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手中的王牌大将,李世民都忌惮不已,却被一神婆给忽悠死了

李世民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而李建成也不像人们印象中那么弱。李世民利用“玄武门之变”创造了一场“狭路相逢”的拼杀,将自己兵精将勇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在世人的主流印象里,李建成阵营似乎拿不出战斗力爆表的武将,仅仅一个薛万彻最后被李世民给收了。

其实,将在精而不在多,李建成阵营还真有以一当十的良将,只不过是在玄武门之变时,没有在现场罢了。

那个在玄武门外叫嚷着要杀李世民全家的薛万彻,就是此人麾下的小弟。这人就是隋唐时期赫赫有名的燕王罗艺。

罗艺一招变身香饽饽

历史中的罗艺并没有罗成这个儿子,他也不是秦琼的姑父。罗艺是隋朝大将罗荣之子,虽然不是关陇集团内部人,但是他也属于正儿八经的官二代。

罗艺这人虽然善于骑射,弓马娴熟,但是他的性格存在缺陷。罗艺凶暴狡诈,不讲仁义而又刚愎自用。这就为之后罗艺的悲剧埋下了伏笔,他的性格缺陷就注定他成不了大事。

在大业年间,罗艺在杨广征讨高句丽的战争中表现优秀,授命为北平郡督军。为之后罗艺在北方盘踞提供了先决条件。

杨广几次征讨高句丽为隋朝的覆灭埋下了伏笔,隋朝末年,天下大乱,而杨广却当起了“鸵鸟”,每天吃吃喝喝。

而罗艺眼看着天下大乱,他虽然没有问鼎天下的勇气,却想着在幽州能够当自己的“土皇帝”。

于是,罗艺抓住天下大乱的机会,在幽州开仓放粮,分发府库内的财物赏赐将士,竟然在那乱世之中,坐稳了“幽州王”的交椅。

罗艺骁勇善战,在北部又无逐鹿天下的雄心,反而成了一支人人都想拉拢忌惮的势力。当瓦岗军退出第一阵营之后,天下也就只有窦建德、王世充、李渊这几股能够成大事的势力了。

于是,罗艺需要找一个靠山来入伙了,离他最近的要数窦建德,最想要吞并他的也是窦建德。于是,罗艺干脆找了一个离他最远,并且最需要他的李渊来投靠。

说是投靠,但无疑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要知道,窦建德要是对罗艺用强,就要忌惮背后的李渊。

而李渊如果想要向罗艺行使权力,就势必要解决窦建德这个点,表面看起来,罗艺投降了李渊,但实际上,李渊还要为罗艺打工,为他的安全负责任。

罗艺缘何成为了李建成手下大将

后来,李唐军队将窦建德与王世充全都收拾了,就剩下了刘黑闼没事还在折腾一下子,眼看着天下大局已定,再不拿点战功,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魏征便建议李建成请缨出战刘黑闼,在这个过程中顺便还写信联系了罗艺。罗艺也看清楚了天下的局势,面对来自于大唐太子的橄榄枝,他没有理由拒绝。

罗艺一改往常出工不出力的习惯,配合李建成剿灭刘黑闼,在洺州会师。在当时,李建成可以说是正儿八经的继承人,麾下智囊团众多,名正言顺。

李建成将罗艺带回长安见李渊,李渊一看便做了一个顺水人情,重用罗艺。而李世民为了与罗艺搞好关系,还曾派左右前去示好,结果被罗艺打了一顿送了出来。

眼看李建成与李世民兄弟俩互相搞事,李渊也想着能够平衡下双方势力,便将罗艺派去镇守泾州。

罗艺有勇无谋,被神婆忽悠死了

如果不是这样,李世民“玄武门之变”便存在着更多的变数,如果是罗艺率兵在玄武门外攻城,那么可不是区区一个薛万彻所能比的,逆天翻盘也不一定。

公元626年,李世民通过玄武门之变成功翻盘,当上皇帝之后便大赏群臣。罗艺虽然与李世民不和,但是李世民也封了罗艺开府仪同三司,搞了1200户养着他,但是罗艺却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

李世民的胸怀包容这些与他不和的将领一点问题都没有,为了收服薛万彻竟然将女儿都嫁给他了。

但是罗艺的性格让他坐立不安,于是,在公元627年,罗艺便张罗着谋反之事,他假意奉命率军入朝,却趁机占据豳州。

李世民向来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便派长孙无忌和尉迟恭前去镇压。可还没到罗艺处,罗艺便被手下亲信所杀。

原来罗艺谋反只是他单方面的意愿,他手下大将赵慈皓和统军杨岌在李唐大军没来之前,就打算趁机铲除罗艺,只是中间出了点差池,导致赵慈皓被杀,杨岌率军攻打罗艺,竟然打败了他。

罗艺也够倒霉的,出逃的途中又被贴身侍卫杀死,罗艺这人缘也不知道天天咋走的。

罗艺之所以会错误地走这一步,更多的还是因为他那不靠谱的老婆,又找了个不靠谱的神婆。罗艺想要造反,本能地就想找个神婆来给预测下吉凶。

神婆一向都是捡着好听的说,便信口开始胡扯起来,说王妃有母仪天下之风,并且王妃的贵主要还是由于王(罗艺),说罗艺十日内必登大位。

这才给了罗艺放手一搏的勇气,就这么着,一代英雄罗艺退下了历史舞台。要不怎么说,性格决定成败,所言非虚。

上一篇:刘备一生错过的5位顶尖人才,其中一位能力甚至和诸葛亮不相上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真的太幸运了

    我原本想要离职,期间已经找好工作了,原先的工作型态是在家上班的服务业,老实说没有什么发展潜力,算是过渡的跳板,我前一份工作很累(工程师)才想说缓缓下,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