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浦淳六郎:“万家岭大捷”中的日军最高指挥官

许多“军迷”对抗日战争时期的“万家岭大捷”都略知一二,因为日军第一○六师团几乎被薛岳率领的中国军队全歼,这样一个战果的取得是非常不容易的,因此“万家岭大捷”历来被“军迷”所津津乐道,但提及第一○六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知晓其履历的人却并不多,两军对垒是需要了解对方番号、兵力配置和指挥官姓名的,否则这个仗就没法打,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个道理,那这个松浦淳六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日本军人呢?

松浦淳六郎(左二)在万家岭前线

松浦淳六郎(1884—1944)是日本福冈县人,曾先后就读于东京陆军幼年学校、中央陆军幼年学校、陆军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校,接受了完整的日本军国主义教育,而这样一个军事教育履历,几乎所有日本陆军少将以上军官者都是这样的。

1903年11月,松浦淳六郎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15期步兵科,曾被分配至日军第十二师团第24旅团步兵第24联队服役,第24联队驻地就在福冈,因此松浦淳六郎也是回到家乡服役,翌年就随第十二师团参加了“日俄战争”。

1907年12月25日,松浦淳六郎以中尉军衔考入陆军大学校第24期,与土肥原贤二、山田乙三、香月清司、柳川平助、牛岛贞雄、谷寿夫、铃木重康、稻叶四郎、酒井镐次等人同学,尽管这一期毕业生仅有54人,但松浦淳六郎的毕业成绩不够优秀,未能进入该期“军刀组”。

1912年11月,松浦淳六郎于从陆大毕业后,在日军陆军三大中枢的参谋本部、陆军省、教育总监部都曾工作过,并且还在陆军户山学校和陆军士官学校担任过军事教官,更是在野战部队历练过,曾任近卫师团步兵第2联队大队长和第六师团步兵第13联队长,他在步入将军行列之前,曾担任教育总监部庶务课长。

听候训令的日军

1930年8月1日,松浦淳六郎晋升陆军少将并出任第十二师团步兵第12旅团长,“一.二八事变”爆发时,第十二师团曾派出3个步兵大队和1个山炮兵大队组成混成第24旅团前往上海作战,但松浦淳六郎并没有随之前往,而是于1932年2月29日调任陆军省人事局长,这是一个实权部门,主管日本陆军中高级军官的人事调整,其时陆军大臣为荒木贞夫,而荒木贞夫是日本陆军“皇道派”领袖,松浦淳六郎曾在其麾下担任联队长,是荒木贞夫的心腹之人,自然也是“皇道派”的核心成员之一。

1934年8月1日,松浦淳六郎晋升陆军中将,翌年3月调任日本陆军步兵学校校长,该校成立于1912年,校址位于日本千叶县,这是一所研究步兵教育和战法的专科学校,中国军队许多将领都曾在该校留学,诸如宋希濂、刘斐、牟廷芳等人都曾在这所学校深造过。

陆军步兵学校毕业生

1935年12月2日,松浦淳六郎接替建川美次出任日军第十师团长,该师团是日本甲种师团之一,具有一定的战斗力,许多“军迷”对这个师团也都比较熟悉,“七七事变”爆发后曾在天津大沽口登陆,在矶谷廉介率领下进攻台儿庄地区,被李宗仁第五战区所属部队痛贬,中国军队因此取得了“台儿庄大捷”。

“二.二六事件”爆发后,引起裕仁天皇震怒,任命寺内寿一出任陆军大臣,以“铁腕”整肃陆军,并独掌陆军人事调动大权, 从此“统制派”控制了日本陆军,而身为“皇道派”核心成员的松浦淳六郎,自然受到了寺内寿一的打压,在1937年3月借人事调整之机,剥夺了他的第十师团长之职,由矶谷廉介中将继任,并将松浦淳六郎编入预备役,被彻底终止了军事生涯。

南京沦陷之后,日军参谋本部就开始筹备进攻武汉作战,并以第六师团留守师团为基干,编成第一○六师团,下辖步兵第111旅团和步兵第136旅团,每个步兵旅团又各辖2个步兵联队,其中第111旅团下辖步兵第113联队和步兵第147联队,而第136旅团则下辖步兵第123联队和步兵第145联队。

第一○六师团司令部还直属骑兵第106联队、野炮兵第106联队、工兵第106联队、辎重兵第106联队,其它还包括通信队、卫生队、第1至第4野战医院、修械勤务队等直属部队,松浦淳六郎被恢复现役,于1938年5月16日出任第一○六师团长。

师团司令部人员

松浦淳六郎率领第一○六师团抵达中国战场后,被编入华中派遣军作战序列,日军参谋本部为了实施武汉会战,又于1938年7月4日临时编组了日军第十一军,松浦淳六郎第一○六师团与稻叶四郎第六师团、伊东政喜第一○一师团及波田支队等被编入第十一军作战序列,时任关东军第二师团长冈村宁次中将被升任第十一军司令官。

冈村宁次的被越级提拔,却引发了松浦淳六郎、稻叶四郎和伊东政喜的不满,因为这三位师团长都是陆大第24期的,而冈村宁次是陆大第25期的,学弟成为学长的顶头上司,这在日本陆军中还是十分罕见的,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对日军大本营的这项任命也是非常不满,因为这完全是新任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暗中操作的结果,而板垣征四郎的资历更浅,他仅是陆大第28期的。

畑俊六与冈村宁次等日酋

此后不久,吉住良辅第九师团、牛岛贞雄第十八师团、本间雅晴第二十七师团和清水喜重第一一六师团也都编入第十一军作战序列,从各路向武汉进攻,而中国军队也在武汉外围逐次抵抗,迟滞日军的进攻势头,由于本间雅晴新晋升第二十七师团长,缺少统兵的实战经验,而该师团又是以中国驻屯混成旅团为基础编成的,因此一度被中国军队围困,冈村宁次令松浦淳六郎率领第一○六师团火速增援解围。

日军在行军途中

松浦淳六郎于是率领第一○六师团步兵123联队、第145联队、147联队3个步兵联队及1个山炮兵联队突破五台岭阵地后,兵分两路向二房郑、黎山攻击前进,很快就于1938年9月底抵达万家岭地区,与此同时第一○一师团步兵第149联队也奉命进入该地区与第一○六师团汇合,此时由松浦淳六郎统一指挥的日军约为12000余人。

师团司令部旧址

时任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将军认为,日军第一○六师团长途奔袭且孤军深入,又对地形地貌完全不熟悉,遂决定抓住有利战机,迅速调集附近中国军队合围第一○六师团,得知第一○六师团被包围,本间雅晴有些过意不去,遂派遣第二十七师团一个步兵联队增援,薛岳派出一部阻敌,其他部队围歼第一○六师团,双发在万家岭地区展开激战。

万家岭之战可谓是一场空前惨烈的恶战,第一○六师团佐级军官伤亡殆尽,日军曾空头200余名佐级军官,以确保建制完整和战斗力不减,无奈这些人尚未履职就被全歼,疯狂的日军甚至还使用了芥子毒气。

日军使用芥子毒气

中国军队一度攻到松浦淳六郎师团司令部附近,仅差一步就全歼了第一○六师团,万家岭之战历时12天结束,第一○六师团遭到毁灭性打击,被歼10000多人,被俘100余人,松浦淳六郎仅率领1700多名残兵败将逃脱。

松浦淳六郎受伤躺在担架上

第一○六师团尽管受到中国军队的重创,但却还保持了建制的完整,在补充一定数量的兵员之后,又在松浦淳六郎率领下参加了南昌会战,其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直到南昌会战结束之后,松浦淳六郎才于1939年5月19日奉调回国,由中井良太郎继任第一○六师团长。

日军占领南昌

回到日本的松浦淳六郎被暂时安排在参谋本部任部附,1939年7月15日再次被退出现役,从此解甲归田,即便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陆军正是用人之际,也没有被重新启用,直到1944年2月12日死亡,但具体死因不明。

第一○六师团与第六师团可谓是兵员同源,它是以第六师团留守师团为基干编成的,这两个师团兵员来源和作战风格一致,而松浦淳六郎也是资历不浅,如果不是因为“皇道派”被整肃,其军旅仕途也不会是如此落寞,在后起之秀冈村宁次的麾下受憋屈。

薛岳(中)在前线

尽管第一○六师团不如第六师团强悍,但也绝不是一支弱旅,其战斗力也不容小觑,而第一○六师团之所以能被薛岳围歼,中国军队也几乎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更是凸显了薛岳的军事指挥才能,以及中国军队的完美配合,而薛岳也不愧是一代抗日名将。

上一篇:靖南王耿仲明帮清朝入关,与吴三桂并列,为何却要自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跟同学合租

    如题,因跟同学整层合租,但无独立电錶所以整间是一起算的,但平时多于女友的租屋处居住,一个月大概回来2.3次左右,但电费却需要平分,个人觉得有失公允,想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