于杨森和刘桂堂,暴戾狠毒又与人民为敌,别说民心,就连自己老婆的心都守不住。

看人用双眼,看老婆要用心。可他刘桂堂一颗心早就装满了钱财细软,唯一放在心上的也只有从小与他相依为命的亲娘王大脚。就这么一双眼睛又哪里能够天天看得住几十号人,何况他刘匪头忙着剥削百姓,哪里肯在家盯着一堆老婆。于是刘桂堂想了个主意:让手下替他看媳妇。

了解过山东绿帽王韩复渠故事的朋友们看到这想必就猜到了结局,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些看守就这么“监守自盗”了。刘桂堂虽说只是贪图美色对这些老婆并无真情实感,但这种事情着实让他脸上挂不住。

一次,刘桂堂的母亲王大脚过寿,刘桂堂大摆宴席,赴宴的客人络绎不绝,寿堂上摆满的寿礼也相当丰厚。王大脚苦了大半辈子,如今面对儿子如此行孝自然是开心得合不拢嘴。

然而刘桂堂却没有在母亲的寿宴上收敛自己的恶趣味,他命人搬来几个大木箱,让自己的妻妾儿女给王大脚磕头,磕头就给银元,磕得多给得多。

等到寿堂前咚咚咚的磕头声此起彼伏,刘桂堂看戏的眼神倏忽冷了一下,他指着一个跪着的儿子说到:

“你不是我儿子,你长得跟我一点都不像。”

众人听闻此话又惊又疑,惊是怕刘桂堂发脾气连带着他们遭殃,疑是不解刘桂堂怎的就那么肯定儿子不是亲生的,这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场合,他自己的亲娘还在旁边坐着呢。

原来,刘桂堂对自己的情况明镜似的,这几十个老婆娶了娶杀了杀,剩下多少个他压根就不清楚。他对她们没有感情,也不信任她们,对这些喊着自己爹爹,自己却连样貌都分辨不清的“儿女们”更是觉得滑稽。

事实证明,刘桂堂当日寿堂自揭短的行为确实不是人来疯,他死后,他的老婆们没有一个出来说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是刘桂堂的。真相如何我们不得而知,而在1943年11月15日,刘桂堂被击毙后,他坟前的野草怕是真的再无后人打理了。

学术参考资料:

1、《同床异梦四春秋——刘桂堂七姨太的回忆》,姚占修

2、《抗战时期鲁南巨匪刘桂堂与日寇的勾结与冲突》,孙宗一

3、《费县县志》

上一篇:杨震之死:一场对清官的剿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求问!染疫机率

    我们学校有确诊者,但那位确诊者是夜校生,我是日校生,但学校4天后才公告4天前有学生确诊,但在中间不知情上课时,有使用同一间教室,就在隔天,没被学校要求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