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回忆1949年接管上海:每名军人发二斤猪肉六角钱

1949年5月27日,微雨燕纷飞,一部分胆子稍微大一些的上海市民小心打开了门窗,向外好奇地张望。昨夜上海变了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然而一切寂静得极不寻常,根本不像交接的样子。

此次接管上海,解放军展现出了非比寻常的命令执行能力,留下无数津津乐道的佳话。

时隔大半个世纪,有老兵更是回忆起一个罕为人知的细节:当时进军上海后,宋庆龄、陈毅等人决定给每名军人发二斤猪肉六角钱。

在当时,六角钱可不是小数目。为什么要突然发这么多钱?这些钱,军人们最后怎么花的?

纪律严明的军队

清晨的马路上,一排排卧躺着黄布军装的解放军。为了不打扰市民,这支胜利的军队选择了一个前所未闻的休息方式:在城市中露宿。

根据第九兵团的记载,当时进入上海的几支部队,虽然仍然处在战斗状态中,但衣着、服装都十分整洁,有些军队来得早,就只能睡在马路边。

要知道,当时是五月,夜里时常有寒雨飘拂,而温暖舒适的床被仅一墙之隔,为什么还要如此狼狈地睡在外面?是不受老百姓待见吗?

其实不然,这是陈毅在慎重考虑后下达的命令。

随着第三野战军的胜利,前线捷报频传,解放军接连解放南京、杭州、镇江等江南城市,宛如摧枯拉朽。

人数庞大的军队一夜之间进驻城市,如何解决这些大汉们的吃喝拉撒问题,势必是一个大问题。蛮横如蒋介石军队,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生活用品全被搜刮而去,人民痛苦不堪。

更何况,陈毅更是深刻指出了上海的特殊性所在:它是我国工业、商业中心,帝国主义势力也盘根错节,如果放纵军队在上海城中横冲直撞,很可能造成后果恶劣的混乱。

有鉴于此,陈毅下达了一个坚决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违背入城纪律,反复学习各项注意要点,无条件执行“不入民房”等决定,有天大的困难都要克服!

陈毅

解放军鲜明的纪律给上海人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方针令所有人倍感安心。随着工作逐步深入,解放军将士们也逐渐与人民打成一片。

这时,宋庆龄也看到了军队长期以来的辛劳,决定慰劳所有士兵们:每人发一斤猪肉。在当时,猪肉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美味,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盘算着怎么料理这些食材。

紧接着,为了欢庆上海政府成立,陈毅也跟着决定为每位军人再发一斤猪肉,合计两斤。此外,部队第一次津贴也到了,一人六角钱。

一下子多出两斤猪肉、六角钱,所有人都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深夜里睡不着时,总能看到几双兴奋的眼睛圆睁着——他们都在盘算着怎么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一位老兵的回忆

享受倒是其次,最要紧的是用这笔钱解决一些生活上的燃眉之急。

当时上海时常下雨,夜晚蜷缩街头本就不好受,白天拖着湿漉漉的鞋子走路更是不方便。

讨论之下,一伙人决定首先给自己买双雨鞋。

一位老兵在自述里不无怀念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放假那天,他们一大伙人兴冲冲地跑到街上,却总是遭到“冷钉子”。

原来,由于这些军人的装束有些“土老帽”,再加上穿着一身军装,人们都知道他们是从乡下来的解放军。

商户中有好些伙计颇瞧不起这些大兵,听说他们急要买雨鞋,便故意开出高价来刁难他们。

起初他们还有些发愣,讶异于上海的物价竟如此昂贵,后来在好心人的提醒下逐渐明白过来。于是吵吵嚷嚷中推举选出了一名能说会道的代表,代替他们帮忙砍价。

对于他们来说,能少一分钱都是好的。于是一路讨价还价,竟然从霍山路走到了宝山路。最终在一处小店里买到了价格合适、质量称心的雨鞋。

“应该是一块三角钱”,老兵低下头来想了想,忽而就像孩子般笑了起来。这群毛头孩子大多不过二十出头,刚进入上海,一切都是新奇的,同样生活上也有许多困难在等着他们。

这位老兵后来被分配到了后勤仓库,守着国民党逃跑后留下的一大堆物资,里头什么都有,堆叠在一块,正是夏天蓄养蚊虫的好地方。

住在仓库里的库房内,闷热潮湿暂且不论,可恶的蚊虫几乎无孔不入,搅得人无法入睡。当时,他每天都做梦希望有一顶蚊帐能帮他抵御这些蚊虫的侵扰,安心睡个好觉。

终于,在最初几天的忙乱后,上级开始重视起士兵们的生活环境问题。随着人马逐渐开进上海,军队生产工作也逐渐恢复正常,生活水平肉眼可见地得到改善和提高。

他在部队领到了一大块纱布,于是每夜都裹着这块纱布入睡。但好了没几天,蚊子们似乎学聪明了似的,从纱布中间的缝隙里钻了进来,再度饱吸他的血肉。

“事情最后的解决倒也出乎意料,我以为再过几天向部队里打报告,申请多领些纱布来就可以,然而纱布还没来得及申领,先是给我们发了许多香烟”,他高兴地讲起这个曲折的故事。

为了犒赏军官,部队里的干部们每个人都可以领取几包飞马牌香烟,虽然不是那么昂贵的高端牌子,然而在士兵们眼里,也是十分诱惑的礼品。

这位老兵并不抽烟,掂量着手里的几包烟,想了想,决定送给排里其他抽烟的同志。

他以为这只是一次友情的赞助,毕竟自己这方面没什么需求,留在自个手里也是浪费,本不求回报。但收到香烟的同志们十分过意不去,就分别把自己的纱布剪下一块来送给他,权当某种“回礼”。

收到纱布的他自然喜出望外,抓紧时间拼凑起了一顶简朴然而舒适的蚊帐——那一夜终于睡了个好觉。

时至今日,尽管他早已离开了上海,但他仍然记得年轻时进驻上海的那段经历,印象尤其深刻的便是“上海蚊虫“的杀伤力,以及在同志们的帮助下搭建起的那顶小小的蚊帐。

上海的恢复过程

一顶蚊帐,二斤猪肉。这是老兵对于进驻上海的最直观的回忆。历史有时只是一些小小的物件,但它们身上承载着沉甸甸的往事。

如今的我们可能很难理解这些,毕竟在现代人眼里看来,蚊帐、猪肉之类几乎都是不足挂齿的日用品。然而于艰苦岁月里漂泊奔波的解放军来说,能在一顶清凉的蚊帐下睡个好觉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奢侈,日后回想起来,也是人生乃至民族弥足珍贵的回忆。

老兵抚摸着白发苍苍的后脑勺,总结性地感叹道:“那段难忘的日子里有许多艰苦的困难等待着我们去克服,城里不仅有残存的敌人,我们的一举一动也都要小心。然而那段日子也是热血沸腾的,我们光荣地完成了陈毅元帅的命令!”

在老兵与蚊虫斗争的那段日子里,他心心念念的陈毅元帅正夜以继日地准备清理、接受工作,领导军管会进行各项工作,对原有的各类单位及其财产进行全面的清理和接受。

城内的士兵们担任起了警备的任务,对特务和残余势力进行逮捕,并及时疏散难民,帮助市民清理城市。

城外郊区的一些部队则热火朝天地干起了体力活,拆除碉堡、排雷扫雷样样都干,目标只有一个:尽快恢复上海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

他们的努力也获得了极为喜人的回报:仅仅过了两三天,上海居民们的供电用水就基本恢复了正常状态,这个曾经繁荣的城市在经历战火摧残后,也开始逐渐恢复元气。

用模范的纪律对待接管工作,是解放军此次工作中最突出的特点。经历过战争的老同志们都深有体会,上海居民们更是感慨良深。

接管上海的那些天里,无论是上海市民还是请求保全财物的外商,都对解放军的作风交口称赞。

有些市民自发给解放军们送粮食、物资,均被回绝了。甚至是白开水都不肯接受,只能喝部队从三十里外统一送来的水。解放军的纪律可见一斑。

陈毅曾动情地说,解放上海也不亚于一次赶考,要以绝对严明的纪律接管得漂亮、干净、利落,这不仅是给上海人民的一份见面礼,更是给紧盯着解放军的全国人民一个合格的答卷。

在上海解放后,全国统一的局势逐渐明朗起来,基本上不再有什么大的冲突或战斗,全国各地也逐渐进入到恢复生产的秩序中来,沿海一带城市也不复颓靡,社会主义的改造即将拉开序幕。

如今,很少有人再讲述这段生动的历史。然而正如党所预见的那样,能不能把解放上海、接管上海这件事做漂亮,其实是一件决定了日后解放军能否最大化地获得人民认可的标杆性事件。

陈毅说过,进入上海就是中国革命的最后一道难关。

有了上海成功经验的示范,全国人民都十分欢迎解放军的到来,积极配合工作,一致齐心整理家园,迎来新中国的诞生。

上一篇:为何朝臣很少弹劾左宗棠?并非他人缘好,而是慈禧的一道特殊上谕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