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第1旅属“典型参观师”,受盟军参谋长赞誉,上战场3天就全灭

第1旅是“西北王”的起家部队

国民党军第1军1师1旅虽然并不隶属最精锐的“五大主力”,但他却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天下第一旅”。因为它是国民党中央军的元老级部队,早在1925年北伐前夕,就由黄埔教导1团扩编而成,军官都是黄埔军校教官和毕业生,可谓嫡系中的嫡系,一度被蒋介石当作警卫部队使用。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后,号称“头号天子门生”的黄埔一期生胡宗南就任第1旅旅长,并从此开始平步青云,历任第1师师长、第1军军长、第17军团军团长、第34集团军总司令、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第1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等职,掌握了陕西、甘肃及晋南、豫西等地军政大权,被同僚们称为“西北王”。

第1旅被作为“样板”部队

在此期间的1935年,时任第1师中将师长的胡宗南被调往西安,奉命截击长征北上的中国工农红军,并从此在陕西、甘肃两省驻扎下来,麾下部队也一步步壮大起来,跟随其北上的原第1师旅、团、营、连长们也水涨船高,到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时,都已经荣升集团军司令、军长、师长等宝座。因此,胡宗南系统从上到下都对第1师,尤其是第1旅青睐有加。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第1旅长期驻扎陕西的华阴、华县等地,享受着较前线抗日部队更为优厚的物质待遇,官兵状态良好;抗战胜利前夕又换装了全部美械装备,因此被国民党当局列为“典型参观师”,多次受到中外人士的检阅,红极一时。1942年,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中将来到陕西,在胡宗南的陪同下参观了第1旅的军事演习,并在讲话中称赞其是“一支较为优良、有希望、有前途的部队”。

阎锡山出让晋南地盘

1946年9月,第2战区司令、“山西王”阎锡山在晋东南、晋南、晋北等地连战皆败,麾下晋绥军损失数以万计,大批枪炮辎重被缴获,再也无法支撑山西全境的战斗,遂向蒋介石请求以霍山山脉为界,由胡宗南部中央军负责消灭霍山以南地区的解放军部队,以便自己能够收缩兵力,全力固守晋北大同、晋东娘子关等要隘,确保山西腹地。

晋南地区土地肥沃、人口稠密,历来都是阎锡山晋绥军系统的粮仓和兵源基地,胡宗南早就垂涎三尺,此番到手后迫不及待的派兵接防,并将“王牌劲旅”第1旅也调至晋南,参与对临汾西南地区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太岳兵团的“围剿”。第1旅中将旅长黄正诚长期率部在后方养精蓄锐,对上前线建功立业早已急不可耐,行动十分迅速,9月11日刚刚东渡黄河,并马不停蹄向前推进,14日下午就抵达位于临汾城东南5公里的第1军军部驻地。

第1旅覆灭于临汾附近

9月22日,黄正诚奉命率部沿临(汾)浮(山)公路继续东进,掩护进攻浮山县城的友军第167旅和27旅等部。当晚,第167旅和27旅占领浮山,不料守城的太岳兵团部队系主动撤离,转而集结到了第1旅驻扎的鹳雀镇一带,当晚第1旅官兵正要宿营,攻击突然从四面八方而来,炮火十分猛烈,战至24日拂晓,第1旅旅部及所属2个团被全歼,旅长黄正诚等7000人尽数被俘。

多年精心培植的第1旅刚上战场就全军覆灭,远在西安的胡宗南暴跳如雷,接到电报后立即亲自乘飞机赶到临汾,在第1军军部召集团以上军官召开检讨会,将所有参会人员大骂了一顿;会后,立即下令亲信将领董钊,指挥3个军8万余人继续东进,采取分进合击的方式找太岳部队报复,足足转悠了2天,还是扑了空。

上一篇:为什么很多人把近代中国的落后都怪到清朝头上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