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回忆录:八路军战士砍断绳索,正在顺绳往上爬的鬼子被摔死了

伏击了鬼子以后,八路军临沂县大队转移到安全地点,设下哨兵警戒,负责侦查的哨兵回来给县大队队长王田报告了鬼子那边的情况,队长王田立刻对着那哨兵说道:“你是说在山下发现了鬼子大部队?他们有多少人?”

“黄灿灿一片,看起来怎么也得两个中队吧!”哨兵不敢欺瞒,立刻对着队长王田如实说出自己所见到的一切来。

“乖乖!”队长王田听到这个小子,汗毛都快竖起来了,他虽然之前就料到小鬼会重兵围剿他们,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鬼子居然会派出两个中队进山,“立刻让唐蘷、于碓和所有军官到我这来商量紧急军情!”

“是!”楚埠柳立刻应声,然后带着几个人立刻朝着训练场地奔跑过去,将队长王田的命令第一时间传达下去。

这个事情耽误不得,楚埠柳心里明白,相信大家也清楚,因此楚埠柳不敢耽误时间。

“小鬼子来了?”接到开会命令的唐蘷第一时间来到队长王田面前,当见到队长王田的那一刻立刻询问道。

“两个中队,看来我们所要面对的压力很大!”队长王田见唐蘷询问,立刻对着唐蘷说道。

这次战斗恐怕是他们队伍组建以来所要面临的最大考验了,他不由的开始担心他们是不是可以经受得起这次的冲击。

“于碓那小子怎么还没有来?”唐蘷有些着急的看了看周围,叨叨着说道。

现在大战在即,身为指导员的于碓却没有赶到,这个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在心里大骂起来。

就在这个时间,于碓跑步来到队长王田和唐蘷面前,还没有等气喘匀就对着他们两个说道:“我来晚了些,实在不好意思。”

“你忙什么去了?”唐蘷立刻质问一般的说道,“刚才接命令的时候你不在训练士兵,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才回来?”

“前几天咱开会不是说小鬼子有可能对咱重兵围剿嘛,我就将咱驻地的地势环境做了个详细勘测,这就是我这几天的结果!”于碓没有回答唐蘷的直接询问,而是拿出一张纸,交给队长王田。

“看里我们的于指导员没有少做功课,早就为我们的反扫荡战斗做起了准备哈!”队长王田接过那张纸,然后展开来说道,“不错,上面对我们周围的地形地貌做出来详细的描述和勾画,是一张准确的地形图。”

“于指导员,可以呀哈,没想到你这几天还真没闲着呢!”唐蘷见到那地形地貌图上的圈圈点点,看得出来于碓的用心,于是一边夸奖着一边重重的拍了下对方肩膀,差点没有将于碓的骨头给拍散架。

“这张图以我们驻地为中心,我们的驻地后面是高山和悬崖,不适合小鬼子大部队穿插,左边是一条深谷河道,也不利于鬼子部队行军,现在剩下的就是右边和我们的正前面两个方向了!”队长王田分析着说道。

“我们的右边林木茂盛,杂草横生,不适合鬼子的机械化部队行进,我相信鬼子会调集大量步兵从这边过来,而我们的正面虽然说也有树木,但是因为常年遭到山下伐木场的砍伐,造成树木稀少的现象,这几年也没有得到恢复,相对来说比较开阔,鬼子机械化部队最有可能从这里上来!”于碓就地形地貌做出判断。

“老于说得很对,我们现在面临最强进攻的就是这两个地方!”队长王田听后立刻说道,“这样,老于,你的两个战斗分队守右边密林,我不要求你们死守,只要你们好好利用有利地形尽可能多的消灭鬼子有生力量!”

“是!这个地方最适合游击战,完全可以在这里和鬼子周旋,我这就去安排战士们!”于碓立刻应声,然后带着两个战斗分队去了右边林子里面,开始对进攻的小鬼子实行游击战。

“老唐,你的两个战斗分队到正面去阻击鬼子机械化部队,但是给我记住,好好利用周围的环境,假如实在挡不住的话,就撤退,不过你小子撤退的时候必须朝天开三枪,我们大家听到你的枪声会紧跟着后撤到这个地方,大家也都赶到这个回合,明白吗?”队长王田一边交代这,一边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山梁说道。

队长王田很清楚,这次战斗他们不可以和小鬼子硬碰硬,要知道鬼子可是两个整编中队,强攻肯定不上对手。

“是!”听明白了这话,唐蘷立刻说道,然后招呼弟兄们开始了行动,不敢有丝毫的耽误。

在安排好四个战斗分队的防守任务后,队长王田招呼老兵、大个子、楚埠柳和马昱去了深谷河道处。

他觉得鬼子部队里面有三本的存在,自然觉得悬壁较为低一点的深谷河道有可能是坂口一枫偷袭的重要位置,他不敢摆空城计,就自己带着人去了驻守。

而沈雪接到的命令是带着伤病员和后勤补给提前撤离到那道山梁上,等待和大家回合。

弟兄们都各就各位,朝着自己指定的战场奔赴,准备好了和小鬼子展开殊死搏斗。

,队长王田他们已经在深谷河道的悬壁附近坚守了好一会了。

“队长,你说小鬼子真的会从这边上来吗?”楚埠柳在这里趴着守候已经有些时间了,心里拿不准队长王田这次的判断到底正确不正确。

要知道他们的主力队伍已经在驻地前沿和右边部署好,就等着和小鬼子拼杀了,他们却守在这里干等着,还不知道有没有敌人上来,这心里觉得十分不得劲。

“放心吧,有坂口一枫在鬼子里面,他就一定会来,更何况这边的悬壁较为矮小一些,也是我们容易忽视的地方,坂口一枫要进攻一定会选择这里,我们只要耐心等待就好!”队长王田很肯定的说道。

他肯定坂口一枫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因此他只能带着老兵他们几个守在这里,暂时不做任何举动。

“报告!”这个时间,一个士兵来到了队长王田的面前,对着队长王田说道,“沈医生已经带着后勤人员和伤兵开始撤退了,一切顺利!”

“很好,你回去,做好后勤弟兄的安保工作,确保撤退路上的安全!”队长王田听后立刻对着那弟兄说道。

沈雪撤退这一路上虽然不会有什么大意外发生,可他还是让这些弟兄们多多留意,毕竟这是战斗,什么样的状况都有可能发生,绝对不可以麻痹大意。

“是!”那弟兄听到命令后立刻应声,然后转身,朝着后山林子里面跑去,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追上队伍,一起撤退。

就在这个时间,队长王田听到密林那边传来了枪声,噼里啪啦的打得很剧烈,看我里反扫荡战斗已经打响,首先和鬼子开火的是于碓他们了。

“看来于指导员他们那边已经打响了!”听到枪声,老兵可是手里发痒,恨不得这个时候他能跑过去参战,不然他浑身上下就像是犯瘾了一般难受,显得坐立不安起来。

“老兵,你猴急什么呀?仗一会有你打的,现在要你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耐住性子!知道吗?”大个子见到老兵的样子,立刻对着老兵说道。

“人家在吃肉咱在这里看着,你告诉我说一会吃,我这胃哪里受得了!”老兵叹了口气无奈的坐在石头边说道,满脸的委屈。

“行了啊,看看你那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当兵的样子,一会坂口一枫那个混蛋上来,可就是我们表现的时候,到时你不会临阵退缩吧?”大个子故意调侃着说道,那样子就像是故意找老兵不痛快呢。

“说什么呢?就算是你自己临阵退缩我也不会!”老兵抗议道,绝不允许大个子这样看自己。

“大家别闹,好像有动静!”就在这个时候,马昱对着大家说道,然后静静的聆听着悬崖下面的动静,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

听到马昱的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仔细聆听着声音,不敢有丝毫动静。

这个时间就听到有金属摩擦石头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个三角钩直接从下面甩了上来,挂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而那三角钩的下面却连着一根手指头粗细的绳子,只见到那绳子由巨大的晃动趋于平静,然后被绷紧。

“该死的小鬼子,果然从这里偷袭我们!”大个子见到眼前的一切,立刻对着队长王田说道,“还好四哥料事如神,不然我们可要吃大亏了!”

“四哥,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兵可是等不及了,立刻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就打算攀爬回去直接割断那根绳子。

“不着急,我们先等一等!”队长王田镇定自如的说道,对于他来说现在沉住气很重要,绝不能冲动。

弟兄们都拿着手里的武器严正以待,他们都在等待着队长王田下达战斗命令,因为他们都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是必然的,只不过难以抉择的就是时机问题。

几分钟后,队长王田见到那条绳索越拉越紧,三角钩钩住石头的位置也发出了咯咯声响,就如同三角钩的钩刺部分要直接抓紧石头里面一般,可见这个钩子的吃力程度有多大了。

队长王田没有在等待,果断的对着早已按耐不住的马昱做了个从上往下的手势,让马昱执行切段拉绳的任务。

马昱当然明白队长王田的意思,当即顺着悬崖边缘,朝着三角钩那边攀爬过去,尽可能让自己的身体稳住,再试着用手里的短刀刀刃紧挨着那条绳索,没有加任何思索的上下拖动起来。

因为绳索有一个巨大的下拽力,马昱手里短刀的刀刃才刚刚拉开一个小口子,那绳子就立刻拽拉撕扯起来,口子越来越大。

第一个根附绳断裂,发出沉闷的碰声,紧接着第二根附绳、第三根、直到最后一根断裂,接着绳子另外一段随着最后一根附绳断裂而迅速滑落下去。

这滑落下去的绳索那一头一定连接着好几个小鬼子,所以那绳索跌落下去几秒钟后,就立刻听到了沉闷而巨大的声音,想来那就是鬼子跌落下去被砸成肉饼的声音。

但小鬼子兵没有因为这根绳索的断裂而放弃,一时间七八根三角钩飞上了悬壁顶上的岩石,牢牢挂在了突起的石头上。

看样子小鬼子这次是打算强攻了,不然绝不会因为绳索不被人砍断还敢冒死而上,对这里进行强行攀爬。

“四哥,怎么这样多的三角钩?小鬼子这是要干么?”楚埠柳可是没有想到小鬼子居然会冒险弄出这样大动静,一连七八个三角钩进行攀爬,这不是来打仗,是来拼命的。

“看起来坂口一枫是想强攻了,他是仗着他们人多,算定我们上面没有多少人,所以就打算进行强攻了!”队长王田分析着说道,然后对着大个子说道,“我们大家冲过去,用手里的刀将绳索砍断,绝不能让他们爬上来!”

“是!”弟兄们立刻应声,然后用手里的刺刀对着鬼子的三角钩下面绳索砍下去,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斩断绳索,断决小鬼子攀爬上来的希望。

那些绳索在弟兄们手里短刀猛砍下,瞬间断裂,然后顺着山崖下面跌落下去,虽然没有听到那沉闷的声音,但相信小鬼子那边也不好受。

在砍断鬼子绳索后,三角钩也顺着地面滑落下去,队长王田他们自然顾不上这些东西了,立刻朝着悬壁里面攀爬进来,免得耽误时间太久,而导致他们出现什么意外,不然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鬼子的强攻失败了,坂口一枫会放弃吗?”大个子有些拿不准了,他知道这个坂口一枫是个狡猾却又十分固执的人,担心这家伙不会轻易放弃,说不定又会憋着什么坏呢。

“我看坂口一枫不会轻易放弃,他可是个不达目的不罢手的主,说不定这会他还惦记着从我们身后偷袭呢!”楚埠柳说道,看起来他对坂口一枫的认识也很深,算是比较了解了。

“我觉得不会,我们后面的悬壁可是要比这边深很多,我就不相信他们真敢冒险从那里攀爬过来!”老兵这个时候说道,“再说了,小鬼子的三角钩能够得上这样高么?除非他们一个个都是大力士!”

“我看还是不要麻痹大意的好,小鬼子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不择手段的,我们的大意很有可能就是鬼子要钻的空子!”马昱心里也不踏实。

坂口一枫可不是一般的小鬼子,他们要是当成一般小鬼子对待了,说不定吃亏的就是他们自己了,他觉得必须防备一手。

“大家说的有道理!”队长王田听了他们大家的话,立刻说道,然后对着楚埠柳说道,“老楚,你去看看我们后面,有什么不对劲立刻报告!”

这里是一个凸出去的悬壁,三个方向悬空,只有一个方向连接着这片大山,所以队长王田他们守的具体方向应该有三个。

好在是这三个方向的距离都不大,他们几个人完全可以兼顾,因此队长王田让楚埠柳去后面看看,万一有什么情况,他们也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楚埠柳立刻点了点头,提着手里的枪就迅速朝着后面那道悬壁走去。

队长王田他们的后面是一座小山,大概有十几米高的样子,楚埠柳必须爬上山,翻过山头才能抵达指定位置。

这也是为什么说他们后面更加高的原因。虽然说小鬼子不一定能够攀爬那边,但队长王田却不容许有任何意外发生。

楚埠柳翻山而上,紧接着来到了十几米高的山顶,朝着悬壁那边仔细观察着那道悬崖,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坚守自己的职责,看清楚小鬼子对于那边的一切举动。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两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就好像是小鬼子压根就可以做这方面的打算一般。

不光是队长王田后面的悬壁没有动静,就算是队长王田这边也没有任何反应,小鬼子如同顷刻间全部消失了一般,没有了任何举动。

“四哥,难道说小鬼子是真的不打算再进攻了?我们之前的推测仅仅是推测而已吗?”大个子有些不耐烦了,他们都在悬壁上守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就是没有见到悬壁下面再有动静。

“是啊,四哥,这都两个多小时了,弟兄们都快睡着啦,小鬼子没有动静!”老兵似乎犯困起来。

长时间在一个地方趴着呆这样长时间,他还是头一次遇上,实在是觉得无聊透顶,要不是还能跟着队长王田他们几个说会话,这会他早该找周公聊天去了。

队长王田没有回答他们,心里的纳闷也在不断增加,此刻他不知道坂口一枫到底在山下搞什么,但他却知道坂口一枫是个难缠的家伙,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的。

就这个时间,驻地正面防线发生了重火炮袭击,轰隆的爆炸声伴随着鬼子重机枪突突突声音,几乎掩盖了那边的其他枪声,紧接着就是装甲车的轰鸣声。

“听这动静,小鬼子在我们的正面打响了!”马昱聆听着那不断膨胀的枪炮声,立刻着急的询问队长王田,“队长,唐蘷他们到底顶得住么?”

“鬼子出动了装甲车,唐蘷那边肯定悬了,不过我相信他会瞅准时机,带着弟兄们撤退上山的!”队长王田自己已经能够预知这次战斗的结果了,他清楚以唐蘷他们这帮弟兄们血肉之躯,是怎么也抵挡不住鬼子装甲车进攻的。

所以撤退将会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他相信唐蘷会意识到这些,带着队伍尽可能的寻找机会撤退进林子,彻底脱离和小鬼子的接触。

就在队长王田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埠柳立刻在十几米的山菱上对着队长王田说道:“队长,发现鬼子的三角钩,鬼子要从这边进攻了!”

听到楚埠柳的声音队长王田立刻带着其他几个弟兄朝着山顶敢去,并第一时间出现在悬壁口,用手里的枪作为警戒。

一旦见到小鬼子冲上来,他们就首先开枪,将这帮小鬼子给直接干掉,反正这一刻队长王田绝不允许小鬼子爬上来,成为他最强劲的对手。

这个时间的楚埠柳已经开始在斩断绳子,可是因为过多的三角钩,他一个人根本忙不上来。

从他呼叫队长王田他们开始到现在,他只砍断了两条,剩下的绳索都来不及砍断了。而小鬼子就趁着楚埠柳忙不过来的当口,开始攀爬到了悬壁的边缘。

“给我打!”队长王田没有犹豫,立刻命令身边的弟兄们说道,紧接着袭击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一时间啪啪啪几声枪响,子弹瞬间射向了那些即将要爬上来的小鬼子,只见到那几个小鬼子被子弹打中,然后掉落山下。

可小鬼子却没有因为几个人的跌落就胆怯了,而是继续运用人海战术,朝着上面不断的攀爬,那些没有被砍断的绳子被充份发挥了作用。

虽然不知道小鬼子声怎么样做到将三角钩挂上这样高的石头上的,但是这些钩子都在发挥着攀登作用。

队长王田眼见到这样的情况,很清楚他们再凭着那一枪一枪打的步枪和很难控制局面,小鬼子极有可能从下面冲了上来。

于是他微微思索了一下,立刻对着距离悬壁最近的楚埠柳说道:“老楚,赶紧撤!”

楚埠柳迷惑的看了队长王田一眼,他不明白这样的紧急关头,守在悬崖边的人都嫌少,可队长王田却要他撤离,实在是让他摸不透队长王田想要干什么。

但既然队长王田下了这个命令,楚埠柳也没有耽搁时间,立刻转身朝着队长王田这边撤退,队长王田和其他的弟兄进行火力掩护。

在楚埠柳撤离到队长王田他们当中后,队长王田立刻下令拿出手雷,拽开拉环后停留三秒,然后丢向了那些不断涌上来的小鬼子。

轰隆的爆炸和浓烟迅速将悬崖边缘灌满起来,不少小鬼子遭到强大爆炸力和推力甩下山崖,周围的三角钩绳子也被炸裂,甚至炸断。

剩下的几个已经攀爬上来的小鬼子,队长王田他们一个冲锋过去,三两下就解决了问题,毕竟这是一支已经被切断援军的孤军,对队长王田他们而言就是一盘饭桌上的菜,想怎么吃就可以怎么样吃。

干掉那几个小鬼子后,楚埠柳沿着悬崖边检查了下三角钩后的绳子,再见到绳子基本上断裂后,这才放心的给队长王田进行汇报。

就在这个时间,他们听到三声朝上的枪声。这是队长王田和唐蘷他们约定的撤退信号。

“他们撤退了,我们怎么办?”大个子听到那些枪声,清楚那三声枪响是什么意思,于是询问队长王田说道。

“我们也撤!”队长王田立刻下达撤退命令,他清楚这一切都是自己部署的,在这个时候唐蘷发出这个信号,肯定是因为唐蘷他们实在扛不住了。

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小鬼子机械化部队,血肉之躯扛不住也是情有可原,再说这撤退之事是之前就商量好的,也不算违背命令。

既然他们都撤退了,那么队长王田他们也必须撤退了,再不撤退,他们就会陷入四面八方的包围当中。

听到队长王田的命令,大个子和其他弟兄立刻收拾了下东西,立刻朝着指定山梁那边撤退过去。

队长王田和楚埠柳全面开路,大个子和老兵断后,马昱背着补给走在最中间,一路朝着那道山梁而去。

可就在这个时间,鬼子的大部队迅速追击过来,进入了这一带的丛山峻岭里面,就在队长王田他们的后面。

“四哥,鬼子追上来了!”负责断后的老兵在后面发现了小鬼子踪迹,立刻跑到队长王田的身边报告道。

“唐蘷和于碓这两小子跑得够快的,咱居然落在了最后面!”队长王田叨叨着说了一句,然后对着这边的弟兄们说道,“加快脚步,迅速穿插进前面的山林!”

“是!”所有弟兄们都应声,然后加快了行动的脚步,迅速朝着全面的一片灌木林里面奔跑过去,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鬼子的大部队却在后面不断的展开,分散,打算张一张大网,开始对队长王田他们进行全方位的搜索。

“四哥,这帮小鬼子怎么甩不掉,我们走到哪里都会有小鬼子追着!难道说这帮小鬼子长了狗鼻子么?”大个子在跟着队长王田朝着林子深处走了一段路,发现小鬼子依旧在他们的后面紧紧追着,不管他们怎么样甩也甩不开。

“不是鬼子长了狗鼻子,而是小鬼子在我们的后面张开了一张大网,朝着我们这边扑过来,所以不管我们现在钻进哪片林子,鬼子都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我们的后面!”队长王田很肯定的说道,显然他清楚自己的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路上,他都仔细观察着随时出现的小鬼子,无意间发现这些小鬼子装备、皮靴和衣服都有一定差距,因此他断定这不是同一支队伍。

由此可以判断出,在他们后面的小鬼子根本就不止一支,他开始怀疑小鬼子已经在他们的后面张开了一张大网。

“我们怎么办?要是不能甩掉小鬼子,咱和队伍汇合,那不就是将小鬼子带到我们的驻地么?”大个子一脸担忧的说道。

这帮小鬼子对他们的威胁可不仅仅是直属大队,而且还关乎了唐蘷他们四个战斗分队安全。

他不得不担心这个可怕的后果,于是满脸担忧的看着队长王田,期望能够寻找到更加有效的办法应付眼前的事情。

“现在我们没有办法,我们的后面到处都是小鬼子,往回走那就是跳进虎口,所以我们没有回头路走!”队长王田对眼前的情况作了个透彻的分析,然后对着大家说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带着小鬼子在林子里面转,先不和队伍汇合了!”

“四哥说得对,目前我们只能这样做!”楚埠柳完全赞同队长王田的说法。对于他们来说,和小鬼子周旋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反正不能将鬼子给带回去。

“那就向着大山深处走吧,那边纵深宽阔,适合我们周旋!”大个子这个时候也没有反对意见,立刻对着队长王田说道,建议大家朝着那片最大的山林里面里走去。

“行,我们现在就走,不能再耽误了!”队长王田完全同意了大个子的建议,让所有弟兄们跟上,一起朝着那片大林子里面走去。

这片大林子,到处是参天大树,就像是没有人开辟一般大原始森林,充满着神秘感和恐惧感,进到里面,立刻有种寒风刺骨一般的感觉,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里不会有什么猛兽出没吧?”马昱感觉自己脊梁上直冒寒气,似乎周围都有危险一般,警觉的摸着手里的枪。

“放心,咱手里拿的可是枪,咱连小鬼子都不怕,难道害怕什么猛兽吗?”老兵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在他看来,手里有枪就有胆子,他就不相信那些所谓猛兽能够扛得住他的子弹,因此他才一点也不在乎马昱所说的猛兽出没了。

“好了,既来之则安之,大家保持队形,继续朝着前面走!”队长王田听到他们的话后立刻对大家说道。

听了队长王田的话后,大家没有再说什么,只能壮着胆子继续朝着前面走,但是手里的枪却握得更加紧了,就好像随时准备好用手里的枪来救命一般。

几只山鸡在队长王田他们的惊动下迅速从地面飞起,拍打着翅膀发出巨大的声响,差点撞在了大个子和老兵的脸上。

楚埠柳和马昱就差扣动扳机直接开枪了,惊险程度不输恐怖惊悚片,吓的几个人面无血色。

好一会,队长王田缓过神来,对着大家说道:“弟兄们,不必惊慌,只不过是几只盘中餐而已,我们继续朝前走!”

听了队长王田的话,这才缓过神,然后继续保持队形朝着林子里面走,踩过那些野草,踏过那些粗大的树根,绕过巨大的大树,一步步朝着林子里面走去。

而在他们后面的小鬼子,继续摆开队形朝着前面跟进,他们倒是不紧不慢,缓缓而行,在来到那片巨大林子的时候,眼见到里面那些参天大树和密集丛林,停下了脚步。

这会可能是在犹豫他们要不要进去,要知道队长王田他们行进的道路上遗留下了不少清晰的痕迹,根本就不重要任何分辨就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目标很明确,队长王田他们就在小鬼子的前面,可小鬼子面对眼前的大树林,却在犹豫着。

他们不是怀疑自己追不上队长王田他们,而是在担心林子里面的安全问题。这片林子里面,到处都是树木丛林,茂盛的杂草和树根,队长王田他们想要躲藏起来伏击他们,实在是太容易了,他们根本防不慎防。

可要因为这些困难而撤离的话,他们又显得很不甘心,毕竟队长王田他们就在眼前,一旦错过这次的机会,他们就将没有任何机会寻找到队长王田了,这对于任何一个鬼子军官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在几分钟的犹豫过后,鬼子军官终于做出了决定,伸出自己的右手,朝着正前面的林子挥手。

上一篇:1944年葛庄战斗白刃战:日寇新兵跪地投降,怎奈我军复仇杀红了眼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爱吸手手的猫猫

    我们家宝贝今天满五个月了,跟大家分享他一些疗癒的日常,边踏踏边吸手手的画面实在太可爱了,用鼻孔瞪你,跟小蜻蜓一起睡觉,有时候也是致力于收集丑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