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悍的楚国,为何不能号令群雄,失去了逐鹿天下的机会?

楚国版图大,边界线长,补给线长,牵一发而动全身。就那版图看着,列国防楚可比防秦防得多,早期几个国联合打楚就是时有的事。历史上楚是被诸侯联军打得最多的,楚想统一明显比秦困难,他那个巨无霸地图很难让人不留意。楚国的兼并整合能力一直非常可以,春秋战国之际楚国先后共兼并五十余国,兼并国家数量最多,但没有出现消化不良的现象。扩张是楚国为了增加自身国力的行为,但客观上却极大促进了民族融合的形势。从淮河到南岭之间南国地域上的族群,在楚国时期基本完成了民族融合。看初始地图,南方这片有姬姓诸侯,有夏商舜禹后裔,有各种少数部落,而楚国这么大地块上不可能只生活着楚族人。

如果想理解战国时期楚国的状态,以及他的命运,我们不能以秦赵齐这种典型的前封建时期集权官僚国家的视角来看待,而更应该把楚带入成西周,以一个大型分封礼法制国家的角度来分析楚国。作为一个起家是在南阳盆地南部(目前主流说法是古丹阳,即丹淅,今南阳淅川县),一路南迁至枝江(楚熊绎初都丹阳,今县东南故城是也。后移枝江,亦曰丹阳),最后定都江陵的国家来说,楚国最初在南方是没啥根基的。

这直接导致了两个结果:

1.在南蛮盘踞的南方,在那个郡县制和罗马式行省总督制连影子都看不到的时代,为了“大启群蛮”,楚王是复刻了周武对抗东夷和殷商后裔的思路,即搞分封,先开空头支票,然后攻城掠地大开发。这在西周就是如分封姜尚这样的诸侯,在楚国就表现为大量县男和方国(比如说屈原就是个典型例子)。

2.由于一路南迁,楚国的郢都核心是常年游走于中原之外的,加上南方广阔空间给了楚国非常大的发展余裕,这个国家在春秋前期扩张非常迅猛,因而分封的县方国之间都相对遥远,且地处边疆,整体上来说冲淡了宗法中士卿的影响力。

所以会发现,楚国和晋齐的历史不一样:在战国时期,中原诸侯在王权与士卿斗争中,逐渐从宗法体制中衍生出了一种不按照宗法原则而是带有官僚性质的卿族集团,这也就是封建官僚集团的前身,而这些官僚中的佼佼者又不断收编拉拢弱势的士族为家臣,形成了一个个小的中央集权性质的领主,最后随着传统宗法国家的崩溃(如三家分晋,田氏代齐),新生的封建集权国家就诞生了。

而楚国是不存在这样的情况的,由于远离核心,楚国最强大的是公族集团,即传统中央,楚国卿族地位就相当于格拉摩根伯爵这样,封你开的空头支票,你打下来成了方主,县男,然后中央对你还是随意使唤,你要是不服造反,公族就派兵把你碾压了,你根本不能翻身。这样的结果,就是楚国发展封建制度很困难,楚文王,宣王,威王,怀王都做不到,即使庄王也做不到。

楚国有大片领土,但有很多地方没开发出来。其实当时的中原文化就像现在西方的普世价值,楚国就像那些向往普世价值的国家,学会了,自己也就弱了。其实楚国最早靠的是夏朝的一个分支部落南下和当地的部落融合形成的,不像周分封的那些国家一样,楚的强大是靠中原的技术和当地部落的凶悍,结果中原礼崩乐坏,楚国周礼学的一套一套的,不灭才怪呢。

上一篇:皇帝准备干掉将军,将军知道后对心腹说:皇帝让我把你们都处决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