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东北军二把手,秘密派儿子加入红军,后来成为八路军名将

1948年10月15日,东北野战军攻克辽宁锦州后,抓到了一个“俘虏”,战士们只知道这个“俘虏”以前是东北军的重要人物,就把他关了起来,向上级做了汇报。

结果,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的林总、罗帅听说后,立刻赶过去,向他当面道歉,并派人将他护送去了天津。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面子?

此人叫张作相,当年是东北军大帅张作霖的结拜兄弟,也是东北军无人不敬的“辅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看到这个名字,很多人会以为他跟张作霖是兄弟俩,其实不是的,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张作相生于辽宁锦州,小时侯家里穷,经常受人欺负,后来,他忍无可忍,把一个杀死自己族兄的仇人打死后,投奔了张作霖。

由于他善于军事,而且胆大心细,为人又忠诚老实,很快就取得了张作霖的信任,逐渐成为东北军的二把手。

张作霖对他信任不是没有原因的,张作相对名利看得很淡,看事情都是从大局着眼,务实不张扬。在担任吉林一把手时,张作相在吉林创办了第一个自来水厂、第一条铁路、第一条柏油公路,吉林全省没有一点鸦片,原来财政年年亏空,他上任后就年年盈余。另外值得一提的,著名的吉林大学也是他一手创办的,而且还是第一任校长。

鉴于他出色的政绩,东北几次重要职位空缺,张作霖第一个都会想到他,认为非他莫属,否则难以服众。但是,张作相大多数都拒绝了,主动让给其他人,避免了东北军内部不团结的因素。

郭松龄反奉被打败后,张作霖等人都倾向于将郭松龄部旅长以上将领处决,唯独张作相力阻,要求只惩罚郭松龄,其余人员免罪。张作相说:“郭松龄虽然糊涂,但他的军事能力在东北军里没人能比,他带出的部下没有一个差的。”最后,张作霖采纳了他的建议。

1928年张作霖被炸死后,东北各界联合推举张作相统领东北军,但是,张作相在大会上大哭,痛骂与会人员不懂事,然后将张学良扶到了张作霖曾经坐的位置,说:“老帅在世时,托我多照顾小六子,现在老帅不在了,我却夺他儿子的位,那我还是人吗?老帅没了,少帅还在,谁要是认为自己比他更合适,先来跟我张作相掰扯掰扯。”

正是在张作相的扶持下,张学良才顺利地接过了东北军的大旗。

此后,张作相一心辅佐张学良,等张学良站稳脚根后,他又辞掉了所有职务,在家里当了寓公,只在张学良有困难需要他出来震场面的时候,他才出来,帮张学良摆平问题。

九一八事变后,张作相亲自跑到北平和张学良研究抗日的事,但发现国民政府不愿抗日并令张学良下野后,愤而辞掉军内所有职务,去了天津租界隐居。

但是,张作相没有停止抗日,他派自己的儿子张廷枢去长城古北口与日军作战,部队打散后,他看到蒋介石真是没有希望了,就密令儿子秘密投奔红军。

张廷枢在太原见到了周公,并在周公的帮助下,建立了100人的训练班。后来,就是以这些人为班底,成立了八路军第一游击纵队,张廷枢成为纵队司令。

到了抗战时期,日本人和伪满多次来人找他,许诺以高官厚禄邀他出山,都被张作相毫不客气地骂了回去,宁死不当汉奸。

这样的人,也难怪连林总和罗帅都非常敬重,得知部下把他抓了,要亲自赶过去道歉。

1949年3月,张作相在天津病逝,享年68岁。周公得知消息后,难过地说:“老先生怎么故去了?我们还要请老先生出来一起工作呢!”

上一篇:戴笠只是军统二把手,一把手另有其人,死后葬入八宝山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