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的“鞋拔子脸”画像,是满清为了纯粹丑化他吗?

对于画画,我就是个门外汉,不过也听说过西方画重写实、中国画重意境的说法。但意境这种东西,每个人的审美观念和水平都不一样,所以同一幅作品,难免就会出现众说纷纭的问题。

就拿古代帝王画像来说,就算不在乎什么意境不意境的,也很难说画得像不像——万一那位爷长得奇丑无比,就算换个西方写实派画家来,难道还敢继续写实?

更何况古人的审美观,往往跟我们有着极大的差别。

就拿下面这幅我们最熟悉的李世民的全身像来说,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位贞观大帝的体型过于壮硕了些,身材管理过于失控了些,尤其是那个大肚腩显得过于油腻了些。

这张像很可能是明人画的,毕竟唐朝皇帝可不会那么low的穿黄袍绣龙纹

但在古人看来,肥胖在那个天下人大多填不饱肚子的时代是富态、是贵像,才是健康的体现。尤其李世民还是个马上皇帝,那么“啤酒肚”就必须是标配,否则哪好意思再去夸这位大帝是个能亲自陷阵冲锋的无敌统帅?

毕竟相较于八块腹肌,古人更相信大肚腩的威力。所以古人笔下的那些名将(包括马上皇帝)画像大多是一副胖子的形象,而且“救生圈”越大越厉害。要是偶尔画出了一个瘦子,那一定就是“智将”或“儒将”,意思就是不能打,被敌人近身了就得送人头的那种。

其实这倒无所谓,燕瘦环肥各有所爱嘛,在今天也能说得通。可要是把人画成了一张怪兽脸,恐怕换谁都接受不了吧?

偏偏古人不但能接受,还普遍认为能成大事者就得长成奇形怪状,否则就是对不起观众。

比如南唐后主、论到艺术成就在历代帝王中仅赵佶堪与其同列的李煜,就是这么一副长相:

“煜字重光,初名从嘉,景第六子也。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而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南唐世家第二》)

李煜跟小周后这两口子,那才是妥妥的美女与野兽

“丰额”就是大脑门,可以参照神话剧里老寿星的模样,这在古时被视为聪敏之相;“骈齿”就更不得了,简单来说就是龅牙……不过凡夫俗子才叫龅牙,搁到贵人的牙床上就叫圣人之相,比如帝啻、姬发、孔夫子就都是长了这么一嘴的骈(bào)齿(yá);至于“重瞳”嘛,就是一个眼睛里有俩瞳孔,在民间通常叫斗鸡眼,现代医学也认为是早期白内障的症状……不过古人的脑洞却格外清奇——他们认为只有非常牛逼的人才能长成这样,以至于史上有资格长重瞳的只有6人,即仓颉、虞舜、项羽、吕光、鱼俱罗,最后一个就是李煜。

作为南唐中主李璟的第6个儿子,李煜就因为“长相不凡”,能让人一见到他那张脸就不由得产生纳头便拜的想法,所以才顺利的从老爹手里继承了皇位。

这是不是很难理解?事实上在古时、尤其是隋唐以前,人们普遍认为长得越残,才越是干大事的料。不信你去看看诸如秦皇、汉祖之流那些最早的画像,哪个长得像正常人?而且越是成就大、地位高的人物,在今天看来就越是长得惨不忍睹。

那么在古人眼中谁才是自古以来最了不得的人物?当然是孔圣人。于是在汉代的文献中,老夫子的形象就已经让人不忍直视了:

“仲尼牛唇,舌理七重……虎掌……龟脊……夫子辅喉……骈齿,面如蒙倛。”(《古微书·卷三十·孝经钩命诀》)

具体翻译起来太麻烦,您只须将至圣先师的模样想象成大片里的外星人或是半兽人,基本也就差不离了……这可不是我在诋毁先贤,因为古人就是这么画的。

夫子要真长这副模样,扮演怪兽都不用化妆

毕竟重在意境嘛,谁管他老人家真长啥样?

扯了半天看似离题万里,其实没有——不整明白这种古今差异,朱元璋那张脸的事情还真没法说得清楚。

流传至今的朱元璋古像有十几幅之多,在形象上大体可以分为两类,即圆脸正像和长脸异像,后者就是我们要说的那张鞋拔子脸。

到底哪张才是这位洪武大帝真正的形象,至今还有人争论不休,但我觉得没啥意义。毕竟就算现在有了照相机,还可以PS和美颜,更何况长啥样全靠随心所欲的一支笔的时代?

但可以肯定的是,说老朱长了张鞋拔子脸是满洲人故意搞丑化,就纯属谣言了——据专家考证,老朱的这种长脸异像的画像早在明成化年间(公元1465~1487年)就已经出现了,到了明世宗嘉靖年间(公元1522~1566年)开始在民间大范围流传。到了清朝,那位酷爱搞收藏而且有着“盖章狂魔”雅号的乾隆皇帝在南薰殿中收藏了不少明代帝后画像,其中当然少不了朱元璋的,而且圆脸长脸的都有。因此有人就断章取义,说满洲人为了丑化老朱故意在画像上做手脚,这才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画像版本。

老朱的圆脸正像画像之一

老朱的长脸异像画像之一

这种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事实上成书于乾隆年间的《明史》对于朱元璋的形象曾做出过这样的描述:

“比长,姿貌雄杰,奇骨贯顶。志意廓然,人莫能测。”(《明史·卷一·本纪第一》)

你看,人家说的都是好话,哪来的丑化?

如前文所述,之所以是大明朝的“自己人”把老朱画得这么丑,可以理解为一种传统。即疯狂崇拜这位洪武大帝的粉丝们认为,老朱只有长成这样,那才叫“生具龙相”。所以那张鞋拔子脸,其实是对朱元璋的神化崇拜的衍变,而非诋毁侮辱。

但这也有说不通的地方。毕竟自隋唐以后,古人的审美观逐渐与现代趋同,不再认为雄主明君就非得长成歪瓜裂枣才能让人服气——从那以后的历代帝王像,除了一个可能长得实在让人没法描述的宋太祖赵匡胤以及鞋拔子版朱元璋以外,普遍都与常人无异。

老赵先不去管他,老朱变成鞋拔子恐怕不止是“龙相”那样简单,弄不好还真是有人想搞丑化。只不过罪魁祸首并非满洲人,明朝士大夫的嫌疑反倒是最大的。

话说明朝十六帝中,除了朱高炽、朱瞻基和朱佑樘以外,个个跟士大夫的关系势同水火,几乎就没有不招恨的。当然,最被士大夫们恨之入骨的还得是开国两祖。

相较于满洲人,明朝士大夫捣鬼的可能性更大

只不过永乐大帝朱棣招恨的理由更多是在精神层面的,毕竟这厮违背了士大夫最在乎的礼序纲常,以叔篡侄嘛。而朱元璋就不同了,杀起人来可比他家四小子狠多了——仅是洪武四大案,老朱就砍了近10万颗脑袋,其中大部分都是士大夫的。

当然大多数的士大夫都没啥骨气,肯定不敢在明面上说老朱的坏话,只敢在背地里搞些小动作,鞋拔子脸可能就是他们的得意之作。既能丑化老朱解解恨,官方层面也能自圆其说——那可不是鞋拔子,那是龙相!

这副德性非常符合士大夫猥琐的气质,没准就是真相。

上一篇:此人被灭三族,仅一后人逃脱,150年后其后人成功复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