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女生被陆海军军官同时看中,陆军军官捷足先登却无福消受

大连在日据时期曾有一所著名的公立女子学校——神明高等女校,于1914年6月建校,除了招收日本女学生外,当地上流家庭的女孩子也可入学,在校学生多是大家闺秀,品貌出众,故而非常出名。

■日据时期大连弥生高等女校的校舍,该校与神明女校齐名。

1929年10月11日,日本海军第2遣外舰队的“对马”号海防舰前往中国北部海岸巡航,在大连港停留三天,军官福地周夫海军中尉随舰首次造访中国。在“对马”号入港后第二天,恰好神明女校举办运动会,舰上军官受邀出席,福地中尉与其他四五名同僚身穿笔挺的制服,腰挂短剑,前往观礼。当天天气晴朗,来宾席设在校长席旁边,搭起了遮阳蓬,福地一行人就坐后,饶有兴致地观看女学生们在操场上又跑又跳,就像一条条生命力旺盛的小鲇鱼,其中一位女生深深吸引了福地的目光。她肤白貌美,身材高挑,运动能力突出,在背越式跳高和竞走比赛中都遥遥领先,特别是在跳高时身姿优美,恍如仙女下凡。

午餐时间校方为来宾们准备了盒饭,福地正吃着偶然看到那位漂亮女生端着茶水走过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位女生面带微笑,落落大方地为客人们斟茶倒水,之后又恭敬地站在餐厅门口,看着用餐的客人们眼里闪耀着喜悦的光芒。福地想着,或许这位女生对海军军官特别有好感吧。因为这位女生的出现,福地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女生娇美的容颜和婀娜的身姿如同烙印般长久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大连弥生高等女校的学生们在操场内做体操。

从那之后一晃数年,转眼间到了1937年7月,中日间全面战争已然爆发,已晋升海军大尉的福地周夫被调往宇品港的吴镇守府陆军船舶运输司令部,奉命率领6艘运输船搭载陆军部队开赴中国战场。福地乘坐的“鹤岛丸”号于8月10日抵达神户港,陆军第10师团第63步兵联队在那里登船。在随后的航程中,福地与陆军军官佐藤三郎步兵大尉相识,他是第63联队的一位中队长,他的妻子即将临盆,他却无法陪在身边,心中深感遗憾。

8月15日黎明,运输船队抵达大连港。福地登上船桥,远眺辽东半岛,旅顺鸡冠山和耸立在山上的忠灵塔映入眼帘。福地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风景,这时佐藤大尉也上来打招呼,他感慨万分地望着海岸,热情地为福地讲解当地的地形和名胜,看起来对这里相当熟悉,其实福地自己也来过多次,并不陌生。

■1937年8月,陆军部队在宇品港集结,准备登船踏上侵略中国的征程。

佐藤的目光随着海岸线向远处延伸,脸上呈现出非常怀念的表情,对福地说道:“大连就在那边了,福地君,大连对我来说是十分难忘的地方。”他的声调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在那里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吗?”福地问道。

他似乎正等着福地问这个问题,开心地说:“其实我妻子就在大连长大。你知道神明女校吗?她就是那座学校的毕业生。”

佐藤的话立刻勾起了福地的回忆,那次参观运动会的情景浮现在眼前,于是接话道:“我知道那所学校,以前乘舰停靠大连时还去参观过运动会,那里的学生都是上流家庭的大家闺秀,相当有名。我在那里吃了盒饭,还有漂亮女学生奉茶呢,我记得很清楚。”

佐藤也打开了话匣子:“我还是中尉的时候参加战斗负了伤,在大连陆军医院治疗,有不少女学生带着鲜花和玩偶来探望,在攀谈时得知她们是神明女校的学生。”

“她们当中就有你妻子,对吧?”福地问道。

“是的。”

突然,福地心中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他当年遇到的美丽女生会不会就是佐藤的妻子?此时,佐藤仍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今日旅顺的白玉山塔,也就是文中提及的表忠塔,是日俄战争后日军为庆祝胜利而修建的。

“我妻子常跟我说起海军的事,你们舰队不是经常停靠大连吗,听说你们会邀请普通老百姓上舰参观,我妻子读书时也登上过军舰,从大连驶向旅顺,因此非常喜欢海军和军舰。”说起这段往事,佐藤脸上表露出一丝歉意。

听佐藤这么说,福地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是真的,不过既然那位女生如此喜欢海军,为何会成为陆军军官的妻子呢?他纳闷地问道:“既然她那么喜欢海军,为何会跑到你这个陆军军官那里?”

佐藤好不得意地笑道:“我住院的时候她常来看我,一来二去就喜欢上我了呗。”日本陆海军之间素来互不相让,这次美女争夺战中却是陆军胜出,这让佐藤兴高采烈,而福地却是一脸遗憾。

“难怪你满脸怀念地望着大连,是想起以前的快乐时光了吧?”福地忍不住揶揄道。

“不过,她虽然嫁给了我,但对海军的喜爱并没有停止。这次出征前她即将临盆,她跟我说要用军舰的名字给孩子取名,这个时候可能我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佐藤感慨地说道。

同为军人的福地对与妻子惜别而痛苦的佐藤充满同情,安慰道:“真是可惜啊,再晚一点就能与孩子见面了。不过,等下次回国就能看到了。”

■今日旅顺东鸡冠山炮台遗址上残留的俄军火炮。

佐藤望着渐行渐远的大连,满脸不舍,一路上说个不停,福地倾听着,却忘记问佐藤给新生儿取了哪艘军舰的名字。在交谈中,福地不止一次想到,如果那个漂亮女生真是佐藤的妻子,那这种巧合也太奇妙了。

这次任务结束后,福地返回宇品港。9月上旬某日,福地在报纸上意外地看到佐藤大尉在中国战死的消息,而报道中还附带了对佐藤夫人的采访,提到刚出生的女儿取名摩耶子,因为她在神明女校读书时乘坐的军舰就是“摩耶”号重巡洋舰。看过报道后,福地很想把“鹤岛丸”号上与佐藤满是思念的对话告知他的遗孀,然而这个愿望在经历了半个世纪也未能实现。

■日本海军“摩耶”号重巡洋舰,佐藤大尉的长女以该舰命名。

此后很多年间,福地周夫一直在打探佐藤夫人的下落,始终未果,于是他将这段回忆付诸文字,投给杂志,于70年代发表,在文章中表达了与佐藤大尉遗孀见面的心愿,不曾想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不少曾在神明女校就读的人出于对母校的怀念之情积极加入到寻访中,连防卫厅战史室、阵亡军人遗族会和陆上自卫队都参与进来。

调查从佐藤三郎大尉的身份入手,结果让福地感到意外,在1937年8月第63联队出征官兵名单中并无佐藤三郎此人,全队姓佐藤的军官只有佐藤重纪少尉,但有一个中队长叫高木三郎,在9月4日战死,而高木的孩子恰好在他出发后不久出生的。因此推测佐藤三郎就是高木三郎。佐藤少尉和高木大尉都乘坐“鹤岛丸”号,福地可能将两人搞混了。福地还得知高木在死前得知女儿出生的消息,喜不自胜,逢人便说。对高木老家德岛县的寻访显示,其遗孀在丈夫战死后就下落不明,但高木的长子高木俊在陆上自卫队服役,其妹妹名叫那智子,并非福地记忆中的摩耶子。那智子早已移居美国,而高木夫人已不在人世。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滞留中国东北的日侨准备被遣返回国。

在等待了四十年后,福地得知高木夫人已经过世,颇为伤感,于是通过杂志编辑联系与高木俊见面,将多年前他父亲在船上的对话娓娓相告,而高木俊也将父母的结婚照递给福地。在看到照片那一刻,福地彻底呆住了,高木夫人正是当年他在神明女校见到的那位美丽女生!时隔多年,福地才第一次了解到高木夫人的身世。

高木夫人本名柴田喜代子,父亲是关东厅的高级官员,母亲是海军大佐的女儿,常年住在江田岛,家境优渥,她对海军的热爱大概是受到母亲的影响。高木大尉战死后,她带着两个幼子回到大连,在1945年试图返回日本时不幸被苏军囚禁,受尽苦难,直到1947年才回国,为抚养两个孩子耗尽心力,因为营养失调而饿死了。最终,这段从1929年那场运动会开始,有关两位军官与一位女生之间的情感故事,在经历了49年后划上了悲伤的句号。

上一篇:韩国首都改名,汉城改叫首尔,为何韩国人只呼吁中国人改称呼?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