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士群:汪伪特务头子,打垮戴笠军统上海势力,从不迫害红色特工

由于历史原因,列强曾在上海广设租界,外国势力在上海活跃,各国间谍也在这里暗战。尤其是北伐到抗战这段时间,各方间谍在上海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大戏。后来不论各方历史怎么描述,都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汪伪政府特务头子李士群。

在当时的间谍界,李士群肯定算得上一个传奇。他的身份不仅仅是汪伪头号特务,还有国、共、苏、日等多重背景。自1938年底投日回到上海,只用了短短1年时间,从零开始做到了汪伪部长,他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能量?

在控制汪伪特工总部期间,他对戴笠的军统势力疯狂打击,但却从未迫害过红色特工,甚至没人说得出他做过什么有损红方利益的事情,这背后又有怎样的缘由?尽管投敌做了汉奸,为日伪卖命,但最后他为何又被日本毒死?

由于李士群过早地非正常死亡,以及身份的敏感性,关于他的正规档案尚未解密。后人在描述他经历时大多依靠与其接近的人士口述,从不同人的口述中能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李士群。让这个扑朔迷离的人物显得更加神秘。

李士群

今天这篇文章,笔者就综合多方资料,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李士群短暂而又传奇的一生。

李士群于1905年出生,浙江遂昌人,家庭贫寒,但仍坚持学业。曾就读上海大学,在这期间有两件足以改变他命运的事情。一是入了党,二是找到一位福星妻子叶吉卿(也是党员)。

妻子叶吉卿是一位典型的白富美,她是李士群的老乡,家人一直在上海经商,家境优渥。不仅给李士的群的事业提供过巨大支持,还曾救过他的命。

1927年,蒋介石发动“412政变”,大肆杀害红方人员。上海红方人员纷纷转入地下,李士群被派往苏联学习。到苏联不久,他被选派到特种警察学校受训,这其实是苏军为了建立远东地区情报网而特设的间谍学校,学员多为亚洲各国红色人员。

1928年,李士群回国,被安排在中央特科第一科,该科实际上是特科指挥机关。由于国民党实施白色恐怖,大量红方人员被逮捕迫害。据相关资料统计从1933年秋到1934年秋,有4505人被逮捕,其中4213人叛变,包括卢福坦、顾顺章、王云程这样的高层人员。

丁默邨与李士群

这些叛徒泄露了大量红方情报,对红方造成极大危害。中央特科的主要任务就是收集情报,处决叛徒。李士群的起点比较高,而且在那个年代留苏背景是一种非常宝贵的资历,可以预见假如他一直留在红方,日后必定会成为高层。

可惜他似乎运气不佳,回上海不久就被租界巡捕房逮捕。为了避免被移交给国民党,妻子叶吉卿通花了大量金钱,通过家庭人脉找到上海黑帮大佬季云卿把他捞出来。这以后,李士群也与上海黑帮搭上了关系。

更倒霉的是1932年夏天,李士群夫妻双双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李毕竟受过特工训练,任凭敌人用尽皮鞭、老虎凳、辣椒水各种酷刑,他就是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当特务们把叶吉卿拖出来,并将魔爪伸向她时,李士群屈服了。

他向前来审讯拉拢的丁默邨提出两个条件:一、不出卖朋友;二、不做危害红方的事。他的解释是如果出卖红方情报会被打狗队处决,还不如被严刑拷打而死。丁默邨也是红方叛徒,知道其中利害,对此表示理解。

不久李士群夫妇被释放,并在丁默邨手下工作,但他仍然通过以前的关系找到组织,说明自己投敌是被迫无奈的权宜之计。特殊时期,组织对此类人员异常慎重,要求他处决丁默邨以证清白。

丁默邨也曾是一名党员,投敌叛变后大肆抓捕迫害红方人员,早已被视为眼中钉。当时国民党调查统计局共设三个处,第一处后来改为中统,处长徐恩曾;第二处后来改为军统,处长戴笠。第三处处长便是丁默邨,他与徐戴在国民党情报机构内有三足鼎立之势。

李士群接到任务以后,并没有行动,而是将情报告知了丁默邨。因为他可以凭此攀上丁这棵大树,为日后发展铺平道路。他与丁默邨商量以后,决定合演一出桃代李僵,将新上任的调查科上海区区长马绍武作为目标,事成之后向组织谎称是执行人员认错人了。

当然,这个故事在逻辑上难以自洽。李士群处决马绍武可以交差,但丁默邨仍然在黑名单上。丁默邨当然不会冒险卷入一场对己方要员的刺杀行动中。另一种说法是,组织一开始交代给李士群的任务就是处决马绍武。

马绍武是一个比丁默邨更危险的人物。他向红方内部派遣卧底,并通过卧底提供的情报抓捕了临时中央局三位常委之一的卢福坦。此后又秘密绑架了江苏省委书记王云程。

红方人员都难以接近他,而李士群作为内部人员有天然的优势,摸清了他的活动规律,才能成功将其处决,他也因此获得了组织的谅解。

上海军统

马绍武被处决引起了南京方面的震怒,限令一个月内破案。最终纸包不住火,查到了李士群头上,他再次入狱。这次受刑比上次更大残酷,他差点丢了小命,但却咬死不认。因为他知道,一旦认了也逃不了一个死字,而且还会牵连出更多的人。

这次仍然是妻子叶吉卿救了他。她先是用财物买通徐恩曾手下,并通过他们引荐见到了徐恩曾。据中统特务马啸天后来回忆,他将叶吉卿带到徐恩曾一间秘密办公室,两人密处一夜。第二天下午叶吉卿就拿着一张徐恩曾的手令将李士群领出了监狱。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年底南京沦陷,国民党特务全部逃到了大后方,却安排李士群留守。李士群心里想,这无异于让自己去送死。

日军大举侵华以后也在积极建立情报系统,必然会用到中国人。像李士群这样在国共双方都不受待见的人便是他们的拉拢对象。李士群在南京留守时,日本人派了一名美女间谍到他身边。

在美女间谍诱惑之下,1938年秋夏之交,李士群利用调任国民党株萍铁路特别党部特务室主任的机会,安排妻子叶吉卿回了老家。自己带着办公经费和日本美女间谍南下逃到了香港。在该间谍的帮助下,很快与日本驻港总领事中村丰一连上了线。后来,中村丰一又将其介绍给在上海的日本大使馆书记官清水董三。

就这样,李士群投入了日本人怀抱。但也有另外一种说法,日本全面侵华后,苏联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派人打入日军中获取情报。日本人派来美女间谍,李士群求之不得,双方一拍而合。

初到上海,李士群帮清水董三搞情报,彼时他还是一个光杆司令,连一条破枪都没有。他通过黑帮大佬季云卿的势力,在租界内网罗一群地痞流氓、失意军人、中统军统人员,渐渐地拉起了一支队伍,获得了日本人的重视。

1938年底,汪精卫公开投日,不久来到了上海,组织了伪政权。此时遭到徐恩曾和戴笠排挤避居香港的丁默邨,也投敌来到上海。在日本人的牵线下,汪政府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成立了特工总部。

丁默邨资历远比李士群高,日本人便决定由其担任部长、李担任副部长。但其实际,特工总部班底都是李士群拉起来的人,最终还是李说了算。把持76号的丁李二人,为日伪充当爪牙,迫害过大量爱国抗日人士,犯下了滔天罪行。

但就李士群个人而言,其指向性非常明确,那就是疯狂打击军统势力。

戴笠

对于汪伪势力的崛起,中统军统都欲除之而后快。接连派出凌子云、林之江等人去上海刺杀李士群,但都被李生擒,并通过威逼利诱将这些人收入自己麾下。戴笠气得直咬牙,派出自己的亲家、军统“四大金刚”之一的王天木赴上海组织刺杀行动。

消息仍然被李士群在军统的内线获知,提前安排自己的后台晴气庆胤在车上观战,为他上演了一处活绑军统王牌特务的好戏,此后通过各种手段将王天木也收入自己麾下。中统和军统的行动不仅丝毫没有伤到李士群,还让他的实力大涨,于是将目标暂时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1939年秋,军统特务詹森将上海黑帮大佬季云卿刺杀,这彻底激怒了李士群。不久他就抓到詹森并将其处决。此后,军统少将级特派员戴星炳、军统少将主任吴赓恕等人在上海进行活动时,接连被李士群逮捕处决。军统青岛站被李士群一锅端,全部叛变。

李士群对军统最大的一次行动是摧毁其上海站。上海站站长陈恭澍策划过刺杀张敬尧、石友三、汪精卫等汉奸的行动,有军统第一杀手之称。他被李士群活捉后不久就叛变,表示愿意带领所属干部百余人归附。戴笠军统上海势力被彻底摧毁,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在上海立足。

他对军统势力疯狂打击,但对红色特工态度却截然相反。

汪伪政府

后来,他向关露表明想见潘汉年,并说:“我李士群虽然投敌了,但这些年,我杀过一个党员吗?我做过任何对不起党的事情吗?难道我不知道打狗队的厉害吗?”

1941年秋,在关露的牵线下,李士群与潘汉年在上海碰面。他解释了投日的原因:“汪精卫比蒋介石好,蒋独裁、汪民主,投靠日本人是借助他们的力量反蒋,与党是殊途同归,希望得到谅解。”这个解释当然隐去了其个人目,当时抗日战争形势已经转变,李士群也急于找一条后路。

此后他给了潘汉年和新四军很大帮助。他给了潘汉年一本上海储备银行的支票本和一个密码本。后来还将日军对新四军的军事行动计划提供给潘汉年。上海形势恶化以后,李还派人保护新四军干部刘晓等人安全通过封锁线。此外还向新四军提供过粮食弹药等物资。使日军的“清乡”行动一次次扑空。

李士群一共与潘汉年见过三次面,最后一次是1943年4月。为了展示自己的能量,他将潘诱骗到南京,并挟持其去见了汪精卫。这件事成了两人命运的转折点。由于种种原因潘汉年未将这次会面上报,成了日后其冤案爆发的直接原因。而李士群近乎公开地接近红方人员,使蒋、日都决定对其下手。

潘汉年

戴笠派人刺杀李士群接连失败后,便调整思路,企图拉拢他。派出唐生智的胞弟唐生明潜伏汪伪政府,对要员进行策反。可唐生明持续工作了几年,李士群丝毫不买军统的账,戴笠决定利用李与汪伪其他要员的内部矛盾将李除掉。

唐生明的说法是:“当时战局形势已经非常明显,蒋介石要趁这个时候利用敌伪力量消灭新四军,以免将来增加麻烦,但他认为李士群不肯听从指挥,是一个大障碍。”蒋方特工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抗战胜利后,李士群将会投向红方,而李又是一个让戴笠都有些害怕的人物,只能将其除掉。

李士群的崛起与日本华北方面军参谋晴气庆胤的帮助分不开,李的下属吴世宝抢劫日军押运黄金车辆惹出大祸,依靠晴气庆胤的保护李才安全脱身。

李士群自恃有日本后台,平日里嚣张跋扈,锋芒外露,喜欢与人争权夺利。先后得罪了丁默邨、周佛海等人,甚至连日本人也不放在眼里。他还利用“清乡”机会,大肆囤积棉花粮食,援助新四军的行为也渐渐被日伪洞察。1943年,晴气庆胤奉调回日本,李士群失去了保护伞。

当时伪税警总团副总团长熊剑东因与李士群夺权产生矛盾,在其挑拨下日军宪兵队本部特高课长冈村决定除掉李世群。9月6日,他以调解熊、李二人矛盾为由将李邀请到家中用餐,并在食物中下了慢性毒药。李士群回家后不数日便毒发医治无效死亡,时年38岁。

如何评价李士群是一件困难的事,可以用亦正亦邪来形容。他充当汪伪帮凶,迫害过大量爱国抗日人士和无辜群众,罪大恶极。但他也为潘汉年情报系统和新四军提供过帮助,即便这种帮助一定程度上是为自己寻找后路,但客观上为革命作出了贡献。在现在流行叙事中把李士群列为十大汉奸之一,但假如他活到解放后,是否也会享受类似国军起义将领一样的待遇,历史对他的评价是否会更全面?

专注近代战争史,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

@温度历史

感谢大家支持!关于本文有不同的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上一篇:王家姐妹都不愿下嫁盛 紘 ,老太太怎么好意思说是她选的大娘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