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陈赓陪钱学森参观哈军工,指着展品说:都是美国人的破烂

钱学森晚年时,曾这么评价过陈赓:

陈赓大将很直爽的,他想干什么,让人一下就明白。君子坦荡荡,他的心是火热的,他的品质透亮,像水晶一样。

钱学森

我们都知道,钱学森是我国“两弹一星”的元勋,但他的成就背后,离不开陈赓的默默支持,陈赓同样为我国的两弹事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1952年6月,还在朝鲜战场上指挥作战的陈赓接到了一纸回国的调令,他回国以后,毛泽东委任他创办军事工程学院。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成立后,在陈赓的领导下,很快成为了全国乃至亚洲教学设备最好的军事院校。

1954年9月,陈赓随以彭德怀为首的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苏联参观原子弹爆炸实兵对抗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苏联国防部长把一个飞行员投放原子弹的金钥匙送给了代表团。陈赓看了后说:“光给把钥匙,不给原子弹有什么用?”

彭德怀接口说:“你是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可以组织研制嘛!”

彭德怀

陈赓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上,他在回国以后说:“我们军事工程学院要筹建‘两弹’系,我们自己也要搞‘两弹’,要做好思想准备。”

1955年10月8日,著名空气动力学、火箭技术专家钱学森克服重重阻挠,回到了祖国。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吴有训对回国后的钱学森说:“你刚回来,先去看看中国的工业吧!中国工业最好的是东北。”

11月23日,钱学森来到哈尔滨考察。对于钱学森此行,中共黑龙江省委非常重视,指定一位统战部长专门负责接待工作。

钱学森一家归国

钱学森一行到达哈尔滨以后,统战部长拿了日程表来征求他的意见,钱学森看了以后说:“我有两个朋友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工作,一个叫庄逢甘,一个叫罗时钧,我希望这次能够见到他们两人。”

但部长听后却面露难色,因为当时哈军工是个高度保密的单位,按规定只允许省部级以上领导人员入校参观,他叹了一口气说:“看来钱先生的这个要求怕是很难满足。”但他还是把钱学森的这一请求报告给了省里的领导。

11月25日早上8时,一辆小轿车把钱学森送到了哈军工,当他下车以后,一群身着将校服的军官朝他们走过来,为首的是一位中等身材、和颜悦色的首长,他伸出右手,大声说:“欢迎啊,钱先生!我是陈赓!”

陈赓

钱学森听后大惊,因为陈赓虽然是学院的院长,但还兼任副总参谋长一职,此前一直在北京总参办公,怎么现在突然“从天而降”?

原来钱学森要参观哈军工的请示报到北京以后,陈赓马上向彭德怀建议说:“军事工程学院有懂航空、火箭的专家、教授,也有教学仪器及设备,最好请钱学森去参观一下,再听听他对中国研制火箭的意见。”

彭德怀十分同意,在请示了中央后,陈赓在25日清晨乘专机从北京飞到哈尔滨,亲自来接待钱学森的参观访问,这令钱学森非常感动。

陈赓首先为钱学森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他发言说:“哎呀,今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总算赶回来和钱先生见了面。我们军事工程学院打开大门来欢迎钱学森先生。对于钱先生来说,我们没有什么密要保的。那些严格的保密规定,无非是在美国人面前装蒜,不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发展水平。”

陈赓讲话

然后陈赓亲自陪同钱学森一路参观,当来到一个综合陈列馆时,馆里陈列了许多在朝鲜战场上我军缴获的美军的轰炸机、坦克,还有带有电子自动搜寻目标的炮弹等。

陈赓指着这些展品开玩笑说:“这些都是美国人的破烂,对于钱先生来说还要保什么密?”说罢他和钱学森一起哈哈大笑。

参观到一个小型火箭试验台时,这里有一位教师正在进行拆装,钱学森走上去和他聊了起来,并对这个装置的不合理部分提出了意见。但那位教师却轻声地说:“这是苏联专家的意见,不能改动。”

钱学森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细心的陈赓很快发现了这一细节,他问钱学森:“钱先生,你看我们能不能自己搞出导弹来?”

钱学森自信地说:“有什么不能的?外国人能造出来的,我们中国人同样能造出来,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不成?”

钱学森

陈赓听后高兴地握住了钱学森的手说:“哈哈!我就要你这句话!”

这天晚上,陈赓专门设宴招待钱学森,并请来了庄逢甘和罗时钧作陪。席间陈赓又开玩笑说:“如果中央让钱学森到我们‘哈军工’当主管教学的副院长,你们可要支持啊!”

对于这次同陈赓的谈话,钱学森晚年曾写文章回忆说: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冒出一句可以搞导弹,没想到,真正干起来,困难真多呀!

晚上钱学森回到寓所后,对接待陪同他的人员,谈了自己对哈军工的心里感受:“我国解放短短几年,迅速建立起来的哈军工,教员和教学质量是不错的。教员们想得很多,但是解决问题的勇气不足。”

钱学森所说的“勇气不足”,指的是当时哈军工还聘请了十几位苏联的专家。

陈赓听说这番话以后,激动地说:“啊呀!钱先生有这么强的民族自尊心,多么可贵啊!我们中国就需要这样的人。”

陈赓

1956年2月,钱学森起草完成了《关于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意见书》提出了我国火箭、导弹事业的组织草案、发展计划和具体研制步骤,钱学森还在里面列了一批拟调来参加这一宏伟事业的21名高级专家,其中就包括哈军工的庄逢甘等6名教授。

这份《意见书》受到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1956年10月8日,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正式宣布成立成立,钱学森任院长。

第五研究院成立以后,聂荣臻组织各大科研院所的负责人开会,他在会上说:“按照中央、国务院批准的钱学森教授的《意见书》,遵照周总理指示,准备从各单位调配人员到第五研究院。”

台下一开始都没有人发言,此时陈赓站起来讲话了:“搞导弹是非常重要的,成立机构是需要人的,我们军事工程学院要支持,准备调任庄逢甘等6位教授。”

陈赓

会场顿时活跃了起来,有人发言说:“我们这里知识分子不多,老知识分子就更少了,这是我们的‘老母鸡’,还准备靠他们‘下蛋’呢,怎么能够调走呢!”

陈赓再次站起来发言说:“这是巩固国防的大问题,有了导弹、原子弹,人家就会另眼看待你。聂总,选调专业技术干部,我们军工还可以再增加3至4名。另外,再过一年半,我们第一期学员毕业,可以向五院输送足够的新生力量。”

与会人员被陈赓顾全大局的精神所感动。随后,中国科学院、各个部委都纷纷表态,支持五院的工作,愿为五院用人提供方便。会议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陈赓还积极抓五院党政干部的配备,包括试验靶场的领导干部都是由他亲自抓。他让哈军工的政治部主任刘有光去五院当政委,让20兵团副司令员孙继先当导弹试验靶场的司令员,让3兵团参谋长张蕴钰当核试验基地的司令员。

张蕴钰

张蕴钰就这样满腹狐疑地赶到了北京,他见到陈赓后问:“你叫我回来啥事?”

陈赓神秘地对他说:“想叫你到核原子靶场去,这是我推荐的,你到了那里,要好好地把它建起来!我们要搞原子弹啦!”

此前张蕴钰对原子弹几乎一无所知,他心想:虽说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但是,原子弹这玩意儿,没干过啊!

陈赓仿佛看透了张蕴钰的心思,鼓励他说:“谁也没干过,我推荐了你,就是相信你能干好啊!”

张蕴钰

张蕴钰听到这番话以后,也马上表态:“好吧,这既然是一番事业,不管苦与不苦,不管在这个事业中担任的是什么角色,我都愿意干!”

张蕴钰上任后,苏联专家已经选定敦煌为基地的试验场区。1958年10月2日,张蕴钰来到敦煌勘察场地,他经过勘察,觉得把试验场决不能选在这里,主要有3点原因:

一是这里只能进行2万吨TNT当量的试验,这实在是太小了,不符合我国核武器发展的战略需求;

二是这里离敦煌只有120公里,主导向偏向下风处,敦煌有莫高窟、汉长城、烽火台、鸣沙山等古迹,核试验可能会对这些古迹造成污染,毁了这些,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三是这里水源奇缺、土质疏松,自然条件不行。水源只能依靠珍珠泉,不能满足生活和试验需要,其余大量用水只能靠水车远送,这不仅会造成很大的浪费,而且难以保障。

张蕴钰

于是张蕴钰马上赶回北京,向陈赓汇报了自己勘察的情况,陈赓听后果断拍板说:“那里不好,你另找一个吧!”

最终张蕴钰将基地的试验场区定在了新疆的罗布泊,这就是著名的“马兰基地”。

60年代初,军委在广州开会,陈赓向军委领导提出:“现在发现研究院有一种不正的风气,什么对外加工的事、有关行政方面的事务,都推到钱学森教授那里去签字,这怎么行呢?钱教授的精力是组织领导导弹的研制,其他事情不要推到他那里去管嘛!钱教授提出的问题,你们只要保障好就行啦,其他事连让他知道都不要,不要分散他的精力。我自告奋勇,去当五院的院长,这些扯皮的事我来管。”

当时陈赓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最终军委还是没有完全同意他的意见,而是让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兼任了五院院长。

1961年3月16日,陈赓因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在上海逝世,年仅58岁。国防科委秘书长安东说:“陈赓大将逝世太早了,他逝世的前一天,在上海还解决了核反应堆加工的一些关键问题……”

陈赓追悼会

今天,当我国成为世界航空航天技术强国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铭记曾为这一伟大事业呕心沥血、日夜操劳的陈赓大将!

上一篇:1939年,白求恩牺牲前一天,给聂荣臻写下遗书,聂帅看后泪流满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关于见家长

    目前在一起四个多月,男友也跟我说过之前他的每一任,都有带回去见过他的父母,之前在一起第一天他就有跟我说过,不然过年(12月在一起)带你去见父母,我说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