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仲用一条毒计,兵不血刃灭掉四国,如今成为美国对外贸易杀手锏

这是文章头部

1970年9月,反美政治家、智利社会党领袖阿连德竞选为智利总统,并颁布了一系列利国措施,严重损害美国在智利的经济利益。

当时的阿连德支持率非常高,民众基础雄厚,军事手段推翻的代价比较大,且在国际上影响不好。

狡猾的华尔街财阀,却只用了一招,让智利短时间内上演虚假繁荣的“圈套”。

很快,智利政府破产,失业率大增,物价严重通胀,全国性罢工游行事件爆发。

就这样,美国兵不血刃,利用经济贸易战轻松打垮阿连德,重新掌控智利。

殊不知,美国打压智利的“杀手锏”,其实是从2500年前齐国名相管仲那里偷学的。

一华夏第一相——管仲

管仲是春秋时期齐国的丞相,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谋略家。

在他就任期间,进行一系列经济、军事改革,壮大齐国,并执行“尊王攘夷”策略,踏平了众多反对者。

因管仲一生贡献巨大,被称之为“管子”,其生前事迹被后人整理成册,形成《管子》,该书籍囊括军事、农业、经济、法学等多个领域,让人们看到真实的管仲。

当然,管仲之所以能够成为华夏第一相,也少不了齐桓公的提拔和信任。

在春秋乱世,各大诸侯王都想要成为春秋霸主,打压其他小国。然而,想要成为霸主何其艰难,毕竟在诸侯林立的时代,没有碾压性的实力,如何能够称霸。

即便称霸之路非常艰难,可各大诸侯王仍然在不断尝试,冀图能够成为霸主、指点江山。而在众多诸侯中,齐桓公最先成就霸主地位。

齐国称霸之路,并非大家想象中那般激战四方、充斥着腥风血雨,反而多次“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过,齐国的称霸功臣,并非齐桓公本人,反而是“圣人之师”管仲。

其实,管仲和齐桓公原本是敌对的两个人,甚至管仲的一支箭差点要了齐桓公的命,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公元前686年,齐国内部混乱,流亡异国的公子纠和公子小白见状,纷纷蓄积力量,企图回到齐国夺回王座。

公子纠背后是鲁庄公扶持的,当他派人护送公子纠回到齐国时,意外发现公子小白已提前出发,一旦公子小白抢先一步到达齐国,那公子纠将处于劣势。

正在鲁国做官的管仲毛遂自荐,率领官兵快马加鞭,抢先一步埋伏在公子小白的必经之路上。

待到公子小白的车马走近时,管仲朝着公子小白瞄准,并快速拉弓射箭,箭出小白应声倒地。管仲见状,以为小白已经死去,随即兴高采烈地返回鲁国。

实际上,管仲这一箭刚好射在小白身上的铜制挂饰上,小白本人并没有受伤。不过小白为了避免管仲继续补刀,机智装死倒下,这才逃过一劫。

最后,公子小白顺利来到齐国,并接任齐国国君的王座,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春秋霸主齐桓公。

齐桓公即位后,为了能振兴国家,实现宏伟霸业,决定对鲍叔牙委以重任,毕竟鲍叔牙拥护其即位有功。

然而,鲍叔牙听闻后连连推辞,表示自己能力不足,如果想要带领齐国走上霸主之位,唯有重用管仲,将其任命为丞相才可。

因齐桓公对鲍叔牙非常信任,进而选择和管仲化干戈为玉帛,并开始重用管仲,尊称其为“仲父”。

管仲担任国相后,随即对齐国的内政、外交展开了一系列改革。而他除了是政治家、军事家,其实也是中国最早的“经济学家”,他擅长利用经济手段,帮助齐国成就霸主地位,因而他也被称为“贸易战”的鼻祖。

2500年前,他就使用多种经济手段,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就可降服敌人,即便对方是兵力强大的楚国。

管仲“买鹿制楚”

齐国想要成为春秋霸主,最大的阻力就是楚国,毕竟楚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实力雄厚,且时不时在齐国边境制造麻烦,这让齐桓公气得牙痒痒。

一次,楚国再次兵犯齐国南部边境,众将领气不过,纷纷请求发兵震慑楚国,可楚国军事实力强横,齐国军队恐怕很难占到便宜,齐桓公摇摆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了很久后,齐桓公也没想到好的对策,他只好请教仲父管仲。

齐桓公问:“楚国欺人太甚,我想率兵攻打,但该国兵强马壮,就算是普通百姓,单兵作战实力也很强,齐国虽强,但整体上仍敌不过楚国,该怎么才能削弱强楚?”

管仲说:“齐王,你准备拿出多少兵力和钱粮攻打楚国?”

齐桓公思考一番后,说:“我计划出兵数十万,粮草无限量,以及五千万钱经费,你看可以吗?”

管仲挥挥手,说:“上战伐谋,我兵不血刃就可灭掉楚国,只要给我2000万钱即可。”

齐桓公听了后大为不解,连忙求问其中缘由,管仲笑着说:“楚国产鹿,只要出高价买鹿,大王你再趁机收购粮食,大事可成。”

齐桓公听了后大喜,不禁伸出大拇指,并要求管仲全面负责此事。

就这样,在管仲的安排下,齐国大批商人纷纷来到楚国收购鹿,活鹿为最佳,死鹿皮价格偏低。

楚国百姓不解,

齐国商人为何大批量收购活鹿?齐国商人道:“齐桓公好鹿,愿不惜重金求购。”

楚国山川众多,野生动物随处可见,尤其是鹿这种动物,在楚国泛滥,因而不值几个钱,百姓们将其当成食物,省得其祸害庄稼。

楚国百姓将信将疑,花费了吃奶的劲捕了一头鹿,卖给齐国商人。没想这个齐国商人直接拿出百枚铜币收购,这让楚人大为震惊,纷纷议论。

实际上,齐桓公的2000万钱经费,根本买不了多少头鹿,但管仲的目的并非是购买鹿,反而是造势,引起楚成王的注意。

很快,这件奇事传到楚成王耳中。

他开始还有些困惑,为何齐人高价收购鹿,随即让人调查了一番,这才知齐人为了讨好齐桓公,供齐桓公狩猎玩乐,这才重金买鹿。

楚成王十分兴奋,他喊来丞相,说道:“昔日卫懿公因沉迷于仙鹤,最终荒废政务,结果导致国破人亡;今日齐国国力好不容易壮大,齐桓公却玩物丧志、耽于享乐,不惜重金来我大楚买鹿,这是亡国之相啊。”

丞相在一旁附和着,说:“这鹿我大楚国是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他齐桓公想买,我们尽管供应,如此我大楚国力将继续壮大,很快就能成为春秋第一霸主。”

就这样,在楚成王的一声号令下,楚国百姓纷纷舍弃农田,制作各种工具捕捉鹿,毕竟一头鹿的价值抵得上千斤粮食。

与此同时,管仲又号令楚国商人收鹿,他说:“你们可帮齐桓公收鹿,只要收上20头鹿,那就可得百两黄金;收上200头鹿,那就可给上千金。”

楚国商人听闻激动不已,纷纷大举收鹿。一时间,楚人捉鹿成风,除了百姓捉鹿外,慢慢地大臣、官兵、商人也加入捉鹿队伍,有人更是彻夜不睡而抓鹿。

为此,楚人纷纷放下本职工作,开始了一夜致富的美梦,但这一年楚国农田大面积荒废,官府、民家铜币堆积如山。

与此同时,管仲又暗中派商人收购楚国粮食,将其囤积起来,以待时机。

这一年,楚国叶璐对外贸易值猛增500%,楚成王激动不已,可很快他就傻眼了。

原来,管仲见目的达到,下令关闭贸易通道,禁止收鹿,且也下令不准将粮食卖给楚国。不久后,楚国大小粮库见底,部分地区百姓因闹饥荒而发起了暴动。

起初时,楚成王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认为楚国有的是铜币,只要有钱还怕买不到粮食。但没想齐国早已禁止粮食出口,他又向周边其他国家采购粮食。

然而,周边诸侯国的粮食多被齐国收购,齐桓公又发号施令,要求其他国家断绝和楚国的贸易。

同时,齐军又派兵截断远途购粮通道,彻底断了楚国的粮食进口通道。

齐桓公见状兴奋不已,他连忙对管仲说:“仲父,如今楚国大乱,民不聊生,百姓、官兵吃不饱饭,这下万事俱备,我是不是该出兵宣战?彻底击垮大楚?”

管仲摇摇头,说:“大王,你能确保齐军一定胜出吗?楚国可是全民皆兵,他们被逼上绝路,势必会奋起反抗啊。”

齐桓公听闻,面露焦虑之色,不知该如何是好,难道这一次还不能灭了强敌大楚?

管仲笑道:“大王别多虑,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可获胜。如今楚国内部粮价涨了五倍之多,百姓吃不上饭,已开始发起动乱。

而打仗讲究粮草先行,他们粮库已空,拿什么和我大齐对抗?若此时我们放开通道,接收楚国难民,那楚人将纷纷进入齐国,彻底动摇楚人气势。”

就这样,管仲派人将粮食运到边境腹地,并告诉楚人:“你们楚王昏庸无能,让你们饿了肚子,但大家别怕,只要投奔我们齐国,那就有吃不完的粮食,不会让你们再挨饿。”

楚人一听,纷纷逃到齐国,一时间难民如潮,逃难人口占楚人四成以上,结果导致楚国国力衰退。

管仲见时机成熟,立马联合八路诸侯大军,陈兵楚国边境。此时楚人已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无奈之下,楚王只好妥协,向齐桓公低头,愿意听从齐国号令。

就此,齐国不动一刀一枪,顺利接收楚地。

衡山之谋

管仲利用贸易战的方式,还成功击垮衡山国,至其彻底亡国。

衡山国位于齐鲁两国之间,尽管国家面积比较小,可衡山人民风彪悍、武德充沛,且擅长制造多种兵器以及大型战车,因而有“衡山利剑,天下无双”的美誉。

齐桓公早就将其视为眼中钉,一心想要拔除,如果派出大军重压,确实可击垮衡山国,但齐国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为此,齐桓公找到管仲,说明心中困惑。管仲听闻,连忙说道:“大王可以派人高价购买衡山器械,燕国、代国、秦国听闻必然会闻风购买,届时衡山器械价格必然大涨10倍以上。”

原来,当时燕国、代国为齐国邻国,平时里多擦枪走火,彼此相互提防。而当齐国高价购买衡山国的兵器后,燕国、代国十分惊慌,认为齐国想要扩充兵力,进而攻打燕、代两国,生怕战争时处于不利状态。

而三国纷纷购买衡山兵器、大型战车的消息很快就传到秦国,秦国为了自保也派人前来下单。

在这场军备竞赛中,衡山国可谓是赚钱赚到手抽筋,衡山国君丝毫没意料到危机来袭,反而不断上调兵器价格,并鼓励衡人加入军械生产中。

如此一来,众人纷纷制造起了兵器,反而忽略了庄稼种植。

不久后,管仲又派商人前去周边各诸侯国收购粮食,且粮食价格也被抬高3倍。

得知齐国粮价高,各大诸侯国纷纷将粮食运到齐国。就这样,只用了半年时间,齐国就收购了大批粮食。

然而就在此时,齐国却宣布暂停和衡山国进行贸易合作,此前签订的兵器订单终止。

齐国单方面撕毁合同后,燕国、代国见齐国不再搞军备竞赛,也取消了军火订单。而因兵器铸造时间长,各国只支付订金,衡山国根本就没赚到钱。

反而因举国生产机械,使得农业生产停滞,百姓家里最不缺兵器,却没有多少粮食。

衡山国君很是无奈,只好向各国求助,但他们也没多少余粮,毕竟都被卖到齐国。

在衡山国内外忧患之下,齐、鲁大军南北压境,然而衡山国已没有一战之力,衡山人多逃亡齐国,军心涣散。无奈之下,衡山国君只好宣布投降,集体归顺齐国。

可见,管仲的这个毒计太狠,兵不血刃吞并衡山国,且缴获了大批兵器,军事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管仲一服帛制鲁梁

正当齐国国力愈发强盛之时,周边的鲁国、梁国组成盟友关系,多次对齐国两面夹击,让齐国吃了不少亏。

齐桓公见状心急如焚,再这样下去别说成为春秋霸主了,可能会被两国联合瓜分,他连忙请教有何计谋。

管仲想了想,说:“鲁梁两国盛产绨衣,只要大王你为绨衣带货,鼓励大臣效仿,掀起齐人穿绨服的新潮,那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绨衣是一种看起来粗糙、摸起来柔软丝滑且轻盈无比的服饰,但绨衣唯有鲁梁一带才能制作,一直以来是一种小众服饰。

随着齐桓公亲自穿绨衣,大臣们也纷纷效仿,一时间绨衣成为齐国的一种新潮衣裳。与此同时,齐桓公又禁止齐国商人生产绨衣,所有衣服必须从鲁梁进口。

禁令下达后,齐国商人只能大量从鲁梁进口绨衣,以满足齐国庞大的需求。但很快,鲁梁绨衣供不应求,其价格也开始大涨。

为了让鲁梁两国提高产量,管仲又发布一则消息:“贩缟一千匹,奖金三百金;一万匹,三千金!”

鲁梁商人见绨衣利润这么大,立马号召百姓种植桑树、养蚕、纺织等。很快,百姓们也加入绨衣生产中,纷纷赚上了大钱,大家也开始舍弃不赚钱的农业,很多农田为此荒废。

到了粮食收获的季节,鲁梁两国粮食均迎来大减,很难满足百姓所需。不过百姓认为,只要有钱就不怕饿着,而齐人也主动将粮食卖给鲁梁百姓。

不过,当鲁梁全民生产绨衣时,管仲就开始下一步计划,他先是让齐桓公下令禁止官员穿绨衣,又宣布中止和鲁梁二国的贸易,单方面切断绨衣订单合同。

很快,鲁梁绨衣堆积如山,粮食却已所剩无几,一时间市场粮价、物价疯涨,百姓们很快就陷入饥荒中,动乱时有出现。

鲁梁国君只好向齐国进口粮食,可齐国早已下达出口禁令,而其他国家距离太远,结果鲁梁粮食涨至千钱每石,为齐国粮价的百倍之多。

鲁梁百姓买不起粮食,只能纷纷逃向齐国。就这样,2年时间里,逃到鲁梁的难民占总人口的十分之六。第三年,鲁梁国君也被逼屈服于齐国,认齐桓公为大哥。

可见,管仲这招毒计虽然没新鲜套路,可仍然让众诸侯国一次又一次上当。

当然,管仲贸易战的成功,也要归咎于齐国强大的财力和商业组织能力,不然管仲就算再有谋略,也难以发挥才干。

而这些“货币战争”中,无不透露着管仲的“轻重之术”思想。在他看来,商品价值是靠流通量来决定的,散之则轻,藏之则重,而货币价值又和其相反,“币重则物轻,币轻则物重”,通过战略性物资调节,就可轻易掌控他国的经济命脉。

美国贸易战的“杀手锏”

管仲的“重金买鹿”等贸易战手段的精髓,被2500年后的美国偷学,并成功运用在多个国家,而搞垮智利领袖阿连德就是典型一例。

二战后,因拉美国家地理位置特殊,成为美国的后花园,美国通过软硬兼施等手段,打击左翼政治势力,并借“联盟”之机,从而扶持亲美政权,以攫取拉美国家经济利益,智利也不例外。

智利位于南美洲西南部,地貌环境复杂,拥有森林、火山、冰峰、湾峡、山川等,这为智利带来了数不胜数的矿产资源,如铜矿、硝石矿数量众多。

尽管智利只有我国青海省这般大小,却是全球第一大铜矿生产国,其储量达30%,第二名的秘鲁占比也才12%。

智利也是天然硝石矿的唯一生产国,还是第一大铼、第二大锂矿、第三大钼、第七大银产国。可如此丰富的矿产资源,并没有让智利人民走上富裕之路,坐拥矿山的他们却拥有大量债务。

原因很简单,智利80%的铜矿资源,60%的钢铁、金属、化工产业,50%的冶金、机械制造、石油产业,100%的烟草业、制药业、自动化装配行业都在美国人手里。

不过,在智利近代历史上,有一个人的出现给美国带来一丝丝不安,直至今日智利人仍然怀念他,此人就是反美政治家阿连德。

阿连德出生在中产阶级,其家族中也出现多个名人,如曾祖父曾参与智利独立战争,祖父曾参加“南北太平洋战争”。

正是在武德充沛的革命家庭中,阿连德深受鼓舞,立志要向长辈看齐。长大后,他考上智利医学院,并拿到博士学位,走上医学道路。

然而,1929年经济大萧条之时,美国为了自身利益,疯狂压榨拉美国家的财富,智利也不例外。智利人民痛恨不已,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此时接触大量马克思主义的阿连德,也积极游行抗议。

但结果却是阿连德接二连三成为监狱常客,甚至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可这之后他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并创建智利社会党,还提出“民主社会主义”思想,也就是不改变政体的前提下,过渡到社会主义。

从1952年开始,阿连德就宣布参加总统竞选,但因他是社会主义代言人,白宫自然是不愿意他上台,并大力扶持智利右翼党派。

1964年,整装待发的阿连德再次竞选,并最终和智利基民党代表人弗雷竞争总统宝座。关键时刻,美国选择支持弗雷,斥资300万资助,使得弗雷成功当选总统。

可阿连德并没有放弃,尽管他面临着美国这个强敌,1970年,群众基础愈发壮大的阿连德再次宣布竞选总统。

尽管当时尼克松政府又一次干涉大选,并采用“双管齐下”策略,可因前总统弗雷政府改革效果不理想,阿连德成功赢得多数选票当选总统。

阿连德上任后,开启了一系列改革,包括经济、教育、医疗等多个方面,如为儿童提供免费牛奶、为工人提供更多福利,改善医疗卫生系统等。

为了能让智利人民摆脱贫困,阿连德又将目光看向智利的铜矿资源身上,他提交铜矿国有化提案,并通过议会表决一致通过该提案。

就此,美国财阀控制的铜、硝石、铁矿、煤矿等陆续收归智利国有,到1973年时,阿连德政府就已实际控制500余家企业,包括90%的金融业、80%的出口以及55%的进口贸易。

正是在阿连德的努力之下,改革取得了出色效果,第一年时,智利GDP总量增速达8.6%,人均GDP增速为10%,通货膨胀率从34.9%回落至22.1%,失业率也降至3.8%。

除了就业形势好转外,医疗环境大为改善,婴儿死亡率下降,人均寿命提升;政府还投资建造2.9万套住房,使得贫困人群的住房环境改善。

同时,阿连德也重视教育,并加大教育投入,新建了122所学校,幼儿园入学人数增长50%,小学、中学入学人数新增10%,大学入学人数多出一倍多。

然而,阿连德政府的改革触犯了美国资本家的利益,因考虑阿连德支持率高,且人民团结,对未来憧憬很大,直接使用军事手段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因而,美国白宫和华尔街财阀决定使用“重金买鹿”的策略,也就是利用金融手段调高铜价,再随即做空铜市。

智利拥有全球储量最多的铜矿,出售铜矿可为智利带来1/3的税收和1/10的GDP。美国资本抬高铜矿价格,一度涨至66元/吨的历史峰值。

受高铜价的刺激,大量美国资本商纷纷涌入智利,高价购买铜矿。而随着美元大量流入智利,智利经济迎来了新的增长点,工资收入上涨33%,最贫困人群收入增加66%。

阿连德政府见状,号召百姓们投入铜矿产业,为了吸引百姓开采铜矿,还加大了工人福利。然而,阿连德和智利人民沉浸在虚假的经济“繁荣”之中,丝毫没意识到危机来袭。

2年后,美国突然做空铜矿,以至于铜矿价格急速下降,很快就跌至48美元/吨。而当时,智利50%以上的出口都靠铜矿,国际铜价大跌给了智利重锤一击,很快智利就陷入严重的通货膨胀和恶性赤字。

据悉,当时通货膨胀率大跌了140%,一时间物价大涨九倍之多,百姓们生活痛苦不堪。

与此同时,美国又加大对智利的经济封锁,切断智利国际贷款来源,关闭智利铜矿的出口市场,撤走相关技术人员。

一连串的封锁使得智利经济最终崩溃,国家治安恶化,甚至还出现了粮食危机。在美国舆论操纵下,智利百姓将所有过错归咎于阿连德身上,要求其下台。

1973年9月,右翼分子、军方领导人皮诺切特在美国支持下,发动军事政变成功上位,就此美国财阀再次掌控智利。这期间,美国兵不血刃控制智利,正是管仲“重金买鹿”毒计的现实运用。

此外,美国还利用“广场协议案”这一贸易战成功挟制日本,使得日本制造业衰弱,房产居高不下,直至泡沫,并引发了日本经济大跳水,直至今日也没能恢复如初。

这和管仲“收购鲁梁绨衣”大同小异,均导致敌国经济大崩盘,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击垮敌国,从而为自己谋取利益。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虽然时代在进步,可智慧永不过时,管仲谋计在今天依旧能焕发光彩,且成为美国的“杀手锏”,发动各种贸易战制裁多个国家。

今天的中国人也要提高警惕,避免上了美国“温水煮青蛙”的当,拒绝任何不当诱惑,坚持发展、强大自身,方能屹立于世界之林。

这是文章尾部

上一篇:大禹治水得天下?考古发现颠覆您的认知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好像没拿捏好分寸

    我跟熟一点的朋友还满常互嘴的,但都是嘴爽的,不是真的要贬低对方,刚刚跟一个女生在线上玩小游戏(五子棋),一开始就在互噹,你是会不会玩、不要在那学噢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