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曲沃代翼”到“三家分晋”,晋国到底是怎么被韩赵魏瓜分的

“三家分晋”是指晋国被韩、赵、魏三国瓜分的历史事件,因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以此事件为开篇,故后世普遍以此作为春秋、战国的分水岭。那么,作为曾经的中原霸主晋国,为何会被几个卿大夫给彻底瓜分呢?要真正搞清楚这个事件,恐怕还要从“平王东迁”导致礼乐崩坏,晋国“曲沃代翼”埋下祸根说起。

“平王东迁”乃礼乐崩坏之始,“曲沃代翼”为晋分裂埋下祸根

众所周知,周朝采取的是分封统治,即周天子将土地分封给诸侯,诸侯再将土地分封给卿大夫,而维系周王朝统治的核心,便是礼乐制度,而礼乐制度的核心则便是“宗法制”,即王族贵族皆按血缘关系分配权力。

按照周朝的宗法制度,宗族又分为大宗和小宗,其中贵族的嫡长子总是不同等级的大宗(宗子),乃是贵族权力的绝对继承者,且对宗族成员具有统治权;而除嫡长子之外的诸子,则被称为小宗,虽然同为宗族成员,但却没有继承权。这便是嫡长子继承制。

回到晋国,晋文侯姬仇在位期间,西周爆发“周幽王之乱”,周幽王宠幸褒姒,废申后和太子宜臼,改立褒姒为后,其子伯服为太子。申后之父申侯于是联合鄫国引犬戎入侵,杀周幽王于骊山下,西周灭亡,申侯外孙、废太子宜臼即位,是为周平王。然而,因周平王有弑父嫌疑,其继位周天子遭到部分诸侯的反对。

于是,虢国便联合姬姓诸侯国拥立周幽王之弟姬余臣为天子,是为周携王。后晋文侯为讨好周平王、打击虢国,结果袭杀周携王,并护送周平王东迁,建立东周。因此,平王东迁不仅是西周、东周的分割线,更是周朝统治根基“礼乐崩坏”的开端,自此之后以血统分配权力的宗法制开始逐渐走向没落,实力为尊的观念开始占据上风。

周平王二十六年(前745年),晋昭侯将其叔父姬成师封于曲沃,史称曲沃桓叔,这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因为周朝规定,大宗的力量、地盘应该超过小宗,也就是说姬成师获得的封地,不应该超过都城翼城的面积,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大宗的统治。而晋昭侯分封分封给姬成师的曲沃,却远超都城的面积,这就等于破坏了等级制度,而且必然会对大宗统治造成威胁,当时晋国大夫师服便指出了这个问题,但晋昭侯并未采纳。

更为要命的是,曲沃桓叔不仅获封土地极广,而且其颇有政治经验,深得民心,“晋国之众皆附焉”,结果曲沃很快便成为了晋国的第二个政治中心。对此,当时便有不少人物预料到“晋之乱其在曲沃矣。大于本而得民心,不乱何待”。

果然,从曲沃桓叔开始,晋国小宗便开始不断向翼城的晋国大宗发起挑战,包括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外交孤立,培植晋国内部反对晋君的势力,以“捍卫天子威信”为旗号,蚕食晋侯的领导权等方式,企图夺取晋国政权,取而代之。

从曲沃桓叔到曲沃庄伯,再到曲沃武公,曲沃小宗与翼城大宗的争斗持续了长达六十余年,期间先后有晋昭侯、晋孝侯、晋哀侯、晋小子侯四代晋国国君被杀。

周釐王四年(前678年),曲沃武公攻灭晋国第十七代国君晋侯缗,并用抢掠来的珍宝器物贿赂周天子,于是周釐王承认了曲沃武公的合法地位,派虢公命令曲沃武公建立一军,正式册封他为晋国国君,是为晋武公。

至此,晋国曲沃小宗正式取代翼城大宗,史称“曲沃代翼”。而该事件,可以说为此后晋国的内乱,以致最终“三家分晋”埋下了祸根。

“骊姬之乱”后公室彻底衰弱,卿大夫逐渐掌握晋国大权

晋武公夺取国君之位后,为了以绝后患,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原来居住在翼城的晋国嫡系血脉全部斩尽杀绝,如此晋国原本的大宗公室几乎损失殆尽,晋武公这一脉便又成了晋国大宗。晋武公去世之后,其子姬诡诸即位,是为晋献公。

当时,晋献公曾祖、祖父、父亲的旁系被称为“桓庄之族”,他们开始迅速在晋国土地上繁衍生息,然而随着这些人的壮大,却让晋献公越来越不安。毕竟,晋献公可是知道自己这一脉是怎么夺取国君之位的,要是这些人再来一次“曲沃代翼”,糟糕的岂不是自己?于是,晋献公在八年时间内,将“桓庄之族”又屠戮殆尽。

既然晋国国君对公室如此不信任,那么又该用谁来治理国家呢?毫无疑问,自然就是那些出身低微,但却才能过人的,事实上从晋武公时便开始如此做了,例如韩万因替武公驾驭兵车,并俘虏了晋哀公,而被晋武公封赏在了韩塬,成为了一名从底层晋升的新晋贵族,韩万便是战国七雄中韩国的先祖。

晋献公时则更进一步,废除了公族大夫制度,大量任用了士蒍、荀息、里克、郤芮、郭偃等异姓人才为卿大夫。此外,因随晋献公攻灭霍、魏、耿三个小国有功,晋献公又将赵夙封在了耿地,毕万封在了魏地,这两位便是后来三家分晋的另两家先祖了。

晋献公时极为宠爱骊姬,但当时的太子申生却是晋献公与夫人齐姜所生,骊姬为了立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太子,便离间晋献公与太子申生,以及公子重耳、夷吾之间的感情,以致太子申生最终惨死,重耳、夷吾逃往他国。

原本各诸侯都通过将公室子孙分封为大夫,赐给其封地,从而使其成为公室的屏障,维持公室的绝对权威。然而骊姬之乱后,晋国从此不再分封公子、公孙为贵族,公族势力自此彻底衰微,异姓士大夫开始崛起。

此后,晋国陷入内乱,国君之位多次变更,直到晋文公重耳即位以后。晋文公即位之后,仍然重用异姓人才,其中既有其流亡期间的心腹狐偃、赵衰、颠颉、魏犨、胥臣等人,也有回国后重用的先轸、栾枝等人。

晋文公三年(前633年),晋文公设立六卿制度,主要由狐氏、先氏、郤氏、胥氏、栾氏、范氏、中行氏、智氏、韩氏、赵氏、魏氏等十一个世族所把持,他们按照长逝次补的原则,轮流执政。自此,六卿开始长期把持晋国的军政大权。

到晋成公时更是以“宦卿之适子而为之田,以为公族”,赵盾又将各家异姓士大夫代为公族,晋公室自此对于作乱的异姓士大夫,再也没有了可靠的制约力量。

为了夺取话语权,晋国卿大夫与卿大夫之间、卿大夫与国君之间开始争权夺利,经过激烈的攻伐兼并,到春秋晚期时晋国只剩下了赵、魏、韩、范、智、中行氏六家。晋定公十九年(前493年),“铁之战”中范氏、中行氏又被灭,晋国大权开始落入智、赵、韩、魏四家卿大夫手中。

“晋阳之战”最强的智氏被灭,韩赵魏三家最终瓜分晋国

春秋末期,随着越国灭亡吴国,越王勾践率军北上举行诸侯会盟,越王勾践遂成春秋时期最后一位霸主。而此时,原本中原的传统霸主晋国,则由于卿大夫之间相互争权内耗,公室大权旁落,已经无力称雄,逐渐退下了霸主神坛。

当时,在晋国四大公卿氏族中,以智氏的实力最为强大,智伯瑶在担任晋国执政后,知道晋国衰落主要源于大权旁落、政出私门,如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先增强晋国国君的实力,使得国君成为晋国独一无二的统治者,只有这样才能恢复晋国的霸权。

然而,当时晋国的大片土地早已经被智、赵、魏、韩四大氏族瓜分差不多了,晋国公室根本没有实力恢复统治权威。于是,智伯瑶便提出,由晋国四大公卿各自献出一个万户城邑给晋公,如此便可增强晋国公室权力。

然而,人都是有私心的,祖辈辛辛苦苦夺取的土地,更何况交出土地必然会削弱自己的力量,谁又肯轻易交出去。为此,智伯瑶还率先将智氏的一个万户城邑献给了晋公,之后又先后迫使韩康子、魏桓子被迫献出土地。

四家之中虽然已有三家献出城邑,但却被赵襄子严词拒绝。周贞定王十四年(前455年),晋烈公令智伯瑶和韩康子、魏桓子三家联手围攻赵氏,赵襄子自知不敌,于是集中赵氏力量退守晋阳。

不久,智伯瑶率领智、韩、赵三家军队将晋阳城团团围住,然而三家兵力虽然占优,但短期内却难以攻下。于是,智伯瑶便引晋水水灌晋阳城,然而此举却让晋阳百姓恨透了智伯瑶,宁可淹死,也不肯投降。

赵襄子知道如果仅凭自己的力量,恐怕迟早都要被攻灭,于是派家臣张孟谈暗中联络韩赵两家,因张孟谈机智善辩,能够准确地抓住韩、魏两家与智伯之间客观存在的矛盾,很快便说服了韩魏两家。结果,智氏军营反被韩赵魏三家联手以大水倒灌智氏军营,智伯瑶兵败身亡。而为了免除后患,韩、赵、魏三家又联手屠杀智氏家族两百余人,瓜分智氏封邑,智氏从此消失。

智氏被灭后,韩赵魏三家势力大涨,到周考王三年(前438年)晋幽公即位时,韩赵魏三家联手,只留下绛和曲沃两座孤城给幽公做俸邑,将晋国公室其他土地全部平分。晋侯从此彻底失势,幽公不但不敢把“三晋”看作臣下,反而要分别前往朝见,完全颠倒了君臣名分。

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韩、赵、魏三家派使者前往周王畿,请求周天子把他们三家封为诸侯,周威烈王眼看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便也只好顺水推舟,承认了赵、魏、韩的诸侯地位,从此韩、赵、魏开始被称为“三晋”,晋国名存实亡。

晋孝公二十年(前369年),赵成侯、韩懿侯将晋君迁至屯留。晋桓公三十年(前359)年,赵成侯与韩昭侯分晋,又迁晋君于端氏。晋静公八年(前349年),赵国夺取晋国的端氏,又将晋君迁回屯留。不久,韩玘杀晋君,晋国彻底灭亡。

上一篇:“史前大洪水”到底有多大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