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一奴隶求见解放军,说出身份后惊动首长,时隔不久恢复党籍

1949年9月,西宁解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青海,青海笼罩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而当时有名叫做廖永和的蒙古人急匆匆说:“找红军!”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强调着要去找红军?对于廖永和的曾经连他的妻子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当过几年的奴隶。

廖永和赶了近1000里的路终于抵达湟中县,很幸运地遇见了湟中县的县委书记尚志田,廖永和非常的激动,但是因为在草原待了太久的原因他已经忘记怎么说汉语了。张了张嘴却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

终于用生硬的腔调说了5个字“大别山、红军”,廖永和说的这两个词语成功地引起了尚志田的注意,他非常的好奇这个扮相完全的蒙古人的男人怎么会说汉语。在通过一番交流之后,发现他只能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其他的时候一直是蒙古语。

一、军区首长重视的“蒙古人”

对此,尚志田没办法只能将他的情况汇报给上级,让上级定夺。军区的首长接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重视,1950年安排人将廖永和接到军区见面。廖永和见到军区首长的时候很激动,一直在说话,但一直是用蒙古语,军区首长也是听了一个寂寞。

于是后面的模式就是,廖永和用蒙古语说,旁边有位翻译人员,在这名翻译人员的帮助下,大家都知道了廖永和的真实身份,立即在整个西北军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的。但廖永和怕首长还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于是就将自己曾经的队友和上级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这下廖永和的身份得到了证实,军区首长热情地问候他、招待他,时隔不久他就恢复了党籍。那么,这名“蒙古人”究竟是谁,不仅让军区首长重视,还恢复了党籍,他曾经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二、年少积极参加革命

1916年廖永和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关庙乡,家中的生活非常的贫困,廖永和家中一共有三个孩子,两子一女,廖永和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自然也是最受宠的。但因为家庭的原因廖永和从小的时候就给地主家放羊,那些年受尽了压迫和剥削。

直到土地革命时期,红军在南方各省逐渐发展壮大,红军在安徽省开展了农民运动,而廖永和所在的金寨县亦是如此。那时13岁的廖永和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当地的“儿童团”,也开始闹革命,虽然当时的廖永和年纪不大,但做事过细,表现突出,经常担负起站岗放哨的任务。

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组织对他的关注,廖永和15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正式的红军,在这期间因为廖永和积极革命的态度,且对我党十分的忠诚,不久他便加入了共青团,而且还是红军部队里的青年干事。

三、冲在最前面的廖永和

1932年,红军部队需要转移到鄂豫皖,廖永和选择了跟随部队,但那时的他才16岁,而且因为营养不良整个人还没有枪高。他的父母非常的舍不得他,祈求他留下来。但廖永和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毅然决然地跟随红军队伍离开了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

当时的队伍物资匮乏,缺少枪支弹药,廖永和就拿着一把大刀上阵杀敌,在战场上的他永远冲在最前面,干掉的都是比自己大很多的敌人。因为其出色的表现,年纪轻轻的廖永和就得到了提升的机会,被上级任命为连长。

而后,廖永和开始了他的带兵作战的生涯,他只有一把大刀,就是凭借这把大刀廖永和带领全军一次又一次地获得胜利,而他也曾多次担任主攻任务。同年10月,红四方面军南下入川,在川陕一带创建革命根据地。

四、步步高升

骁勇善战的廖永和在这期间,因为不断的作战身上是新伤加旧伤,他的打仗的时间和后方医院休养几乎是一样的时间,有的时候即便已经身负重伤依旧会冲在最前面,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身体。

廖永和靠着一次次的拼命,一次次的立功,从连长一路提拔为副团长,带领的战士越来越多,本来他完全可以在后方指挥,但他依旧改不来自己的习惯,每当冲锋号响起的时候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大喊:“同志们,冲啊!”

以至于后来连师部的首长都知道了廖永和的习惯,此后师部首长就会下达这样一条命令:要注意你们的那个廖永和,别让他舞着大刀先冲了过去!这让许多人都哭笑不得,首长您真的是费心了。

五、自降头衔只要上战场

因为对于师部首长的命令,廖永和基本上是没有执行过的,每次都会偷偷地冲到最前线作战,次数多了首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随他去了。有一次,花了很久的时间都没有将敌人攻下来,于是廖永和不顾主攻连长的阻拦,点了一个连的部队绕到了敌军的后方。

“跟我上!”廖永和直接大喊一声,身后的战士战斗力非常的猛,敌军瞬间就遭受到了前后的猛击,很快就溃不成军了。一直未拿下的阵地就这样到手了,而廖永和也因为这次身受重伤,被抬到了后方医院进行治疗。

可是,当廖永和出院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因为他副团长的位子已经被别人替代了,部队的首长叫廖永和在休息一段时间。但廖永和并不看重自己的头衔,主动和首长提出将自己降为营长,继续在前线作战。

六、马家军的袭击

对于这个结果部队首长也是没有想的,毕竟自己的本意只是想让他多休息一下,拗不过廖永和的首长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 只因廖永和说了这样一句:“只要能打仗,哪怕是连长我都干,而且副团和正营也是差不多的!”叫首长都毫无反驳之力。

可是叫人没有想到的是,当廖永和的部队到达西北战场后,面临的将是节节败退的下场。虽然,廖永和带领的西路军骁勇善战,但在人数上就是一个硬伤,以少胜多的战役本就不多,更何况当时廖永和部队不仅人数不多,就连自动化武器也几乎没有。

因此,在面对西北马家军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有心无力,在面对马家军的时候,廖永和的部队根本就无法招架。在倪家营子第二次突围后,廖永和的部队彻底被打散了,手底下也只剩下27个人。在部队退守梨园一带的时候,又遭受到了马家军的袭击。

七、廖永和和大部队走散

在这场战争中,廖永和的腿部挨了敌人一枪,这都还不是最惨的事情,最惨的是后面廖永和掉队了,因枪伤拄着拐杖的廖永和眼见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自己一个人,非常的着急,但他的速度却越来越慢,按照自己的这个速度根本就无法找到大部队。

正当廖永和焦虑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和他一样因为受伤落伍的战士,经过一番交流之后得知对方是红军九连的指导员。只要是队友那就是一家亲啊,就这样二人开始赶路寻找大队伍。没走多久,他们又遇到了红五军的排长和38军88师机枪连的通讯员。

随着他们越走越远,廖永和身后的伤员也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之中就聚集了近12名红军,其中就有30军军部卫生队护士长胡传基。因为这名护士长的原因,一些受伤的战士也得到了一定的治疗。

八、李参谋的嘴脸

廖永和总结了一下目前的处境,12个人中就有11个人受伤,总共三支枪20余发子弹。目前的形势并不容乐观,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了“流匪”,那很有可能这一支小队就会覆灭。但当下的环境已经让他们有些想放弃了,更不用说担心遇到流匪的问题了。

这里的戈壁比草原更让人难受,走在草原上实在不行还可以吃点草,但戈壁上连草根都没有,连基本生存条件都没有。无奈之下,一群人只能收集一些野兽的骨头,用水煮着喝。靠着这些“骨头汤”走了近一个月时间的路,终于到达了甘肃北部。

在这里他们遇见了一名来自红30军军部的李参谋,说是因为跟部队走丢了,就走到了这边。但廖永和不知道的是,李参谋会给他们致命的一击,李参谋在和廖永和一行人走了一天之后,难以忍受他们的行军速度,趁着天刚亮他就悄悄地溜走了。

九、旧伤未愈再添新伤

李参谋走后不久,廖永和一伙休息的地方出现了很多人的脚步声,廖永和立刻拿起枪出去作战,但是他们此时已经被包围了,再加上子弹并不多,很快他们的子弹就打光了。而廖永和在这期间再次受伤,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胯骨,还有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膝盖。

对面的敌人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便立即冲了上来,廖永和终于看清了这群人的庐山真面目,原来只是一群塞外流匪。他们并没有要廖永和一行人的性命,而是拿走了他们所有的枪。

就在这时廖永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李参谋,廖永和没有想到李参谋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竟然出卖了他们,廖永和瞬间就气的晕了过去,当廖永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八天。

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战友,廖永和想坐起来,可是因为腿部负伤的原因他根本动不了。本来自己的左腿枪伤就没有痊愈,现在右腿又有新伤,看着自己眼前陌生的环境,廖永和有些警惕,经过交流才知道原来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队友抬着他来到了另一个山洞里。

十、无法行动的廖永和

廖永和听后知道自己现在就是队伍的累赘,便要求队友自己去寻找出路,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用管自己。剩下的战友都纷纷表示不肯,直言:“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听到这话的廖永和感动不已,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收获这群好队友啊!

于是,廖永和的态度更加的强硬了,忍不住地吼道:“大家聚在一起不就是为了追赶大部队吗?现在我动不了了,难道大家也要坐在这等死吗?要不你们去外面找块大石头把我砸死吧,否则大家会被我拖累死,我有罪啊!”

战士们听到这话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经过商量之后,最终决定将年龄最小的队员留下来照顾廖永和,剩下的人继续去寻找大部队。在分别的时候,廖永和拿出了自己仅有的20块银元,让大家分了。

十一、交代遗言

然后,廖永和抓住自己老乡胡传基的手说:“如果你还有机会回到大别山的话,帮我给父母带句话,就说我这一生对不起二位老人家,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加倍报答尽孝心。”廖永和含着泪说完了这句话,而胡传基也表示自己一定会传达到的。

胡传基带领着剩余的战士踏上了赶往延安的路,可是在途中不幸遇到了马家军,正好当时碰到西安事变结束,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因此胡传基一行人也逃过一劫,马家军不敢动他们。于是,便决定将他们送去煤矿当苦力。

胡传基知道之后便带着战士们中途跳火车,逃是逃过一劫,但也因此大家都走散了。胡传基心中没有忘记廖永和的嘱咐,几经辗转终于到达了廖永和的老家,他将廖永和不幸遇难的消息告诉了二老。

十二、初识蒙古人

虽然廖永和的父母都十分的痛心,却还是强忍着难过操办起了廖永和的“丧事”,葬礼按照严格的程序进行,甚至还请了道士为他超度。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廖永和这边被那个年轻的战士照顾得很好,廖永和的身体渐渐地有所好转,自己已经可以扶着墙站起来了。

但想要正常的行走还是少不了一根拐杖的,但是现在他们俩已经迷失方向了,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这样漫无目地走着,一天他们在山洞里面休息,结果两个蒙古族的人闯进了他们的山洞。

此时的廖永和看着他们越来越近,心中非常的着急,因为两人现在穿的是红军的衣服,最关键的是他们一杆枪都没有,如果这个两个蒙古人想对他们做什么,二人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万幸的是他们遇到的是一对母子,二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看见山洞飘出了炊烟,便过来看看。

十三、大娘的帮助

儿子叫做尼玛,母亲叫做江西力,母亲懂得一些汉语,廖永和简单的和江西力交流之后便分开了。第二天的时候,江西力大娘又来了,这次她带来廖永和最缺的食盐、小米、麦面等,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江西力大娘是一个虔诚的佛教教徒,非常的同情红军的遭遇。

廖永和也知道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便一再推脱,最后拗不过大娘的热情,没办法只好收下了这批物资。一个月后,廖永和靠着这些物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当天晚上大娘的儿子尼玛找到廖永和,通过比划手势告诉他,想让他们去他家里住。

廖永和一想这哪能啊,自己前段时间已经麻烦过大娘了,现在还去她家里住,像什么样子!于是便回绝了尼玛的好意,尼玛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过了几天,大娘亲自来到了山洞,告诉廖永和:“既然我们能发现你们,马家军骑兵来了之后也可以发现你们。”

十四、奴隶生活的开始

廖永和合计了一下,大娘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和同伴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大娘的请求。因为怕两个人在一起目标太大,二人便分开了。小战士送到了大娘的表侄子家,廖永和则和大娘回了家。现在的他们还不知道的是,这次分开二人彻底失去了联系。

对于廖永和的到来,大娘一家都表示非常的开心、欢迎,唯独大娘的丈夫很不欢迎廖永和。除此之外,这个家中还有一个人一直记恨廖着廖永和,那个人就是家中的管家,他害怕年轻的廖永和会取代他的位置,因此经常在背地里打骂他。

廖永和不是没有想过还手,但是因为大娘对他非常的照顾,自己不能恩将仇报吧,因此他只能忍受着这份委屈。就这样,廖永和在大娘家里待了四年,当了四年奴隶,在这四年里廖永和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蒙古人,他只要不说根本没人知道他是外地人。

十五、当了四年奴隶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管家依旧不放心廖永和,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就被他顶替了,便热衷于找廖永和的茬。这天,管家又出来作妖,他执意要廖永和跪下,这下可把廖永和这几年的怒火惹出来了,管家很快就被打翻在地。

依照管家的性子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当天晚上就找了几个奴隶将廖永和绑了起来,要将他送到马家军去,但因为道路不通的原因,廖永和又被带了回来,大娘立马将廖永和放了出来,并塞给他20块银元,还有一匹马,让廖永和去找红军。

大娘一家都以游牧为生,四年期间一家人辗转多地,现在正处于青海。廖永和这边和大娘告别之后非常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因为自己现在连汉语都忘记怎么说了,已经是个真正的蒙古汉子了。

十六、成家立业

后来廖永和靠着在大娘家学会的修靴子的技能,改名黄永和在巴音河畔开了一家修靴子的店。靠着娴熟的技术和正直的性格,深受当地人民的喜爱。这期间他还娶了一位温柔贤惠的蒙古姑娘,对方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直到有一天,当地的蒙古头人叶贝尔带着一群手下来到廖永和的家外面,询问廖永和:“你以前是不是当过红军的营长?”廖永和不知道这个叶贝尔在唱哪出,但自己觉得自己是红军见不得人,便坦言:“没错,我之前的确当过红军的营长!”

叶贝尔听后挥动着鞭子朝廖永和这边打过来,廖永和迅速侧身躲过了偷袭,就在双方即将开战的时候传来一个声音:“住手!”声音的主人是一位蒙古族游侠嘎嘎尼玛,因为曾经受过廖永和的帮助,因此他这次来是帮助廖永和的,还不叶贝尔的人反应过来,直接将枪瞄准叶贝尔的头:“如果你敢对我的这位汉人朋友下手,我就崩了你!”

十七、日思夜想的红军就在眼前

嘎嘎尼玛在草原上有着极高的威望,叶贝尔知道自己得罪不起他,于是只好退一步说:“我可以放过他,但他必须搬去白水沟住。”对此廖永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叶贝尔这才放心地走了。

在叶贝尔走后,嘎嘎尼玛告诉廖永和:“我的朋友,这两天我去了一趟黑水河,那里到处都在传,解放军已经打过来了,马家军溃不成军,现在草原上的大牧主都十分害怕,因此他们才逼你离开这里防止你给解放军通风报信。”

廖永和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开心,每天笑得合不拢嘴,廖永和的妻子知道他心里一直想要回去找到队伍,于是并连夜为他准备好食物,让他去找自己的队伍。廖永和知道后非常的感动,他已经脱离队伍12年,日思夜想的红军就在眼前,这个机会自己一定不能错过。

十八、恢复党籍

次日,廖永和便启程了,经过跋山涉水,走了近1000里的路终于到了,顺利地和尚志田见面,并且通过他与军区首长会面。军区首长廖汉生见面和廖永和聊过之后,确定了廖永和的身份,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辛苦了,廖永和同志!”

廖永和的身份在得到证实后,惊动了整个西北军区。大家都非常佩服廖永和的经历和隐忍,之后不久我党为廖永和恢复了党籍,并让他回到了队伍中继续工作,后来廖永和被任命为德令哈区政府首任区长,并在当地开展民族工作,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1995年10月28日,廖永和在自家安徽老家逝世,享年79岁。

上一篇:不愿出卖王亚樵,他坐13年牢,可惜小妾却为10万大洋,将其诱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Zenly版本降级(ios)

    电脑下载「爱思助手」连接手机后,在应用程式里搜寻zenly,往下滑有3个版本可以下载 选自己想要的,下载完之后手机的app就会自动更变成旧版本,但它会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