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骨峰阻击战,一个连打得仅剩6人,悲哉!但歼敌600余人,壮哉

1950年11月4日,入朝作战仅16天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通过猛烈的攻势,就一举将美第8集团军赶回到了清川江南岸。

面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到来,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麦克阿瑟却显得不屑一顾,虽然在战场上自己暂时失利,但他打心眼里还是瞧不起“小米加步枪”的志愿军,毕竟自己所统领的是当时世界上公认的装备最强的军队,飞机大炮一应俱全,要多少有多少,这就是他豪横的资本。

于是,他立即命令部队从东西两线发起钳形攻势,企图将在朝鲜的志愿军悉数歼灭。

然而,令麦克阿瑟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部队还没来得及发起进攻,我志愿军却主动和“联合国军”脱离了接触,集体北撤了。

原本就对自己的部队盲目乐观自信,再加上现在志愿军主动北撤,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志愿军虽然之前给予了自己一定的打击,给自己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那只是出其不意,一旦自己拉开了架势,就只能主动溜了,终究还是不敢与自己的部队硬碰硬。

为此,麦克阿瑟甚至还在11月24日这天向全世界放出豪言来,表示要马上向志愿军发起总攻,并尽快结束战争,让士兵们都在圣诞节前回家过节!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麦克阿瑟终究还是自信过头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将陆续受到来自志愿军更加沉重的打击,因为志愿军此次主动北撤,实际上是战略性撤退,并非是怕了才走。

原来,就在将美第8集团军赶回清川江南岸后,身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判断,“联合国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重新组织进攻进行反击的,于是提出了“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的方针,并将这一设想通过电报报到了身在北京的毛泽东主席那里。

毛泽东对此表示同意,并作出了“德川方面尤为重要,我志愿军必须争取在元山、顺川铁路线以北区域创造一个战场,在该区域消耗敌人的兵力,把战线推到平壤至元山一线,而以德川、球场、宁边以北以西区域为后方,才能对长期作战有利”的指示,同时,毛主席还明确告知彭德怀,第9兵团(辖第20、第26、第27军计12个师)将立即入朝,在东线担任江界、长津方面的作战任务。

11月9日,毛泽东再次向彭德怀指出,志愿军要争取在一个月内,在东西两线各打一两个仗,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一线。

根据毛主席的系列指示,彭德怀迅速制定了通过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再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具体计划是:西线部队将“联合国军”引诱至大馆洞、温井、妙香山、平南镇一带,然后集中6个军之优势兵力歼敌,而东线部队则将敌军诱至旧津里、长津一线,再由第9兵团集优势兵力歼之。

就在11月24日麦克阿瑟向全世界放出“豪言壮语”时,志愿军以上这些计划前期准备工作全部结束,志愿军9个军(第一批入朝的6个军和第九兵团3个军)30个师38万余人全部集结完毕,东西两线绝对优势兵力形势已全面形成,大战一触即发!

11月25日,正当麦克阿瑟还沉浸在前日的“豪言壮语”当中时,志愿军西线部队6个军突然同时向“联合国军”发起攻击,第二次战役正式打响。

果然,志愿军的突然反击彻底打了麦克阿瑟一个措手不及,他这才意识到,之前志愿军的一再退却,其实是个局,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自己上钩。

于是,为了让部队免遭灭顶之灾,麦克阿瑟只好慌忙向西线部队下达了南撤的命令。

就这样,随着麦克阿瑟的一声令下,西线的“联合国军”便迅速往南撤的必经关口三所里和龙源里方向逃窜,而此时,我志愿军即便是离这两地最近的38军113师尚且有70余公里之遥,一旦让敌军先行赶到这里,那么敌人势必能够安然南撤,西线围歼计划也终将化成泡影,形势十分危急!

关键时刻,38军军长梁兴初当机立断,果断向113师下达了急速穿插三所里的命令,企图彻底切断敌军的退路。

命令虽然下达了,但一个异常严峻的事实也随之摆在了113师面前,那就是时间问题。

要知道,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军和敌军的装备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敌军是全机械化部队,机动速度很快,而我军行军则是基本上是靠战士们的双脚,双方的行动速度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因此,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我军如何以吃粮食的战士们的双脚跑赢敌军喝汽油的四条腿的机械,成为了我军歼敌计划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

庆幸的是,我113师通过14小时的艰苦急行军,终于赶在敌军前面,于11月28日8时许成功穿插到了三所里与龙源里,到达三所里和龙源里后,113师335团1营3连又迅速奉命抢占了龙源里以北约1公里处的松骨峰,执行阻击任务。

11月30日上午拂晓,刚刚抢占松骨峰的3连还没来得及构筑工事,就与敌美二师打了“照面”,战斗很快打响!

3连战士们在松骨峰上,只见敌美二师黑压压的汽车,坦克和步兵蜂拥而来,个个手榴弹开栓,子弹上膛,当敌人汽车驶近阵地前沿时,3连战士们随着连长戴如义一声令下,机枪射手、火箭筒射手和爆破组纷纷向敌汽车、坦克发起了猛攻,公路上的敌军几十辆汽车、坦克全部燃烧了起来,后面成百辆的汽车也挤成一团,敌军狼狈不堪,纷纷弃车溃退。3连出其不意,暂时打退了敌人。

大约半小时后,敌人卷土重来,他们在8辆坦克、10余门大炮和11架飞机掩护下开始反扑,3连战士们奋起反击,在先后打退敌人5此进攻后,敌人终于退去,重新调整去了。

敌军退去后,3连并没有休息,而是趁着这时间,抢修了工事,准备应对敌军接下来更为疯狂的进攻。

果然,大约数小时后,敌人又开始反扑了,这一次,他们增大了兵力投入,炮弹、汽油弹和燃烧弹倾泄而来,将3连的阵地烧得火光冲天,然后又组织了400多名敌人分两路向二、三排阵地同时实施轮番进攻。

敌人这一番疯狂的进攻,致使3连损失惨重,连长戴如义不幸中弹牺牲,副连长杨文海3次负伤,但庆幸的是,阵地依然牢牢在我军手中,敌人依然未能跨过半步。

当然了,3连的牺牲是有价值的,随着他们的不断牺牲,我军也从四面八方开始步步合围,形势越来越朝我方有利。

在这种情况下,不甘心失败的敌军再次纠集了18辆坦克、几十门大炮和32架飞机对三连阵地进行了长达40多分钟的狂轰滥炸,把三连阵地轰成一片火海,然后组织步兵实施冲击。

最后时刻,面对敌人近乎疯狂的进攻,3连也进行了最为疯狂的反击,战士们一边拍打扑灭身上的火苗,一边利用炮弹坑做工事,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拼杀,之前就3次负伤的指导员杨少成子弹打光了,顺势抄起刺刀,与敌搏斗,最后拉响身上仅剩的一枚手榴弹,带走了六七个垫背的……

当一营营长王宿启赶到时,松骨峰阵地上只看到这样一幕惨烈的状况:“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们的尸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掐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上的,有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颗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迸裂,涂了一地……”

此役,3连100多名战士坚守松骨峰,战斗从上午6时打到中午12时,以整连仅剩6人的惨烈代价歼敌600余名,成功堵住了敌人的退路,为我军主力部队赶来,歼灭美二师主力、美二十五师、伪一师等敌大部作出了巨大贡献。

战后,3连也因此巨大功劳被志愿军司令部授予“攻守兼备”锦旗一面,记集体特等功,又被38军授予该连“英雄部队”称号。

松骨峰阻击战,中国人民志愿军38军113师335旅1营3连,悲哉!壮哉!

上一篇:陈娇娇 张秋升:古代史家责任意识探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演员徵选

    南台科技大学 数位拍摄与剪辑 期末作业 《歹途》演员徵选,作品资讯 :【类型】: 剧情短片,【片长】: 10~15分钟,【拍摄日期】: 预计5/7、5/8、5/14,※备注: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