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界首民间故事丨孙思邈:“君臣佐使”谏唐王

“君臣佐使”谏唐王

于中举 整理

传说唐太宗李世民一日身染重病,太医院久治不愈。丞相魏征把当时的名医孙思邈请进官来,为李世民治疗。

孙思邈为李世民诊脉之后,挥笔处以当归、川芎、黄莲等药,命人取药煎服。

李世民吃了药后,疾病毫无转机。孙思邈把处方取来仔细审察斟酌一翻说:“按原方再服一帖。”

李世民吃了第二帖药,病情依然如故。心中不悦,孙思邈也感到奇怪。又给李世民扶了脉,还用原方让李世民吃第三帖。

李世民吃了第三帖药,仍是毫无效果,摇头摆手和魏征说:“徒有虚名,叫他出宫去罢。”

孙思邈出了长安城不由仰天长叹:“人的体质各异,春夏秋冬四季病情变化不一,这都在常理之中,对太宗病情上的失手,也怪自己的医术不精,还得向名医请教。”

孙思邈转道来到了川北。在川北住了一些时候,访问了当地的名医和药农,便背着亲手采集的药草回到长安,要求为李世民再次诊病。李世民在魏征的苦谏下,允许孙思邈再次进宫。孙思邈为李世民把过脉后,按从前的处方取出他从川北带来的药草,亲手煎熬后送到李世民面前,一贴药吃下,李世民的病情就大为好转,李世民感到惊奇;李世民吃了第二帖药,大病基本痊愈,李世民百思不得其解;吃了第三帖药,李世民的病全然消除,李世民手挽手把孙思邈请进皇宫,恳请孙思邈一定得把其中的奥妙说清楚。

孙思邈知道李世民是一代圣贤君主,又肯纳谏于群臣,就开诚布公、推心置腹地和太宗说:“我们医家治病,使用方剂十分注意君、臣、佐、使。‘君’药,是方剂中治理疾病的主药,‘臣’药,能辅助主药更好的发挥效益,能协调君臣共同发挥功能的药谓之‘佐’,能调和诸药又解百毒的药称为‘使’药。只有君臣协调,相辅相成,佐使忠贞不渝,这样各司其责,上下一致,全盘皆活,才能收到药到病除的效果。不知我主治理国家也是如此否?”

李世民连连点头称是。

孙思邈又说:“万岁是当代名君,治国安邦有方,又有魏丞相忠心辅佐,我大唐江山固若金汤,风调雨顺,四方安康。但如果群臣不竭力辅佐,引起民心的背离,造成民不拥君,君臣不能协调,我大唐还能继续强盛吗?”

李世民听得入了神,往前探着身子,对孙思邈说:“讲得好,讲下去!”

接着孙思邈就滔滔不绝地把太医院的大夫如何伙同地方官员,在川北低价强行收购上等药材,从中渔利。老百姓如何拿劣质药材卖给太医院致使药效降低,治疗无效的底情原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李世民感到十分惊奇,他对孙思邈忠君爱国行为和直谏君主的坦率性格大为赞赏,视孙思邈为难得人才,当晚和孙思邈同进御膳,谈论国家大事一夜未眠,使李世民得益非浅。李世民决意留孙思邈在朝伴驾。孙思邈在乡间行医半生,如鱼游深渊,不想深居朝阁,犹豫不定。

半个月后,孙思邈有封家书到了太医院,说老母旧病复发,卧床不起,在乡里经许多名医调治无效,让他急速返家为母治病。李世民依依不舍地把孙思邈送到午门外,嘱咐他为母治好病后,一定要来朝为官。时值初冬时节,长安城里狂风劲吹,雨雪霏霏,孙思邈虽然已着冬衣,还是在风雪中嗦嗦发抖,李世民看到后随即脱下龙袍,亲手给孙思邈披在身上,又扶他上了马,目送他挽辔执鞭缓缓而去。

这时恰巧尉迟敬德赶来上朝,迎面碰见身着黄袍的孙思邈,心中不悦,启奏李世民道:“主公,孙思邈龙袍加身,岂不也成了人王帝主?这万万使不得!”

李世民觉得敬德的话很有道理,但这赭黄袍是自己亲手赐予,哪能再改口要回来呢?想了想说:“那……就封孙思邈为人间的药王罢。”

敬德说:“封他为药王倒可以,但这赭黄袍一定得翻过来穿,以免百姓和官员把他和皇上分辨不清。”

李世民默然点头,转身回宫去了。

敬德追上孙思邈,传皇上旨意,孙思邈随即把黄袍翻过来穿着,离开了长安城。

从那时起在淮北一带,凡塑药王孙思邈神像,赭黄袍都是翻过来穿的。后来民间演唱孙思邈戏时,也翻穿着赭黄袍。

口述 王从忠

资料来源:中草药的传说

文字录入:柴进

题图作者:刘亭青 李继周

配图来自:网络

上一篇:辽宁凤城:一幅义勇军司令委任状,饱含了辽宁人民可歌可泣的对日斗争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