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名中国军人,埋骨南太平洋荒岛,60多年无人知晓

拉包尔,地处赤道附近,是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港口城市,人口不足3万人,却因为珊瑚海海战和中途岛海战闻名遐迩。

二战期间,盟军为了赢得南太平洋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拉包尔,和日军展开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争夺战,许多盟军战机一去不回,不少官兵下落不明。

2008年11月,一名澳大利亚飞行员来到拉包尔,寻找当年失事飞机的残骸。

在拉包尔西北十几公里处,一块偏僻的荒坡上,被火山灰淹没的地方,有一块墓地,中间立有刻着中文的纪念碑。

这让他大惑不解。

一名当地老华侨获悉后,雇了丛林土著人带路,找到墓地。

时隔60余年,长年的热带气候,频繁的火山活动,使得这块墓地损毁严重。特别是1994年9月的一次火山喷发,让整个拉包尔城毁于一旦,墓地也再次遭劫,几乎被火山灰烬掩埋。

找到的3座墓碑中,两个尚可辨识碑文,分别是陆军67师上尉吴坤、陆军新30师上士孔显章,另一座破坏严重,难以辨识,死亡时间都是1945年。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国内强烈关注。

中方驻巴新工作人员,通过实地走访和查阅史料,发现这片被人遗忘的乱岗之中,竟然埋葬着新四军、中共领导的游击队、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中国缅甸远征军等抗战将士的遗骨。

这是一个被岁月湮没的故事。中国军人为何辗转至此,埋骨他乡?

上千战俘,辗转千里

二战期间,拉包尔驻扎有11万日军,是日本陆军第8方面军和海军东南方面舰队司令部所在地。

1945年,盟军久攻不下,便采用跳岛战术,将拉包尔孤立。一直到日本投降后,才由澳军进占。

澳大利亚档案馆的200多页资料,详尽记录了澳军收复拉包尔的情况。

原来,早在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先后有1504位中国军人,从南京、上海、徐州等地的战俘营出发,被日军押往刚刚占领的拉包尔,当苦力,修工事。

他们当中,有坚守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

一位“八百壮士”的幸存者、湖北赤壁籍老兵田际钿回忆,1942年秋,日军从南京老虎桥战俘营调出1000人,远赴南洋做苦力。

这当中既有57名“八百壮士”,也有中条山战役被俘第14军、第27军等部国军官兵,还有新四军、中共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战士。

另外504人,是1942年5~6月浙赣会战中的被俘国军官兵。

1942年12月21日和24日,这1504名战俘分批被押上日本军舰,从上海吴淞口码头出发。

因为害怕盟军的飞机轰炸,军舰晚上航行,白天停靠码头。

舰内分9层,战俘被赶到最底层,不见天日,闷热异常,里面无人穿衣服,也没有床,不少人晕船、拉肚子。

一开始,日军给他们20人一桶饭,半桶菜,不给汤,不给水,还守在舱门口,不让人上去大小便。

三天后,已无人出声,也没有大小便了,一些战俘先后病死在舱内。

日本兵刷牙的水流下来,他们就接来喝,还喝自己的尿。

一名战俘溜进厨房,灌了一瓶淡水,被日本哨兵发现,将他挑下大海。

在太平洋上颠簸了30多个昼夜,终于在1943年1月23日、24日抵达拉包尔。

上岛后发现,四周都是十几米高的大树,荒无人烟,沼泽密布,瘴气弥漫,蚊虫肆虐,疟疾横行。

57名“八百壮士”被拆散,田际钿等12人编入“勤劳队”,队里共有160名战俘,其中包括新四军、中共游击队战士。

此外,还有一些英、美、印等国战俘,也在岛上当苦力。

两年八个月的苦役,死亡率高达50%

在岛上的日子里,战俘们过着非人生活,劳动十分繁重,生活异常艰难。

一天下来,要干十多个小时的重体力活,天不亮出门,深夜仍不得归。岩洞当房,瓜薯当餐,食不得饱,寝不得安,衣不蔽体。

偶尔,吃日本兵丢掉的猪牛内脏和骨头,就算是改善伙食了。

田际钿回忆:“较国内劳工苦百倍。”

战俘营没有任何医疗条件,患病之后,如果久拖不好,就眼睁睁等死。

日本兵十分残忍,经常把重病的战俘用卡车运到深山,草草埋掉。

日军还经常拿战俘取乐,让他们双腿交叉,跪在木头箱上,头上顶着装水的盘子,如果洒出水,就会挨打,直到战俘们在赤道的烈日下晒晕为止。

战俘们把仇恨埋在心底,变着法子反抗。

几名新四军战俘在挖战壕时,故意将一侧掏空,再用浮土填充,造成大面积意外“塌方”;浇灌炮台基础时,把地脚螺栓的预埋孔弄错位,导致无法使用。

搬运大炮时,他们故意把零件摔坏、扔掉,甚至放火烧掉整座仓库。

暗中破坏的战俘,遭到了日军更为残暴的报复:压肠子、敲膝盖……直到奄奄一息,再扔到深山老林。

田际钿等人含着眼泪,秘密掩埋了他们的尸体。

两年八个月后,160人的“勤劳队”,只剩下38人。

1504名战俘中,756人葬身于南太平洋的荒岛,死亡率高达50%。

不屈不挠,无言的悲壮

1945年8月初,战俘们看到日军垂头丧气,才知道日本败局已定。

1945年8月17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拉包尔。

战俘营里活着的748名中国军人,不分党派,自愿组成“兄弟团”,由原新四军营长陈国梁领导,趁着夜色突然行动,俘虏了看守的日军。

8月18日,大批日军撤离拉包尔,但留守的日军还有约五千人。

20日零点,在日军翻译、华侨张荣煦的配合下,“兄弟团”经过5小时激战,攻下拉包尔军火库,缴获大批武器,还搞到一部电台。

早上5点,“兄弟团”攻入拉包尔城区,日军四处溃散。日军指挥官有田一郎在烧毁军旗后剖腹自尽,担任卫戍任务的一个日军中队被俘,剩余的日军逃进山里。

8月28日,新四军战士刘韵吹响冲锋号,“兄弟团”官兵开赴拉包尔山区,拉网搜捕溃逃日军。

昔日不可一世的日军,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大多举手投降。

到8月30日,“兄弟团”完全占领拉包尔。

9月13日,接管拉布尔的盟军澳大利亚第11师在拉包尔登陆。

岛上的中国军人争相跳下海,游了500多米才爬到舰上,和盟军士兵一起欢庆胜利。

一张摄于1945年9月17日的照片显示,中国官兵虽然历经磨难,眼神却依然坚毅,显露出不屈不挠的军人本色。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官兵在拉包尔设立军事法庭,进行188次战犯审判,共有390名日军官兵受到审讯,其中266人被判有罪,死刑为87人,其中84人被处以绞刑,3人被枪决。

1946年3月16日,中国官兵修建了一座公墓和纪念碑,上书“中国广东民众死亡纪念碑”,以缅怀死难的中国战俘与当地华侨,并把找到的259具战俘遗骸迁葬于此。

1946年12月21日和1947年8月2日,中国官兵分两批启程回国,分别抵达上海和广州。

此后,他们大多解甲归田。

1998年8月18日,幸存者田际钿在湖北省赤壁市离世。老人临走前几天,总在回忆当年在巴新的悲惨往事,想着有一天,能有人记录这段历史,留个纪念。

各方关注,重建抗战将士陵园

十几年后,墓园荒废,直至2008年12月,才被意外发现。

国内民众呼吁,把这些抗战将士的遗骸接回祖国,妥善安置,以彰扬这些为国捐躯的先烈。

2009年3月17日,“八百壮士”之一、时年91岁的王文川来到“迎接抗日将士遗骸回国”活动现场,泪流满面。

3月24日,发言人秦刚表示,高度重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中国抗战将士遗骸问题,将以隆重庄严的方式予以纪念。

2010年,在墓碑原址,建成中国抗战将士和遇难同胞陵园。

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英勇牺牲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上一篇:宇文泰的四场赌局:他死后25年,中华第二帝国横空出世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