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8岁与孙中山同居,携手走过14年风雨,88岁病逝后迁葬孙家祖坟

(说历史的女人——第1625期)

在孙中山的一生中,有过三段感情两段婚姻,为何如此说呢,因为在孙中山的感情史中,被广为人知的只有他后来的妻子宋庆龄和结发妻子卢慕贞。而在结发妻卢慕贞和后来的妻子宋庆龄之间,还有一位极其重要的女性,她18岁与孙中山同居,携手伴随孙中山走过长达14年左右的风雨之路,在这漫长的十四年中,她在孙中山的事业和生活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分量,并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她选择了“隐退和离开”,87岁病逝后被孙中山的后人迁葬于孙家祖坟,算是对她生前身份没有得到认同的一种弥补和认可!

一:“四姑娘”的爱情来得有点猛:不要名分,香港同居。

1873年,当时还是大清朝同治帝时期,她在香港降生于一个中医世家,父亲是一名人善心慈的老中医。家人给她取名叫陈粹芬,但因其在家中排行是老四,故此家人都习惯叫她“四姑娘”,或者称之为“陈四姑”。

这四姑娘与大多数女孩子不同,心存侠义,能骑马,会打枪,尤其传奇的是,据说她还是五祖鹤阳拳的门人(此一节是否是真实的,没有具体的史料考证,仅为多处资料有载)。

也许是因为父母过早亡故备尝人间艰辛之故,虽然她读书少,但性格果敢为人机敏,待人又热情周到。在1891年(有的网站写为1892年,但是在有关陈粹芬纸质版的史料文章中写的时间是1891年,故本篇采用书中所记),刚好已经18岁的陈粹芬,在陈少白的介绍之下,她认识了孙中山。当时陈少白和孙中山都在香港西医书院读书,两人是关系非常密切的同窗好友。

虽然他们当时正在读书,但是已经开始利用课余时间聚集在一起,畅谈革命理想,寻求革命之道。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陈粹芬认识了孙中山——一个激情飞扬、心怀远大抱负、立志推翻腐朽满清的杰出的热血青年。在多次交往中,陈粹芬被孙中山滔滔不绝的革命思想所折服,她的一颗芳心被孙中山带走了——她坚信孙中山的革命理想一定会实现,于是,她抱定了追随她的决心,便不再改变。

不久之后,陈粹芬便和孙中山在香港屯门附近的红楼同居了,成为一对志同道合的伴侣。但是,我们都知道,此时的孙中山是有妻子的,即原配妻子卢慕贞,并且此时的孙中山和妻子卢慕贞还有了一个孩子,即1891年出生的孙科。

也就是说,孙中山有原配妻室的情况下,陈粹芬来到孙中山的身边,出现在孙中山的生活里,是没法获得一个正常的“妻子”的名分的。但是我们在意或看重的这个传统“枷锁”对于陈粹芬而言,却毫无价值和意义,因为她根本不在乎这么一个所谓的“名分”,她在乎的是孙中山这个人,和孙中山的理想,她只想在他身边,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实现他所说的那个“理想”!

这就是陈粹芬的爱情理想!

二:追随孙中山做了三个婆——“煮饭婆”、“洗衣婆”、“护卫婆”。

孙中山逐渐认识到,要想推翻清政府,靠“医术”是不行的,于是他“弃医从政”,创立兴中会,开始了革命探索之路,以及武装起义之路。在此后十余年间,陈粹芬一直伴随孙中山左右,主要肩负三件重要工作:

第一是照顾孙中山的生活;

孙中山在为革命事业四处奔走的日子里,工作繁忙,他的个人生活起居,全靠陈粹芬。陈粹芬为孙中山洗衣、做饭,实际上,在很多时候,作为孙中山的爱人,她不仅要照顾孙中山的生活,还要照顾与孙中山一起革命的战友。

比如在孙中山流亡日本横滨的那一段时期,虽然寄居在日本友人之家,但是依然有各路民国要人专程来见孙中山,当时来到日本的人物很多,比如胡汉民、戴季陶、廖仲恺、蒋介石、陈其美、黄兴、蔡锷、李烈钧、邹鲁等,这些人来到日本都得到过陈粹芬的接待。

当他们与孙中山谈论事情和居住期间,他们的生活饮食、甚至连穿的衣服,包括袜子都是由陈粹芬来帮助清洗打理。正因为陈粹芬无微不至的关怀,使得这些人来到孙中山这里,如同回到了家里,感到十分亲切,革命斗志更加坚定。大家对陈粹芬的照顾,都是心存感激,因此都亲切地叫陈粹芬“四姑”。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陈粹芬的革命功劳是很大的,但是陈粹芬却说自己不过是一个“煮饭婆”和“洗衣婆”。然,陈粹芬越这样谦虚,大家对她越是敬重。宫崎寅藏曾经这样评价陈粹芬,他说:

“照顾孙先生日常生活的那位中国妇女同志,真是个女杰……革命家的女性只有这样才能担当大事。”

第二是保护孙中山的安全;

当然,如果真的相信陈粹芬的“自谦”之话,那么就真的太低估她的价值了。因为陈粹芬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煮饭婆”或“洗衣婆”。因为在孙中山的革命生涯中,一直不断有生命危险,比如一开始清廷为了抓捕孙中山,那是使出了各种手段——比如1900年前后,清廷对孙中山恨之入骨,一边派人去以各种手段诱降,一边却暗中派出去大批密探妄图暗杀孙中山。在此期间,陈粹芬不仅肩负着“煮饭婆”之重担,又挑起了“孙中山护卫”的职责,以确保孙中山的人身安全。

再比如广州起义失败之后,清政府以重金悬赏,捉拿孙中山。在当时的危机情况下,正是陈粹芬当机立断为孙中山乔装打扮后,保护孙中山连夜离开广州,乘船于次日经顺德至香山,绕道香港,逃至日本。

可以说,在诸多危机关头,在保护孙中山安全方面,陈粹芬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三是支持孙中山的事业。

对于一个男人的爱,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助他在事业的大道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辉煌,因此陈粹芬不仅是孙中山的生活伴侣和女护卫,更是孙中山事业上志同道合的忠诚的战友。因此,陈粹芬在孙中山的革命生涯中也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有四件事,颇为值得一说:

第一件事是1894年孙中山成立了第一个革命政治团体,叫兴中会。当时陈粹芬积极协助支持孙中山发展会员,由她介绍入会的骨干会员有郑士良、杨衢云等。其中杨衢云是近代革命家,是香港兴中会第一任会长,曾负责策划了广州起义,后为清廷派人暗杀。

第二件事是1895年,为了筹备广州起义,在广州需要落脚点,还需要从香港采购武器偷偷运回广州。为了协助孙中山起义,陈粹芬在广州西关冼基开了一家药铺,以行医为名,掩护起义筹备事宜。

这一边筹备起义,另一边开始采购武器。为了安全起见,革命党人从香港采购武器之后,分两批秘密运回广州。但是很不幸的是,第一批武器运至广州长堤被清廷查获,当时比较重要的起义负责人之一陈浩东被捕,连带被捕的还有多位革命人士。但是幸运的是,还有另一批武器,包括子弹、炸药等,经过陈粹芬的手秘密运送至广州市内,被陈粹芬分开暗藏于珠江河的南北隐蔽之处,确保了起义的成功举行。

第三件事是1897年,镇南关起义中,革命党人占领三大炮台。陈粹芬来到前线,不辞辛苦为战士们煮饭、照顾受伤的士兵,让将士们非常暖心,对振奋军心起到了巨大作用。

第四件事是1900年,为了筹备惠州起义,兴中会从美国和加拿大等国秘密采购了一批武器,由日本中转,运回国内。为了确保这批武器的万无一失,孙中山让陈粹芬担任这批武器的联络人。陈粹芬为了确保不出意外,凡事亲自盯着,一丝不苟,结果这批武器安全运回,完成了孙中山的特殊嘱托。

三:无意苦争春,功成就身退。

1911年,武昌起义之后,全国各省宣布独立,次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至此,孙中山的革命事业取得了一个极大的成功。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陈粹芬而言,按理说原本该到 了享受成功果实的时刻。毕竟,在孙中山一步步走来的路上,她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和爱。可是,她做出了另外的选择:悄悄离开,默默祝福。

在1912年2月,陈粹芬与卢慕贞等人从南洋返回香港,接着在邓泽如的护送下,卢慕贞等携子女回南京,而陈粹芬则留在了广州。

至此之后,孙中山的身边,携手走过14年风雨的陈粹芬仿佛消失了!对此,对于知道陈粹芬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而言,有的感到不解,有人说是孙中山辜负了陈粹芬,但是这种说法遭到了陈粹芬的否定,她是这样说的:

“我跟孙中山反清建立了中华民国,我救国救民的志愿已达……我自知出身贫苦,知识有限,自愿分离,并不是中山弃我,中山待我不薄,也不负我……”

陈粹芬之大度、善良,令人感动。她用这句话,不仅为孙中山辩白,也捍卫了属于她和孙中山的那一段美好感情。之后,陈粹芬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深居简出,也不与人言她和孙中山的往事。不过她身边经常带着一件物品——一块配有一条金链的金质怀表,表壳上面刻着英文名:Y.s.sun。这块怀表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这块怀表是孙中山离开英国时,恩师康德黎送给自己最喜爱的学生孙中山的,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后来,孙中山把这块金表送给了陈粹芬。陈粹芬把此表一直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孙中山送给陈粹芬的金质怀表

一块表,是一件爱情的信物!

一块表,代表着时间——代表着无论时间如何流逝,陈粹芬和孙中山曾经的爱情,在时间的长河里一直闪烁着应有的光彩。

陈粹芬和孙乾及苏仲英合家照

1960年,88岁的陈粹芬病逝香港,先安葬于九龙荃湾华人永远坟场,后至1980年,被孙中山的后人孙乾将其墓迁葬于孙中山故乡翠亨村孙家祖坟之地。此外,陈粹芬也被写入了孙中山的家族族谱。

陈粹芬被写入孙中山家族族谱

不管是把名字写入族谱,还是迁葬孙家祖坟,对于逝者也许并无实际意义了,但是这是生者对逝者的另一种纪念和尊重、身份认同的仪式。仪式感是必要的,因为这是历史的一部分重要内容,是一种见证,一种象征。

(文/说历史的女人·绿火)

上一篇:历史上最奇葩的政权:皇帝是和尚,尼姑当皇后,国号为“佛”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感觉没有很喜欢男友

    和男友在交往前稳聊了半年左右,算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一直以来都知道他很喜欢我 把我看得很重要,后来因为工作搬到我家附近 我们几乎每天腻在一起,也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