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穿中国古代史的不明妖物:冲撞圣驾吞食孩童,至今仍是个谜

宦官在中国封建历史上扮演的角色,总体而言并不光彩;宦官干政的乱局时有出现,这伙人也常常被骂作“阉党”。不过,宦官也不尽然全是坏人,明朝大宦官怀恩就很识大体。《明史·五行志》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帝常朝,奉天门侍卫见之而哗。帝欲起,怀恩持帝衣,顷之乃定。”

是指在成化十二年(1476年),百官于奉天门上早朝时,突然见到一个可怕的东西,

“金睛修尾,状如犬狸”

,吓得大臣们到处跑,连大内侍卫都因惊恐而乱作一团。明宪宗同样吓得不行,正打算灰溜溜跑路时,怀恩一把抓住皇帝硬是摁在座椅上,也算是勉强保住了皇家威仪。

那么问题就来了:究竟是什么东西把皇帝连同满朝文武吓成这样呢?《明史》中将其称为

黑眚(shěng)

,按照春秋时期方士的说法,所谓“眚”即阴阳五行出现混乱而形成的异物,分金木水火土五种;乍一看,这像是古人的封建迷信,然而“眚”却笼罩了几乎整个中国古代史,直至今日人们也不能参透它究竟是啥玩意儿。

《礼记》曰:

“国家将亡,必有妖孽。”

古人笃信“君权神授”,天人感应。统治者不是个东西,老天爷就要降下祸端以示惩戒。当然了,如今科学早就把这套愚民之术解释了个大概,所谓“神罚”不过是一些常见的大型自然灾害,是正常的自然现象。然而,古文献里的诡异之处并不在于这些灾害本身,而在于灾难的前兆;若将其具象化,便是“眚”。

《宋史》有记载:1120年初夏,洛阳城中常常出现一团黑色的东西,外形乍一看有点像人。这团黑影来去毫无征兆,往往突然出现。更可怕的是,这东西喜欢潜入人家吞食家畜,抢夺小孩,人间的兵器不能伤及其分毫。人们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由来,只好将门窗紧闭,即便是盛夏时节也不敢露出一丝缝隙。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宣和七年(1125年),文献中仍有记载曰:

“西洛市中忽有黑兽,夜出昼隐。”

有人正坐在家门口纳凉呢,突然看到“黑兽”往自己家钻,拿起棍子就追着打。结果黑兽跑了;回头一看,自家的幼女趴在地上早已咽气。巧的是,这些诡异事件出现的第二年,洛阳城就被金军攻陷了。

宋明以前,这类有关妖物作乱的记载多有出现,或许是频率相对较低加上伤害有限,这并没能引起旁人重视。然而,尤其是进入明朝以来,这妖物似乎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不但搞事搞得愈发频繁,杀伤力也越来越大。

公元1476年夏季某日,眚再次现身于北京城,突入寻常百姓家。时值深夜,百姓贪图凉爽,大多在屋外席地而睡。结果被眚袭击者当场陷入昏迷,次日醒来时发现浑身布满创伤,伤口处有黄水流出,看上去十分骇人。在随后的几天里,黑眚袭人之事频频传出,百姓吓得晚上不敢熄灯,青壮组成巡逻队,手持棍棒时刻等待眚“大驾光临”。一旦后者出现,他们便挥舞棍棒同时敲锣打鼓放鞭炮,尽量制造噪音,试图将妖物吓跑。即便如此,人们对眚仍是防不胜防,多有一整家人遇袭事故发生,妇女遭到玷污,孩童当场毙命。

天子脚下有妖物害人,这事儿听起来很荒谬,京城的官老爷们自然是不会相信,认为不过是刁民好事,杜撰出的市井传闻罢了。直到有一天,时任礼部右侍郎(相当于今教育部副部长)的尹直深夜在家,突然听到邻居歇斯底里大喊救命。尹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赶忙随着人群跑到隔壁,结果正巧看到惊人的一幕:一团“黑气”正从邻居妻子王氏手中抢夺婴儿。众人手持火把走近,把四周照得亮如白昼,那黑影又如凭空消失般不见了。

有朝廷大员亲眼目睹,事情便绝非一句“刁民胡言乱语无事生非”可以搪塞的了;再加不明妖物频频作乱,搞得天子脚下人心惶惶,朝廷终于重拳出击,打算看看究竟是什么妖人吃了豹子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弄出如此大的祸端。朝廷的首要调查目标便是那些以“高人”自居的江湖混子,不料调查之事八字还没一撇呢,眚就主动找上门来了,发生了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一幕。

黑眚事件对明宪宗的冲击很大,如此诡异之事的发生,令他不得不进行自我反省。结果越是反省宪宗就觉得越憋屈:自己登基以来不说文韬武略,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该减税的减税,该平叛的平叛,该翻案的翻案,该赦免的赦免;要说过错也有,有时偷个懒不上朝,上班划划水,但也不至于让老天爷如此迁怒啊!于是,宪宗觉得问题不仅仅出于自己身上,便一方面派出钦差跑到京城城隍庙里谴责神仙没有尽到为民降妖的责任,另一方面命宦官汪直接手事件的调查工作。

面对这种情况,太监们更是两眼一抹黑,但圣上那边等着交差,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查。正巧歪打正着,他们还真有收获。根据《明史·列传第一百九十二·宦官一》:有个名叫韦舍的太监借职权之便,经常把当时名噪一时的道人李子龙放入大内。这李子龙据说会点歪门邪道,尤其擅长蛊惑人心。汪直和他的喽啰们也不清楚李子龙跑到大内是想干什么,不过据说后者常常跑到万岁山等查探,这些地方可以直接看到皇帝的寝宫、行宫等等,于是判定李子龙这是想要找个机会干掉皇帝。

查黑眚定是查不出什么名堂,汪直便把李子龙一事添油加醋地捅给宪宗。皇帝大怒,当即下令严惩,有说西厂的设立便是受此案影响。然而,妖物作乱并未随李子龙的伏法而平息,朝廷也在这期间捉拿了不少江湖骗子。当时京城中有位小有名气的术士,此人行踪诡秘,黑眚之灾发生不久就开始兜售秘符。后来经民众举报,官府从其寓所内搜出了许多用途不明的法器,遂将其打入大牢严刑拷打。这术士很快就坦白了:自己不学无术,只不过是想着趁乱骗俩小钱花。虽然此人入狱不久,京城便又传来了妖物作乱的消息,间接证明了他是清白的,但他并未因此被释放,最终冤死大牢。

事实上,倘若将古人发现的无法具象化的“异兆”全部纳入“眚”的范畴,那么眚便贯穿了整个中国古代。北宋以来,眚的出现愈发频繁,破坏性也越来越大,而明代则成了“重灾区”。据统计,《明史》中提及“眚”和与之相关的便多达近200处,除西南地区外,其他省份均多有发生,其中一些事件的诡异程度丝毫不逊宪宗一朝。例如在明武宗正德八年,山西一带就开始流传这样一种说法:经常有妖物半夜跑到人家,不偷也不抢,就化作人形坐在房梁上,盯着熟睡中的小孩。不久,小孩从睡梦中惊醒,恰巧看到屋顶上一团朦胧的人影,五官拧作一团模模糊糊,当场吓毙。

万历年间也发生了一件怪事:公元1581年某个深夜,乌程县(今浙江湖州一带)大街上突然有人大喊捉贼。街上人越聚越多,举着火把和各种棍棒到处跑。放眼望去,半空有一团奇异的火光四处飘蹿,直至火把将夜空照得亮如白昼,这团“火眚”才悄悄隐去。诡异的是,在众人追杀火眚时,整座县城都被惨烈的叫喊声笼盖,乍一听就像置身于战场一般。随着诡异火光的消失,巨响也迅速平息了。

除此之外,民间对“眚”的记载还有很多,眚害人的方式也多种多样。通常,眚喜欢化成黑雾将人笼起,散去后,人全身遍布伤口,不停往外淌黄水。不仅如此,触碰到黑雾的人也会受同样的伤。清朝初年,民间有记载称眚常化作狗或狐狸状,跑到荒郊野外唤人的名字,但凡应答者会患重病,轻则卧床不起重则一命呜呼。崇祯年间还出现了一种比较“温和”的眚,它不喜欢害人,更喜欢折腾人。经常有百姓睡觉时听到有异响,起床一看发现大门敞开;锁好门没过多久,门又不明不白地打开了。

当时宫廷中也有诡异传闻:经常有宫女太监或是侍卫夜巡,看到有门窗敞开,屋内却没有火烛。正当他们前去关门关窗时,便看到有黑气化成人形、猪形或是狗形,缩在黑屋角落里似乎盯着人看,旋即消散不见。即便是眚不害人,它对百姓生活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据文献记载:在江浙一带,为防止妖物深夜害人,一家人干脆缩在一间小屋里封死门窗围成一圈,点燃火烛直至天明。

上一篇:顺天乡试,大臣子弟十余人榜上有名,康熙下旨复试结果都是人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