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葛庄战斗白刃战:日寇新兵跪地投降,怎奈我军复仇杀红了眼

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司马法·仁本》

日本是一个岛国,资源、人力有限。然而,日本自古以来都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二战中,更是提出“三个月灭亡中国,称霸全世界”的狂妄口号。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中国人民反抗日寇的侵略压迫行为,一直都没有停止,中国人民的14年抗战艰苦卓绝。抗战前期,日本在中国是横着走,国民党的正面战场是接连失败,我军开辟的敌后根据地也是被日军轮番扫荡,处境极其艰难。

到了抗战后期,日军是人心不足蛇吞象,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在世界范围内同列强们展开激烈争夺,战场范围扩大,战线拉长,兵力不足,另外加上常年穷兵黩武,大量老兵战死。日本只能从国内征调青少年或者学生参军入伍,这些新兵缺乏实战经验,一经战阵,目睹战场惨烈场景,也是心生畏惧,武士道精神也不管用。

1944年,日寇已经日薄西山。然而,这些“魔鬼们”依然张狂,9月初,参加"扫荡"山东省滨海区抗日根据地的日军第59师及伪军第3方面军一部,经沂水城分东西两路向博山、临朐撤退。

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命令第三军分区司令员孙继先、政委霍士廉结束休整,痛歼这股日军。我军经过侦查,发现参加扫荡的是日军59师团40大队(即草野清大队)450人,有伪军179团郝全仁部500余人,还有伪警察300余人,共1200余人。

这股日军嚣张至极,当年8月,八路军鲁中军区收复沂水城后,日伪军纠结300多人反扑,疯狂扫荡报复,沿途杀害大量百姓,“三光”祸害地方。草野清大队目中无人向着我军鲁中根据地的腹地孤军深入。

草野清大队行军的地方,沿途多为青纱帐,有利于我军埋伏。日军觉得自己装备精良,遇到伏击,也能全身而退。俗话说“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狂妄之人,必被反噬。王建安分析后认为,草野清大队简直就是送上门的一块肥肉,岂有不吃掉的道理。我军经过研究后决定:伏击地点选在葛庄,

葛庄位于沂水城西北30多里,是通往东里、南麻等鲁中地区的咽喉地带,北临卞山、西临乔山、南临沂河。八路军指挥部就设在葛庄北面的大峪南岭。当时司令部与各团指挥部的电话已经架通,从望远镜里,可以直接俯瞰到战场的全貌。

9月4日11时左右,日伪军大摇大摆走进了我军的口袋阵。此时的日伪军,一番扫荡后,“满载而归”,驱赶着抢来的牛羊,刺刀上挑着抢来的鸡、粮食等物资。下午2时左右,日伪军几乎全部进入伏击圈,配合伏击的民团民兵由于紧张擦枪走火,伏击战只好提前打响。

埋伏在葛庄以东的鲁中1团、埋伏在葛庄以西的鲁中2团和埋伏在葛庄以北的第12团火力全开,枪声响成一片,日伪军猝不及防,倒下一片。

日军反应迅速,快速支起炮阵,轰炸我军,并且炮兵抢占制高点镢头岭。镢头岭虽然是制高点,但是没有隐蔽物,极易成为敌军的轰炸目标,所以,设伏的时候,我军没有在此安排兵力,打算等敌人抢占时,我军派兵抢夺。

八路军1团1营2连抢先一步登上镢头岭,日军一部也马上登上镢头岭。2连来不及设防,全体上刺刀,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以泰山压顶之势冲向日军,没有听见枪声,日军倒下一排。刺刀见红,肚破肠流,场面惨烈,敌军哀嚎之声遍野。

日军中的新兵哪见过这架势,纷纷后退,日军中队长竭力阻挠也不管用,来不及撤退的新兵一个劲地鞠躬求饶。我军战士们还没见过这样投降的,更杀红了眼,刺刀“噗嗤”、“噗嗤”刺了上去,别的新兵见状,吓得腿软,解下子弹袋,连枪一起举过头顶,跪地缴械投降,有的新兵被督战的日军中队长击毙,我军战士冲到其面前,用刺刀将其捅死。

日军抢占镢头岭失败后,草野清少佐亲自督战,命令2个中队向镢头岭发起冲锋。2连寸步不让,连续打退日军的5次冲锋。与此同时,公路上的日伪军主力在遭到我军的猛攻后,一片混乱,但日军随后即冷静下令,马上向我军发起反扑,一方面敌人的炮兵向我军轰击,同时日军第1,4中队和大部伪军与我侧翼攻击的12团在公路边展开激战。

1团1营2连一部分在防守高地,一部分在河滩边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敌我双方数百把明晃晃的刺刀交织在一起,迎面对着捅刺,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军将士久经沙场,满脸杀气,眼里喷射出复仇的光芒,对日军只有一个字“狠(恨)”。一个对冲下来,前面一排的日军倒下,血肉横飞,肠子流出,日军痛苦的呻吟声声嘶力竭,在气势和狠劲上,我军就赢了。

我3连部队也赶来支援2连,3连副排长侯英俊率领9班冲入敌群,与敌进行拼刺,他接连刺杀3名日军后,日军第5中队中队长岗田健亲自出阵,挥舞着指挥刀向他冲来,他架开刀,随后一个弓步突刺,刺死了岗田健,随后他又刺死另外两个日军,成为当天战斗表现最出色的战士,战后他被破格提拔为连长。随着战斗的持续,不到5分钟,就有50多名日军成为我军的刀下之鬼,日军士气逐步崩溃,一名明显未成年,身材瘦小的日军士兵成为当天第一个投降的士兵,他丢下武器,解下了自己的武装带,举手投降。

战斗进行至傍晚时分,败下阵来的日军收缩在葛庄以西的一座娘娘庙里。这座庙宇以前是日军的屯兵点,葛庄战斗刚打响的时候,一股伪军事先占领该庙,部署了2挺92式重机枪和6挺歪把子轻机枪。日军残部收缩至娘娘庙后,我军进攻受挫,草野清率2个中队残兵赶来汇合。

我军缺乏重武器,日伪军又有重武器据守,强攻伤亡太大。负责指挥这场伏击战的鲁中军区沂山军分区司令员孙继先、副司令员李耀文决定对日伪军实施“疲敌战术”,将日军逼出娘娘庙,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傍晚时分,我军主攻部队和民兵轮番实施“骚扰战”,日伪军日夜不敢合眼,多次呼救增援无果后,9月5日下午16时,草野清下令日伪军向外突围。日伪军向南逃窜的路上,我军事先布置好了许多伏击点,日伪军逃窜的路上不断遭受伏击。

八路军布置在沿途的伏击,对逃窜之敌实施层层火力拦截、追击,不断削弱敌人的力量。尤其是水流湍急的沂河,几乎成了南逃之敌的鬼门关,日伪军尸体和随身物品被河水冲向下游。如果说步兵相对来说还容易隐蔽的话,日军那个挽马炮兵小队的目标可就太大了,因此不出意外地招来了更多的复仇的子弹。

惊慌失措的日伪军一路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日军炮兵自知无法逃出生天,决定将大炮拆卸后销毁。冲锋在前的战斗英雄侯英俊眼疾手快,一纵身捡起一把敌人指挥刀,再一个箭步跳过去,一连砍倒三个拆炮的敌人,缴获了日造的一门“四一式”山炮。

这门“四一式”山炮之后跟随我军征战大江南北,立下了赫赫战功,解放后,这门满载历史故事的山炮被上海博物馆收藏,成为著名的“功劳炮”。

最终,草野清只率领50名日军和100名伪军逃窜至葛庄西南的一个叫无儿崮的山头,靠增援日伪军的接应,侥幸逃出生天。持续两天两夜的葛庄战斗,我军取得辉煌战果。

此战我军歼灭日军43独立步兵大队主力,击毙日军第1中队中队长长田野平、第5中队中队长岗田健、炮兵中队中队长佑寺伯等300余人,俘虏日军31人;毙伤伪军1000余人,俘虏伪军367人。缴获山炮1门、步兵平射炮1门、迫击炮2门、掷弹筒3具,及长短枪526支。

葛庄战斗也是继1939年梁山战斗后,再次歼灭日军一个大队的模范战例,也是八路军在鲁中战场第一次缴获日军的重武器。被打疼的日伪军放弃了沂水北部的据点,全部龟缩至沂水北部,我军的沂水根据地得以巩固。

通过此战,可见先辈们抗战不易,向无数先烈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上一篇:他是东北军二把手,秘密派儿子加入红军,后来成为八路军名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