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太行·剧本连载】马乃廷:40集电视连续剧《武曲星》第七集

40集电视连续剧

《武曲星》

马戎戎 马乃廷

第七集出场人物

狄青

潞花王赵璧

周成

汝南王郑印

林贵

勇平王高琼

赵元昊

静山王呼延显

真宗

东平王曹伟

庞太师

孙秀

张恺

李晃

冯焕

军校

第七集

狄青闷坐店中,思念张、李二弟,愁眉不展,时而叹气,时而又起来来回踱步。周成进来。

周成笑:狄公子,有件美事与你商量。

狄青:周兄有何见教?

周成:小弟有一故交好友,姓林名贵,前者一向当兵,而今升武员,为官两载。日中闲暇,到来叙谈,方才无意中谈起你的武艺精通之处,林老爷言既是年少英雄武艺精熟,就应该图个出身才是。我说只为无人提拔故而埋没了英雄。林爷又说待他看看你的人品武艺如何。依我之见,公子有此全身武艺,如何不图个出身,强如在此天天无事的。若得林爷看重,你就有好处了。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狄青虽然觉得林贵不过一个千总,不能帮自己多大忙,但又不好却周成的好意。略一思忖即随口答应。

狄青:感谢周兄美意,就依周兄之见。

狄青整衣,随周成一同去拜见林贵。

周成:兄长,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少年英雄狄青。

林贵上下打量狄青,见他年纪小小,身体单薄,眉清目秀,文弱儒雅。

林贵:狄青,你年方多少?

狄青:小人年已十六。

林贵:你是一个年少文人,哪得深通武艺?

狄青:小人得师传授,略知一二。

周成:兄长,不要将他小觑,他果然武艺高强,力气过人。

林贵:狄青,你既有武艺,须要当面试演,可随我走。

狄青点头应允。林贵别过周成,带了狄青,回到千总署中。

林贵:狄青,你善用什么兵器?

狄青:不瞒老爷,小人无论刀枪剑戟,弓矢拳棍,皆颇精熟。

林贵并不深信,带狄青回到后厢宽敞之地,那里各种兵器齐备,周围有很多军士。

狄青一拱手:老爷,小人放肆了。

林贵:你且演试来。

狄青舞枪。犹如蛟龙出水,狮子滚球,真乃枪法稀奇,世所罕见。

狄青放枪舞刀,只见霞光闪闪,刀花飞转,不见人形。围观军士,人人喝彩。

狄青舞罢刀,又试演剑戟弓矢,般般精熟。军士喝彩不断,林贵频频点头。

林贵:你武艺这等高强,是何人传授你的?

狄青:家传世习的。

林贵:既家传,你父亲授何官职?

狄青:父亲曾为总兵武职。

林贵:原来世代将门之种,怪不得武艺般般迥非寻常。吾今收用你在营前效用,倘得奇遇,何难武功显达惊人!恨我官职卑小,不然还藉你有光了。今且屈你在此效力,入你一名步卒便了。

狄青:多谢老爷提携。

西夏赵元昊兴兵四十万,攻下陕西绥德、延安二府,直逼三关。三关杨宗保元帅派人回朝告急。

金殿之上,文武在朝。

仁宗:众位爱卿,接三关杨元帅本章,西夏赵元昊贼子亲率四十万虎狼之师入寇,已攻下我陕西省绥德、延安二府。三关告急。杨元帅请求速派兵将增援,并催军粮征衣。众位爱卿,当此国家多事之秋,谁能堪当此任,与朕分忧?

庞太师:启奏陛下,兵部侍郎孙秀可堪此任。

仁宗:孙兵部。

孙秀:臣在。

仁宗:朕前时已命你速操练十万军马,挑选战将百员,并急办征衣粮草,可曾齐备?

孙秀:未曾齐备。

仁宗:请速速齐备,发兵三关,支援杨元帅,以确保我西北边陲无虞。

孙秀:臣遵旨。

教场之上,狄青东走西逛,心中烦闷,不时长叹。城守营当值千总林贵,命人打扫教场,并布置孙兵部来操场开操的公位,公位周围张灯结彩,地上铺毯。其他人员的座位也安排停当。

狄青见公位案上有现成的笔砚,即提起笔管,书了四句诗于公位旁的粉墙之上,以抒自己自荐报国的情怀。眼见红日西沉,狄青回营去了。

次日五更天,教场中许多武将官员纷纷聚集,布丁纷纷聚班,多少总兵、副将盔明甲亮,兵丁队伍旗幡招展。教场中杀气冲宵。当时,天色只是黎明。

孙兵部到来。教场各位总兵、副将、参将、守备、游击、都司、总管等,五营八哨诸般将士挨次恭迎,好不威风。孙兵部端坐公位,八位总兵分开左右,下边挨次侍立。两名家将送上参汤。用过汤,天色已大亮,孙兵部抬头,偶见东首墙上有字迹几行,不知何人胆大书于此,十分恼火。

孙秀:张恺、李晃。

张、李:末将在。

孙秀:东首粉墙上什么人敢在上面留墨,写的什么字,速去看真报来。

张、李看字,记了诗句、姓名,复位上禀孙秀。

张、李:粉墙上字迹乃诗词也。旁边书着姓名,乃山西人,姓狄名青。

孙秀闻言一惊,想来狄青还在京。

孙秀:其诗词词句如何?

张恺:玉藏蛮石人少知,如逢识者见稀奇。有日琢磨成大器,惟期卞氏献丹墀。

孙秀:作诗之人,词句昂昂,寓意迂阔,必然狂妄。八位总兵,尔等需要留心细访其人,待本部别有规训于他。

八位总兵:遵命。

忽然旁边闪出一名总兵,名冯焕。

冯焕:启禀大人,前日差得兵粮册上,有城守营林贵名下新增步卒,姓狄名青,亦是山西人氏。

孙秀听罢,喜形于色。

孙秀:妙,妙速传千总引领狄青来见本部。所有军兵暂停操练。

当时,孙秀心花怒放,暗道:狄青啊,你个小畜生,谁教你题此诗句,这是你命该如此,少停来见本部时,好比蜻蜓飞进蛛丝网,误入牢笼哪里逃?胡坤好不感激本官也。但此事千万不能让包黑子知道。

思未了,忽然家将领进林贵双膝跪下。

林贵:大人在上,城营守千总林贵叩见。

孙秀:林贵,你名下可有一新充步卒是狄青吗?

林贵:小弁名下果有一步兵,姓狄名青,蒙大人传唤,小弁已将狄青带同在此。

孙秀:如此,快些唤来见本官。

狄青进来,倒跪尘埃,头也不敢抬。

孙秀:下跪可是狄青吗?抬起头来。

狄青抬头。

孙秀:狄青,你是山西人氏吗?

狄青:小人乃山西省人也。

孙秀:前日你在万花楼上打死了胡公子,已得包大人开豁,你怎不回归故土,还在京城何干?

狄青:小人多蒙包大人开释了罪名,实乃感恩无尽。如今欲在京中求名,故未归故土。又蒙林爷收用名下,今闻大人呼唤,特随林爷到来参见。

孙秀大怒,喝道:如此杀人歹徒,左右还不给我拿下!

左右将狄青拿下,反剪双手。

众人惊骇。林贵吓得也不敢动问。

孙秀:还不将狄青紧紧绑了?

狄青:孙大人啊,小人并未犯法,何故将我拿下?

孙秀:胆大奴才,你不但杀人,还敢在粉墙上妄题诗句,戏侮本部违犯军法,本部能不拿你吗?

狄青:禀大人,若言壁上题诗,乃是小人一时戏笔妄言,并未冒犯大人,只求大人海量,开恩饶恕。

孙秀:狗奴才,这里是什么所在,擅敢戏笔侮弄么?既晓本部今日前来操演,诗此戏侮,显见你眼中全无军法。依照军法,本部断不容情。

孙秀:林贵。

林贵:小弁在。

孙秀:速将狄青推出斩首报来。

狄青:大人,原是小人无知,一时误犯,只求大人海量,恕小人初犯。

狄青跪下连连叩头。林贵也是跪在左边,叩头求免狄青死罪。

孙秀变脸:休得多言,这是军法,如何徇得情面?林贵再多言讨情,一同枭首正法。

左右将狄青紧紧绑起,两边刀斧手将狄青推下。狄青被推,连走连冷笑大喊。

狄青:我狄青枉有仙艺,空怀韬略奇能今日时乖运蹇,莫想安邦定国,休思名入凌烟,既残七尺之躯,实负鬼谷先师之恩。

兵卒和刀斧手将狄青推出教场外,狄青怒气冲天,双目圆睁,毫无惊惧。

林贵暗暗惊忧。教场上众将士个个骇然,虽不敢仗义出言,但都在交头接耳,暗暗为狄青叫屈,埋怨孙兵部蛮横糊涂。

军校:启禀大人,五位王爷千岁来教场看操。

孙秀:将狄青暂推一旁待斩。众将随我出迎王爷。

孙秀率众将起身出迎王爷。

林贵带狄青在西边,两扇绣旗,裹住他身躯。林贵附耳,对狄青小声言。

林贵:孙兵部迎接的这五位王爷,第一位年少,是潞花王赵璧,八千岁的儿子;第二位是汝南王郑印,郑恩之子;第三位是永平王高琼,高怀德之子;第四位是静山王呼延显,呼延赞之子;第五位是东平王曹伟,曹彬之子。这五位王爷都是开国元勋之后,为人正直,忠贞为国,除奸扶良。他们过来,你大喊救命,或可得命。谨记。

孙秀伫立恭候王爷。文武官员等候两旁,五位王爷依次前来,走近孙兵部。

林贵悄悄在狄青背上拧了一把。

狄青大喊:千岁王爷,救枉屈之命啊,救枉屈之命啊,救枉屈之命啊!

四位王爷不甚在意,径直走过,孙兵部略惊,呆了一下。只有汝南王郑印好查察事情。

郑印:什么人喊叫,左右速查来报我。

孙兵部按五位王爷坐下。

五位王爷:孙兵部为何此时还未开操?

孙秀:启上众位千岁爷,只因有步卒一名,在粉壁正对公位胡乱题诗戏侮,为此将他查问正法,故而还未开操。

郑印:其诗句在哪里?

孙秀:现在正壁上。

汝南王郑印自踱壁前,将诗词仔细一看,略略沉思。踱回坐下原位。一位军兵禀复。

军兵:启禀千岁爷,小人奉命查得,叫屈之人乃是一位步卒,姓狄名青。

郑印:把他带进来。

郑印:孙兵部,此乃一军卒,无知偶犯的,姑且饶他便了,何以定要将他斩首,我觉得你太狠心太残忍了。

孙秀:老千岁,这是下官按军法而行,理该处斩的。

郑印冷笑:按什么军法,只恐有些仇怨是真。

狄青被绑得死死的带到,跪下。

郑印:给他松绑,要他穿上衣裳。

狄青连连叩首,谢过千岁不杀之恩。

郑印:你名狄青吗?

狄青:是。

郑印:你犯什么军法?

狄青:启禀千岁爷,小人并未犯军法。只为壁上偶题诗句,便干孙大人之怒,要处斩的。

郑印:你既充兵役,便知军法,今日原算狂妄些,年轻人嘛。孙兵部,本藩今日好意,且饶恕了他吧。

孙秀:千岁,这军卒不可饶恕的。

郑印:缘何饶恕不得,你且说来。

孙秀:狄青身当兵役,岂不知军法利害,既敢如此不法,若不执正处斩,便于军法有乖了。

郑印冷笑:你言虽不能说无理,就算本藩今日讨个情,念他还是个孩子,饶恕他罢。

孙秀:千岁钧旨,下官原不敢违逆。但狄青如此狂妄,轻视军法。若不处决,则十万之众,将来难以处管了。

郑印:你必要处斩他吗?本藩偏要释放他的。

呼延显:孙兵部,你今太绝情了,纵使狄青犯了军法,郑千岁在此讨饶,也应依他的。

潞花王、永平王、东平王也一齐说要依郑千岁的。

孙秀哑口无言,面红耳赤,恨杀狄青不成,又下不了台。

孙秀:既蒙各位千岁钧旨,下官也不敢违忤了。但死罪既饶,活罪难免的。

郑印:据你,便怎样再处罚他?

孙秀:打他四十军棍,以免有碍军规。

郑印:既饶他无罪,又何苦定打他四十的凶狠军棍,且打他十棍罢了。

孙兵部还要打他四十,二人争执不下,众王爷听厌烦了。

高琼:若说小军兵犯了些小军律,念他初次,可以从宽概免。如责打四十军棍,也过于狠毒。如今孙兵部还要置人于死地,可为残忍之人,也可能另有隐情,挟嫌报复。也罢,就打他二十军棍,好待孙兵部略遂心些。谁也不许再多言了。

孙秀听了大惭,不敢再辩。离了座位,悄悄吩咐范却总兵用药棍。范总兵听命,将药棍拿来,按下狄青,一连打了二十军棍。打得狄青疼痛难忍。打毕,禀上千岁复命。

郑印:且放他起来。

孙秀:将狄青从军中除名,永不录用。把狄青轰了出去。

孙秀发令开始操演人马,王爷们观看。真是金鼓齐鸣,热热闹闹。

狄青痛苦万状,一步一挨,血水淋淋,出了教场,向大街走去。

本集完

作者简介:马乃廷,男,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涉县鹿头乡秦家脑村尖山人,1945年5月生。196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任涉县广播站总编辑、涉县县委、县革委干事、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县委农村经济指导部部长、县委常委兼办公室主任、河北武安师范学校党总支书记(正县级)等职。期间,还兼任河北省陶行知研究会理事、《发现》杂志特约研究员、邯郸马氏联谊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数十年来在各级报刊发表文章几十篇。并编著了《涉县大事记》、《回忆与探索》、《涉县史志纵横》、《涉县古志四种》等书。

上一篇:曹操、诸葛亮、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五大权臣,谁的权力最大?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