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烈士”秦光:12岁参军,日军朝他脑袋打了一枪,却活到102岁

文/史小酱

秦光,一位“活烈士”,一位经历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在他九死一生的军旅生涯中,与死神多次擦肩而过,到他生命的最后,身体里还有16块弹片无法取出。他让死神畏惧,最后活到102岁。

秦光原名秦昌银,湖北黄安县人。由于家里是佃农,所以长期被地主剥削和欺压。

秦光从小就想参加红军,革命的种子就在他的心中慢慢的生根发芽。他想跟着红军闹革命。

1927年,黄麻起义爆发后,秦光看到红军帮助老百姓把以前欺负他们的土豪恶霸给打倒了,这个心中那团革命之后更是熊熊燃烧!。

1929年,12岁的秦光跑到红军招兵处,表达了希望参加红军的想法。可是当时个子小小的,还没有枪杆高,被拒绝了。但是他却说,自己虽然个子小,但是不怕死。

秦光在回忆这一段时光说:“我当时不什么革命理论,但是我知道红军就是帮助穷人的。参加红军就是打倒土豪恶霸。”

后来在他坚持不懈下,一位指导员看到他参军心切,答应让他参加红军。就这样秦光开始自己传奇的战斗生涯!

转眼到了1934年,由于中央右倾决策的错误,革命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转移,开始了长征。

这时,秦光在红军第二十五军里担任连队的红旗手,红军长征,主力转移后,他们的连队留守在根据地和地方的游击队组成了武装力量,在敌人的后方开展斗争。

1934年11月,秦光跟随着他的连队开始了长征,他们一路历经了各种磨难。在中途遇到了大大小小的战斗,更因为没有电台,无法和中央红军取得联系,他们失去了中央的指示,只能独立作战。

他们开始长征是人数只有3000人,但当他们在年底抵达陕西南部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已经到达4000人,还建立鄂豫陕根据地。

秦光作为队伍中的红旗手,他明白红旗对队伍和在战士们心中的重要性。

在庾家河战斗中,秦光对于红旗的保护,给了大家很多的鼓励,也再次树立了红旗在战士们心中伟大的形象。

当时红军第二十五军长征至陕西省雒南县庾家河,准备在这里开辟根据地。但是正当大家开会研究开辟革命根据地的问题时,国民党的六十师却突然来由鸡头袭来。而且前锋部队已经到达了,还夺取了有利地形,准备对庾家河猛攻。

敌情来势汹汹,会议立即中止,由于红二十五军到达庾家河太过于疲惫,没有及时的发现敌情。敌人来的突然袭击,阵地很快就收不守不住了

接到手枪连的报告,副军长徐海东首先带领着二二三团跑步出发,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各带一个团迅速跟了上去,指挥部队实施反击。

徐海东率领第二二三团冲入敌群,从敌人手里夺回了七里荫领山梁。第二二四团。第二二五军团则去快速的抢占拗口南北两侧高地,协同二二三团击退敌军。

在战斗的过程中,红旗多次被炸,但是秦光却没与让红旗倒下,他把红旗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红旗第一次被炸断后,他把它绑在树上,第二次被炸后,他把它插在弹坑中。他用生命守护者红旗的同时,还拿起机枪杀向敌人,最后还和敌人拼刺刀。

战斗胜利结束后他被成为“炸不倒的红旗”!

1937年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秦光所在的红二十五军被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他们也接到上级命令前往山东,在山东西部建立抗日根据地。

红军到了敌后,深入群众发展群众,抗击日伪军,保证当地的人名群众的生命财产的安全的同时实力快速发展。

八路军的不断胜利,让驻守郓城日军觉得十分的恐慌。最后在1940年11月开始对根据地进行了冬季大“扫荡”。八路军的战略正确打赢了多次日军对根据地的“扫荡”。

当时八路军采取了游击战的战略。但是面对这“扫荡”的敌人,不仅仅拥有着精良的武器装备,还有城池可以驻守,很难消灭。

面对这种局面,八路军决定改变战术。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决定采用“围点打援”的办法,佯装进攻侯集,待日军出城救援时,分三段在半路伏击消灭日军。

1941年的1月8日凌晨,八路军佯攻侯集,驻守在郓城的日军出动了,他们一个连带着一队伪军,带着一门火炮和四辆车进行驰援。

当日军和伪军进入第一段伏击地点后,战士们集中火力,对着敌人开火,突然遭到伏击,乱成一团。

这时日军顺着道路向红军设伏的第二段的方向逃跑。埋伏在第二段的红军战士,对敌人进行切割消灭,大部分的日伪军在这里被击毙。剩余20多人逃到了潘渡溪以北的大堤上,占据有利地形,进行抵抗。

日伪军在大堤上用步兵炮来压制红军的冲击,但最后还是被冲破了。红军战士们与他们展开了白刃战。战斗持续到了黄昏,将日伪军歼灭。而在潘渡溪南侧也成功击退了前来增援的日伪军。保证了主力的作战。

这次战斗,一共击毙日军95人,伤32人,击毙击伤伪军15人,缴获步兵炮一门,机枪2挺,长短枪42支。这一场胜利队巩固鲁西抗日根据地起了重要的作用。

日军在潘渡溪战斗后对红军的实力更加恨之入骨,所以调来了更多的军队和弹药准备对鲁西根据地实施更加高压的“扫荡”。

1941年1月中旬,在鲁西平原上,侵华日军组织了一次针对鲁西军区的冬季大扫荡。为了掩护党政机关及大部队的转移,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命令特务三营及第九、第十两个连队组成阻击部队在苏村(今山东省莘县张寨镇苏村)对侵华日军实施阻击。

侵华日军于上午9时左右向苏村挺进,当挺进到距离前沿工事100多米时特务三营营长钟铭新一声令下带领战士们想日军发起了攻击。

随着机枪声响,不少日军纷纷在车上下来,中弹或四处散开,隐蔽。之后排成战斗队形向阵地冲击过来。战士们凭借着防御工事和火力的掩护下一次一次的打退敌人的冲击,最后日军锐气受挫纷纷藏在汽车后面不敢反击。

战斗不断增加着伤亡,钟营长果断下令,缺少站到经验的新兵带领着重伤员在老队员的掩护下先撤出战斗。让他们把战斗所剩的弹药留给老兵。

11点战斗再次打响,这次日军的进攻比之前来的更加猛烈,因为第一轮战斗中弹药消耗过大,子弹和手榴弹已经快完了。

当钟营长考察完现时的防御工事回指挥所时,侵华日军开始新的一轮的进攻。军区也来了电话,参谋长何德全向固守苏村的战士们下了命令:死守苏村。而接到电话的秦光简单的汇报了战斗情况后,也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中午时分,日军已经对苏村进行了四面包围,并封锁了所有的路口。然后继续用中重型武器向我军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我军战士个个视死如归,与敌人展开了生死较量。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敌人眼看无法攻克我方的阵地,调来了坦克来冲击我军阵地。战士们用手榴弹来对付坦克,但收效甚微。

其中二排长刘勇虽然已经身负重伤已无法站立,但是他却强忍着剧痛,腰间绑着手榴弹,爬向敌人的第一辆坦克,引爆手榴弹牺牲自己换取坦克瘫痪。坦克瘫痪,敌人也乱了方寸,战士们趁机开火,打得敌人血肉横飞。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力上的悬殊慢慢的显露了出来,因为新兵连和重伤员已经撤出了战斗,全村只剩下130多人,而日军还有大炮、飞机、坦克的支援,战士们疲态显露,只能边打边撤。

钟营长在战斗中腹部中弹,他忍痛用棉衣堵住出血量,烧掉灿在身上的重要文件,然后拿出手榴弹爬出掩体和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

十连的指导员严海元在房顶用机枪想敌人扫射时,大腿中弹,最后他打完人生的最后的一梭子弹,到死依旧抱着机枪想扫射敌人。

部队失去了指挥,秦光接过了指挥权。他沉着冷静,看清情况,重新组织起战斗,下令:把鬼子打出去!之后队伍吹响冲锋号,战士们稳住阵地,把准备出击村子日本兵打出了村口。

此时,日军依旧久攻不进,他们调来了飞机进行轰炸,瞬时间,这个阵地就被日军密集的炮火给覆盖了。

军区的电话已经无法打通了,他们彻底被日军困死在这个村庄里。早前军区给留守的部队来电,通知掩护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立即突围与前来接应的部队会合,但还没说明接应部队在哪个方向,炸弹就把电话线给炸断了。

由于日军的包围,此时突围已经不可能了。

他们在这个村庄里做着顽强的抵抗。在一个小时的轰炸后,日军再次从三个方向想苏村进攻。

战士们在弹尽情况下,纷纷用自己的身体带着炸药和日军同归于尽。

战斗持续到了下午。特务连伤亡惨重,这剩下50多个人。日军在村外围攻多时后,开始占领主要街道,但依旧受到顽强的抵抗,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最后想村里发射了毒气瓦斯。

毒气瓦斯是一种生化武器,也是违反国际公约的武器。

毒气瓦斯开始在村庄里散发有剧毒的烟雾,毒气把战士呛的剧烈的咳嗽,鼻涕和眼里不断的流出。他们找来撕下衣服沾水后包着肥皂水和大蒜渣来抵挡烟雾,坚持战斗。

在烟雾的弥漫下,战士们纷纷中毒,身亡。最后只剩下10位没有被毒烟熏的战士被分散在几个院子里。

秦光所在的院子被敌人团团围住,他们往院子里面扔手雷,手雷纷纷在院子里爆炸,一片弹片正好击中了秦光的头部,他忍着剧痛,一边大喊“跟鬼子拼了。”一边拔出弹片。向敌人冲去。撂倒3个鬼子。吓得鬼子纷纷退出院子。

鬼子扔手雷,秦光被逼进屋内,鬼子很快的爬上屋顶,将手雷和毒气弹一起扔进屋内,毒气很快散开,秦光最后还是抵挡不住毒气被熏晕了,不幸落入了敌人的手里。

敌人将秦光及其他被熏晕的战友,拖到院子里进行审问,天气寒冷,秦光和战士们被冻醒后便开始被日军审问军区机关和杨勇司令员的去向。

秦光和战士们在死亡面前宁死不屈,一言不发,日军便把他们一个个拉到苏村东南麦地进行屠杀。

秦光最后一个被拉到麦地,因为途中一个日本士兵急着去前面看杀人,秦光看到只有一个人,马上寻机逃跑。日军发现就开枪射击,他左肩中弹。倒在地方,但依旧爬起来向前跑。另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肩,他再次想站起来。

日军见到他还要想起来跑,一个日军来到他们的面前,用枪抵着他的脑袋,秦光大喊:开枪吧小鬼子。一声枪响后,他倒地失去了知觉。

秦光不知道了过多久,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寒冷的天气在他身上铺上了霜,身上的血衣被冻得硬邦邦的。他还是勉强爬起来,走出村子。

秦光在村口被回村的村民发现,马上给他进行处理,还把他藏起来。敌人的子弹没有要了他的命,子弹打在左边脖子,并没有危及到他的生命。

最后送往后方的八路军驻地进行治疗。

秦光参加的这场战斗在后来被称为苏村狙击战,他们130人的牵制了数倍的敌人,最后只有8名战士得以生还。他们用自己的生命阻止和牵制了大几倍于自己的日军,掩护军区机关和当地军民的安全转移。

秦光在自己的战斗生涯中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有一次也是在掩护机关单位和群众转移的任务中,他拿着手雷准备扔向敌军,却再次中弹,随即倒地。

战斗中有一些日伪军要上前来打打头阵,看到地上还有气息的秦光,低头对他说不要动,他们很快就走,大家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秦光曾回想说,在战斗中,受伤是难免的,敌人的一个子弹曾把我的腰打出了一个鸡蛋大的伤口,我用手就能摸到里面的肋骨,但是只要没有打透内脏,就能活下去,如果被俘,我就自尽,绝不做俘虏。

最后醒来后,他发现身边的战友身上都有这种伤口,原来这些是日军使用了国际公约明令禁止的达姆弹造成的。

达姆弹是一种不具备贯穿力但却具有极高浅层杀伤力的扩张型子弹。1988年海牙国际会议通过三项声明,禁止签署国使用这种武器。

秦光多年的战斗生涯,可谓是九死一生。战斗不仅给了伤疤还在他的身体里还残留了一些弹片,即使是运用手术技术还是无法取出。秦光却对这个情况笑称,取不出来也好,这是日军留在他身体里残暴的罪证。老人豁达的心胸让人敬佩。

秦光的一生戎马,没有机会上学,也让他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他知道建设我们的新中国,知识是多么的重要,他让他的孩子要投身于国家的建设中去,而不是参军。

秦光在1955年的全军授衔上,被授予了上校军衔。这是他戎马一生的最好证明。但他对外说起军衔的时候却说,红军战士是我最好的称号。

退休后,他也没有闲着,不仅仅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还经常到学校里给孩子们讲述袭击的的革命故事,让革命先烈的故事在孩子们的心中继续传播下去。

《石家庄日报》曾在采访一位经历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秦老后得到这位老人的一副挥毫。上面写着几个包含激情的大字“看展精神永存”。这位老人这个字不仅仅是警示后人勿忘国耻,还是他一生英勇的精神写照。

2019年4月9日7时35分,秦光因病去世,享年102岁。

秦老戎马一生,为民族的存亡抵抗日本侵略者,为了人民的解放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为了保留新中国的胜利火种出征朝鲜痛击美国侵略者。

他身体里残留的16块弹片不仅仅是日本侵略者留这他的罪证,也是他的丰功伟绩的见证。他用自己的一生去实践了一个红军精神,也用一生去实践了一个共产党人对于民族和人民的忠诚。

上一篇:“飞将军”李广打败仗、被活捉、迷路,是运气不好,还是能力差?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有个酒鬼爸爸

    #纯抒发,小时候我都好羡慕身边的朋友家里很幸福,但每次我一回到家要承受的都是爸妈的争吵声,只要我爸那天喝了酒那个晚上就没完没了,很刚好的是 越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