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王”龙云长子,解放后弃省级官职叛逃台湾,晚年结局如何?

一次老蒋与龙云碰面后,心血来潮,对龙云说:“志舟,绳武聪明干练,你看我收他为义子如何?”这是老蒋拉拢人的惯用手段。

彼时云南政局初平,龙云需要中央政府认可和支持,自然爽快答应。连忙说道:“绳武,快给干爹磕头。”此后老蒋还将龙绳武带回溪口认亲。

龙绳武便是龙云的长子。虽然晚年龙绳武否认这段往事,但好几位云南将领的回忆文章中均有提及,恐怕并非空穴来风。

早年龙云联合四镇守使赶走唐继尧后,云南缺乏一个能统领全局的人物,政局并不稳定。后来由龙云等9位省委委员轮流坐庄担任省主席职务,老蒋见缝插针,分别任命龙云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军长,胡若愚为第三十九军军长,然后坐山观虎斗。

最终龙云胜出,掌控云南政局。老蒋才任命其为省主席,并将龙绳武收为“义子”。只是时光轮替,后来龙蒋两人因为利益冲突分分合合,最终走向决裂。

龙云和老蒋合影

龙云统治云南18年,被称为“云南王”,抗战期间贡献颇大。而然抗战胜利后却被老蒋以武力胁迫下台,软禁于重庆、南京两地。1948年底,老蒋大势已去,龙云逃出南京赴港。后来毅然发表声明,归向人民。建国后曾任中央政府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

但长子龙绳武却在干爹和亲爹之间迷失了方向。他随父亲一起起义,回大陆后却拒绝中央政府的任命,跑回香港,最后又叛逃到台湾。龙绳武为何要放弃在大陆的优厚待遇而叛逃?他的最终结局又如何呢?

按照中国传统,长子继承父业。龙云是军人出身,在滇军中渐渐发迹后,便将龙绳武送到云南讲武堂学习军事。龙绳武并不习惯学校的严格管束,常常溜出校门厮混。一次被教官逮个正着,张榜公布,禁足一周。结果到了周末,龙绳武仍然想出去,却被教官拦住。

教官严厉训斥,龙绳武却要顶嘴。教官一怒之下抽出指挥刀劈了过了,龙绳武也不甘示弱,抽出随身佩戴的彝族袍刀,将教官的指挥刀打落在地。教官想用脚踢他,却被掀翻在地。后来众人将龙绳武抱住,关进了办公室。

学校监督要跑去龙公馆告状,龙云对子女异常严厉,龙绳武非常害怕,破窗而出,逃回了老家昭通,不敢再回讲武堂。

当时云南仍是唐继尧主政,龙绳武绕过父亲向唐提出要去法国读书,因为当时云南与法国关系密切。最后他被安排到圣西尔陆军学校受训,可谓因祸得福。

龙绳武

该校由拿破仑始创,曾与美国西点军校等并称世界“四大军校”,廖耀湘也是该校毕业。当然两人有本质的区别,一个走关系进去,一个凭真本事进去。

龙绳武在法国期间成天被一堆军火商围绕,日子过得自然滋润,但是毕竟在异国他乡不敢太放肆,没有惹出什么事来。在法国学习几年,对法国武器了解很深入,以后滇军向法国购买武器,都叫他开单子。

龙绳武学成归国,经越南海防到昆明。当时海关人员是法国人,对中国人态度非常恶劣。龙公子在上班时间去办手续,几个法国海关人员对他不理不睬,双方发生了口角进而推搡。龙公子一怒之下,连扇海关职员两个耳光,由于用力过猛,把对方牙都打掉了。

龙绳武回国后先在父亲的警卫团担任团附兼第一营营长。当时云南广泛种植鸦片,民间和军队中都有抽大烟的习俗,龙公子自然也不能免俗。晚年他回忆,当时云南抽大烟跟抽水烟一样普遍,滇军打仗要带三条枪,一条步枪,一条大烟枪,一个水烟筒。

不久,抗战爆发。龙绳武不愿上战场,跟父亲要了一个昆明行营第2旅旅长兼腾龙边区行政监督的官职,这是腾冲和龙陵两地的最高长官。如果说云南是抗战的后方,那位于滇西的腾龙地区则是后方的后方,日军再怎么也不会打到这里来。

然而龙绳武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日军竟然会从缅甸打过来。1942年初日军入侵缅甸,为保障物资运输通道,中国组织远征军远赴缅甸抗日。由于中美在军事指挥权上的矛盾,加上英军不愿配合,远征军很快就败退回国。日军沿着滇缅公路,追击到滇西,并于5月初攻占国门畹町,继而攻占龙陵。

滇西抗战遗址

幸好守桥工兵及时炸毁怒江上的惠通桥,凭怒江天险暂时抵挡住了日军。此前报纸还在不断报道远征军的捷报,腾龙地区一下成了抗战最前线,民众毫无心理准备,人心震动。龙绳武一封封急电打回昆明,要父亲赶紧把自己调离。

龙绳武被任命为云南警备副司令。他在腾龙地区任职多年,搜刮了大量鸦片、玉石、象牙等财物。征用数十匹驮马,用驻防当地的警备部队押运,不顾当地百姓的挽留,浩浩荡荡地逃往昆明。当地政府职员见龙绳武一走也纷纷向昆明出逃。

第二天,292名日军不费一枪一弹便占领了雄踞西南边陲的古城腾冲,这是抗日战争中一大耻辱。直到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发起腾冲反攻,耗时3个月,付出了伤亡官兵近2万人的惨重代价,才收复腾冲地区。龙绳武这段不战而逃的往事,直到晚年,台湾地区仍有人刊文指责。

抗战期间,中央势力和美国空军进入云南,龙云常因此向老蒋讨价还价,两人矛盾加深。抗战胜利后,北纬16度以北的越南地区也由中国受降。龙云又听说将在当地成立临时军政府,便答应老蒋将滇军主力调往越南受降,以便控制越北地区。

同时龙云又要卢汉把已经担任新编19师师长的龙绳武带上,让他做60军军长。卢汉和龙云虽是表亲,但云南内部利益不均,加上老蒋也从中挑拨,两人早已产生裂痕。卢汉对手下抱怨:“我就是个抬轿的,当年把老帅抬上五华山,现在又要我抬少帅,可惜这个少帅不是东北那个少帅啊。”

反攻腾冲

他表面上保龙绳武做军长,私底下却写信给老蒋,要他委任曾泽生做军长。龙云未曾想到中了老蒋的调虎离山计,部队刚开走,杜聿明就进军昆明,用武力将他赶下台。最终,老蒋任命曾泽生当军长,龙绳武任副军长。后60军被调往东北打内战,龙绳武一直不愿就职。

龙云到中央任职,先后住过重庆、南京两地,均有特务监视,行同软禁。为避免龙家后人在云南生事,老蒋以参加中央训练团将官班的名义把龙绳武调到南京受训。

训练结束后,老蒋接见了他,并说:“你以后还是要带兵。”这其实是在暗示龙绳武,以后还要用他。

只是龙绳武早已散漫惯了不想再回到部队。不久,他便偷溜出南京,去了香港。老蒋知道后派人送去一张特字号党证,一张少将任命状,一枚抗战胜利勋章。想劝说他回京,龙绳武说什么也不愿意。

1948年底,龙云也逃往香港。他派龙绳武为代表,往返南京广州联络,试图重返云南。一次,何应钦邀龙绳武同机飞往广州,并向他表明,想请龙云出山担任云南绥靖公署主任。

龙绳武答道:“老太爷以前就是滇黔绥靖公署主任,调他回来应当管滇黔康三省才对,但黔康已失,恐怕老太爷不愿接受。”同机的李汉魂等人仍要他尽力劝说。

龙绳武到港后看到《中央日报》报道:“龙绳武搭何院长飞机到广州。”这一特别消息引起香港媒体猜测,认为龙云又要“粉墨登场”,纷纷跑去龙家采访。龙云无奈之下摊牌,公布了自己写给李宗仁、何应钦的信,表示支持和平。

南京解放

1949年8月,龙云联合在港的黄绍竑等44人发表声明:“拥护中共,号召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员与蒋氏集团决裂。”次日在接见记者时,还宣布:“云南起义!”,龙绳武也跟随父亲起义。

1950年国庆前夕,龙云来信要龙绳武到北京观看新中国首次国庆纪念活动。周总理得知龙绳武回来后亲自接见,鉴于龙家在云南的特殊影响力,总理告知龙绳武将任命其为云南省政府委员。

建国初期,各项工作千头万绪,地方政体暂时沿用旧制。民国时政府主席或由中央指派或由政府委员中选出,政府委员就相当于现在的省级官职,参与日常管理事务。龙绳武手无寸功,中央能给他如此高的职务,说明对龙家是寄予厚望的。

但当时发生一件特殊的事情,龙绳武胞弟龙绳曾起义后又接受老蒋任命,公开叛变,在云南纠集土匪发动武装叛乱,被击毙。龙绳曾在云南建立私人武装,龙绳武或多或少参与其中,他害怕回到昆明会卷入案件。

此外,他过惯了灯红酒绿的生活,无法适应新中国严肃的干部管理制度。他也从未放弃过继承父业,掌控云南的幻想,对老蒋“反攻大陆”仍抱有希望。于是便借口要先到香港处理私人事务,到港后便滞留不归。

国军虽然已经败退台湾,但李弥残部仍然在缅甸丛林中发展,并伺机吸收云南边境土匪武装,扰乱边境。朝鲜战争爆发后,老蒋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到来,企图将金三角地区打造成“反攻基地”。龙家在云南人心中有特殊地位,对于老蒋来说,龙绳武仍然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

缅甸残部

于是,“调查局”副局长张庆恩不久便到香港找到了龙绳武,并加以诱惑。1954年底,龙绳武叛逃台湾。老蒋给了他少将参议的职务(很多文章说龙绳武是中将参议,但他自己的口述回忆中描述是少将)

龙绳武不愿再当军人,写信给小蒋请求分配个文职,未获允许。小蒋安慰他:“参议不用上班。”彼时,众多要员退居小岛,都没有工作,哪还有轮得到一个外人挑三拣四?此后,龙绳武一直吃空饷,名为参议,实际办公室连他的位置也没有。

台湾只是一个小岛,偏居一隅,又无所事事,龙绳武很快就厌倦了这种生活。他再次写信给小蒋,请求调往“滇缅边区”为“反攻大陆”出力。然而,小蒋担心他一去不回,并未允许,而且还将他列为限制出境人员。

此后,龙家五弟想要入台探亲,也未获批准。这以后,龙绳武再也未离开过台湾,更像是一个被囚禁在孤岛上的犯人。1962年,龙云病逝,内地为其举办追悼会,龙家后人也在香港举办了追悼会,而龙绳武仍旧不得出境参加。

龙绳武是龙家后人中唯一一个支持老蒋的人,但却备受冷落,两蒋都未召见过他。只给了一个空头名号,没有任何安慰,甚至不允许出境。政治很现实,也很残酷。

也许是早年抽大烟留下的后遗症,晚年视力模糊,腿脚也难于行动,子女又不在身边,龙绳武越来越孤独。人在年轻时,能吃能动,往往无所顾忌。一旦步入老年,各种疾病袭来,身边无人照顾,孤独无助之际,便开始反思人生。

龙绳武问过自己无数次,这一生到底哪里做得不好,哪一步走错了?

一天,龙绳武走在街上,突然看到父亲朝自己走来,一脸愁容,像是自己又犯了错惹他生气。他先是大喜,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父亲。但倏然间便惊醒过来,老太爷已经过世多年了,怎么还会来到台北?

一切恍如梦境。他走近后,拉一拉帽子,父亲也拉了一下帽子。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面镜子。一股热泪瞬间夺眶而出。从面相上看,晚年龙绳武与龙云相似度确实有八层以上。

从这之后,龙绳武更是忧心忡忡。背叛父亲来台,未能为父亲送终,使他歉疚终生。每当想起父亲,他便遥望西方,忍不住落泪。那是他的故乡,回不去的故乡。原本视力已经模糊,加之流泪过多,到1987年,他便双目失明。1995年,龙绳武在台北病逝。

曾有记者问过龙绳武:“你来台后是否与你家老太爷联络?是否想回云南看看?”

龙绳武答道:“我和老太爷一直没有联络,现在虽然已经开放探亲,但故乡已物是人非。我不想看,甚至听都不想听。”

所谓爱之愈深,恨之欲愈切,龙绳武的话语更多显露出的是无奈、悔恨和歉疚。老太爷在世时,他无法联络,无法探望。龙太爷过世后,他无法送终。再回故乡,何以面对父老乡亲?

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故乡是每个人挥之不去的梦。关于云南,龙绳武恐怕不是不想听,而是不敢听。那些信息会勾起他年少时那些美好的回忆,曾经出身豪门,意气风发,如今物是人非,孤独和衰老只会让他更加痛心。

当年那个决定,他后悔了吗?我想是的。

专注中国近代史,更多精彩故事,欢迎关注,

@温度历史

 感谢支持!

上一篇:李莲英为慈禧梳头时,为何能不掉一根头发?慈禧知道秘诀能被气活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