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杨勇收到一贵州老农来信:我还没死,给我安排个工作

回看中华民族的发展历程,各个时代都经历了颇多的坎坷,而中国近代史也更是一部可歌可泣的战争史诗。几十年的战火连天,毁坏了多少家园,又使得多少先辈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战乱年代,生活破败,除了在作战中牺牲之外,也有一批老军人是因为组织的任务和战争的严峻,迫不得已与组织失联。对于孔宪权来说,就是这样一段曲折坎坷的经历之后,他又回到了组织,这其实离不开自己老同学杨勇的帮助。

经历了万般坎坷,新中国终于成立了,曾经是第五兵团司令员的杨勇亲眼见过战争的残酷后,格外的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1950年的一天,杨勇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工作,收到了一份莫名的来信。打开信件只看了一眼,杨勇便非常激动,眼圈泛红,不断说道:“还活着、活着太好了。”这封信就是老同学孔宪权写给他的信。

“打不死的程咬金”

“打不死的程咬金”是部队里战友们对孔宪权特别的称呼。孔宪权于1911年2月出生,他的父母是湖南省浏阳县一对普通的农民百姓,恰逢战乱时期,孔宪权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就参加了革命。

孔宪权似乎一开始就是那种有天赋的人,即使是出生在农村,但却非常好学,加上自己本来就聪明,没隔多久就将队伍上的知识学习了大半。

在孔宪权19岁的时候,蒋介石对我党的军队发动了第一次的围剿,这次战役中,江西地区的红军战士通过机智的战略手段,成功击退了国民党军队的18师,也打破了蒋介石的部署,他的第一次反围剿行动也以失败结束。

孔宪权在参加了第一次反围剿行动后,表现优异,而且也参加了之后的几次反围剿行动。在作战过程中,孔宪权有勇有谋,在战场上勇猛无比,每场战役都冲锋在前,受过大大小小许多伤,不过也都能化险为夷。战友们给他起了一个非常形象生动的外号“打不死的程咬金”。

因为孔宪权在作战过程中的优异表现,在他21岁的时候,黄克诚作为孔宪权的介绍人加入了我党,红军队伍也在这个时候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开始了万里长征。

与部队失联带病找组织

但行军作战过程中总避免不了意外事情的发生,在一次战役中,我党军队和敌军交战激烈,战士们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孔宪权也被人从战场上抬下来和许多老教堂的伤兵挤在一起。

由于当时情况危急,并且条件紧张没有麻醉药,医生在给孔宪权处理伤口的时候,只能是直接将子弹和胯骨碎片取出来,于是便将他的四肢绑在担架上,在嘴里塞上毛巾。

在做手术的时候,周围的伤员都看不下去了,但孔宪权即使是疼得满头大汗也依旧紧咬牙关,不吭一声。

因为重伤的战士们行军很不方便,也不利于伤口的恢复,当时队伍领导决定将这些人暂时就地安置,而大部队则继续行进。由于革命还没有成功,红军在攻克遵义后,继续踏上了长征之路。考虑到重伤病员随军不便的情况,党组织决定把他们就地安置。

因为孔宪权的伤口非常严重,而且通讯设备落后,在养病期间就逐渐和队伍失去了联系。无奈之下,孔宪权只能在遵义附近做零工,打听队伍的消息。在那期间他走街串巷的卖货,后来还做起了泥瓦匠,一直呆在遵义附近。

回来后向老领导要工作

直到新中国成立,得知了祖国得以正式独立,他才欣慰地放下自己寻找队伍的想法,准备安心做一个泥瓦匠度过自己的余生。

但是一份报纸的出现让事情发生了转机,新中国成立后,许多当时在战场上作战的老战士们也都在自己新的工作岗位上体验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

报纸上刊登了许多新中国建设事业的发展介绍,同时还附有一些官员的联系方式,其中就有孔宪权老同学杨勇的联系方式。

之后孔宪权决定按照这个方式给自己的老朋友写信,希望能让老朋友帮他安排一个工作。辗转良久,孔宪权终于和自己的老战友见面了,见面时大家都非常激动,感慨颇多。

在交谈一番之后大家也都了解了孔宪权这段时间的经历,杨勇立刻将孔宪权的情况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党内领导人下达的指令是恢复孔宪权的党籍。同时孔宪权也向杨勇表示,即使自己现在身体残疾,但依旧希望自己可以为新中国的的建设出一点力。

经过领导们的研究讨论,决定让孔宪权担任第七区的副区长,并且负责第七区的建设和管理,在自己新的工作岗位继续为国家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1952年,孔宪权又担任了遵义博物馆的馆长,负责博物馆的建设和宣传发展。

小结:

新中国建立的百年征程中无数的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为建设我们的国家奉献出了自己的一生。1988年,为国奉献一生的孔宪权因为疾病离开,享年七十八岁。

他用自己的一生将自己的革命信念践行到底,即使是没有组织在身边,也不忘自己生为红军战士为群众服务的信念。

但其实也有许许多多像孔宪权、杨勇一样默默无闻的革命战士,为建设我们的祖国付出了自己的努力,身处和平时代的我们更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盛世。

上一篇:1949年,一个不识字的老汉买报纸,导致戴笠的儿子在浙江暴露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外面混的比较派

    这洗澡水....太强了.....,师兄的灵压已经...消失了...,趁着下雨天来让我们家臭狗洗澡。随着水一直浇,二师兄也越来越虚弱......,身体开始逐渐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