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国军上将,促成北平和谈,却拒绝为我党工作,说不能对不起蒋

解放战争中,国民党的很多起义将领后来都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重要岗位,但是有这么一个人,无论我党如何征求他的意见让他出山,甚至为他安排工作,都被他拒绝了,还说自己不能对不起蒋介石,要学傅青主(即傅山,明末思想家,明亡后拒绝为清朝廷效命)。

冯钦哉

这个人就是冯钦哉,说起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曾经高举义旗讨伐袁世凯,是杨虎城手下的师长,但是在西安事变时拒绝了杨虎城发出的“驻防潼关,防堵中央军”的命令,更是给国民政府承诺“一不作共产党,二不拥护小张(即张学良),三不与中央军作战”,抗战爆发后他又主动请缨北上抗日,解放战争时期极力促成了北平和谈,但是建国后又不愿意担任任何职位,只想当个普通老百姓。

高举义旗讨袁

冯钦哉是1889年生人,出生在陕西万泉县,1906年考入了运城宏道学校,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由于思想开放,他常常与留日学生交流,议论时政,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1909年时经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同盟会。

1913年,陕西都督阎锡山组织了征蒙队,冯钦哉被任命为侦探队二等侦查员,但是由于阎锡山与袁世凯勾结,引起了冯钦哉的不满,随后在1914年脱离了晋军队伍到了绥远,获得了绥远将军张绍曾的赏识,想要招揽他,但是被冯钦哉拒绝了。

阎锡山

1914年6月1日,冯钦哉与同盟会成员张汉斌组织了包头起义,率领起义部队攻打袁世凯的第九师,因寡不敌众撤退,随后遭到了袁世凯、阎锡山的联名通缉,冯钦哉不得不逃入陕西,张汉斌为了掩护他牺牲在敌人枪口下。

1915年底袁世凯称帝,冯钦哉在陕西组织了讨袁部队向东进发攻击山西,但遭到了阎锡山部队的袭击,队伍溃逃,冯钦哉这次起义又失败了,1917年冯钦哉辗转到了上海,在那里他见到了孙中山,孙中山对冯钦哉多有勉励,还对他接下来的西北地区运动做了指示。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冯钦哉奔走于上海、天津等地联络革命,随后回到陕西与耿直谋划组建革命军,同年耿直发动起义成立了靖国军,冯钦哉任第三路第四支队模范连连长,与第一支队司令杨虎城结识,不久,冯钦哉就被杨虎城邀请到他的第一支队担任营长,此后杨、冯二人合作无间,共同奋战十几年。

此后数年,冯钦哉每次战斗奋勇当先,逐渐成为杨虎城最为倚重的将领,并在1926年与直系军阀吴佩孚的作战中大放异彩,当时吴佩孚军队进逼西安,冯钦哉率领部队抗击直系军队,使得西安转危为安,瓦解了吴佩孚的攻势。

杨虎城

1927年,杨虎城部队改编后冯钦哉担任1师师长,在接下来与张宗昌、孙传芳等部的战斗中表现出色,牵制了敌人的攻势,使整个部队得以安全转移。

1929年4月,杨虎城所部投向蒋介石,当年冬,蒋介石与冯玉祥的战争爆发,唐生智临阵反戈倒蒋,蒋介石急令杨虎城的部队侧击唐生智部队,冯钦哉作为先锋大将,率领部队两天两夜急行军100公里,偷袭了唐生智的司令部,驻马店一战大获全胜,蒋介石危机解除,随后给冯钦哉升官一级。

为了表彰冯钦哉的功劳,蒋介石亲自到驻马店为冯钦哉庆贺,并召见了他,见面后蒋介石就对冯钦哉说,你的队伍打得很好,是一员虎将啊!并赏了冯钦哉两万大洋,冯钦哉得意忘形地说,打山西吧,打阎锡山我包了,看得出来冯钦哉对于阎锡山还是十分记仇的,但是当时蒋介石尽管与阎锡山有些间隙,但还不到翻脸的时刻,冯钦哉的一番话也使得蒋介石很尴尬。

信守三个承诺

“九一八”事变后,冯钦哉对于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十分愤慨,多次主张抗击日本侵略,同年他去南京出席国民党四全大会时,蒋介石向他询问平甘情况,冯钦哉不以为然地说,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我们的东北,你不打日本人反而要打甘肃的老百姓,就算打下来也是丢人。这句话让蒋介石很是尴尬,但是考虑到影响,他也没有发作。

1933年日本人侵占了热河,冯钦哉再次请缨北上抗日,随后率领42师出潼关到怀柔抗日与日军交火,受何应钦指挥。

与此同时,冯玉祥的民众抗日同盟军取得了察哈尔抗战的重大胜利。冯钦哉随后去见了何应钦说,冯玉祥总司令是抗日的,我不能打他,我又是他的旧部,也不能打他,他姓冯我也姓冯,虽然不是本家,但是他抗日胜利我也觉得光荣,更不能打他了!随后就带着部队撤回了陕西。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后,杨虎城给冯钦哉发了急电“西安事变,兵谏于蒋,联共抗日,希共谋此举”,并命令冯钦哉进驻潼关,防止中央军进陕,但是冯钦哉却回应说“张副司令(张学良)的命令我不听,你有什么办法,我们再商量”。

冯钦哉的这一反应让杨虎城也没想到,其实冯钦哉对于张学良的不抵抗使得东北被日本人霸占非常不满,现在还要命令他更是想都不要想,随后杨虎城派了多人去大荔说服冯钦哉,与此同时南京的何应钦等人也派人来劝说冯,冯钦哉在大荔的指挥部一时成了香饽饽,杨虎城、张学良、何应钦等人的说客都来到了这里。

在大荔的会谈中,冯钦哉表示“一不作共产党,二不拥护小张(即张学良),三不与中央军作战”,由于在西安事变中冯钦哉没有按照杨虎城的命令执行,之后他的部队扩编为27路军,自此脱离了杨虎城的西北军系统。

主动请缨抗日

“七七事变”后,冯钦哉声援抗日,并再次请缨抗日,得到了蒋介石的批准,1937年8月,冯钦哉率领部队到河北参加抗日,在娘子关战斗中,冯部伤亡惨重,随后整个27路军被编为一个师,开赴晋东南修整抗日。

1938年,冯钦哉的部队被编为第14兵团,在晋东南地区与日军发生过数十次战斗,并与朱老总和彭老总交往甚密,双方官兵时常在一起联欢,冯钦哉还多次邀请彭德怀去他那里开座谈会,向他的部队讲解游击战法的精髓,关系之深可见一斑。

由于与八路军交往过深,引起了蒋介石的猜忌,1939年冬天冯钦哉被调任了第一战区副长官,被剥夺了兵权,迫切想要抗日的冯钦哉只在战场上与日军打了两年就被束之高阁。

极力促成和谈

剥夺军权后冯钦哉很不甘心,曾多次面见蒋介石想要重新掌兵抗日,但是等来的只是“研究一下”的托词,后来冯钦哉被任命为察哈尔省主席,但是当时的察哈尔省已经沦陷了,他这个官就只能是在自己家里过过瘾了,而他本人的第一战区副长官也被蒋介石给免掉了。

抗战胜利后,冯钦哉终于能够名正言顺成为察哈尔省主席了,但是等解放战争爆发后他就被免去了职务,调到了第11战区担任副司令长官。

后来冯钦哉被任命为华北“剿总”副总司令,但是冯钦哉此时早已心灰意冷,这些职务他都没有到任,就是挂了个名字而已。

1948年底,解放军对北平进行了包围,蒋介石派飞机接高级人员南下,冯钦哉不同意南下,蒋介石就劝他说,你在西安事变时没有执行命令,这笔账可要算的,你不要坐等着当俘虏了,冯钦哉回答说,反正共产党不杀俘虏,拒绝南下。

由于北平是千年古城,我党不想以武力收复,因此展开了和谈工作,冯钦哉对此十分支持,在和谈关键时刻,傅作义想要找一位地位高资格老且与共产党关系密切的人来当谈判代表,有人推荐了邓宝珊。

此时的邓宝珊正在陕西,由于冯钦哉与邓宝珊关系很好,傅作义就想请冯钦哉请邓宝珊出面,冯钦哉欣然应允,没过多久就将邓宝珊请到了北平,作为和谈的全权代表,和谈工作顺利进行,没多久就达成了“和平协议”。

要当傅青主,不能对不起蒋

北平和平解放后,鉴于冯钦哉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主动促成了北平和谈,我党曾多次派人询问冯钦哉的意见,想要为他安排工作,但是冯钦哉全部拒绝了,他说,政府给我发了“市民证”“解放证”,我心满意足了,求之不得,我不想要做官,我想当个平头老百姓,再说了我虽然留在了新中国,但是蒋介石对我有知遇之恩不能忘恩负义,不能对不起他。

随后邓宝珊等人多次出面劝他出来工作,但是冯钦哉的态度很坚决,他说,我要做付青山,老百姓是国家的主人,官吏是人民的奴仆,我要当主人不要当奴仆,冯钦哉的意见如此,好友们对他也是无可奈何,劝说他的工作自然无法继续下去。

后来在党的教育下,冯钦哉终于被说服了,他在1956年加入了民革,担任北京民革社会第13支部委员,同年担任了北京市政协第一届委员,随后的日子里,他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参加学习关心祖国统一大业,视察工厂农村参与祖国建设。

1957年,由于冯钦哉的话语留下把柄,被划入了右派,因为西安事变的问题被抓捕入狱,1961年因病保外就医,1963年病故在西安,享年74岁。

纵观冯钦哉一生,对于日本人,冯钦哉可谓是深恶痛绝,对于张学良的做法他一直不认同,因此后来在多个场合里说了张学良的坏话,也从心里看不起他,蒋介石对他有知遇之恩,因为他有啥说啥,多次让蒋介石下不来台,但是蒋并未对他计较,尽管后来剥夺了他的军权他也没有过激的举动。

至于北平解放,他不想让这座古城毁于战火之中,况且当时国民党气数已尽,再打下去也只是徒增伤亡,就如他对蒋介石说的那样,打自己人太丢人了,这才有了他为北平和平解放极力奔走。

建国后他不愿意担任职务是因为他一直在蒋介石的手下带兵打仗,为我党工作他的心里觉得对不起蒋介石,但是后来想明白后他也是极力为祖国统一奔走,因此,冯钦哉这个人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对于民族大义来说确实值得肯定的,而且他的拳拳爱国之心也不能否认,大家是怎么看待这个人的呢?

码文不易,欢迎关注评论!

上一篇:朱允炆坐拥天下,为何还斗不过一个王爷?只因他犯了3个致命错误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gg有什么结婚福利吗

    之前拿到预聘 预计毕业后要进去,在想要不要趁现在跟女友去登记,但家人说有些公司会有结婚福利(EX婚假)之类的,所以可以等进去一阵子再登记,可是我在网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